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礼物交易

    一年后

    时间这个玩意,有些时候真不是个东西,晃眼间,龙零已经十七岁了。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龙零的变化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高抽长的龙零足足长了十多厘米,已经快有一米七高了,虽然还是有些矮,但与一年前相比,龙零已经更像是少年了,或者说是少年的过渡期。

    而这也让龙零有些烦恼,他不喜欢自己长高,每次测量,只要长高的话就会让他难受个四五天,总感觉随着自己高的增长,主人看自己的眼神也不同了,而且偶尔还会看着自己就皱起眉头,虽然很轻,但也让龙零敏锐的感觉到了。

    而且,主人除了皱眉外,表也复杂起来,虽然不是很明显,但与主人一起生活了十一年的龙零还是可以感觉到的,那种很复杂的表带着探究的意味,时不时的流露出拒绝或者排斥,而且还会有一丝的孤傲,看着龙零像是在看卑微的爬虫,让龙零好不受伤,只想远远的逃离这种被厌恶的眼神。

    两个人的淡漠并不是很明显,至少除了两个人以外别人都没有发觉,但龙零和龙傲风的距离就那么的没有任何解释的被拉远了,让原本就很远的距离更像是天与地的相隔。

    唉,再一次看着主人因为工作而离去的影,龙零在自己的心里深深的叹息了一声。

    一年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他和主人就处于这种淡然的相处模式中,而这这一切似乎也是从那夜主人留宿在自己的房间后开始变化的。

    那夜过后,一切的温柔果然都成为了梦幻般的回忆,主人对自己,甚至连以前偶尔会施舍的笑容也不见了,更不用说是拥抱或者同而眠了。

    不过,没有拥抱并不代表主人就不再宠幸他了,隔三差五的主人也仍旧会来到他的房间,带着一丝暴虐的气息,狠狠的要他几遍,然后就毫不留恋的离开,期间很多时候更是没有只言片语,让他觉得自己真的就像是一个用来发泄**的玩具!

    以前,龙零至少认为自己还是个人,是主人用来发泄**的人,但现在的主人那种冷漠却让他觉得自己根本就不是人,至少在主人看来,自己就好像不是一个活生生的存在!

    不能说不悲哀,主人那种冷漠真的伤了龙零的心,开始的时候,龙零有些茫然,在发觉主人冷漠的时候真的有些不知所措,总想着是不是自己不好,是不是自己哪里做错了事,才会让主人如此对待自己,但是,慢慢的龙零习惯了主人的冷落,他知道无论是什么原因他都只能承受而不能抗拒,所以,他默默的接受了一切,着自己去习惯,即使把自己的心弄得千疮百孔也不在脸上流露出一丝的委屈。而且他又有什么资格委屈你,他也不过是主人的一个玩具而已!

    只是,那种从天堂掉到地狱的落差还是让龙零摔的很痛,很痛!

    此时,龙零躲在自己的房间里,躺在自己的上,把自己缩成了一个团,小小的体紧紧的抱在一起,白色的牙狠狠的咬住自己的唇,甚至有鲜血流出的倾向,紧皱的五官上是莫名的痛楚。他真的不想去想这些,因为每次想到这些的时候,他的心都会痛的不能自已!

    龙傲风的办公室有些空旷,一眼望去,几乎没有什么特别繁琐的东西,除了几样必要的办公用品外,最特殊的就属那个挂在墙上的大型投影器,而此时那上面赫然就是龙零蜷缩着的影。

    龙傲风无意识的转动着手中的遥控器,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屏幕,平里邪肆的面容多了抹狠厉,散发着一种颇为危险的味道。

    龙傲风有些想不通,龙零这个孩子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在自己面前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不争不闹,也不因为自己的冷落而泄露出丝毫的不满,但在自己应该是看不到的地方却会流露出这种让人有些心疼的表

    心疼吗?也不是很严重的那种,就是淡淡的,好像有些苦涩的味道,但即使如此,对自己来说却也是很稀奇的感觉了。

    而且还不仅是心疼这一种稀奇的感觉,这个龙零给他的感觉还有很多,都好像是他以前从未体会过的,例如像是矛盾,挣扎,烦躁,犹豫不决……

    那一夜,他不知道怎么的就睡在了龙零那里,他是一个不轻易相信别人的人,更何况是同共枕这样的事,这对他来说是一种极其危险的事,可是,他却做了,做的让自己懊恼无比,烦躁不已。

