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此生必不会有第二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若如烟 书名:皇妹,好诱人
    夏清妍出了锦月楼,发现街边肃立着一众带刀侍卫。

    个个面无表,威风凛凛。

    小付子紧跟而来,躬着子笑得一脸亲切,“公主,上马车吧。”

    夏清妍秀眉微拧,瞟了眼那辆招摇豪华的马车,显然不是自己出宫时的那辆。

    她指着那一群侍卫,“皇兄派这么多人来抓我回去?”

    街边早已聚起一堆看戏的百姓,对着夏清妍指指点点,似乎还不知道她是当朝长公主。

    “公主说笑了,这些人是护送离太子去皇城别院的。”小付子招了招马车旁的小太监,那小太监立马将上马车的小凳子摆放在地。

    “那就好。”夏清妍微舒了口气。

    事实上她不担心自己丢面子,她怕得是上午那番拒绝夏翊的话说得过分,让他记恨上了自己,遂才派这么多人来抓她。

    要知道她若是和夏翊关系弄僵了,那子可就不好过了。

    离太子,离元澈?

    无奈摇头,她就说了,她来到古代遇到的人哪个不是人中龙凤?还以为小白兔是个普通富户人家里出产的公子,没想到还是跟皇家脱不了干系。

    贵为离国太子,她能理小白兔隐藏份的初衷,兴许那他躲在暗巷里正是为避仇杀。且当时她就隐隐猜测小白兔份不一般,那与俱来的贵气,绝不是穿两件质地上好的衣裳便衬得出来,而是环境、份所致,遂听到小白兔是太子她也只那么一点点惊讶啦。

    没办法,他的份着实和他那小白子不搭调嘛。

    也不用妙玉扶,夏清妍提着裙摆踩在小板凳要上马车,素手刚撩开一角帘布、窥见其间风景后,下意识地猛往后跳!

    然而,一股大力将她往内吸,她整个人不受控制的惯往里一扑!

    ‘砰’的一声闷响,夏清妍紧闭着水眸跌落某个熟悉的怀抱。

    “公主,您没事吧?”妙玉担忧的声音来至帘外,似乎正要进来。

    “回宫,我没事!”夏清妍揉揉撞痛的鼻子,咬牙切齿。

    “是……”

    须臾,马车悠悠驶动起来。

    “你为什么会在我的马车里?”

    看到夏清妍一副他侵占了她私人空间的神,夏翊原本佳人扑满怀的愉悦心一瞬消失殆尽,一把搂紧少女的小蛮腰,让她的躯紧贴自己的膛,他在她耳垂轻咬,“皇妹若是不介意别人知道朕在马车里和你暧昧,就尽管大声。”

    夏翊勾唇,轻眯的凤眸里暗光流转,那张面容英俊地一塌糊涂,墨锦裹不住他的霸气尊贵,他就这样随意慵懒的半靠着马车,道不尽的邪魅惑人。

    夏清妍咽了口口水,不自然的撇开小脸,声音却不自觉的放低些许,“那又怎样,别以为你能脱得了干系。”

    “皇妹觉得朕会害怕?”夏翊眸光微沉,大掌故意在少女绵软的腰下轻捏了几把。

    夏清妍立马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向他,他混蛋刚才摸她了!

    下一秒,夏清妍又很没气势的垂下脸,默默泪两行,好吧,是她怕。

    可是。

    “有话好好话,君子动口不动手你不知道?”夏清妍俏脸发

    “如你所愿。”夏翊语毕,低低一笑,俯便覆上那抹令他心心想念的唇。

    尝过她的唇,他只觉得比任何珍馐佳肴都要美味。

    为何才半没见她,他便如此想念这丫头了?然而从什么时候起他看不到她便会频频失神?由其是听到她又给他敌的阵容里再添两人,他的怒火一瞬似要燎原。

    原本来之前想好了无数惩罚这丫头的法子,然一碰上这抹唇,他只觉得心都要醉了、化了……

    “不…不要这样。”夏清妍觉得自己浑的力气都被夏翊的轻吻尽数化去,她迷朦着美眸,在两人的唇间呜咽,然而那细小的哝,只会刺激的男人愈加深吻。

    夏翊想温柔以对、轻伶蜜意的吻她,然而自却有些不受控制, 由其是看过怀中少女无助可怜的小模样,手臂不愈加用力让两人紧密相贴,似乎想以此让那烧灼体的度传递给少女,好缓了他的难耐。

