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这男人是在搞笑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若如烟 书名:皇妹,好诱人
    御书房。

    夏清妍看着龙案后的墨衣男子,努力地让自己的眼神看起来极具怨毒,她要让夏翊知道她现在很不爽很不爽,而致使她如此不爽的罪魁祸首就、是、他。

    “皇妹,你这个眼神可不怎么友善。”夏翊眯了眯凤眸,感的唇瓣邪邪勾起,话中隐含着一丝亲切柔软,他抚着左手拇指上的碧玉扳指,俊颜染上疑惑,“难道皇妹前阵子劝朕与之和好,其实是寻朕开心?莫不是皇妹想要欺君?”

    夏清妍心中的火在对上夏翊那灼灼视线时,犹如泄了气的皮球,蔫了。她耷拉着手脚兀自坐到离夏翊龙案不远处的空座上,有气无力抬着小脸,“没,皇兄,你知不知道我为了帮你赚钱是很辛苦很辛苦的……”

    “当然,朕看皇妹劳苦功高,特赐住落樱轩。你舍不得那些稀奇东西,朕亦让人全全搬了过来。”

    夏清妍木木的看着夏翊笑得优雅,一副‘我对你很好吧’的欠扁模样。

    “皇兄可知皇妹我其实一点也不想换地方?”由其是换到你眼皮子底下。夏清妍扯着嘴角勉强给夏翊挤出个笑容,拳头却莫明的发痒……

    “那怎可,朕就皇妹一个血脉至亲,将皇妹长留后宫那偏僻角落,是朕的不是,朕不想再忽略皇妹了。”夏翊的明媚俊颜一瞬跌至黯然,似是从错误中幡然醒悟,恰到好处的轻叹,那般的无奈。

    哦,若不是针对她,她真想上前好好安慰这面色落寞的男子,告诉他她不怪他。

    夏清妍大大的双眸泪花闪闪,哆嗦着嘴唇缓缓转首,从御书房未完全关闭的门缝中望至天空,不发问,老天,为何夏翊这个妖孽做什么表都该死的好看?

    不,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男人她真得无法做到坦然面对了。

    啊呸,当初将所有皇子皇女杀光光只留他和她的不就是他本人?现在还来说什么只她一个血脉至亲他好意思?而后将‘夏清妍’扔至清微宫不也是他?这男人是在搞笑吗?

    一点也不好笑。

    心中再腹腓夏清妍也不敢直说,她哭无泪,“皇兄,没关系的,清微宫我住习惯了。”言下之意,不用再搬了。

    夏翊没错过一丝下方少女的表变化,加之那蠢蠢动的秀拳,凤眸深处有笑意氤氲开来,面上却板上严肃,“不妥,若世人以为朕苛待皇妹,那朕可是会遭人诟病,这对朕的名声毫无益处。”

    夏清妍不屑地撇撇嘴,斜眼瞟了他一眼,他怕诟病?他若是真怕那就有鬼咧。这人简直无耻到令人发指,他当初杀父弑兄怎么就不怕了?

    她越来越确定夏翊让她搬至落樱轩绝对是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她绝不能妥协。

    红唇抿笑,“皇兄若事事都要顾及世人感受,岂不太累,你是万人之上的皇帝,大可不必如此。”

    凤眸一亮,呵,有意思。夏翊从龙案后起,迈动长腿至夏清妍旁边的座位坐下,隔着一张檀木桌凝视着少女,面色再度一变,俊脸堆满真诚关切,“皇妹难道就这般不愿接受皇兄的好意?”说罢,眸光染上些许受伤。

    心‘咚’的一跳,夏清妍觉得自己快要阵亡了。她呆呆的看着一伸手便可触及的俊脸,看久了那双墨黑的凤眸,她觉得整个人都要跌入那墨色的汪洋里,艰难收回视线,下移至那瑰色的感双唇,若不是脑海中敲响的警报器,她恨不得冲上前去咬上一口……

    这想法一冒头她便惊得浑打了个哆嗦,妈呀,这男人是她亲哥哥,她怎么能臆想他,会遭天打雷劈的哇。

    “皇…皇兄若真想对我好,皇妹倒是有一请求,就不知皇兄能否答应。”夏清妍一边细心观察着夏翊的表,一边肆机转移阵地。

    没办法,一和这男人离得太近,她就倍感压力。

    夏翊纯黑的眼眸在夏清妍一度凝望下,眸色愈发诡异难辨,谁也不知他在想些什么,他明明在笑,却又不是笑。

    夏清妍的语音一落,夏翊突然伸来手臂,修长白净的手指挑起她垂至茶盏上的一缕青丝,轻轻勾开却未马上松手,眉眼一挑似极感兴趣,“哦,皇妹有何请求说来听听。”

    “皇兄你知道的,我其实一点也不想被送去和亲,我就只有皇兄一个亲人不想和皇兄分隔太远,而且我如此会赚钱,皇兄将我远嫁岂不便宜了他国?”夏清妍试着子靠后,想将那缕头发从魔掌中解救出,奈何夏翊两指一个紧捏,摆明了不放手。

    看着夏清妍那可怜兮兮的小模样,夏翊的好心当下无限漫延,这丫头明明先前对他说的话不屑一顾,这会倒好意思拿同样的话来搪塞他,明明知她说不愿与他分隔太远只是借口,他听了却是相当受用。

    见夏翊和颜悦色,夏清妍以为有戏,而夏翊却挑眉笑道,“便不便宜他国朕说了算,朕说过会等皇妹证明自价值,这才刚开始,皇妹急什么。”唔,他心中的无限期待,她一定得满足了他,早早放人可不是他的做风。

    算他狠。“还请皇兄让人将东西送回清微宫,我住习惯了那,不想挪地方。”她没心思再和这人周旋了,她算清楚了,自己再长一个脑袋也不是这男人的对手。

    夏翊还真思考了一番,末了说出来的话却让人吐血,“也行,皇妹若坚持不搬朕也不勉强,不过皇妹也看到了,朕向来不喜边有过多奴才,恐怕这搬回去还得靠皇妹自己了。”

    “放!你喊谁谁不敢搬,你可是皇帝。”

    事实证明,夏清妍这格是不经的,急了她准得炸毛。

    她狠狠地甩了个厉眼给夏翊,猛然起,而这结果就是头发还在人家手上,一个不察头皮被扯得发麻……

    疼得吡牙咧嘴,夏清妍差一点就要翻脸,“夏翊你……”个混球!

    “嗯?”夏翊凤眸一眯。

    这是第二次从少女的嘴中听到自己的名字,换作他人如此早就死无全尸。不管是上次的绵绵轻唤,还是此刻少女气的怒气冲冲,他居然生出一种原来他的名字竟如此好听之感,竟是想让她多唤几声。

    ------题外话------

    谢谢‘学学徐徐’亲、‘媛986’亲送的花花~灰常感谢~大么么~

    吗呀,今晚的网络极不稳定~就在刚刚才恢复~烟赶紧传了~免得又掉线~

    !

重要声明:小说《皇妹,好诱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