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本就是小包子,再拍就扁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若如烟 书名:皇妹,好诱人
    夏清妍发现自己的脸皮还是不够厚,眼下亦有些装不下去了。

    如果夏翊至今未有子嗣实是因为他如此‘宠幸’妃嫔倒是可以理解,但也不能排除这其间有作戏的成分,或许还有某些难言之隐?

    思及此,夏清妍小心肝一震,素手揪了揪软绵绵的锦被,眸光轻闪地看向上的夏翊,从夏翊隐忍着怒气的英俊脸庞移向他微敞开的衣襟里,那里是大片象牙白的紧实肌肤,视线一路往下……

    “皇妹在看什么?”夏翊幽幽沉沉的盯着下方的少女,他发现夏清妍的眸光一瞬便得猥亵无比。

    “皇兄,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保守秘密的。”夏清妍的口气无比惋惜而郑重,然视线却紧紧粘在了夏翊那被锦袍遮挡的下半

    “什么?”夏翊眸中怒火翻涌,搂在少女腰间的手指抽搐不已,他好想掐死这搞不清状况的死丫头。

    夏清妍青葱素指似安慰般地轻点着男人膛,端得是深明大义,叹息道,“其实这种事也不能怪你,放着满后宫美人只能看不能吃的抓狂我是能理解的,只能说你忒倒霉了点,不过皇宫中历来不缺大夫,这种事,暂时的啦。”

    “你……”夏翊深呼一口气,闭上眼睛,再睁开时,那汹涌翻腾的怒意才敛下几许,他食指一戳着夏清妍嫩的脸颊,邪恶笑道,“朕是否心有余而力不足皇妹不如亲自验证一番?”说罢,他一把搂紧少女,男特有的雄伟象征猛然一顶,隔着布料向少女传递着那方的火**。

    夏清妍浑僵硬,俏脸红似能滴出血来,丫的,这是什么况?昨他应她不会肆意妄来的话还犹言在耳,他难道反悔了?再抬眸时,小脸已是灿若梨花,“皇兄要吃了我吗?不过,人家今天有点不方便……”

    夏翊眼角抽搐,颤抖的手指终于没能忍住捏住了她粉嫩的脸,“皇妹,莫在朕面前演戏,你的演技真的很差。”

    啊呸,你才差!夏清妍腹腓,她羞中带怯,“皇兄,虽然皇妹我也很想膜拜您伟岸的材,但人家今刚来了葵水,实在是况不许……”

    夏翊那感的唇瓣吸上夏清妍白嫩的耳垂上,感受着她的躯在他怀中颤抖,眸色渐渐暗沉,“不是朕想言而无信,实在是皇妹对朕的信任不够,皇妹,你迟早都要将自己交给朕,早一个月晚一个月又有何区别?”

    区别大了!夏清妍心中怒吼。

    夏清妍带着几分谨慎,扯开嘴角笑道,“宫中哪个女人不期望被皇兄宠幸?先不说咱们的关系实在牵强,再说我现在的确不方便嘛,难不成皇兄有特殊癖好,喜欢专挑某些时候下手?”想了想她便先恶寒一把。

    夏翊在少女耳垂上不轻不重的一咬,笑得邪魅惑人,“相信朕,皇妹无论是何种姿态朕都是甚喜的。”

    被夏翊紧拥在怀与之耳鬓磨厮,呼吸着鼻间那浓郁的男气息,一边是呢喃燕语,一边是时不时轻抵着她的灼烫,夏清妍脑海勉强维持的清明几近溃散,她几乎泪流满面,虽说来葵水是借口,但夏翊生为帝王一听到不该立马敬而远之?她颤抖着素手想去推开夏翊,“皇兄特意让皇妹来看戏是想告诉皇妹这后宫的所有女人皇兄从不曾染指?”她试图转移话题,突然就回想起昨夜那句她不喜欢脏了的他,今晚便有了这出戏,他这是要向她证明什么?