    十一年了,这个孩子一直在自己的边,其实也没有多大的变化,一直小心翼翼的怕惹自己生气,虽然偶尔会犯些小错,但却从来没有什么大的错误,按理来说应该不可能引起自己这样矛盾的绪,但他就是对他感兴趣了,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他不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样子算是什么,本来是玩玩具的人却被玩具弄的郁闷,即使是一年的时间也没让他从这种烦躁中走出来,反而愈陷愈深,看来,是需要改变一下了。

    “龙影。”

    “主上!”办公室的角落里站出一个男人,如果不是他开口说话,几乎没有人能注意到他的存在。

    “告诉龙零,让他准备一下,我要带他出席今天晚上的宴会。”龙傲风眼神中闪过一抹幽光,语气坚决的吩咐道。

    “是!”

    宴会?主人要带他出席宴会?这样的认知出现在龙零的大脑里的时候,龙零只感觉轰的一声,然后他的世界似乎塌了……

    他不了解主人,主人的思想太复杂,不是小小的他能猜测的,但是,对于主人某些时候的行事作风,他却是再了解不过的,尤其是主人某些恶劣的游戏。

    主人并不是一个喜欢炫耀的人,而且主人还有很深的独占,根据他这十一年来总结的经验,他可以肯定,他的主人已经准备把他送走了!

    为什么这么认为呢?其实很简单,如果主人真的喜一个人,那么就不会让这个人面对众人的眼光,主人只会把属于自己的人藏起来,保护起来独占,而不是让大家分享,更不会带着人去参加宴会!

    不过,主人每次出席宴会却都是带着人去的,有时候是绝色美女,有时候是青涩的小男孩,不过主人带去的人并不是炫耀自己,而是把这些人当作礼物展示!

    就是礼物,在主人的眼里,不喜欢的但还有价值的人,就会被当作礼物在公众场合展示一下,如果有谁有兴趣而又能付出足够的代价,就会获得主人的这份“礼物”!

    而能接受主人“礼物”的人绝对不会是普通人,可以说这就是一种上流社会的交流方式!

    却没想到,现在的自己,也会成为这样的一份“礼物”!

    龙零静静地站在镜子的面前,看着镜中脸色有些苍白的自己,这就是他的命运,被当作礼物送人或者被丢弃的命运,他无法挣脱的命运。

    对于命运,龙零不喜欢妥协,但是却也不想抗争些什么,因为他的命运是由他的主人决定的,而他只要听从主人的安排就可以了,违抗主人的事,他是不会做的。

    龙零站在那里,静静的,任由造型师用着一种打量商品的目光评估着他。

    他不漂亮,也不美,好像也没什么气质,他知道自己与主人其他的人比起来,平凡的可怜,但是造型师那种古怪的目光还是让龙零有些自嘲。

    他是知道这个造型师的,主人的外表都是靠着这个享誉全球的造型师打点的,无可挑剔是众人对这位造型师最高的评价。

    “白先生,您确定是这位小少爷?”造型师显然是真的很惊讶。

    “菲尔先生,我确定。”白子很是淡然的点头说道,仍旧是一派绅士作风。

    “好吧,现在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做化腐朽为神奇。”菲尔挑了挑眉毛,一副面对挑战的样子。

    白子微微一笑,不再言语,不过,他在心里却是在反驳着菲尔的话,在他看来,龙零并不是所谓的腐朽,而也应该算是神奇的一种,只不过这种神奇,并不是人人都可以发现的罢了。

    “这件,这件,还有这个……换上……”菲尔挑了一大堆衣服,从上到下,从内到外,都扔给了龙零。

    “头微微的仰起来……侧一下脸……”菲尔的工作室里只听得到菲尔的声音,而龙零只是静静的做着菲尔让他做的一切,像是一个最听话的木偶娃娃。

    一个小时过后,龙零再次站在了白子面前,白子也一直在一旁看着龙零一点一点的变化着。

    “怎么样?”菲尔的语气很是骄傲,像是做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

    “……龙零少爷,我们走吧。”白子没有回答菲尔的话,微微躬了一下,对着龙零做了个请的手势。

    “是,菲尔先生,再见。”龙零顺从的应了下来,还很礼貌的对着菲尔道了声再见,才随着白子离开。

    “唉,无趣的家伙。”菲尔也不恼怒,好像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白子,只是笑嘻嘻的看着龙零和白子远去,眼里闪烁着恶作剧般的光芒,希望他这一小时的幸苦没有白费。

