89,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若如烟 书名:皇妹,好诱人
    这世间谁最腹黑?

    夏翊。舒榒駑襻

    这世间谁最无耻?

    夏翊。

    这世间谁最险?

    夏翊。

    ……

    这世间谁最该被浸猪笼?

    夏翊。

    丫的,他竟然伪装成萧国商队,堂而皇之的跟在萧国使臣后头,且目前两人呈相见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怎么就不羞愧的?

    “不用如此盯着朕了,朕知道皇妹想念朕,朕亦甚是想念你。”

    虽然他们分开才不过一上午,不过他是不会吝啬对她的思念的……

    清冽动听的磁嗓音兜头罩下,正兀自羞愤中的夏清妍看着那张令她呼吸轻窒的妖孽俊脸,难以自制的轻咽了口口水,眨了眨瞪得酸涩的眸子,转而无视压在她上的腹黑男,撇脸,闭眼,默默念咒:

    这是一个狗血的梦,狗血的梦……

    那啥,她也不是黄花大闺女了,偶尔有此等梦境,也是能理解的,哈哈。

    “居然无视朕,皇妹该当何罪?”夏翊眯着一双冷然的凤眸,却仍有一丝浅笑停驻在那瑰色唇角,温涟涟,意柔柔。

    夏清妍还在啐啐念着什么,夏翊俯下俊颜细细听去,笑意一沉。

    妖孽退散?

    她当他是牛鬼蛇神么?

    “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夏翊尾音微扬的提醒道,大掌亦适时的在少女绵软滑腻的子上缓慢游移起来,唔,丝滑胜绸,果真妙不可言。

    至夏翊掌下,少女那敏感的躯激起阵阵痉挛,流窜至四肢百骸时,面上火烧的同时体却如水瘫软。

    这还不算,“夏清妍,你竟敢和人私奔,胆子还真是一如从前的大啊,你说,朕该怎么惩罚你呢?”虽语气轻慵,却唬得念咒中的夏清妍双唇立闭,霎时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说话。”夏翊单臂从少女腰后揽过,不疾不徐的将她贴近自己的体,甫一接收到某处的危险信号,夏清妍明显的僵硬了,而夏翊眸光暗沉,诡异地笑了起来。

    夏清妍睁眼,却仍是不转脸,只低低咕哝,“做了坏事还不赶紧逃,等着被你抓吗?”为什么她会中了药呢?且好死不死的强上了夏翊,强上了也就罢了,为何不让她糊涂到底?

    去它过期的药,害她在中途醒来,无法赖去这笔糊涂帐……

    稍稍观察了下周围,除却马车门,看来她是难以轻易逃离了。

    而且,“话别说那么难听,我明明是一个人,什么叫和人私奔……”内心翻白眼,虽然她也想那么轰轰烈烈来上一回,可问题是,她没有私奔的对象嘛。

    夏翊凤眸微眯,贴近她耳垂,啃咬道,“你自己选择,是朕当你的驸马,还是你当朕的皇后?”

    “……”呜呜,这两者有何区别?

    “还是皇妹想吃干抹净,不负责任?”夏翊俊脸沉,做为一代帝王,若不是碍于她是他的心中之人,被那般压在下,他是如何也无法释怀。

    当然,除了她,还有谁敢如此对他?

    夏清妍猛然转回小脸,“你,你离我远点!”

    天知道她对那种耳鬓厮磨,呢喃燕语的亲昵最没有抵抗力了,忍无可忍继而发飙,“夏翊!你能不能别这么重口味,我是你皇妹……”在男人幽幽视线下,尽管声势浩大,却仍显底气不足。

    “你见过强上自己兄长的妹妹?”男人眼神暧昧。

    一口气堵在喉中,夏清妍突然升出一种对牛弹琴的无力感,她好想尖叫--

    “这两可玩够了?”玩够了就好随他回去。他将少女拢揽在怀里,幽深的眸底漾着期盼的波纹。

    夏清妍偷偷瞄着夏翊面无表的俊脸,毫不犹豫的转移话题,“皇兄?你怎么在这里?还有,我的脸是不是你动的手脚?”

    美色当前,她得保留一丝清醒,可不能太没出息了……

    夏翊倒是不介意思绪被她牵着走,从善如流,“朕如何会在这,皇妹不知?”他没忍住轻吻了吻她的唇瓣,顺带用舌尖轻了下,如愿的看到那抹唇愈发水润,不喉头滚动,嗓音低沉且暗哑,“至于你这张小脸……”他不知从哪拿来面小铜镜,等得两人紧贴着的脸同时印入镜面时,他勾唇一笑,“放心,无论皇妹变成如何模样,朕都甚喜。”

    夏清妍心有怀疑,“皇兄,你难道是在报复我?”

    这句话甫一问出,夏翊顿时沉默起来,一双黑黝黝的眸子如同黑洞般的盯着她,直要把人都吸进去,“你就是这样想我的?”

    他面对她时,自称总是变来变去,夏清妍已经习惯了。

    比如,这个男人感流露时;

    比如,这个男人对她认真时;

    又比如,此刻看似质问般的话语。

    “难道这不是你弄的?”除了他,她真想不到何人有如此怪癖。

    半晌得不到男人的回答,夏清妍心中开始发虚,难不成她真误会他了?