    夏清妍隐隐有所了悟,然却不敢再往深想。

    夏翊在少女耳畔轻啃嗜咬,凤眸微亮,果然,这里是这丫头的敏感点。怀抱着那与他膛无比契合的躯,感受她无助轻颤,笑容在俊颜上漫延开来,“那皇妹如今可信朕了?一个月后可能给朕想要的答案?”

    “你也说一个月后了,一个月再说吧。”敏感地感觉到男人的气息转变,夏清妍忍不住松了口气,“皇兄,不早了,你明天还要早朝,早些休息吧。”语音一落,她死死闭眼。

    夏翊不言不语,余光观察着少女带着轻慌的俏脸,双唇突然加大的力度,从吸啃咬着耳垂转为席卷她整只小巧嫩的耳朵,舌尖在耳郭狂扫一圈,将滚烫的气息全全喷洒其间,然后、吸、咬……

    夏清妍大脑早已空白一片,她双眸无神地圆瞪,虽盯着帐慢,然而她却看不进任何,男人的喘息声传至她耳间仿若声声重雷,炸得她体无肤,再也听不到任何,再也感受不到任何,就连那樱唇中溢出了轻吟她都毫不自知。

    来自少女唇间的轻吟如同的猫叫,声声媚至心骨,夏翊气血沸腾,凤眸愈加暗沉,他听着那动的呻吟,无可抑制地**膨胀,他忽而不想压抑自己,看了眼少女那双水雾迷朦的美眸,拥着她无力瘫软的躯,倏然倾覆上。

    他的唇转至那抹樱唇,吞下了那媚到极点的吟哦,虽是悦耳之音,可他不敢再听下去,亦是怕声音传到外教人听去。他只觉全每一个细胞都在疯狂叫嚣,某处也愈发胀痛难忍,他无法停下来,遂他指尖迅速动作……

    夏清妍脑子早已成了糨糊,当夏翊吻上来时,她忘了要去呼吸,结果就是气血全往脑中一涌,昏了。

    当夏翊闭上眼享受般的触上那滑腻似酥的雪肤时,还来不及喟叹一声就突然发现下的躯停止了轻颤,一看少女昏睡过去,顿觉得全的**被浇了大盆凉水,再好的兴致也没了。

    夏翊拍了拍夏清妍那张小脸,哭笑不得,“皇妹啊皇妹,你真够大胆,朕要宠幸你,你居然给朕昏了。”调动着气息将**稍稍退却,最后将夏清妍的衣裳重新拢好,将之轻拥在怀,暗道自己总归还是心急了些,怪他每每一碰她就有些忍不住想一口吞了她。

    ……

    夏清妍的子依旧处于水深火中,白随侍御书房供夏翊差遣调戏,晚上还要陪吃陪睡,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每每将至擦枪走火之际夏翊总会忍下冲动来放过她。

    夏清妍以大熊被丢、落樱轩遭贼为理由让侍卫团团围住自己的寝,而宫奴便整夜的侍候在外间,以夜间醒要侍候让妙玉睡在中的软榻上,她这才高枕而忧的睡她的觉了。

    迷迷糊糊之际,脸上传来阵阵痒。当一阵低沉带笑的嗓音直冲耳膜,夏清妍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她瞪着水眸张了张唇,半天才发出声,“你……你怎么进来的?”她立即看向仍在睡梦中的妙玉,心想定是被夏翊点了

    “皇妹无须紧张,奴才都守在外,不会有人发现朕来了。”刚刚沐浴完的夏翊带着一阵清新,他褪下外袍,墨色的亵衣就那样松松垮垮的挂着,一掀帘幔便钻入那薄薄的锦被里环拥住夏清妍。

    夏清妍恨恨地看着男人,心知外有宫奴才,只得压低了声,“混蛋,你从哪进来的!”