    一只大掌强势的穿插入她的青丝,夏清妍被迫地与夏翊缠吻起来,吻,炙了、疯狂了。

    这一方小小的马车内,温度隐隐高涨。

    男人的吻如狂风骤雨席卷而来,翘开少女贝齿、长舌在少女檀口内一阵肆虐,侵占她每一寸领地后勾起那丁香小舌邀之共舞。

    夏清妍唇舌发麻,腔中的氧气亦急剧减少,她脑子快要成了糨糊,全的感官器官快要罢功,她唯一能清晰感受到的只有这个男人。

    这是他的味道,属于他的味道……

    不知过了多久,感觉到前一疼,夏清妍惊得瞳孔一瞬紧缩,焦距回复,“你……”慌忙看了眼自己的前衣襟,还好,没解开,看来只是受到魔爪袭击了。

    夏翊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再睁开时,混乱暗沉的双眸已经恢复几分清明,他仍是紧拥着少女,然而指尖轻轻滑过少女优美白皙的颈项、下至她前,声色低沉暗哑,带着一丝隐忍,“皇妹,你何时把自己交给朕……”

    夏清妍闻言,心脏狠狠一颤,他…他刚才说了什么?

    “嗯?”男人声调微扬,指尖即将窜入那饱满地带。

    夏清妍急忙捉住那根手指,嘿嘿傻笑,却比哭还难看,“皇兄,你不要每次无视我的话呀。”太失败了,她上午才说了绝对不会跟他乱来,下午他就问她何时将自己交给他,不带这么犀利的。

    明白少女所指何意,夏翊也不恼,改为双臂轻拥着少女,俊颜轻贴着少女额际,姿势亲密得如同一对恋中的侣。

    他不再乱动,只将视线落在少女发顶,淡淡地道,“皇妹又何尝不是对朕的话无动于衷。”他说过她是他的女人,她以为他说着玩?

    夏清妍素手被锢在男人前,她指尖无意识地轻点着夏翊衣襟上的繁复金线,扁嘴道,“那不一样。”她理智,可他不理智,两人想得能一样么。

    夏翊发现少女的小动作,眉目刚染上笑意,然又一次听到少女等同于拒绝的话时,笑意倏然敛下,脸色一沉。“那皇妹想如何?”

    夏清妍没发现夏翊的异样,仍自顾自的诉说,“皇兄,我说得很明白,咱们是兄妹,你何时见过兄妹结合的?”所以,快快清醒吧。

    就算不是兄妹,她也是不会成为他广大后宫一员的,夏清妍腹腓。

    久等不到男人表态,夏清妍不解地抬起小脸看向夏翊,他俊颜冷沉,那双幽深的凤眸直直的盯着自己,似能穿透她的瞳仁看透她的心,“朕直至今才发现,皇妹对朕的喜欢原来如此浅薄。”

    “再深能跨得过血缘关系这条坎?”夏清妍头疼。

    夏翊狠狠皱着眉宇,他自问一向薄寡义,就连当年亲手了结父兄时脸色亦一分未变,被仇恨麻木的自己当时只有从深渊解脱的快意。然而那时的自己如何都不会想过一个小小的心思会换来今的如厮境地,竟也渴望他人回以自己同等的感

    他想笑,可他笑不出。

    而他想要的,从来都是直接占有,别人不愿给那便掠夺。

    可是,“皇妹,朕不想你。”他的凤眸眯成一条缝,眸中墨浪翻滚,无端端多了一丝危险。

    “天啦,你终于听进去我说的话了?”太不容易了,夏清妍兀自欢喜,水眸里闪动着星星点点的光泽,看得出来很是激动。

    夏翊手指发痒,抬手便捏起少女脸颊上的一方嫩,凤眸内暗藏冷光,“皇妹若再搞不清楚状况,朕不介意直接动手,反正朕从没想过要当什么君子。”

    一番恐吓惊得夏清妍动都不敢动,老老实实的窝在夏翊怀中,着变形的语音,道,“皇兄湿恶(息怒)哇,小的罪该万屎(死)。”

    “少来这,你认为现在是搞笑的时候?”夏翊冷冷一哼,话语无不含威胁,“朕给你两条路,第一,主动顺从朕;第二,朕动用手段让你顺从朕。”

    “有没有第三个?”他当她傻子?前面两个选择最后不都是被吃干抹净?

    太狠了,这男人。

    “有。”夏翊道。

    “快说。”夏清妍水眸一亮。

    夏翊邪恶一笑,“朕现在就把皇妹变成朕的。”

    这男人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夏清妍哆嗦着推开夏翊,顺带解救下自己被捏痛的小脸蛋,揉了揉后不怕死的问,“皇兄,你最近是不是求不满?”不然怎么成天想着吃她?

