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夏允翊,我不喜欢脏了的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若如烟 书名:皇妹,好诱人
    事到如今,夏清妍知道自己是无论如何也逃不开这男人的手掌心了,他现在未掠夺自己的,不过是对自己还存了份耐心,如若这份耐心消失殆尽,她也便真真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了。

    惊现少女水眸中的绝望,夏翊心突地一疼。

    他温柔的嗓音愈加绵软,“皇妹,你到底想让朕如何,你说出来,朕一定做到,可好?”无人看见的墨眸深处,是难以察觉的一丝不安。

    再等夏清妍抬眸时,那绪早已消逝。

    夏清妍深深望进那双凤眸,带着一丝期望,“皇兄,如若你真的觉得难以放手,不如趁着这次离国联姻将我远嫁了?当是为夏国做件好事?”

    马车内的温一瞬转至冷,夏清妍如坠冰窖,抿了抿唇,竟是心悸地闭上水眸,不敢再去看那双能穿透人心的眸子。

    夏翊缓缓启唇,每一个字似砸在人心头的冰块,“朕说过,如若你未经朕的许私自逃离,朕就全全收回你的人权。”更不会她靠近除他以外的任何男人!

    夏清妍睫羽无助地轻颤,咬了咬牙半晌才堪堪吐出一句话,“那你杀了我吧。”没有自由她还算是个正常的人?随了他的意落得凄惨结局,倒不如现在死了干脆,反正她也是死过的人,不怕再死一次。

    男人笑得森恐怖,手指一捏少女的下颌,迫使她因痛而睁开眸子,他邪气笑道,“放心,皇妹若死也定是和朕死在一块。”遂他若还好好活着,她必不会先他逝去一分。

    夏清妍眼角淌泪,不知是为自己这无望的,还是为不理解自己的夏翊而心酸,素手抚上男人的绝决而凌厉的凤眸,动作轻缓而温柔,轻叹了口气,将心中突冒上来的心思道了出来,“夏翊,如若你能跨过这条横亘在你我之面的血缘鸿沟,我便陪你疯狂一场可好?”

    她的声音幽幽飘渺,似来自天际,然而却似有千斤之重压在他心头,心脏跳动得沉重而缓慢。他有些喘不过气,俊颜染上暗红,而那双凤眸内的狂喜如烟花绽放,炫烂过后一如印在夜幕上的点点星光,他抑制不住席卷全的激动,箍她的双臂蓦地一紧,似证实般的眯眸问道,“皇妹可说真?”

    她微微一笑,点点头,越不过这条道德阻线,又谈何一生一世一双人?“在这之前你不能抹收我的自由,我是人,不是物,有血有有感,你不能对我肆意妄为。”这样,她也算暂时谋得了一丝保障。

    “一个月。”夏翊自信一笑,霸气四溢。

    夏清妍一愣。

    “朕答应你。不过朕的生辰宴过后你必须给朕想要的答案。”他承认自己瞒着她一些事,然不告诉她是为她好,往后她自会明白她所有的担心不过是多余。

    他说的是他想要的答案,而不是一个答案,这个男人,还真是霸道得让她咬牙切齿。夏清妍翻了个白眼,又好气又好笑,“夏翊,虽然我不知道你又会使上什么法子,就像今晚那来得莫名其妙的女人,但这次你别想再投机取巧。”

    夏翊唇角一勾,侧躺下来,将少女拢至前,替她擦去眼角泪痕,毫不心虚地道,“被皇妹知道了?”

    从羽景之、沐凌岚的对话来看,两人以前是恋人,然不知为何会走到这一步,她虽心有好奇却并不喜欢挖人**,她只哭笑不得,“夏翊,我怎么会认识你这个蛮不讲理的人?”

    “是皇妹先喜欢朕的。”夏翊冷不丁在她头顶蹦出一句。

    夏清妍小脸发,这混蛋做甚老来掀她老底,她上辈子加这辈子做的最丢脸的事就是被他一张脸给迷了去,至此被他给牢牢扒住了。

    她没否认,不过却在心底道,喜欢又怎样,感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变化多端地,她虽不知他会以何种方式填平这条血缘鸿沟,但如今她已无路可走,不如就顺着他的脚印走一段,如若艰难险阻,且让他挡在前头……

    不知何时,雨已渐小。

    夏清妍回了寝便挥退了所有宫人,本想再泡个澡再睡,夏翊却如常出现。

    “你怎么又来了?”夏清妍抚额。

    “朕既答应了给皇妹一个月的时间,必不会乱来,皇妹无须多想。”夏翊如在自己的地盘般随意,靴子一脱便往上一倒。

    夏清妍额角落黑线,瞪着那帘慢后的人影,“你自己寝宫没?”

    “龙太硬了,朕睡不习惯。”夏翊如墨的瞳眸里笑意一闪。

    夏清妍怒气冲冲的掀开帘慢,嫉妒地看着男人,“暴殄天物!”谁不知龙宽大舒适,会比她的还好?忽而想到什么,她忍不住嘲讽一笑,“你若是睡不习惯,大可宣后宫美人侍寝,温香软玉一搂岂不快哉?”

