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她才是SHOU害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若如烟 书名:皇妹,好诱人
    “齐小姐。”陆柏源皱着眉宇,一脸严谨的打了个招呼,在齐雅茹即将靠近前,倏然起,退离桌旁。而后视线慌忙看向夏清妍,生怕她有所误会。

    那明显的疏离躲避的动作看得齐雅茹脸色一沉,见陆柏源在打量别的女人,语气很是不善,“你就是那个傻公主?”

    “茹儿!公主岂是你能冒犯的?向公主道歉!”齐文昊冷声一喝,训斥着自己的妹妹齐雅茹,对夏清妍拱手道,“家妹多有冒犯,还望公主海涵,文昊定会将家妹领回好好教导。”

    “什么啊,大哥,我就是好奇而已,她难道真傻得不会自己说话?柏源哥哥,你说对吧,早知你在这,我哪还用闯。”齐雅茹俏丽的脸蛋染上绯红更显艳,看向陆柏源的视线大胆而炽,其中的意明眼人一见便知。

    这时门口有几名小二正手托着菜盘踌躇不前,夏清妍理都没理这齐家兄妹,直接招了招手道,语气暗含欣喜,“还不上菜?”

    众人视线望向夏清妍,齐文昊见她面色如常微微松了口气,不由得稍稍打量了下这位公主,模样可清纯,对茹儿的冒犯不予计较看来是个子极好的。他曾对先帝最疼的这位公主有所耳闻,加之这三年的听到的传闻与之对比,他只能说流言不可尽信。

    末了,他对仍缠在陆柏源旁的齐雅茹道,“茹儿,还不过来,莫要打扰臣相宴请公主。”

    齐雅茹头也不回,一脸笑容仰面看着陆柏源,语气柔的丝毫不见方才的尖锐,就要去拉他的手,“柏源哥哥,既然羽相要宴请公主,你跟我走吧,我们去隔壁吃。”

    “谢齐小姐好意,本官没打算换地方。”陆柏源斜斜一避,面对齐雅茹从头到尾一脸正色,不苟言笑,甚至隐隐散发着属于他武将的慑人气势。

    齐雅茹虽心有惧意,但对陆柏源的慕显然没让她因为这些就望而却步,软下语气撒道,“柏源哥哥,你就当陪茹儿吃个饭了。”

    “本官有要事,恐怕不能。”陆柏源语气趋向冰冷了。

    “柏源哥哥……”

    ……

    夏清妍已经在妙玉的侍候下开始填肚子了,吃完饭她还有正事要办可没心思和这些人打交道,别说她不认识,就是以前的‘夏清妍’也没和这些人相处过。

    羽景之唇畔一直噙着抹笑意,眸光掠过仍被齐雅茹缠在一边不得过来的陆柏源,又扫过事不关己一脸馋样的夏清妍,桃花眼里波光轻闪。他不动声色贴近夏清妍,殷勤的为她讲解菜色的工序口味,两人之间的氛围十分和谐。也难得的夏清妍愿意好好品尝,没再打战般的吃饭。

    “本以为羽相只忠君忧国,没曾想对这锦月楼的菜色也颇有研究,到是叫思颖好生惊讶。”这道女声轻柔的如同羽毛轻轻拂过耳边,夏清妍从饭菜中抬起脑袋,眼中闪过好奇。

    羽景之呵呵一笑,“略有研究罢了。”

    接着向夏清妍介绍道,“妍儿,这是京城白知府家的千金,白思颖小姐,可是京都有名的才女。”

    “思颖可是京都第一才女。”最后走进包房的男子突然出声更正,微扬着头,似乎对白思颖是第一才女感到极其骄傲。

    听到那声亲密的‘妍儿’,白思颖微愣,她别有深意的打量了眼夏清妍,而后看向羽景之的眸光隐含着什么,然而细看去又什么都没有,她手帕轻掩小口笑道,“思颖谢过羽相和陈公子的谬赞,只是京都众位姐妹们抬举思颖了,思颖还有很多不足之处。”

    “思颖何须这般谦虚,你的文采惊艳在京都闺秀圈子里可是出了名的。”那陈公子一脸倾慕的道,看向夏清妍的眼神犹如利箭,直直向她。

    夏清妍是一头雾水。看了看柔婉如水,比之齐雅茹更具大家闺秀风范的白思颖,她面容秀丽,气质婉约如一汪平静的池水。再看向陈公子,她怎么觉得这人有些熟悉?似乎和萍妃有着二分相似。

    似知道她在想什么,羽景之勾唇一笑,“这是礼部尚书家的公子,萍妃娘娘的亲弟弟陈晋远。”末了又补充道,“极擅经商,陈尚书手下的产业都是他在一手经营着。”

    夏清妍内心讶异,陈晋远长相比不过夏翊同羽景之,只能勉强用清俊来形容,气质比之陆柏源相较轻浮,不够沉稳内敛,但听羽景之一说,看来陈晋远不如表面这般简单了,兴许他在经商方面就独有手段呢?难怪他刚才那般看向自己,想必是因他姐姐萍妃被扔进荷池而记恨她了。

    内心翻白眼,她才是SHOU害者好吧,况且扔人的是夏翊,干她什么事?

    陈晋远一听羽景之如此介绍自己,顿时周遭自信洋溢,高傲的看着夏清妍,似乎很是瞧不起她。

    也在这时,陆柏源猛然喝到,“本官说了是奉皇命保护公主出宫,齐小姐莫要再多纠缠,否则本官不客气了!齐少爷,还请你看管好自己的妹妹!”

    夏清妍一惊,侧脸看去,没想到一向憨厚的陆柏源竟被气得脸色黑沉,他毫不怜香惜玉的甩开了齐雅茹的手来到她旁,躬道,“公主抱歉,耽误公主用膳了。”他视线一一扫过另外的白思颖同陈晋远,“几位还请移步。”明明白白的赶人了。

    见白思颖面色微红,陈晋远马上变脸,“陆尚书,不用你如此我们也会走!哼,思颖,我们走,去我家酒楼,这里咱们不稀罕。”

    “陆柏源,你什么意思,别忘了我们可是有婚约,你这般嫌弃我是要将我置于何地。”当着数人的面落她面子,本是个刁蛮子的齐雅茹再也忍不下了。几番好说好劝的让陆柏源跟自己过去隔壁用膳,不去便罢,还当着他人面凶她。“陪公主陪公主,你没看到有羽臣相陪着,你作什么硬要呆在这。”

    夏清妍心中惊讶,这两人原来有婚约。

    “不关你的事。”陆柏源冷冷的道,看都不看齐雅茹。心中是又急又气,暗下决定,这次一定要让皇上帮他解了这门婚约。

    “你……”

    “好了!茹儿跟我走。”

    ------题外话------

    汗,‘受’字打不出来~

    !

重要声明:小说《皇妹,好诱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