    这丫头,她还敢在这里大言不惭,“别给朕叉开话题,说,选第几个。”

    切,居然被识破了。

    夏清妍她弱弱的看着男人,“如果我说我哪个也不想选呢?”

    “朕虽不想皇妹,但是皇妹这般就是朕了,既然如此,朕也无需顾忌太多,要知道朕想要的,还从来没有失手过。”夏翊似笑非笑地道,墨黑的瞳仁内有狠绝一闪而逝。

    “皇兄,你要冷静啊,临幸我这种小丫头会降低您的格调的。”夏清妍被吓得语无伦次了。

    见少女局促不安,夏翊笑意逐渐从唇角弥漫开来,突然又有了好心,“到了,下来,朕带你去看点东西。”

    感觉到马车已停了下来,“看什么?”夏清妍从善如流,虽然不知道夏翊的俊颜上为何会突然转多云,但她绝对是个逮着缝隙便赶紧钻的人。

    终于躲过了选择了,哈哈。

    但是。

    “看完后朕要答案。”

    “……”夏清妍泪了。

    男人的凤眸闪现温柔,凝望着少女时若水般潺潺流转,感的唇瓣愈加上扬,笑意晕染至整张脸,妖孽般的俊颜看得夏清妍目不转睛、呼吸轻窒。

    为何她就是不能对这张脸免疫?夏清妍素手不知不觉轻轻按上左口,感受着那明显加速跳动的小心脏,忽而唇畔的笑意就苦涩了……

    “这是哪?”

    马车旁的数名护卫不知何时消失了个尽,就连小付子、妙玉也不见了人影,然而周遭一望无边的湖景显然不是皇宫内拥有的。

    “走吧,朕叫幻云弄了条画舫,朕今带皇妹赏荷,等黄昏来临,咱们就并肩坐看夕阳落水,可好?”

    夏翊温柔笑着,将还怔愣在马车上的少女打横抱下,足尖一点,踏过仿若绿圆盘般的荷叶便上了明月湖上的一艘画舫。

    湖中央响起一连片惊呼,夏清妍被惊回神智,这才发现明月湖上还停滞有数艘各色画舫;有男儿的惊呼是为夏翊绝顶的轻功而喝彩,女子则无不是艳羡夏清妍被夏翊这天人般的俊美公子温柔体贴以对。

    “主子,公主。”

    上得来画舫,幻云一黑衣躬矗立在船头,卸下面巾后的脸居然出乎意料的潇洒俊逸,倒是与他这一丝不苟的子不太搭。

    夏清妍好奇地多打量了幻云几眼,然而幻云对待她的上下扫视是面色不变,垂敛着眼睫看都未看她一眼。

    “让人将船往湖中心开,你下去吧。”夏翊眉心微拧,冷沉着声命令道。

    “是,属下告退。”

    “皇妹还不愿从朕的怀抱里下来?”夏翊戏谑的笑声传来。

    夏清妍猛然意识到自己正被男人打横抱着,而她的素手还好死不死的搂着男人的脖颈,紧得自己指尖上骨节都突显了出来。

    “放…放我下来。”夏清妍脸红得像只煮熟的虾子。

    “呵呵。”夏翊低低的轻笑如清乐,教人沉醉。

    落了地,夏翊眼神乱闪着便往后退了一大步,可下一秒,男人的大掌便拽了来,将她的素手紧握在掌中,“估计上次的赏荷会皇妹也没来,朕带你到船头好好赏景,不是饿了么?那里已经准备好吃的了。”

    夏清妍抿了抿唇,不知说什么,这样温柔的夏翊她真得不知如何应对,但她心中向来憋不住话,想了想便直接问,“你怎么了,夏翊,你今怪怪的。”

    夏翊牵着少女的柔荑,配合着少女特意放缓步调,虽然未回头,但夏清妍能从他话语中听出他兴致盎然,“朕喜欢听皇妹如此唤朕。”话语微顿,他又道,“这是朕与皇妹生平第一次相邀出来游玩,若是皇妹喜欢,往后朕定多抽出时间,多多出来走动,皇妹可开心?”