    “皇妹果然为白之事吃醋了。”似发现什么,夏翊视线直直地盯着少女,墨眸里有什么浮浮沉沉着。

    夏清妍面色好不精彩,然心口又犯堵,只恨没将那若有似无坏笑的夏翊拉起来赶到外面去,她呼了口气,告诉自己要冷静,千万不要中了他的计,好让他得瑟。她横了男人一眼,绕到圆型另一边,掀开帘慢往上躺,拉起被子一盖便眼一闭,下一秒,她又猛然睁眼,瞪大了眸子看着白要妙玉烧了的被子居然又回了来,嘴抽了又抽终是未言一语。

    夏翊温柔笑看着少女难掩烦郁的小脸,到底心中还是心疼她,连带着锦被将夏清妍搂进怀中,见其挣扎,他柔声轻哄,“乖,天要亮了,朕眯一会儿就要早朝了。”

    夏清妍果真没动,然而却道出了一句令夏翊不敢置信的话,“夏翊,我不喜欢脏了的你。”

    她的脸已埋入了他的脸膛里,看不见面色,然而那句话却似惊雷炸响耳际,本是安静的寝一瞬跌至死寂。

    夏翊却道:“白无须再来御书房了,你若愿与朕一同用膳便自己过来,若不想也可出宫散散心,但不许你私自去寻离国太子。”至于为何不反对她见羽景之、陆柏源两人,那是因为羽景之有沐凌岚绊住,量他这阵子无功夫扰到她,而陆柏源他压根就未担心过。

    他明显感动怀中的躯一怔,接着又道,“戌时初你来泽宫主,幻云会带你看些东西,记住,朕等你来。”

    ……

    次

    细雨绵绵,凉风抚面。

    夏清妍一早醒来便泡了个澡,而后独坐窗前理了理恍惚的思绪开始执笔书写。她必须给自己找点事做,不让脑子转动起来她便会变得不似自己。

    妙玉见如此挥退了宫奴,就留自己静守在旁。

    继纹上用品卖火后,夏清妍准备开展毛绒玩具的市场,她在前世时最是对那些东西没有免疫力,不止她,小女生里无人不喜。HELLOKITTY、流氓兔、多啦A梦、喜洋洋与灰太狼、小熊维尼只要她画的出来她通通都要做出来,那些柔软绵乎的大小玩具铁定会受女子欢迎。一方案、一个个Q版的动漫图形在跃于纸上,夏清妍将心思彻底投入进去,便忘了周围。

    妙玉也不打扰夏清妍,只按时将午膳端来给夏清妍。都说认真的女人最美,妙玉瞧着工作中的夏清妍是满心满眼的崇拜,暗叹她家公主真真无所不能。

    至夜幕渐落,端坐了一天的夏清妍才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她问,“妙主,什么时辰了?”

    “酉时了,公主可是饿了?要不要早些摆膳?”妙玉上来替夏清妍整理画纸,啧啧惊叹着那图上可又灵动的各种古怪小动物。

    “嗯,摆膳吧。”忙起来肚子总是空得快,夏清妍见妙玉一眨不眨的盯着只史鲁比,笑笑道,“喜欢这狗不,我让丝制房给你做一只当枕头?”

    妙玉受宠若惊地瞧着夏清妍,眼眶泛泪霎是感动,“公主……”

    “我见你以前每都要摸摸我那棕色大熊,你看你是喜欢大熊还是这狗,制一个放你自己上,你便夜夜可抱着睡了。”

    妙玉小脚一跺,唇瓣嘟得老高,“原来公主都看到了。”

    夏清妍哈哈一笑,“妙玉,你家主子我对你好吧,快快摆膳,饿着你主子我可就不给做玩具了。”

    “奴婢这就去!”妙玉生怕夏清妍后悔,急忙往外奔。

    越接近戌时夏清妍就越紧张。

    回想起夏翊昨夜对自己说的话,她不住心头一跳,犹豫不决了起来。主毫无疑问是夏翊的地盘,她怕夏翊真对自己做出什么,可若不去心里那份好奇又如同猫爪挠来挠去。

    她去是不去?

    最后,夏清妍按捺不住好奇,牙一咬,脚一跺便做了决定。

    她堵夏翊说话算数,这一月内绝不会妄来。

    骗说妙玉自己睡下,她避过落樱轩的宫人,轻手轻脚的出了落樱轩直往主而去。

    刚到了主门口便见幻云等候在那,外不见任何宫人守卫,就连常侍候在夏侧的小付子也不在,她望进里,觉得里边静得有些诡异。

    ------题外话------

    亲的们抱歉,今天因为私事耽误了时间,只码了这些字十分抱歉,明天烟会继续努力~

重要声明:小说《皇妹,好诱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