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你逃不掉的,夏清妍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若如烟 书名:皇妹,好诱人
    骄阳似火,炙烤大地。

    “我怎么觉得今的皇上很不愿见到我们?”陆柏源抬着坚毅的俊脸、眯着虎目面向太阳。

    羽景之嗤笑,“真是个二愣子,居然才发现。”

    他那张面若桃花的脸此刻虽面向太阳,却被一张薄薄的雪白丝帕遮挡着,看起来怪异至极。

    “我在和你好好说话,你能不能别夹枪带棍的?”这个死人妖,他发现他怎么看就是看不顺眼。

    “无趣。”羽景之换了个站姿,往上拉了拉有些下滑的丝帕,好心的帮陆柏源回忆,“皇上不喜欢我们接近小妍儿,上次在御龙你难道没发现?”

    陆柏源讶异地斜看了羽景之一眼,眉心微黜,“这话从何说起?”

    羽景之猛然扯下丝帕,看着陆柏源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痛心疾首的模样,“我说二愣子,不管是上次在御龙无意碰见小妍儿,还是这次落樱轩内小妍儿主动请我们,但哪次皇上不是催着我们赶快出宫?”

    他没有告诉陆柏源,他曾经想偷偷溜进落樱轩去找小妍儿,结果被帝王的数名暗卫给阻了下来,层层联想下来,他们的皇上一点也不想他们同小妍儿过于亲近。

    “为什么,我们又不会伤害公主?”陆柏源眼角抽搐的看着羽景之将那雪白的丝帕又捂回了脸上,隐讳地劝道,“你这张脸长是长得好,不过晒黑了点不正好让你看起来更有男人气概?”

    “我们当然不会伤害小妍儿,但是对小妍儿绝对抱有追求之心。”羽景之对陆柏源的劝告不以为意,骄傲地道,“本相要时刻注意保持最佳仪容,若是晒得黑不溜秋怎还配得上这夏国第一美男的称号?”

    陆柏源恶寒归恶寒,不过却抓住羽景之话中重点,面色一恼,“死人妖,你居然敢肖想公主?”先前进落樱轩与之拌嘴时,他还以羽景之是故意气他,没曾想……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小妍儿的优秀不是只你一个人看在眼中……”他们的皇上亦然,恐怕这也是皇上对小妍儿另眼相看的最主要原因了。

    带着气的风拂面而过,吹掀羽景之遮在面上的丝帕一角,陆柏源一眼便看到他眸内轻闪的点点喜

    “什么时候的事?”陆柏源隐于袖袍下的双拳握得死紧。

    羽景之眼角微挑,“很重要吗?”他淡笑着继续,“如今只知皇上不喜你我二人亲近小妍儿,却不知原因为何。然这落樱轩属泽宫,只要一有动作咱们的皇上必会第一时间知晓,遂想有什么表示也只能待小妍儿出宫了。”

    说到这他有点庆幸,小妍儿在宫外有生意,难保不会时不时出来,“不管是抓住小妍儿的心,还是如何过得皇上那关,咱们,各凭本事吧。”

    陆柏源一双虎目暗藏厉光,已然隐忍至尽头的双拳如风般便往羽景之口袭去,怒叱道,“我警告过你的!”

    明明警告过他要远离夏清妍,告诉他夏清妍和外面那些女人不一样。

    为何要在明知自己喜欢她的前提下,还要来插上一脚?

    羽景之扯下丝帕,姿飘然倒退,笑得妖娆,“你确定要在这里和我动手?”

    陆柏源拳风猛然停滞,双拳握得骨节咔咔作响。

    作为武将,他沉稳内敛,但事关夏清妍他总会忍不住冲动莽撞,他知道他再呆下去绝对会被气愤占据理智揍上羽景之,然而他不能。

    不说他们正泽宫不远处,作为帝王左右手如此内讧不仅会让皇上失望传开来公主也会沾上麻烦,他必须忍住。

    周翻转的怒气一敛,陆柏源紧绷的面目如一块冰,他深深地看了羽景之一眼,什么也没说,大步离去。

    “哎呀呀,晒了这么久的太阳感觉肚子里还是冰冰的,美人儿我遭了罪,小妍儿你可知?”羽景之缓缓收起丝帕,委屈地嘟囔着。

    他微眯着桃花眼回头看了眼泽宫,眼波流转勾人沉醉。

    紧接着他又面色一垮,苦恼道,“那二愣子还有个未婚妻横在中间我倒是不怕,可皇上这里着实让人头疼呐。”