    “窗户。”夏翊毫不心虚,当撩开锦被时他便发现今夜的夏清妍又换上了那件他几不见的吊带睡裙,唇角邪邪一勾,“不知朕要的睡衣皇妹可做好了?”

    “做你个头!”夏清妍拢紧锦被,她还以为这男人看见这杖势必不会再来遂又换上了她的夏清凉装,没想到还是被他钻了空子。

    “女儿家家的莫要那般粗俗。”明明是训斥的话语,被他那轻柔的口气一说,只觉满满都是宠。他大掌在锦被里动了动,缓缓覆上她的纤腰,“这衣裳皇妹穿着真好看,朕让丝制房多做几件吧,朕每晚都要看皇妹穿。”

    “谁要穿给你看,你无耻!”夏清妍被中的素手一把捉住男人的大掌,不准他摸了。

    夏翊也任由着她抓着手,眉目含笑,“可朕甚喜,这些子皇妹也空闲,不如拿了针线白在御书房为朕将那睡衣做好吧,朕等着穿。”

    “你不是有那么多妃子么,让她们帮你做不就好了?”她因着‘夏清妍’的记忆确实会绣点东西,可做为现代女的她是极不喜摆弄针线的,甚至是讨厌。

    夏翊咬了下夏清妍的唇瓣,沉着脸道,“朕守如玉,皇妹就真舍得那帮子女人将朕吃了?”

    “切,你自己把守不住就不要赖别人。”夏清妍嘴一撇,懒得跟他应付,小子一翻便背对着夏翊。

    夏翊顺势从后环住她,眼角一挑,笑道,“原来是想考验朕,皇妹真是用苦良心,不过这贴衣物,朕只想穿你做的。”

    背靠着男人温宽阔的膛,夏清妍不否认这般睡着是极有安全感的,就算没了大熊,能偶尔枕着他的肩膀睡觉好像感觉也不赖。由其是夏翊那份温柔只独独给了自己时,她真的有些控制不住内心泛起了甜蜜。

    她忍不住翻过来,抿了抿唇看着他,“可我这几天没空,要忙着开新店还要准备化妆品店。”末了她又抱怨,“谁叫你整天整夜的霸着我的时间。”

    夏翊微愣,他是不是太贪图与夏清妍相处的快乐时光了?除了上朝,他的生活已然被怀中的人儿占得满满,而她亦是如此。她如今对他这似控诉似解释的行为,是否代表他谋夺她的心的行为,往成功迈进了一小步了呢?

    看来,让她习惯自己果然是一种稳妥行进的法子。

    “皇兄?皇兄?”久听不到回答,夏清妍伸出素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没事,那皇妹明要出宫?”夏翊定定地看着少女,忍不住多问了一句,“那你什么时候回宫?”

    这回轮到夏清妍愣了一愣,夏翊最后一句话听得她想笑又笑不出,她下意识的撇去那怪异的感觉,道,“我怎么知道。”她才不会告诉夏翊她出宫是想寻羽景之,也不知那过后他还好不,总归朋友一场看看他是应该。虽知夏翊是关心自己,可她也有自己的生活和秘密,她可不想成为他的脔。

    夏翊心下莫明地不爽,长腿一动,便勾起少女的腿与之纠缠,眯着眸子看着她,“不告诉朕什么时候回来,皇妹便来御书房陪着批奏折吧,皇妹磨的墨朕甚是喜欢。”

    “开什么玩笑,上次出宫被你逮回来后我就一直没出去过了。”

    “朕的话是圣旨,不要总来质疑朕。”有他陪着她,她有什么不满的?

    夏清妍哭无泪,“皇兄,我尽心帮你整垮陈家生意,你就不能对我宽容点?”

    “放心,小小陈家朕还不放在眼里。”他挑了挑眉道。

    “那怎么一样!”夏清妍奋起小拳手,拍拍脯,“我这是兵不血刃,上上之道。”

    哪晓得夏翊立即捉住她的素手,皱眉道,“别拍了,本就是小包子,再拍就扁了。”

    夏清妍突然想哭,呜呜,这男人怎么能这样欺负她?

