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他还是得以恶制恶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若如烟 书名:皇妹,好诱人
    夏翊好说话,不代表夏清妍肯配合,她要是轻易妥协了不就摆明自己是个好欺负的?要知道长久被压制,心中的反抗是会蠢蠢动的。由其是在夏翊如今面色柔和看起来毫无杀伤力的时候。

    夏清妍狠狠转脸,“听到就听到,怎样?别以为随随便便就可以蒙混过关,我说过我是不会让你目的得逞的。”末了对着夏翊做野兽吡牙状,唬得正贴近她脸颊旁的夏翊俊颜一怔。

    趁着时机,夏清妍迅速转,哈哈,看她长得清纯就真以为她单纯了?她脑子聪明得很,不能做到无视这男人的俊脸至少要保持安全距离。

    心中的得意维持不到一秒,手臂就被人拽住,“去哪?”

    “要你管!”夏清妍回头便吼,末了看到脸色瞬间一沉的男人立即改口,指着膳桌嘿嘿一笑,“用膳…用膳……”

    “别动不动就大呼小叫。”夏翊蹙眉,语含深意。

    “知道,尊敬兄长嘛,皇妹我不用教的。不过,正是因为我如此,才代表我没把皇兄当外人看呀。”夏清妍这回脑子转得很快,话也说得很是狗腿。

    内心翻白眼,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朕就暂且信皇妹一回,陪皇妹用膳之事莫要再说,朕的话就是圣旨,知道吗?”

    “是是是。”夏清妍点头如小鸡啄米,同时心中腹腓:您是老大。

    “用膳吧。”夏翊再度坐回膳桌,面无表的脸看不出喜怒,这回倒没再动筷,只看着少女动作。

    “都怪你,一番折腾绿豆沙冰都化了,果然你来了就没好事。”夏清妍又不怕死的嘀咕开了。

    “朕难道还及不上一碗绿豆沙冰?”夏翊俊脸一暗,他都没计较她小气不给他盛第二碗,她还来埋怨他?

    “整个夏国除了我没人会做,你说是不是很珍贵?”

    夏清妍一脸惋惜的看着绿豆沙冰,细数着自己做出它是如何的辛苦,丝毫没察觉到危险来临,“你都不知道,这个光是碎冰花得时间可久了,往往刚刚弄碎,冰就化了,熬绿豆也麻烦的,这种天呆厨房真是受罪。”

    “刚才让朕吃了不就好了?”

    “你都吃了一碗了,怎么还可以再吃?”她都只吃了一小碗。

    夏翊凤眸微眯,似笑非笑的隐下腔中翻腾的怒气,这丫头,虽说娱乐他的本事不错,但挑起他怒火的功夫亦不赖啊,看来,他还是得以恶制恶,不能仁慈了。

    “明皇妹忙完专卖店的事就来御书房寻朕,往后起随侍在朕的侧,朕要好教导皇妹学习。”

    “嘎?”夏清妍手中的勺子‘叮’地一声掉到碗中。

    “君、无、戏、言。”丢下四字,夏翊扬长而去。

    夏清妍脑袋一轰,天要亡她么?

    ……

    御龙,帝王早朝时。

    “有事启奏,无事退朝。”小付子高高扬起的声音响彻整个大

    “皇上,臣有本奏。”一名言官躬出列。

    所谓言官,乃负责监督与谏言。

    处于众臣之首的羽景之眉心一紧,眸光扫向礼部尚书陈展,毫不意外的看到他唇边一丝浅浅地得意。他几乎可以预料到言官要说的内容,不过能劳得动一向正直严谨的言官出手不得不说陈展是下了功夫的,要知道言官的权利可不小。

    “说。”龙座上的夏翊微微一笑。

    羽景之嘴角诡异一勾,手指习惯地抚上耳后流光溢彩的雀羽,一双桃花眸里满含兴味,站姿妖娆轻慵,十足地一副看好戏。

    那人刚承言官一职没几天,自己头一回弹劾的不是官吏,更不是向帝王谏言本就有些心虚,如今见帝王面含笑意,胆子便也大了点。

    “皇上,微臣状告当朝清妍公主滥用国姓,亵渎皇家,辱没皇上。”

    那言官一说完内当即一片抽气声,人人瞪大了眼睛望着他,虽庆幸言官没有弹劾自己,但针对的可是如今正受皇宠的长公主啊,再说定得这罪名可不小。

    “你胡说!”陆柏源一个冲动当下没忍住怒吼了起来,“好大的胆子,竟敢污蔑公主你该当何罪!”

    羽景之翻了个白眼,说他是二愣子还真没冤枉了他。听夏翊的口气小妍儿看样子有后招的,虽不知具体如何但能让他们的皇上认可估计也不会差到哪儿去。

    “哦?”夏翊语调微扬,挑眉笑着看向那言官,“卿不妨说说公主具体所犯何事,若是真像陆尚书所言污蔑了公主……”凤眸眯起,夏翊那一瞬的笑容犹带嗜血,瞳仁一转视线向陆柏源,略有深意了看了他一眼再度看向言官,笑容却已趋向冰冷,“朕可不会轻饶了你。”

    陆柏源微愣,帝王刚才的一眼讳莫如深,他有些看不明白。

    那言官闻言心脏‘咯噔’一跳,想到自己所说乃是属实,作为一名言官,就算要得罪公主,那也要敢言他人不敢言。想到这,那言君定了定心神,道,“公主为女子制作贴之物的行为臣认为着实不符公主份,不仅如此公主还与青楼女子接触甚密,更是请来她们走秀,那般穿着实在有伤风化、污人眼球,这些便也罢,臣只当公主兴趣之至,但是……”

    那言官说到此面色一正,言辞凿凿掷地有声,“试问女子贴之物岂能冠上我夏国皇家之姓?夏之一字何等尊贵,不说寻常人家遇之则避,除了皇亲,就连国戚都无这等荣幸用以夏字,公主此举荒唐不说,更是有辱我夏国之威,皇室之严。举国皆知皇上月余后的生辰宴他国来贺,敢问他国拿此事讽刺我夏国,我等臣子百姓该如何应对?还请皇上惩治公主,收回夏字,止那贴之物再随意贩卖,方是解决之道。”

    ------题外话------

    亲的们~人节快乐~

    有男人的祝你们甜蜜~木男人的祝你们找个好男人~

重要声明:小说《皇妹,好诱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