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那么傲娇做甚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若如烟 书名:皇妹,好诱人
    气氛有所缓和,夏清妍便又想起自己来时的目的。

    顿时,小脸一亮,颠的拖着刚才吓得面条般的双腿回到桌旁,殷勤执筷侍候起某人用膳。

    她倒是恢复的快。下一刻,夏翊忍不住皱眉出声,“那几粒饭你打算粘到什么时候?”

    夏清妍歪首,大眼中闪烁着不解,顺着夏翊的眸光缓缓低头看去这才发现缘由。

    小脸微赫,迅速将粘在她耳畔发丝上的数颗米粒摘下,然后不好意思地嘿嘿了两声,道,“没注意,哈,吃饭,吃饭…”

    她心中哀叹,怎么想在这男人面前淡定点就这么难呢?

    夏翊没再理会她,自顾优雅用膳。

    等到夏翊先动筷,夏清妍才耐着子又吃了几口。

    这下,她不敢再狼吞虎咽了。一是她之前就吃的半饱,再者她心中有事也没心思吃。

    中再度安静下来,只时不时传来几声勺与瓷碗相触而发出的清脆轻响。

    在夏清妍再度给夏翊盛了碗汤后,她轻呼了口气,鼓起勇气开口,道,“皇兄,我能跟你商量个事么?”

    夏翊正一脸专注地手执汤勺轻轻拂开碗面飘浮着的红色枸杞,而后舀了勺汤抿唇喝下,头也未抬不急不慢地轻道,“何事须皇妹如此小心翼翼?”

    她的不安有那么明显么?

    受刚才的影响,她确实仍是余惊未了,反观夏翊,一派轻慵随意,闲适自在,而她上辈子积累的道行与之相比实在不够用。

    不过,该争取的她始终要试着努力下。

    与夏翊相隔不到一米,她可以很清楚的看到男子执勺的手指修长而白净,指甲圆润透明,竟是比女子不遑多让。他似是极不喜碗面上浮着的细小药材,每舀一勺前都刻意避过,视线上移,他凤眸低垂,密长的睫毛覆盖而下一层淡淡的影,似极耐心的在等她回答。

    扭扭捏捏不是她的格。夏清妍咬了咬牙,豁出般的快速道,“皇兄,咱俩和好吧。”

    她一本正经的道,“你看,过去的事也过去了,咱们都忘了行不?”试着发展友好兄妹关系啥的…

    一碗汤见底,男人拿过一旁的明黄锦帕擦了擦嘴,而后端起早已冷却的清茶抿了口,放下,躯轻仰,靠背椅,两手相覆置于膳桌,右手拇指摩挲着左拇指上的墨玉扳指,一下一下……

    一系列动作在夏清妍忐忑不安中不紧不慢进行着,让她倍受煎熬……

    夏翊缓缓抬眸,眼角微挑,投向少女的视线由初时的轻飘飘渐渐转向实质般,眸光隐讳莫如深,瞳眸幽深如潭,莫明地让夏清妍心中发虚,外加头皮发麻。

    “唔,朕有多久未见过如此尊敬客气的你了?朕、的、皇、妹?”夏翊抚摸下巴,嘴角向上扬起。

    夏清妍期待的眸光在那让她无端发冷的笑中一点一点黯淡下来,头也往下垂去…

    果然,她越不想什么就来什么。

    “朕很好奇,朕的皇妹这是要转了么?你要杀朕时,可不像如今畏缩啊。”夏翊语气犹带困惑。

    ‘咚’地一声夏清妍的额头磕到膳桌上,她抱头撇嘴,呜呜,她好想哭,不是痛的,是被面前这男人吓的。

    夏翊若是和她吵一场骂她什么她都能坦然面对,偏偏阳怪怪冷气沉沉的说话,让她怪心慌的。

    “皇兄,那不都是三年前的事么,你能不能看在我那时不懂事原谅我?”她美眸泛泪,小鼻子时不时抽抽下,水嫩唇瓣委屈不已的轻撇着,这般表配着那张萝莉脸,倒是一种无法言喻的柔弱之美,让人忍不住的想轻伶蜜意,而本人却混然不自知。

    夏翊直到如今才仔细看清面前少女,什么时候回忆中那个略带蛮成天洋溢着灿烂笑容的小女孩影模糊了,他竟有些难以想起。

    少女在她视线触及不到的地方,早已如花成长开来,他竟有种恍然如梦的感觉。

    看着夏清妍抱头抚额的可怜模样,夏翊眸光不放柔,不过也只一瞬便恢复如常。

    他似笑非笑,“要不要试试让朕命人刺杀一下皇妹,再来求得皇妹原谅?”

    夏清妍气噎, 怪只怪当初的‘夏清妍’,那女人居然妄想以一人自力去杀夏翊为母报仇,杀人未遂得罪了人连累的她现在哦。

    夏清妍多数时候思想异于常人,一听夏翊如此说她真考虑起来,末了同他商量道,“要不,我让你试一试?”

    夏翊脸色一沉,不置一言。

    “你看,你当年也只是受了轻伤并无大碍,你得悠着点,照着那程度来,好让我也把小命保住。”

    夏清妍脸上是十足十的认真,可夏翊却实在没有附和少女的心思。

    “回你的寝宫。”他冷冷的道。

    夏清妍一愣,“怎么?这都不行吗?”

    “朕让你回寝宫,不要让朕说第三遍。”

    怎么回事?

    夏清妍急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不过和个好而已了,像从前那样,很简单的。”他那么傲做甚?

    夏翊的俊脸逐渐变色,他沉声一唤,“来人。”

    很快,门外跑进来来数个宫人,一见帝王面色有变纷纷惶恐下跪,“皇上有何吩咐?”

    “将公主送回去。”

    “是。”宫人领命道,转面向夏清妍,“公主,请罢。”

    “喂,干嘛?你们干嘛?”

    一边一宫人架着夏清妍的肩膀就往门拖去,夏清妍俏脸抽搐,这是什么况?

    她努力回头,望向脸色略带青黑的夏翊,着急惊呼着,“皇兄,你这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啊,给个明白啊!”

    瞧见男人无动于衷,她再接再励,“要不,你考虑考虑啊,我说的是大真心话的,绝不掺假!”

    看着少女犹是不死心的样子,让男人不有些想笑。眉宇轻轻蹙起,便往内而去。

    于外等候良久的妙玉一见夏清妍是被宫人拖着出来的不吓了一大跳,立马忠心护主的上前一个一个将宫人扯开,愤怒的道,“放肆,拿开你们的脏手,这是公主,岂是你们碰的!”

    !

重要声明:小说《皇妹,好诱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