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你为什么还不来救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若如烟 书名:皇妹,好诱人
    起初听到黑衣男子出声,夏清妍就知这并不是离元澈。除了他,这皇宫中能被唤做下的就只剩白在街中所见也就是刚搬进皇宫的萧国二皇子萧以晨了。

    回想那个张扬俊朗的男子,她觉得他的存在合该就那般耀眼夺目,温暖人心,由其是那对令人失神的异色瞳仁,一半是碧海,一半是蓝天,那般奇异却丝毫不觉突兀。

    先前隔得远夏清妍看不清那对异瞳,只能全凭猜测。然此刻她近看他,却发现这个男人的瞳仁变成了墨色!虽心有疑惑,但那十来个黑衣人的头领唤他‘下’她可是没听错的。

    看来,这个男人定是用了什么法子暂时改变了自己的瞳色。

    不过,他若是再捂着自己的嘴巴,仅靠一只手去对付这些人,不仅他要落得个惨死刀下,只怕还得连累的她跟着陪葬。

    容不得夏清妍多想,她用眼神与萧以晨沟通,期望他能暂时放开自己好全全应付刺杀的人。然让她没想到的是,她的一番好心,人家压根就当没看见。

    蒙着下半边脸的萧以晨微黜着眉看向她,“冷宫在哪?”

    夏清妍一愣。

    萧以晨一脚踹开迎面扑来的黑衣人,血淋淋的右手往夏清妍的纤腰一揽,脚尖一点,跃上树尖,搂抱着夏清妍便往灯光稀疏的地方飞去。

    “怎么?哑巴了?”不知何时,萧以晨已松开了左手,一双墨色的瞳眸此刻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怀中的少女。

    三千青丝随意披散,迎着夜风飘飘扬扬,略有些凌乱的发丝有几许缠绕到了自己的襟前、肩膀上。她僵硬的仰着脖子,雪白的颈项暴露在空气中,月光映照下她的肌肤如水清透,宛若白瓷,她双眸紧紧闭起,那颤抖的羽睫显示出她的紧张不安,琼鼻精巧,一点樱唇新鲜人,更无声散发着甜美的味道。

    萧以晨不想起自己将才手掌覆盖在其上的绵软触感,眼神一暗,警觉那群黑衣人已全全跟了上来,他嘴角一勾,抛却刚才一瞬的旖旎心思,顿时加快速度。

    夏清妍秀拳紧握,狠狠咬着牙根,丫的,要带她飞能不能给个信?

    少许,她平复些许紧张,不安地看向萧以晨,“你……你想带我去哪?”她还不会蠢得在这时去惹恼这个男人,虽是好言好语,但水眸中却难掩埋怨。

    大晚上的见他被人围杀,她还好心的准备帮他叫人来帮忙的,凭什么不让自己逃?他不让自己逃便罢,为何还要拉她下水?事到如今,她也不敢让萧以晨放下自己了,她相信后边群黑衣人定会一刀结果了她。

    “那可是冷宫?”萧以晨清朗的声音平稳有力,丝毫未有被人追杀的狼狈。

    夏清妍顺着他的视线看去,扁扁嘴,点了点头。

    紧接着,她警告道,“我告诉你,你可得保证我的使,我可是公……”

    “我知道你是这的宫女,放心,我不会连累你,我办完该办的事就放了你。”萧以晨回头看了眼穷追不舍的黑衣人,眸光极具复杂。

    “我是……”

    她解释,萧以晨却笑了笑兀自道来,“白还见你在街中游玩,这会大晚上了你又在晃,夏皇对你们这些宫奴倒是宽容,这可与他那冷残嗜血名声不太符啊。”

    “……”

    夏清妍抽了抽嘴角,无言以对,原来她长得像宫女……

    这时,萧以晨揽着她一个疾俯而下--

    周遭一片死寂冷沉,房屋萧索清冷、黑沉森,确是不负这冷宫一名。

    夏清妍被萧以晨护到后,他眯着眸子冷冷地盯着随之落地的一群黑衣人,质问道,“说,谁派你们来的?”

    黑衣人面面相觑,那领头黑衣人一个摆手,“上!”

    十几人再次围杀上来。

    “只要你们说出是谁指使,本绝不动你们一根毫毛。”萧以晨随即捡起地上一根枯枝便与之缠斗起来,他处处留手,意在打掉来人手中武器,然那些人根本就不领他的好意,招招直往萧以晨要害砍去,那一双双毫无感的眸子,哪里有对萧以晨劝说的半点动心?

    夏清妍俏脸发白,暗道夏翊为什么还不来救她,他难道今晚真没来落樱轩睡,遂到现在还不知自己有难?

    刀剑无,夏清妍找准了时机便往处边挪。

    冷宫她是不会进的,那到处破烂不堪,风风阵阵的,她还怕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边冷静观察着不远处的打斗况,一边悄无声息的移动着。然她还来不及沾沾自喜自己的聪明,其中一暗杀的人被萧以晨一拳打落到夏清妍脚边。

    夏清妍一双眼瞪的圆如铜铃,小脸明明吓得血色尽退,又因腔中高涨的怒火染成绯红,她暗骂,萧以晨绝对是故意的!