    夏翊凤眸里尽是笑意,他道,“不回答便睡觉,明乖乖来御书房。”说罢一把将少女扣进膛中,闭上了眸子。

    “我说我说,我找羽景之研究下女人的饰物还有化妆品,我想借鉴一下现在的配方研制出新一代护肤又美容的胭脂,开一个化妆品店,羽景之他对这方面熟,所有我准备找他帮忙。”不等夏翊拒绝,她假哭道,“皇兄,我为了你忙上忙下的,你可不能好心当成驴肝肺。”

    夏翊眸中暗光一闪,似笑非笑,“你如果掉上几滴眼泪,会更真一些。”然内心却心惊她对经商如此有见地,懂得推陈出新,结合现有的,做出更完善的。

    夏清妍面色尴尬,紧接着她牙一咬,往大腿最嫩的上一掐,眼泪顿时滚滚而下,她哀泣道,“皇兄…我的皇兄……我要出宫,要出宫啊……”

    夏翊眉心一皱,迅速揉上她的大腿,这死丫头怎么就对自己下得了手,她不心疼他可疼着呢,黑了的俊颜沉沉地,“如果皇妹能亲手做出睡衣给朕当生辰礼,朕便你明出宫,否则免谈。”

    “成交!”夏清妍眼泪一收,咧嘴一笑。

    看着少女那笑颜如花,明眸闪亮,夏翊也跟着扬起唇角,心头亦为之一软。

    ……

    次,锦月楼。

    换了男装但未贴小胡子的夏清妍领着小厮装的妙玉坐在一楼大厅用早膳,她对着新鲜出笼的喷香小笼包大块朵遗,颇为毫气地开了口,“陆大哥,美人,吃呀,你们刚下朝肯定没来得及用膳吧,放心吃,我请客。”

    心知她还在为那让他付款而耿耿于怀,羽景之心下好笑,“小妍儿让妙玉寻我来定是有事吧。”他一出宫门便看到妙玉等候在那,就猜到小妍儿想见他,想到此他眨着桃花眼暗含温的看着她,点点担心溢于言表,“不知那回宫皇上可曾罚了小妍儿?”他一直想去看他,奈何他们的皇上严密封锁,没有帝王许想进泽宫实在是太难了。

    “什么?受罚?羽景之你说清楚点!”陆柏源满足地看着夏清妍用膳,他虽至今还未得到她心中的回复,但只要能看见她他也极开心的。一听羽景之如此问他眸光倏地收回,带着质问盯着羽景之,坚毅的俊脸带着愠怒。

    “皇兄没有罚我。”夏清妍摆手解释,看向陆柏源,“陆大哥,你也别担心,我前些子一个人偷跑出宫,后来被皇兄找到了,回了宫后皇兄也没责罚我,你们看,我现在不是又好好地出宫了?”

    “那就好。”羽景之接话,话语中难掩惋惜,“本还想着次为小妍儿梳妆描眉,哪晓得你都没能在我府上住一晚。”

    “以后会有机会的。”

    夏清妍这句本是脱口而出,哪晓得一说出来惊了在场的陆柏源同妙玉。

    唯独羽景之笑得眼眸微眯,像只狐狸。

    “公主您怎么能……”妙主本是在侍候夏清妍用膳,一听夏清妍语出惊人吓得手中筷子一落。

    “公主……”羽景之虎目里浮上点点痛心,梳妆描眉,那么亲密的事他们都做了?他忿恨地怒视着羽景之,心想夏清妍铁定不懂这其间深意,定是羽景之凭着长相引的她。

    “你们不用这么夸张吧……”夏清妍心虚地道,俏的脸上浮上一层红嫣。

    她不知自己这一脸红让所有人都给误会了。

    羽景之眸光一亮,欣喜自己的追求定是有戏,只不过一想到沐凌岚的存在,眸色便沉了下去。那晚他见沐凌岚突然出现太过愤怒,一时未深想其中深意,等冷静下来后便也知这定是帝王一手弄出来妖蛾子,他心下一叹,哀怨追逐小妍儿的道路愈发困难重重了。

