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她深深的失落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若如烟 书名:皇妹,好诱人
    视线艰难地从那张妖冶的脸上往下移,是墨绿官服,前仙鹤寓示着这人乃当朝正一品大官。

    实实在在的男人。

    夏清妍樱唇乱颤,为何明明是正气浩然的朝服,硬是被他穿出一股子妖娆感?

    害她硬生生地将他当成了女人。

    纠结地抹了一把脸,夏清妍撇嘴,侧脸,转,抬脚……

    “公主?”见夏清妍离去,妙玉不解唤道。

    “回寝宫。”夏清妍黑了脸。

    “……”妙玉不明白刚刚还是一脸痴迷的夏清妍这会怎么说变脸就变脸了。

    羽景之也是微微一愣,眸色一沉后又眯眼笑道,“公主为何急着走,是景之说错话了么,若是有,景之在这里给公主道歉了。”

    夏清妍止步,翻了个大白眼才回头道,“美人怎会说错话呢?”

    “那公主为何一见微臣便急着要走?”羽景之问的也是妙玉心中的疑惑。

    兀自哀叹一声,夏清妍连连摇头,苦大仇深的道,“那是我觉得自己好不容易攒起来的信心突然没有了,哎。”

    那一张可到爆的萝莉瞬间布上哀愁,加上夏清妍老神在在的语气,让羽景之心中莫明地忍俊不。他怎今才知这宫中还有这么个可人儿,暗骂夏翊居然藏得如此之深,真是险。

    羽景之那狭长的眸子眯成了一条缝,隐有暗光流转,忽而他妩媚一笑,明知故问地道,“公主是否有烦心事,不妨和微臣说说。”

    夏清妍摆摆手,俏脸黯然的道,“美人你是不会明白的。”

    没有想与羽景之再交谈下去的心思,夏清妍扫了眼妙玉便再度转,离去时犹似垂头丧气。

    短短一,她就看到三个美男,由其是羽景之,一个男人都长成这样,让她何以堪呐?

    唔,她深深的失落了。

    “公主,您怎么了?”回去的路上,妙玉问道。

    “没事。”夏清妍闷闷答道。

    以为夏清妍对羽景之心有不满,妙玉面色微红语带憧憬的道,“公主,羽臣相可是咱们夏国第一美男子,一表人才,而且文涛武功都是上乘,是世间少有的佳公子,才二十有一便被皇上登基后钦点为当朝臣相,除了皇上,其风姿京中公子少有能比。”

    夏清妍立马不赞同的道,“这两人哪能放一块比。”

    “……奴婢不懂。”男人不放一起比,难道和女子比么?

    “小丫头懂什么,赶紧回去吃饭罢。”夏清妍呵呵笑道。

    “……”小丫头?

    夏清妍暗想,夏翊怎么能和羽景之放一块比,夏翊那家伙更危险,更具侵略,哪怕他什么都不说,只看着你淡笑,你心里都要莫明地发毛。相比羽景之就安全的多了,项多她刚才把她当成了女人,被他那张脸打击到了而已,不过?他怎么知道自己是公主的?他们好像不认识罢…

    泽宫内

    羽景之扭着柳腰风姿无限地步入,一见夏翊在专心致志的批改奏折,顿时撇嘴道,“微臣参见皇上。”不等夏翊让他平,他自顾自起说开了,“我说皇上,你还真坐得住。”

    “朕怎么就坐不住了?”夏翊不疾不徐书写着。

    “宫里何时多了这么个有意思的小家伙了?”

    他刚才到了泽宫门口便看到了那正要离去的主仆二人,一好奇便跟了上去,断定人家份后,来了个偶遇,果然是个可人儿啊。

    “怎么,臣相大人动了芳心?”知道他说的是谁,夏翊面色不改,依然专注于眼前的折子。

    羽景之神神秘秘地趴在桌前,不答反问,“你猜我刚才听到公主下说了啥。”

    夏翊依旧头也不抬。

    暗骂一声无趣,羽景之便一股脑儿的把刚才夏清妍在拱桥上对宫女劝导的一番言语给道了出来,说完后,还啧啧开来,说自己怎么才发现宫中有这么个人儿。

    边说边用余光观察着面无表的帝王,似乎想看出什么。

    “汇报完事赶紧滚罢。”夏翊声色冷沉的道。

    羽景之失望叹气,得了,什么反应也没。

    他不知道的是,夏翊面上虽无表,那奏折上最后一字落笔,笔画相对粗重,在墨汁即将晕染开来前,他不动声色覆上奏折,抬手拿过一下本,那双被细长睫羽再次覆盖下的凤眸却突生旋涡激流……

    没有人生来就该为他人做什么…

    “是。”羽景之扯嘴答道,紧接着又暗自嘀咕,“跟着你三年,真是无趣极了,还不如……”

    猛然,夏翊抬头,嘴角勾出冷笑,凤眸隐有寒光,“不想说就滚下去。”

    羽景之丝毫不在意夏上飘过来的冷空气,他那张妖异的脸上泛起亮光,“你急什么,先说说你怎么忽然想起将人唤了来。”

    “你很想知道?”夏翊挑了挑眉,似笑非笑。

    一见夏翊这皮笑不笑的表,羽景之头皮就开始发麻,咬咬唇,垮着副脸道“你就满足一下人家的好奇心了…”

    “看来,朕很有必要叫人将你那几根雀羽给折了,看着真是碍眼。”夏翊突然转移话题。

    令人惊讶的是,羽景之影突然暴退数尺,一脸惊恐的捂住头上那精致漂亮的雀羽,另一只手颤抖地指着夏翊,“喂,你明知道我极注重形象的,君子动口不动手啊。”

    夏翊凤眸轻眯,“如果你仍然不说,朕可就保不准了。”

    羽景之心有余悸,也不上前,就在原地认命汇报起来……

    等羽景之走后,小付子那削瘦的影轻手轻脚的来到中,躬道,“皇上。”

    “处理好了?”

    “回皇上,清微宫的奴才除去公主侧的妙玉,皆在午门被处以杖毙。”小付子面色恭敬的垂首答道。

    “很好,你再去挑一批手脚灵活的奴才给她送去,她若不想全要,尽管让她挑几个喜欢的留下。”夏翊忽而挑唇笑道。

    听帝王声色愉悦,似乎心极好,就是不知中后来又发生了何事了。

    小付子面上不带丝毫好奇,躬领命,“奴才遵命。”

    “对了,再给她送点滋补的,大病初愈该好好补补,让御医们随时候着,去吧。”夏翊说罢后影便隐在高叠的奏章后。

    “是,奴才这就去。”小付子躬退去。

    ------题外话------

    抱歉,今天晚点了,汗,姨妈造访,躺了一天了,肚子好疼的说~

    唔,女人真苦命的说~

    !

重要声明:小说《皇妹,好诱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