    晃着脑袋,羽景之郁闷的往宫门而去。

    ……

    清风亭。

    “咦,人呢?”夏清妍端了碗芒果沙冰递给夏翊,愣愣地问道。

    夏翊勾了勾唇,接过那沙冰当下的就先尝了一口,眯着凤眸淡淡地道,“你要的合约朕已经拿过来了。”

    很甜,不过没有那两片樱唇甜就是……

    “这么快?他们都签了字了?”略带讶异,夏清妍顺着夏翊的视线,看到石桌上那纸合约。

    “看看有没有错。”夏翊不冷不地扫了眼少女,脑子里突然回想起那晚拥着少女柔软光滑的躯,**就这样来得毫无预警,他眉心微拧,立刻又舀一勺冰晶含入嘴中。

    “没错没错,这班子老古董今倒是上道的。”夏清妍美眸闪光,满意的点了点头,将之好好折起收入袖口中。

    夏翊抿唇浅笑,他让那群大臣赶快签,他们敢不签?他绝不会告诉少女他故意以合约为由,光明正大的来见她。

    见夏翊一碗沙冰见底,她接过碗后好心的掏出锦帕给他擦嘴,然而说得话却一点也不客气,“东西吃完了,你该走了吧。”

    夏翊刚刚转好心猛然跌至谷底,笑容冷然,“皇妹莫不是忘了这是朕的宫,别说这座宫,整座皇宫都是朕的,朕要去哪呆哪岂是皇妹能左右得了?”

    丫的,这男人又变脸了。

    夏清妍讨好的笑道,“不是不是,皇兄您刚下早朝肯定有很多政事要处理了,不要在皇妹我这里耽误了时间不是。”

    “皇妹,朕发现你总是在有求于朕时,或者是气势弱于朕时便会对朕和颜悦色、好言好语。”男人眯着凤眸,似笑非笑。

    听不出夏翊话中之意,夏清妍硬着头皮笑道,“怎么会呢,皇兄一定记错了,皇妹我时时都是极为尊敬皇兄的。”

    “不过,皇妹如此也算是识时务者为俊杰,不失为一种聪明的应对方法。”夏翊唇角微勾。

    夏清妍听到后心中一乐,“真的?多谢皇兄夸奖。”

    原来她还有这本事,她居然才知道。

    夏翊邪肆一笑,缓缓从软榻上起,高大的躯比少女足足高出一个头多,影落在少女面上。他手指轻勾起一缕垂落于少女耳畔的发丝缠绕把玩,“那皇妹就当作夸奖吧。”

    说罢,他将那缕头发放置鼻下,轻轻一嗅,眯眸浅笑,“真香。”

    夏清妍忍不住倒退一步,后背冷不丁碰到石桌,惊得她浑一震,俏脸漫上绯红,她轻撇开小脸,道出了一句让夏翊想掐死她的话:

    “我……我昨天没有洗头发,前天也……”

    夏翊额上青筋突突直跳,良久,他放下少女的青丝,咧开森森白牙,笑意渗人,“好,很好。”

    夏清妍素手撑着后石桌边沿,呵呵傻笑。

    她不安地环顾了一圈周围,生怕夏翊这疯子刚才对自己做出的突兀举动被人看到,幸好没人在旁。

    夏清妍心内却是报复得逞地大笑,果然,凭夏翊不喜除小付子之外的奴才近在旁,她就能猜出他有洁癖。他以为自己会轻轻松松原谅他么?

    不、可、能,他们之间的梁子结得大了。

    那夜的回忆停留在沐浴时,为何一觉醒来她会穿着睡裙躺在上?除了面前这混蛋还有谁敢半夜翻进她的寝?联想到清微宫那次也是莫明其妙光着子在上醒来,夏清妍内心的羞耻感铺天盖地,几乎快要将她灭顶。

    她不要陪夏翊胡闹,他可以什么都不用顾忌肆意而活,可她只想好好珍惜这来之不易的二次生命,不想将来的某一天因为他在这封建的古代受尽万人唾骂,不得善终。

    “朕下了朝了,皇妹随朕一起上御书房学习吧。”夏翊大踏步的便往亭外去,须臾,他也不看仍在亭内怔愣着一动不动地少女,加一了句,“这是圣旨。”

    ……

    御书房。

    “小付子,吩咐下去,朕要教导皇妹学业,无紧急事不要来打扰朕。”夏翊俊脸面无表,沉着声命令道。

    “奴才遵旨。”小付子躬着子答道。

    夏清妍绞着青葱素指,一脸纠结的看着那被缓缓带上的门,还剩一米、半米……

    她还是逃出去吧?她感觉自己是一个被送进牢房的囚犯,而夏翊就是那牢狱头子,这么一想,点点恐惧顿时冒上心头。

    “过来。”夏翊瞳仁含笑,这丫头想什么似乎都会写在脸上。

    “皇兄,我需要做什么?”夏清妍怯怯地开口,眼巴巴地望着那已关闭的门。

    又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她会不会被吃掉?