    陆柏源面色微白,心痛难忍,他拳手似发泄般的死死紧握,那瞪着羽景之眸光似利箭,却难以控制内心翻腾着的嫉妒和酸楚,他垂敛下眼子,不自问该如何才能让她看到自己的心意?不,也许她看到了,只是……

    妙玉以为夏清妍是对羽景之动了心,不安地瞧了瞧另一边的陆柏源,那周洋溢着的酸楚,连她都感觉的到,然主子的决定她们做奴才的却不能干涉。但在她心中,却觉陆柏源才是该站在夏清妍边的那个人,毕竟夏清妍那些年被冷落在深宫,只有陆柏源才会来关心看望。

    而此刻的夏清妍却在回想前两翊下了朝后拉起睡懒觉的她唠着要给她描眉,她不他还火,结果了他却将自己的眉毛画得又粗又黑难看得紧,最后他还理直气壮地说什么一回生二回熟,多练练几次便好,遂这两没少折腾自己。

    夏清妍曾一度怀疑夏翊那派了人跟踪自己,不然怎会心血来潮拉着自己要画眉?旁敲侧击了半天也不见夏翊有何破绽,搞得她现在都疑神疑鬼的,老以为后边有什么暗卫跟着自己。

    等夏清妍吃完最后一个小笼包,见几个都若有所思地望着自己,才后知后觉遭了误会,可又不能再解释,不然越解释越乱。

    “对了,美人,今来找你有点事和你商量。”夏清妍迅速的转移话题。

    “小妍儿你说。”羽景之笑道。

    夏清妍没有马上说,而是叫来小二为陆柏源、羽景之又点了些包点,“陆大哥,你先吃点东西垫肚子。”

    陆柏源猛然抬首,两人视线相对,他那未完全隐去的绪一下便被夏清妍看了个尽,她心头一惊,然面色不变,微微笑道,“等会我和你们一起去皇城别院看看离太子。”

    羽景之的眸内滑过几许深意,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是,微臣谢过公主。”陆柏源显得有些局促不安,虽内心苦涩,但总归夏清妍不是视自己于无物,还会关心他用未用早膳。

    夏清妍这才看向羽景之,那去丞相府她便知羽景之对女所用之物极为了解,她道,“美人,我特意寻你是想和你取取经,我准备再开个女化妆品的店铺……”

    等她将大概的构思说完,又是一刻钟后了。

    羽景之杵着下颌,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将药材与鲜花结合做成胭脂,既养颜又美容,小妍儿好心思,我也懂些医,配方我会寻御医一起好生琢磨琢磨,争取尽早研究出。”

    夏清妍笑道,“好,反正美人你熟悉这块,以后少不得要你帮忙。”都是给夏翊打工的,她相信她不什么好处,夏翊也自会记得羽景之的出的那份力。

    陆柏源只随意吃了些便吃不下去了,他突然愤恨起自己为何除了会些武用些兵便什么也不懂,不然他也可以帮上忙,而不是只看着夏清妍同羽景之言语眼神交流,却插不上一句话。

    最后,夏清妍叫小二帮她打包了些小笼包,乘着马车缓缓驶向皇城别院。

    连着三雨,到了第四,天已渐渐放晴了。

    夏清妍只知皇城别院与皇宫相距不远,然这是第一次来此。

    人流渐少,房屋渐疏,属京都南城街,划出了大半地域属皇城别院,与街道相隔极近,然街中喧嚣却不会传至别院扰人清静。

    侍卫们一见羽景之、陆柏源的到来纷纷上前见礼,夏清妍没有禀明自己的份,只让陆柏源通知下离元澈,她见个面就不进去了,她可忘记夏今早上朝前在她耳边一遍又遍地警告自己不准去见小白兔。