    那黑衣人先是愣了一愣,而后眸色一狠,伸出来手便执起他掉落不远处的大刀……

    大刀反着月光,迎面而来,夏清妍吓得眼一闭,嘴巴一张便是惊声尖叫,“啊--”

    尖叫中她腿一抬,踢着绣花鞋便往来人脸上踹,一边踹一边大声嚷着,“不关我的事!我是夏国的长公主!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夏清妍这一出声,当场便震住了那群人,黑衣人头领顺着声源挑眉看去,夏清妍似乎被惊吓失常,只一个劲晃着脑袋嚷着不要杀她,若说精神失常但那脚下的功夫可凶猛得很,那三寸金莲下去,一脚比一脚狠,直踹得地上的同伴四肢抽搐,直翻白眼,蒙着脸的黑布早就掉了下来,那本是奇貌不扬的五官混合着脏污和血液一脸黑黑红红的,岂是一个惨不忍睹。

    黑衣人头领那被黑布蒙住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他轻撇过去脸,头一摆,他旁两个黑衣人立即向夏清妍跃去,那浑凛冽的气息似是要向夏清妍下死手!

    萧以晨一惊,他形一闪,单臂一勾便将夏清妍搂进怀中,他眯着眸子视线凌厉地向领头人,厉声喝道,“你没听到她是长公主吗?你难道想挑起两国战火,你到底居心何在?”

    那黑衣人上得前来,示意手下将地上被夏清妍踹得半死不活的黑衣人给扶起,而后道,“下,就算您不出手也不会改变臣等的初衷,本只想除去您,但您如今将夏国的长公主拖下水了,臣等只好随之一并解决了。”

    夏清妍刚刚稍有安定的心随即紧紧提起,她不敢置信的瞪向黑衣人头领,又狠狠地瞪了眼萧以晨,怒道,“我算是知道了,你们自己窝里斗便罢,凭什么将火引到我上,我告诉你们,我皇兄马上就来了,若是不想被逮个正着,我劝你们速速离去。”她小脸气势汹汹,然心中底气不足,但此时不将夏怀搬出来,她真怕会陪着萧以晨交待在这了。

    可怜见的,她才穿过来两个月啊,凭什么又要英年早逝。

    这一切都怪萧以晨!

    萧以晨似是感受到夏清妍怨怪,他扯下自己的面巾,阳光般俊朗的脸顿时暴露无遗,他朝夏清妍安慰般地笑了笑,才看向领头人,厉声道,“本不想下死手,本只想知道,到底是谁派你来的。”他话语突顿,而后语出惊人,“佟山,我知道是你。”

    黑衣人们面面相觑,那唤作佟山的头领人也是眉心一皱,他沉声道,“既然下认出臣,臣无话可说。然臣等皆是死士出,有属于自己的坚持,下再多问亦是徒劳。”

    “到底是谁派你们来刺杀我?为何还要特意选在夏国皇宫?我不信你们不知道后果!”萧以晨眸色复杂,然他视线直直看着佟山,倔强的只求一个回答。

    佟山眸光轻闪了闪,不置一言。

    夏清妍却清楚的看见他执刀的手几不可见的颤抖了两下,须臾,他声音冰冷的不带丝毫感,“臣等无可奉告。”

    说罢,他率先持刀朝萧以晨攻来,萧以晨只得急急将夏清妍往后背一护,这下他再也不敢手下留,他深知佟知是决心杀死他和夏清妍,就算他再想弄清楚佟山为何会带人来刺杀他,他也得留着那条命去问,除此之处,他后的人若有损伤,恐怕夏皇也不会放过他。

    夏清妍怔立在他后,说不紧张害怕那是假。

    她长这般大从未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那寒光闪闪的刀刃直直往萧以晨上挥去,双拳到底难敌四手,尽管萧以晨不再留,然而面对十来个训练有素的暗卫同时围攻,手臂上腿上皆挂了彩。

    因着黑衣,遂被鲜血浸染后却不是太过显眼,然月光映照下,那被划开的布料下萧以晨古铜色的肌肤上有着数来道锋利浸血的伤口。

    夏清妍死死咬着下唇,用尽全的力气才堪堪扼制自己不会颤抖的子,然她水眸氤氲,雾朦朦的就要看不清面前,她快速的用衣袖抹了一把脸,死神死死的盯着要上前来的黑衣人。

    夏翊,夏翊,夏翊,你为什么还不来救我……

    萧以晨始终不离夏清妍一步,因着先前耗费了力气,这时又因伤口的疼痛和流血过多动作也愈加迟缓,他突然出声,“放她走。”

    佟山手一摆,黑衣人纷纷停手,他眉心紧皱,心底轻叹,下到底还是太过心软,明明有机会杀了他们,便偏偏落到这种地步。不过,他再不忍心,肩负的责任还是要完成的,他狠声道,“下,怒臣等不能答应。”

    他张唇,杀字刚吐出,一道比坚冰更为冷硬刺骨的声音破冰而来:

    “给朕杀--”

重要声明:小说《皇妹,好诱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