    “主人。”片刻过后,龙零出现在龙傲风的面前。

    “怎么弄成这样?”刚上车的龙傲风皱着眉看着坐在一旁的龙零。

    “对不起!”被龙傲风问的一惊,龙零反的说了句对不起。

    “白子?”龙傲风低沉的声音让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白子全一颤。

    “主上,是菲尔先生。”

    听到回答龙傲风把目光又转回到了龙零的上。

    菲尔应该明白他的意思才对,只是现在是什么况,即使不把龙零弄得感些,但也不至于弄的这么……圣洁吧?

    一的白色,高领的衬衣,略长的头发,坐在座位上的龙零有种的美感,让任何看到他的人都会想到纯洁干净这样的词语。

    龙傲风嘴角微微的抽搐着,而后倾猛地向龙零压了过去,这样的龙零让人不忍亵渎,但却也会激起人类隐藏在心中的那抹狠厉,让人不由的想要去摧毁他。

    龙傲风一边感叹着,一边狠狠的蹂躏着龙零的唇,一只手有意无意的弄乱着龙零整齐的头发,而另一只手则把龙零的衬衣扣子解开了两颗。

    一吻完毕,龙傲风放开了有些发晕的龙零,满意的看这自己弄出的效果,才收手继续看着手中的文件。

    龙零有些发呆,不过也很快的反应了过来,有些慌忙的开始整理自己的衣物。

    “不要动,就这样吧。”龙傲风头也没抬的就开口阻止了龙零的动作。

    龙零的手指僵在自己的喉咙处,然后慢慢的放下,安静的坐在车里,不再有任何动作。

    外表华丽,而内心却肮脏无比的事物存在于我们生活中的每一处,有时候越是奢华,就越是肮脏,就像是现在,站在这灯光璀璨的大厅之中,龙零只觉得厌恶。

    “龙总裁,您边的这个少年?”来的人微微凸起的肚子,过于邪的眼神,话没有说完,但在座的各位却都明白他话中的意思,包括站在龙傲风后的龙零。

    “张总,你想拿什么来换呢?”龙傲风看了龙零一眼,便带着笑意的反问道,意思也十分明显。

    “听说龙总裁您最近在竞标顶天旁边的那块空地?”被称为张总的男人不答反问,有成竹的样子让人有些厌恶。

    “张总的消息还真是灵通。”龙傲风算是承认了张总的话,反正这件事也不是什么秘密。

    “哈哈哈,商人嘛,自然要多注意一些,龙总裁,如果事一切顺利的话,明天您的办公桌上就会有那块地的合同了。”张总在说一切顺利的时候,眼神是**的盯着龙零看的,让在座的各位都明白这“事”到底是何事

    而这也就是这场宴会的目的之一,**的交易,也许是人与人,也许是物与物,或者是人和物,总之,在天枰的两端每个人都有砝码,只要自己认为值得就足够了。

    “成交。”龙傲风慢慢的说出这两个字,眼神一变不变的盯着龙零看,他知道龙零听得懂他们的谈话,这么明显的交易龙零不会不知道,但是为何龙零还是没有任何的动作呢?

    “成交”两个字像一把大锤子般重重的打在龙零的上,即使早知道自己的命运,但在命运被决定的那一刻,龙零还是恐慌了……

    但是,再恐慌,再害怕,他也不希望看到主人的不悦,所以,他只能将一切的绪都埋在心里,让自己看起来更像是一个会微笑的娃娃,听话而乖巧,至少在自己还属于主人的这一刻,不能让主人丢了面子。

    “龙零,你会好好伺候张总的吧?”龙傲风邪恶的声音像是从地狱传来,让龙零佯装的微笑有些僵硬。

    “是,主人。”主人的命令,他绝对会听从,就如此时这般,即使心在滴血,却仍旧在笑着!