    很快,一道白影从里头飞奔出来,夏清妍看那阵势心知小白兔一准又得扑到自己上来,丫的,他可不要便认做断袖,形一偏躲到羽景之后。

    “太子下,本相可没独特嗜好,还是莫要如此,本相可消受不起。”羽景之皮笑不笑的看着激动无比的离元澈,眼中暗含冷光。

    “走开!本太子不找你!”离元澈那张的正太脸因奔跑而红扑扑的,像个大苹果,没好气地瞪了眼羽景之,欣喜地看向他后,放低声音唤道,“清妍妹妹,别躲着我呀。”

    羽景之、陆柏源看了看夏清妍离元澈两人,复又面面相觑,眼中深意仅对方可知,如今敌再增,各凭手段了。

    夏清妍抽了抽嘴角,从羽景之后出来,她心下腹腓,她不躲他准得向上回八爪鱼般扒着自己,这别院门口这么多侍卫,她可不要丢脸。

    不过,看到精神奕奕地小白兔,她也着实开心,从妙玉手中拿过食盒,递向他,“元澈弟弟,我给你带了些吃的,我刚刚尝过的,味道不错,想着要来看你也给你带了些。”

    羽景之、陆柏源面色一怔,先前在锦月楼他们只以为夏清妍瞧着好吃便带些回宫,便曾想特意带给离元澈,这代表什么?

    妙玉却臊红了脸,只觉好没面子,她家公主来见这离国太了什么礼物不好带,居然带几个小笼包,她家公主怎么就好意思送出手?

    后头慢腾腾跟来的王槐、王杨一听他家主子心心念念的人儿还带了吃的东西连忙上前接,哪知被离元澈抬手重重一拍,吼道,“拿开你们的脏手!”

    王槐、王杨摸摸鼻子,朝夏清妍行了个礼傻笑了笑,悻悻退后。

    “放心,有很多,你一个人吃不完的,也给王槐、王场分点。”瞧着小白兔红鼓鼓的小脸,夏清妍心也跟着好起来。

    “才不要,清妍妹妹给我吃的,我一定会全部吃完。”离元澈嘟着粉红的菱形唇,杏眼内尽是幽幽怨怨,“好些时了,清妍妹妹也不来看看我,亏得我天天念着你。那天本是去寻使臣队伍,临途听侍卫回报说你的店面出事,我风风火火的赶了回来帮你解决,以为你会感谢我,等了好几天你都没来道谢。”

    今的离元澈又是一粉色锦袍,不见一丝女气反而可讨喜,衬着那张正太脸愈发粉粉嫩嫩,那双杏眸雾朦朦的,看着她盈满了委屈哀怨,菱形的粉唇从看到她起就一直在撅着,水润润地像只果冻。

    夏清妍心中本有怨怪,奈何一见小白兔如此便散了个尽。

    上前一步来,她纤指学着夏翊的动作戳了戳小白兔的粉嫩小脸,怒视着她,故作恶狠狠地道,“你还说,又给我擅作主张,你哪来那么多心眼儿,又将我给算计了进去,别以为我不知道!”

    离元澈不仅乐得任她戳,反而讨好般地用脸蹭了蹭夏清妍的手,调皮眨着道,糯糯地唤,“清妍妹妹可不能怪我,我可是一片好意。”

    夏清妍一哼,警告道“再不经我同意就乱说,我便再不理你了。”

    “清妍妹妹以为我乱说?”离元澈问。

    夏清妍一愣,“元澈弟弟当真了?”

    “清妍妹妹,我可是真心娶你,待夏皇生辰宴那我就会请求联姻。”离元澈看着夏清妍的眸光极赋认真而坚定,这一刻,褪尽面上笑意,蓦然绝决。

    夏清妍对上那双杏眸,仍是清澈见底不带丝毫尘垢,明明是一目了然一眼见底,然她总觉得那深处还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张了张唇,只道,“元澈弟弟,我不能出来太久,得赶快回宫。”说罢,她便要转

    “清妍妹妹,别走。”离元澈上前一步,猛然牵住夏清妍的素手,一双杏眸眼眶微红,“好不容易见一面,怎么就走了?”

