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谁都不能染指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若如烟 书名:皇妹,好诱人
    “陈家只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不用放在心上。”

    夏翊倚向椅后,手掌交叠于前,手指轻抚着左拇指上的碧玉扳指,话语不紧不慢,面色有着轻讽。

    羽景之一愣,随即便明白了帝王话中之意。他眼睑微敛,踱到空座旁一股坐下,忍不住好奇地问,“皇上有何高见,可否透露透露?”

    对于羽景之不请自坐,夏翊面色不改,嘴角邪邪一勾,卖了个关子,“明便可知道了。”如果他没记错,那丫头成立的专卖店明便开始售卖第一批成品了。

    几来那丫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差人直接送来了销售方案,摆明以后她只管设计部分。至于制作、售卖、店面、人员等等问题她一概不管,说白了就是只出点子不出力。

    他倒乐得她如此,成天跑来跑去倒不如呆在他眼睛底下,近距离观察她不同姿态,他觉得非常有意思。

    羽景之脸带不爽,挪了挪股不甘心的再问,“明会如何?”语毕他又撇嘴,“如果只是暂时压制那也太没意思了,往后公主若有那什么新品发布,陈家不还是会变相地故计重施?”说到底,他还是怕那夏清妍得知了陈家所为后心生难受。

    虽说陈家仿制‘夏娃的惑’行为可耻,但作为重利的商人来说,又怎会放过赚钱的商机?他虽是站在夏清妍这边,这时也只能就事论事。只能说,夏清妍到底还是疏忽了,她应该会想到会有如此一天,如若一开始全全做好准备,就算不能完全保住成果,但也可以尽量减少损失。

    但是,他绝对相信,夏清妍想不到的事,夏翊不会忘了。

    “故计重施又怎样?他陈家若不是朕留之暂有用处,尽数杀了又何妨。”夏翊凤眸眯成一条细缝,内里陡寒光,“他陈展所作所为,朕赐他个满门斩首也没得亏待了他。”

    龙座上的帝王话语轻轻淡淡,仿若平闲聊,而羽景之却能从空气中闻出一丝冷嗜血。

    “皇上所言甚是。”那赏赐的口吻,听得羽景之无奈一笑,不过陈家所犯之罪确实……

    他虽负丞相一职三年,和夏翊相处时也无需顾忌太多君臣之礼,但在他心底,对帝王的敬畏随着时久远却丝毫不减。反之,相处越久,越是让他心悸。

    他从很久以前就知面前的这个男人深不可测。没有见识过夏翊内心隐藏着的暗面最多只会认为他晴不定,格多变,时而心平气和低笑轻语,时而清冽冷然话语森森。若是亲眼所见夏翊当年宫乱时如何血洗皇宫,一句杀人不眨眼、残忍狠毒四字哪能诠释得了。若是陈家最后只是满门抄斩,那也算是祖上烧高香了,估计还是夏翊看在当年上位时陈家没有添乱的份上。

    “朕倒是没有什么高见,不过朕的皇妹早在一开始便想好对策,等你自己亲眼所见、亲耳所闻,相信会比朕说得要明白。”夏翊难得心好的透露了一丝半点,提到夏清妍时竟是语含骄傲。

    羽景之眸色讶然,小妍儿有后招?至于夏翊对夏清妍的态度大大改观他倒是不意外,换了他也很难不喜欢那丫头的聪慧可,难得的是她丝毫没有公主架子,和谁都一样好说话。

    夏翊凤眸斜斜一瞟,抬臂拿过一本明黄奏章,低头翻阅了起来,右手执起朱笔,笔尖开始游移,“第二件事。”

    嗯?羽景之冥思苦想着夏清妍将会弄出什么惊喜来,甫一听夏翊开口,差点没反应过来。眉心一皱,现在可不是分心的时候。

    “皇上生辰宴后便是三年一度的大选,填充后宫亦是确立中宫之主之时。”因着夏翊一个多月后的生辰宴,如今朝中虽然没有人过早提起选妃之事,但夏翊不会不知这意味着什么。

    “然后?”

    “朝中的官员除了中立的那一派,其余两派之一以陈尚书为首推举萍妃,另一派则认为怡妃较之萍妃端庄贤淑,当得母仪天下。”这时候的羽景之面上褪却妩媚,尽显严谨。

    羽景之话音一落,御书房回复安静。袅袅升腾的龙涎清香幻化不同的姿态,只闻得那轻烟后的帝王传来一声低低嗤笑,话语不屑,“想要与朕比肩,她们也配?”

    那谁配?羽景之很想问,但聪明的没有开口。他只是给帝王稍作提醒,至于具体如何那便不是他心的。

    指尖轻点着耳后雀羽,脸染笑意的羽景之当真是面若桃花,“陈尚书掌管下的礼部已然开始着手准备,我倒是佩服陈展,忙活着你的生辰宴不说,还费心思帮你填充后宫,不忘联合朝堂推选自己的女儿当皇后,末了还持着那大片生意还能抽得空出来与公主一较高下……”

    羽景之一口气数下来,啧啧摇头,“光是想想我都替他累,皇上,反观咱们是不是都太闲了?”

    夏翊挑了下眼角,抽空睨了羽景之一眼,话语毫不留面, “你没看到朕很忙?自己闲可以,别闲在朕这里,朕看着碍眼。”

    “我闲?”羽景之瞪大了桃花眼,手指鼻尖不敢置信,“我忧君忧国来给你汇报这些,你就是这般打发我的?”他招谁惹谁了?还碍眼,他以为他高兴对着他那张皮笑不笑的脸?他可是来逮小妍儿的。

    “你说得都是废话,没有实际意义。”夏翊不冷不,继续垂眸在奏折上圈圈点点。

    “行行行,我不跟你争,我这就走。”羽景之扁扁嘴从座上起,抚了抚官袍后,眯着桃花眼,快速看了眼正在忙碌中的夏翊,眸光一闪便出了御书房。

    羽景之扭着柳腰,像只绿蝴蝶般往着落樱轩翩然而去。心中想着马上要见到夏清妍,在夏翊那所受的郁闷是一扫而空,心好得不得了。

    直觉告诉他与小妍儿私下见面还是不要让夏翊知道,等会偷偷溜进去便好。

    这边羽景之前脚一走,夏翊对着空气冷冷出声,“拦住。”

    空气有着轻缓流动,细小地几乎感觉不到……

    夏翊视线微抬,透过窗户看向落樱轩的位置,微眯凤眸,笑容邪魅森冷,“在朕没有弄清楚为何你能轻易勾起朕的**前,谁都不能染指你,朕的皇妹……”

    !

重要声明:小说《皇妹,好诱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