    这次她可不可以用上三天没洗澡的借口?

    “先来给朕磨墨吧。”夏翊坐在龙案后,微笑的看着少女。

    夏清妍扯了扯嘴角,忍不住有点唾弃自己,只不过磨墨而已,她局促不安、心惊胆颤个什么?

    “皇妹。”

    “嗯?”

    “坐到这来磨。”夏翊右手指了指空了大半的龙座。

    “我不要!”夏清妍条件反得拒绝。

    “朕的话就是圣旨,皇妹为何总要朕一再提醒?”男人沉下了面色。

    “皇兄,这是大不敬,会被杀头的。”关键是和他那样坐在一起,太暧昧了,唔,她光想一想就心肝怦怦跳。

    “杀不杀头朕说了算,你那小脑瓜子里能不能聪明一回?”夏翊无奈又好笑。

    “皇兄刚刚还夸奖了我聪明的,作为一国的皇帝怎么说话出尔反尔的。”夏清妍不赞同的看着他。

    夏翊抚额,他错了。

    不再纠结这个问题,他招手道,“过来,不要让朕说第三遍,你知道后果。”夏翊危险地眯着眸子,直接用上恐吓。

    夏清妍哀怨的瞪了眼夏翊,心不甘不愿的上前。

    看着少女一步一步的走近自己,夏翊唇角轻扬起来,长臂一勾,便将少女抱坐在自己腿上,轻啄了下怀中人儿嫩的樱唇,三过去,那夜她唇瓣上的红肿已然褪去。

    忽而愉悦的轻笑出声,“为何这三不理会朕?”

    如此亲密如恋人的坐在夏翊腿上不让夏清妍俏脸泛红,垂着小脸不敢抬头看他,然而对自己心内不排斥他的亲吻又感到可耻,生闷气的道,“你莫不是记太差,忘了自己做过的事?”

    夏翊也没了批奏章的心思,执起少女的纤细的手腕,见她压根不愿看自己,眉心紧拧,转为大掌握住那只柔荑把玩,“皇妹,你是朕的女人,朕做这些无可厚非。”

    他与她十指相扣,放在唇边轻轻亲吻,笑意温柔,“更何况,那晚朕也只是将你从浴桶中抱出,怕你着凉顺带给你穿上衣裳,难道这也错了?”

    夏清妍素指被夏翊亲得痒痒,往回缩着,恼羞成怒道,“谁是你的女人?”这男人三番两次总说自己是他的女人,凭什么?

    夏翊抬起少女的小脸,迫使她看向自己,墨黑的凤眸里暧昧轻闪,低低道,“那朕现在就将皇妹变成朕的?”

    夏清妍猛然推开男人的膛,下意识就跑。

    她不认识这个疯子,她不认识这个疯子,夏清妍念咒。

    “那朕变成皇妹的?”夏翊笑意盎然的将少女打捞了回来,锢在怀中,好声好气的打着商量。

    夏清妍哭丧着小脸,美眸泛泪,另一只手使劲的抠着腰上的那只恶魔爪,“皇兄,你不要吓我啦……”

    她经不起吓的。

    夏翊俊颜一瞬布满云,有着山雨来之势,“把朕的宠幸当成惊吓,普天之下恐怕只有皇妹一人了。”

    夏清妍极力稳住紊乱不堪的心跳,安抚着他,“相信我,萍妃、怡妃在外头眼巴巴的等着你去临幸……”

    男人沉郁的怒色开始堆积如山,下一秒似要山洪暴发,他脸直直的贴向少女略略泛白的小脸,“可朕只想要皇妹,怎么办?”

    夏清妍心内哀嚎,那谁来告诉她该怎么办,夏翊这只大尾巴狼估计是要抓着她不放了,她不要**啊,萍妃、怡妃三宫六院各路妃子、美女你们怎么还不出现?

    兴许是老天听到了夏清妍心声,小付子在外边敲门,“皇上,萍妃娘娘、怡妃娘娘求见。”

    来得好,来得妙哇。

    “皇妹未免开心得过早了?”夏翊眯着凤眸沉的盯着欣喜外露的少女,冷沉的声音传至御书房外,“告诉她们,朕没空,不想死的滚开点。”

    外边没了声音,估计小付子去传话给萍妃、怡妃了。

    “皇兄,难得她们子好了来看你,就这么把人赶走太伤人心了,我去帮你叫回小付子可好?”夏清妍故意不看男人郁的面色,装着迷糊打着哈哈。

    “别人朕管不着,朕也无需皇妹来替朕做决定。”夏翊眯着眸子,双手捧起少女脸庞,两人四目相对。

    对上那冷寒刺骨的视线,夏清妍莫明地心虚,突然不知说什么好。

    夏翊想心狠一回,然而一对上少女水眸内浮动的不安,心突然就软了下来,轻叹了口气,他低沉着嗓音道,“皇妹,为何每每对其他人你总能笑逐颜开,一见到朕就没好脸色?你明明喜欢朕,为什么要一再拒绝?这真是你想要的?”