    “我……”

    “景之,原来你在这,可是让我好找。”

    夏清妍一听那熟悉地中女声,想说的话一止,暗道这女人又追着羽景之来了。

    “谁让你来这的,离开这里!”羽景之面色沉,风雨来,一见沐凌岚那影落在别院的高墙上,眼中尽是冰冷。

    所有人看向高墙这上的白影,沐凌岚那张并不算出众的面却因眉目间纵横的英气、浑的利落飒爽让人眼前一亮。她飘然落足于院墙,一月白男装,青丝用一根黑色锻带高高扎起,若不是前明显的女象征,可能在她刚出口时便会被人当作男子。

    “怎么说也是特地来寻你,不知景之可忙完,可否陪我小酌一杯,要知当年咱们师姐弟在飞云峰可是常常于屋顶望月对饮,好不畅快。”沐凌岚眸中染上回忆,她衣袍一撩,便坐于墙头,一举一动、一言一语尽是干脆爽快,毫不拖泥带水,“怎么样,师弟赏个脸?”

    “本相可没这功夫陪你对饮。”羽景之眸中尽是不耐,显然没心思同沐凌岚交谈,一见到沐凌岚他整张漂亮的脸蛋上是难掩厌烦,他袖袍一挥,高声一喝,“来人,给本相赶走扰离国使臣静休的不轨之徒。”

    陆柏源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想问羽景之,但一见他一脸郁,显然不会有什么好心来和他解释,绷了绷面色,退至一旁。

    侍卫听命行事,两方就要交手。

    离元澈牵着夏清妍的素手,细声劝道,“清妍妹妹,到里头坐坐吧,他们打让他们打去,我们不要站旁边,免得被伤到。”

    夏清妍无奈抚额,“元澈弟弟,我真得回宫了。”夏翊虽了她出宫,可没她在外头用膳,这午膳她还得回去陪他用。

    离元澈捉住她的素手就是不肯松手,像个得不到糖吃的小孩子红着眼眶巴巴地望着她,似乎只要她一个不同意,他便要哇地一声哭出来。

    不远处的王槐、王杨肩并肩而站,低垂着头不知在谪诂些什么,若靠近些便会听到如此对话:

    “我看不下去了,咱下太丢脸,太不够爷们了。”相较王槐稍显谨慎,王杨一向说话大大咧咧不计后果。

    “你懂什么,就冲下这份聪明可,公主定会喜欢。”王槐有着自己的一番见地。

    “哎哟,你干嘛打我?你自己看看,咱下都要哭了。”

    “之深,之切呀,你说公主会不会留下来?”

    “很难说,咱们下美吧比不过羽相,比男子汉气概又比不过陆尚书。”

    “你个王杨,这番话你在我这说说便罢,若是被下知道,小心你的狗命。”

    “……”

    那边沐凌岚与侍卫已经交上了手,夏清妍看得讶异,她对这古代的武功并不熟悉,不过既是派来别院保护使臣武功定不会差到哪去,十几个齐齐冲上去,哪知不过小一会儿,沐凌岚便将那些手持大刀的侍卫个个踢落了墙头,高昂着头挑衅地看着羽景之。

    “你没资格和本相动手。”看穿沐凌岚的意图,羽景之直白的戳破她的幻想。以为他会随她的意?这个女人他早已忘却,便是和她对视他也是极厌恶的,哪还会再和她动手?

    说罢,他看向陆柏源,“陆尚书负责保护使臣,还望赶走一切妄图靠近别院的不法之徒。”见陆柏源皱眉,他又加了句,“若是抗拒,陆尚书有权当场抹杀。”

    羽景之这最后一句话却是有些伤人了,对那纠缠不休的沐凌岚来说有多难受?