    他仍压在自己上,**着象牙色的膛,与她发育不太完全的部相贴,静默下来的气氛中让她极不适应,虽然这般‘坦白’也不是第一次了。

    咳,可他是不是好歹说句话?他宁愿他对他不规不矩,也好过他这般沉默地盯着她。

    “皇兄?”她试探开口,泪哗哗地在心底流淌,与其说不适应这种氛围,倒不如她受不了夏翊如今这般冷漠待她,他向来就算是霸着她时也让她毫无所觉,更别说冷脸相对让她不安了,这也是她为何从未真正怕过他的主要原因。

    夏翊看向局促不安的夏清妍,冷冷一哼,把她困在自己,下,就是不说话。

    “不管是不是你,你看我如今也貌丑无盐了?你确定你还要抓着我不放?别闹了,做为皇帝不好好呆宫里到处瞎逛成何体统?”是谁说男人大都是视觉动物来着?她就不信一代帝王如夏翊不会在意女人相貌。

    说罢,夏清妍开始挣扎起来,虽然无奈这副躯柔弱,但比起与夏翊越陷越深不可自拔时,她倒不如暂时吃些苦头,当断则断远离了他。

    夏翊强行锢住夏清妍的胳膊,贴着她的红唇沉沉冷笑,“你有资格说朕?还是你以为你很潇洒吗,皇妹?”为何她总想逃离他?明明是她先动心,明明是她先越过这条线,捅破这层窗户纸,她夏清妍难不成以为他被她一句好好呆宫里就打发掉了?可笑。

    “皇兄息怒,皇妹越矩了。”她又呵呵傻笑,只觉得夏翊那陌生的怒火有些吓人,她隐隐明白其间深意,却不敢对号入座。逃离皇宫的第二天,堆积在心底的辛苦、想念、酸涩差点有冲破心房防守之势,果然,这男人是她的克星……

    夏翊笑得有点儿失控,将小铜镜往旁边无一掷,冷冷道,“想不想恢复容貌呢,皇妹……”

    “什么?”夏清妍怔了一怔,“真的是你?”没有在得知真相后的大怒,她竟破天荒的急急追问,“那你刚才不爽个什么?”她撇唇,隐有埋怨。

    “为了防止皇妹移别恋朕会用尽一切手段。”夏翊冷意微敛,虽是为着她的安全才如此,实则这才是他的本意。

    “那你早就知道我混在萧国使臣队伍中了?”

    “没错。”夏翊并不瞒她,冷着眼眸,迅速剥下险险挂在少女肩上未曾完全褪下的裙裳。

    “你要做什么?”她捉住他忙碌的大掌。

    “要你。”他斩钉截铁。

    “……”夏清妍瞬间石化。

    “需要理由吗?朕的皇妹。”相较于赤,着上半的夏翊,夏清妍上已无一物,肌肤相贴时激起的阵阵酥麻如若电流窜遍两人全,夏翊如浓墨般的眸子瞬间绸腻的再也化不开,,望深沉……

    浑的凉快让夏清妍猛然惊醒过来,“夏翊,你疯了,这是在马车上,你想让所有人都知道?”天,她还要不要活了?

    夏翊欺压下,“挣扎也是无用的,你已经是朕的女人了。”

    他的双手开始为所为,感的瑰色唇瓣寻上她的樱唇,亲吻似雨滴洒落,点点印在少女眉目间,红唇上,脖颈下,朵朵红梅悄然绽放……

    “不过是一夜而已,有什么大不了。”她堂堂现代女怎会扭捏那一层膜?没了便没了,摆脱了两世的处,女,她还赚了。

    “一夜?”夏翊瞳孔微缩,高大的躯瞬间僵硬,整个人如同千年冰山般,森然不动,浓郁的寒气四散开来时,似能冰封一切。

    骇的夏清妍一动也不敢动。

    他再度冷冷启唇,“一夜不够你留在朕的边,那么咱们若夜夜如此呢?”低冽的嗓音难掩冷戾,凤眸中狂风乍起,近看之下的俊颜竟邪魅的几近扭曲。

    夏清妍张嘴,一时无言以对。

    这是哪门子的逻辑?

    夏翊冷冷的眼神锁定她,冷然轻哼,“莫再和朕说份有别、血缘关系无法跨越,朕没和你开玩笑,夏清妍,朕最后再说一次,你不是朕的皇妹,更不是夏国的长公主!”

    夏清妍闻之面色泛白,素手改推为紧抓住夏翊的双臂,因激动而不自觉的深陷进他的臂里,她语有轻颤,“你知道了?”

    “朕一直都知道。”

    顿时,夏清妍无力垂下双臂,“……我以为我瞒得很好的,就连陆柏源也不知道……”她还一直为此沾沾自喜来着,却原来早被发现,“告诉我,我哪里暴露了?”

    “皇妹在说什么?”夏翊突然打断她。

    ------题外话------

    最近严重卡文,闲暇时倒还不如忙碌时的状态了,烟很苦恼,只能慢慢来,慢慢调状态了,勉强更文烟码的痛苦,亲的们看着也痛苦。

    今天已到昆山了,累了一天的说,烟准备睡去了,这几天还不会马上投入到工作,烟调整状态的同时,慢慢更着吧,希望这段瓶颈期快快过去,亲们抱歉了,群么~

重要声明:小说《皇妹,好诱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