    是,他是没有尝试过恋上一个人,但是他已经在按照自己的方法努力了,为何她要把他往别的女人上推?

    被那火的带着质问的眸光视,夏清妍躲无可躲,理智告诉她不要被感迷惑,眼光回复清透,她用目光描摹着夏翊的五官,脑海里回想自己在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时便被他吸引的景……

    有人说,本就是一刹那的事。

    可到最后她才发现,她的心动其实是个大乌龙。

    深深的望进夏翊那深邃的瞳眸内,她道,“皇兄,别犯傻了,你是皇帝,如若我们两人强行在一起会造成如何后果我不信你不知道,你又何必将我拉下水。”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压下心中点点失落、酸瑟。

    “是皇妹将朕拉下水。”夏翊咬牙切齿的提醒,这丫头真有把人疯的潜质,她以为他是白痴?每每对上她痴迷于自己俊脸的眼光会无动于衷?由其是她一再给自己惊喜,让自己看到她的聪慧之后。

    “皇兄,只要皇妹我还唤你一声皇兄,我们的关系永远不会改变。”夏清妍道出铁一般的事实。

    她可以做到漠视自己的心,让理智凌驾于感之上,她与他到底谁更冷已经一目了然。这或许是上辈子与生俱来的冷漠,比起这莫须有吃不到摸不到的虚幻感,她更想好好珍惜这条小命。

    夏翊那本是平静得如同一汪墨池的凤眸内掀开惊天巨浪,从心底升腾出的一种被玩弄的愤怒。她以为一句‘皇兄’便可以让自己收回一切感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他的手指毫无温度,不带一丝温柔的捏起少女圆润的下巴,眸光近乎森冷,他怒极反笑,“你逃不开的,夏清妍,你注定是朕的女人。”

    这是他第一次如此唤她的名字,惊骇于他眸中明明怒涌却被他极力压抑的负面绪,最后却被他那句霸道冰冷类似于宣誓般的告白给震得心尖颤了一颤。

    夏翊,你已经动心了,对么?对的吧。

    可你要如何打破我们之间这名叫‘血缘关系’的魔咒?

    你如此说,是不是代表我可以小小的期待一下了?

    也只短短一瞬,夏清妍被自己天真的想法惊醒,她疯了!

    ……

    *

    没有留在御书房与夏翊一同用膳,夏清妍带着妙玉乘着马车出了皇宫。

    如今的悠然居在那一次T台秀后失了原有茶楼的模样。

    炎炎夏,街头仍是川流不息,来来往往的人驻足于各个店面,而悠然居就显然门庭冷落了。

    深深呼了口气,夏清妍大大的扬起笑容,从袖袋中拿出那一张合约,大步地迈进悠居然。

    “玉娘,我来了。”

    从今往后,她就要将心思放在工作上,就像上辈子那般,为自己而活,潇洒自在,不为任何所绊。

    “小姐可来了,所有的货玉娘通通准备好了,只等小姐所说的上架销售了。”玉娘笑呵呵的迎出来,“小姐快请进,玉娘去给小姐准备凉茶,这天气的。”

    “玉娘好。”妙玉从后头蹦出来,嘻嘻笑着给玉娘福

    “好,好,都进去吧。”玉娘说罢便让人领着夏清妍主仆两人往后院而去。

    等玉娘回来后,夏清妍让她找人将夏翊曾经颁给她的那道圣旨同如今这一约合约装裱起来,准备将之挂着总店内做宣传用。

    ------题外话------

    谢谢所有亲们送的礼物:

    湘云妹妹00(5票)sheepdb(3票)天真的熊儿(3票)ruanfang1972(2票)LOTUS1985(2票)sy77172368(1票)zhoyi960(1票)cherry0519(1票)lanlanlan85(1票)liuyan298026(2钻)yunanrong(1钻)学学徐徐(100打赏)fmm1981(1评价票)清浅水(10花)墨麒(1花)愛的漂流瓶(1花)香草和路雪(1花)

    恭喜:‘liuyan298026’‘2sheepdb’‘湘云妹妹00’三位亲晋级童生

    么么么~

重要声明:小说《皇妹,好诱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