    夏清妍虽心有不赞同,却不会盲目劝解,一是她无心管别人的闲事,二是她根本就不知这两人有何深仇大怨。

    果然,“景之……”沐凌岚眼含伤痛,轻唤着他。

    而羽景之恍若未闻,或许说他根本就不屑去看她一眼,反而心有担忧的看向夏清妍。

    这边夏清妍叹了口气,回首劝离元澈松手,那头小付子慌慌张张地寻了来,“公主下,皇上吩咐奴才来接您了,跟奴才回宫吧。”

    夏清妍抬头看了看头,确是快到正午,不过绝对还不到用膳的时辰啊,她耸了耸肩看向离元澈,用眼神表示,瞧,我没骗你吧。

    离元澈心不甘不愿的松了手,恨恨地看向小付子,“告诉你们夏皇,本太子要住皇宫,要是你们不让住,本太子就绝食,想看两国开战你们就继续反对吧!”

    小付子先是惶恐地躬了躬,而后道,“下息怒,不知下对别院有何不满?”

    离元澈顿时直指高墙上迎风而立的沐凌岚,“看,有人打扰本太子清静,这里没法住了,本太子说什么也要搬。”

    小付子不卑不亢,“奴才回宫定将下所言告之皇上,还望下耐心等候我皇下达决定。”

    “要快!最好今天就让本太子搬!”

    “这……”

    离元澈没再看他,只笑嘻嘻的看向兀自嘴角抽搐的夏清妍,道,“清妍妹妹,你等我,我定会很快搬去皇宫和你作伴,我们便可以天天见面了。”

    夏清妍哭笑不得,这算怎么回事?

    那头羽景之一听离元澈拿沐凌岚做借口要搬去皇宫,他怎生不恼?将离元澈放在别院他便没有太多机会接近夏清妍,只得生辰宴一过这人就滚蛋了,可若是他现在就信进了皇宫,凭着他的份,不安定的因素太多了。

    他道,“离太子何须如此麻烦,这扰人清静的人我与陆尚书将之驱赶了便可。”

    陆柏源何尝到再愿他人接近夏清妍,他沉着道,“离太子的安危本官定会负责到底,小小狂徒而已,本官马上将之赶出便是。”

    “你们将她赶了她便不会来了?”离元澈嗤笑。

    “太子大可放心,她必不会再出现在此。”羽景之唇边顿现妖娆笑意,却没有丝毫温度,他冷冷的扫向一边看着他和夏清妍若有所思的沐凌岚,对陆柏源道,“咱们这次联手将她速速赶走吧,不然你我都知道后果。”他一人动手耽误时间不说,且不能完全保证打得过她。

    陆柏源当下点头,两人齐齐飞上墙头,这边离元澈大声道,“赶走又怎样,不来了又怎样,我是一定要搬进皇宫的。”他眯着杏眸冷冷地瞪着小付子,“本太子现在就绝食,你们夏皇什么时候同意,本太子就什么时候开始吃饭。”说罢,他示威般地哼了哼。

    “元澈弟弟,你怎么能拿体开玩笑?”夏清妍不赞同的道。

    “清妍妹妹无须担心,除非夏皇想存心想饿死我。”

    夏清妍心内吐槽,夏翊也许还巴不得他死了离国后继无人,不过后果就是两国开战了。她看了看那头交上手的三人,摇了摇头,无语的往马车而去。

    落樱轩。

    宫奴早已退下,夏清妍与夏翊两人于清风亭中用着午膳,微风拂面,好不惬意。

    ------题外话------

    首先,向亲的们道歉,昨天加班去了~

    嗷~今天睡了一上午,下午才开始码文,烟表示很无奈,因为烟今天卡文卡得岂是一个惨不忍睹可形容~

    么么么~烟明天继续努力

重要声明:小说《皇妹,好诱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