    “你这皇帝真奇怪,别人直呼你名字你还不得立马弄得人家死无全尸。”夏翊周的气息轻松温和,夏清妍也不缓下略略紧张的心。

    少女话音刚落,夏翊手臂一个用力,少女便跌进他怀,他俊颜染上无奈,单臂勾住少女纤腰后,另一只手轻捏了捏少女精巧的琼鼻,语含宠溺,“大好美景尽在眼前,皇妹可否别提‘死无全尸’这些煞风景的词?”他摇头好笑,“还有,朕只你如此唤朕,此生必不会有第二人。”

    朕只你如此唤朕,此生必不会有第二人。

    朕只你如此唤朕,此生必不会有第二人。

    朕只你如此唤朕,此生必不会有第二人。

    如一颗石子投进她平静如镜的心湖中,波纹轻羡开来,轻撞着她的心壁,一层一层,一波一波……

    “混蛋,收起你的温柔,一点也不像你。”她狼狈的撇开脸。

    夏翊只笑不语,她又可知,面对她的他,才是真实的他?

    夏清妍视线投向一望无际的明月湖,荷叶相接、密无缝隙,阵阵微风吹来,碧波翻滚,万点粉红点缀其间,她脱口而出,“接天荷叶无穷碧,映荷花别样红。”

    “原来皇妹还有这等文采。”看来他不知道的事还多着呢,无妨,往后他陪着她的子多的是,他会一点一点细细了解。

    夏清妍脸突地一红,却死鸭子嘴硬,“哼,吓你一跳吧。”

    看到少女面色羞红,夏翊又轻笑出声,“嗯,确实吓一跳,怪朕小时候与你不亲近,大了你又不亲近朕了。”由此错过了十来年的光

    从远处看去两人轻拥的姿势亲密无间,男子将下巴轻掷在女子发顶,女子依偎在男子前,比那湖中心成双成对的鸳鸯亦幸福了几分去。

    这一刻的夏清妍忘了自己的份,忘了夏翊的份,忘了她和他世人所不能容的血缘关系,只垂着羞红的小脸在他前闷声道,“那你喜欢以前的我,还是现在的我?”

    她心里有着丝丝紧张,本是垂落而下的素手这时已经紧揪着夏翊腰间的墨锦。

    “你说呢,傻丫头。”夏翊指尖挑起少女的下巴,忍不住轻吻了下,俊颜上的五官线条无一不是柔软,“不觉得现在再来问朕太晚了么?”

    她的出现,给他沉闷的生活带来无限惊喜和乐趣,他已经决定要掠她的心,要她的,夺她的人,然而为一名帝王,他向来不是之过急的子,他可以慢慢来。

    湖风微起,吹起两人青丝纠缠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夏清妍突然心下复杂慌乱了起来,她不是‘夏清妍’,夏翊知道了后会不会恨她占了‘夏清妍’的子?还有她现在在干什么?这是在享受这男人的温

    “皇兄,我好饿啊,我先吃东西好不好?”她讨好地看着他。

    “这就是午膳不肯同朕一起用的后果。”

    膳桌摆在舫内,夏清妍其实已然饿过头早就不怎么觉得饿了,她只是想找一个暂时远离夏翊的一个借口。

    “皇兄,你怎么知道元澈弟弟是太子?”不喜欢夏翊直勾勾盯着自己用膳的样子,夏清妍试图打破这暧昧的氛围。

    “只有朕不想知道的事,不会有朕不知道的事。”夏翊微眯着凤眸,一脸傲然霸气。

    夏清妍咽下一口汤,忍不住在心中吐槽,果然是皇帝。

    “将美人和陆大哥都安排给他,这样妥当?”皇帝一般都很忙吧,这时都需要什么忠心的左右手了,夏翊将人都派走了,他自己怎么办?

    “美人、陆大哥还有元澈弟弟?”夏翊冷峻的脸突然贴向夏清妍,他邪笑地看着她,面色愈加冷沉,“皇妹唤得可真亲啊。”

    刚刚转多云保持了没多久这会又云转了?谁说只有女人善变的?

    夏清妍嘿嘿一笑,知道夏翊吃软不吃硬,“好嘛,我下次不这样唤了。”心内补充,不当着你面总行了,这男人太霸道。

    她不知道的是,其实夏翊软硬不吃,当然,少女除外。

    “嗯,快吃饭。”脸色再度缓和,对于少女轻易便左右自己的心翊其实还是有些不满,沉着声道,“你每画那些东西还不够,这小脑瓜子还有空闲去心别人的事?”

    “人家好奇么。”夏清妍嘟起油乎乎亮晶晶的小嘴。

    男人眸色一沉,“不该你管的事无须管。”

    那三个牲口不是想和他抢女人?他就索将他们送作堆,暂时给一次解决了,省得天天在他眼前晃,看着烦。

    “那忠永候我总可以问问吧?你怎么将文官给派去那种混乱的地方了,你在想什么?就不怕银子被抢?”

    “你这是在怀疑朕的决策?”夏翊想笑,这丫头什么时候能把他想好点?

    “做为一名英明果决的帝王,这种决定太让人忍不住怀疑了。”夏清妍与鸡腿奋斗着,再度本毕露。

    那轻讽的话语听得夏翊唇角一抽,拿过一边的锦帕做势去帮少女擦嘴,在少女下意识地将脸撇来时,用锦帕包着捏起少女的一片唇,咬牙切齿道,“最没有资格说这话的就是你了,朕的皇妹,你以为朕为的是谁?”她还敢在这说风凉话,信不信他将她扔荷池里好好凉快下?

    “哎哟,痛痛痛……饶命啊皇兄。”夏清妍将那魔爪扳开,哭丧着脸着脸解救下自己的唇瓣。

    呜呜,这男人为什么要这么暴力。

    “与其担心别人的事,不如好好考虑做哪个选择,皇妹。”夏翊眯起眸子,似笑非笑。

    哈?怎么又转到这来了?

    对于话题被男人随意转换,夏清妍相当不爽,“你到底出于什么动机将忠永候遣到那了?不要说是因为我,我可不想做红颜祸水。”

    红颜祸水,想不到自己还有做红颜祸水的潜质,夏清妍咂巴咂巴小嘴忍不住摇头晃脑、悲伤秋,“世人皆骂红颜祸国,可知红颜多无奈,哎,男人呐。”

    这丫头傻了?夏翊面目有可疑的抽搐,然而他却邪肆笑道,“皇妹这是愿做朕的红颜了?”

    “不要扯开话题!”夏翊水眸一瞪,当看到旁男人脸色黑沉时,气势一弱,“皇兄,我打个比喻了,你就满足我的好奇心告诉我吧。”

    夏翊无奈又好笑,“朕告诉你忠永候不会死,官银亦不会丢失,吃你的饭吧,不吃朕就撤了。”

    他怎么可能告诉他如此作为动机是齐家兄妹对她不敬?那不承认自己派了人成天监视她了?这丫头知道了保不准又要和他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至于忠永候,是不会死,顶多吃吃苦、脱层皮;官银若是丢了,他这皇帝岂不是太无能?

    ……

    夕阳西落,夏翊抱着夏清妍坐在软榻上看夕阳落水。

    夕阳如血似火,洒遍人间,照在水珠翻滚的绿荷上,耀出点点红光。

    有的画舫逐渐靠岸,然而他们这艘仍闲游在湖中心。

    夏清妍想着自己前世好像从未仔细观察过夕阳,这次应该是今世加今生的第一次了。

    这么一想,突然觉得自己好多第一次都给了夏翊。

    第一次喜欢上一个男人;

    第一次亲吻;

    第一次飞上屋顶看风景;

    第一次和一个男人同睡一

    第一次坐游船;

    第一次看夕阳;

    一瞬便想到了这些,也许还有被她遗忘的……

    夏清妍靠在夏翊的膛前,静静感受着悄然流逝的温柔时光,吸了一鼻子荷香,看着渐渐落入水中的夕阳轻声道,“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再温柔的夏翊,也还是高座上的帝王。

    而贪恋这份喜欢的她,也还是当朝的长公主。

    一回到那座宫,他是她的皇兄,她是他的皇妹,他们是有血缘关系的亲兄妹。

    一直在观察着少女面上绪的夏翊突然听到夏清妍念出的诗,眉心紧紧拧起,“做个选择有那么难?”还是喜欢他、和他在一起难?

    “皇兄,你又何必为难我。”

    “如果朕告诉皇妹,朕与皇妹不是亲兄妹,那么皇妹是否就不会再躲避朕了?”

    ------题外话------

    谢谢亲们的礼物:

    chenjing8828(1000打赏)风吟嘻嘻(3票)

    zl062955(2票)玉兰香(2票)alin1243(2票)

    天真的熊儿(1票)蓝蝶亦(2票)geminitony(1票)

    jy911(1票)liuyan298026(1票、200打赏、4花)kinki511(1票)

    ruanfang1972(2票)532095826(1票)elfsjforever(1票)

    芙落樱(1票)玉冰雪(1票)飞扬f(1票)

    dw790217(1票)helloperth(1票)陈珂莹(1票)

    蔚果(1票)gupj19960817(1票)张德荣(1票)

    gracecheng2(1票)

    若希liu(1评价票)cherry0519(1评价票)离姬(1评价票)

    等待花开0913(1评价票)

    kidwong1993(2花)夜之妖精(1花)

重要声明:小说《皇妹,好诱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