    宴席还没有结束,但许多人却已经纷纷离去,不过一个人来的,一般也都是两个人走的,就像是眼前的这位张总。

    张总,名为张文华,他在看到这个少年的第一眼,就有种想要将他狠狠的压在自己下的冲动,想将那纯洁的白色玷污成浑浊的黑,所以,他拿一块土地换回了他,一块价值上千万的土地。

    而此时被张文华搂在怀里的龙零,顺从的微笑着,乖巧的没有任何抗拒,只是眼神却有些虚渺,就像是在看着一出与自己无关的闹剧。

    不过此时龙零的心里,却是在不停的想着一些问题,想着主人现在是真的把他送给了这个男人,而这也代表,他再也没有办法去服侍主人了,因为他的体已经不干净了,而别人碰过的体,主人是不会再碰的,主人在这方面有着很严重的洁癖。

    龙零神淡漠,但眼神却是越来越哀伤,整个人周的气息也渐渐的变得低沉,就像是没有了生气一般。

    宴会还没有结束,龙傲风便将龙零送到了张文华面前,而张文华也立刻带着龙零在酒店里开了一间房,而后撤去了所有的保镖,便立刻将龙零抱了起来,略显粗鲁的扔在了一旁的大上。

    “你和他做过吧?”张文华压在了龙零的上,用着邪的眼神看着龙零问道。

    龙零有些厌恶的轻皱起了眉,他可以忍受这个男人加注在他上的一切,但是却不能忍受这个男人用一丝不敬的语气说着和他主人有关的事

    “张总,现在不是讨论这种问题的时候吧,您不会觉得太浪费时间了吗?”龙零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和一些,虽然厌恶着这个男人,但是却也不想惹这个男人不快,既然主人想要那份合同,他也就愿意为了主人而献出自己的体。

    “小东西,别这么着急,我们可是有一夜的时间呢。”张文华说着便拉开了自己的领带,脱下了自己的衬衣,露出有些臃肿的体,恶心的笑着。

    龙零有种想吐的冲动,但却仍旧淡淡的笑着,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任由那个男人恶心的亲吻着自己的体,也任由自己的思绪慢慢的陷入到了回忆之中。

    他从小就是一个孤儿,被人抛弃在孤儿院的门口,然后被孤儿院收留,直到他五岁的时候这一切才有了变化。

    孤儿院的样子他现在已经记不清了,印象中除了破败以外似乎就是黑暗,还有那种深深的孤寂,让他无数次认为,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是多余的存在!

    而在他五岁的时候,这个名义上的孤儿院,实际上却是人口贩卖组织的据点,把他和一些孩子一起卖给了奴隶市场。

    记忆中,那是一个比孤儿院还要黑暗的地方,那里每个人都生活在牢笼一般的狭小房间里,除了必要的水和食物,没有任何多余的物品,甚至连阳光都少的可怜,但他却在那里生活了整整一年的时间!

    像他这样的小孩子,一般都会卖给世界各地的卖组织,不过也因为他实在太小,又不是十分的漂亮,一般的地方都不愿意要他,而他只能呆在那里,看着与自己生活在一起的人,一个一个的陆续减少,然后再迎来新的一批人。

    直到有一天,主人出现了……

    那天,他穿上了整齐干净的衣服,刚刚沐浴过的体散发着好闻的味道,平时凶恶的保镖也换上了恭敬的嘴脸,牵着他的手,把他带到了一个男人的面前。而与他并排站着的还有五六个少年。

    “都抬起头,让龙先生好好看看。”说话的是这里一个管事的人,他已经不记得那人的名字了,却仍旧记得那人谦卑的嘴脸。也记得自己听话的抬起头后,看到的那一幕……

    那个时候的主人,英俊而邪气,站在那里便足以让人畏惧,而他看着自己这些人的眼神,就像是在挑选货物一样,将他们几个少年仔仔细细的看了个遍,然后指了指其中的三个人,也就是后来的龙意和龙珥,还有自己。

    这是主人给他们的名字,或者说只是个代号,但却让他觉得很珍惜,至少,他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名字。

    “叫我主人,说你们以后都会听我的话,我就带你们走。”这是主人对他们说的第一句话。

    低沉的声音带着蛊惑的味道,让龙零有些着迷。

    “……主人,我会听话!”这是他对主人说的第一句话,不是因为他想离开那里,而是不由自主的被主人那邪肆的笑容迷惑了。

    从此,他的生命里多了一个主人,一个得到他所有忠诚和眷恋的男人。

    而他也有了活着的意义,不再是一个多余的存在!而为了这份承认,为了他存在的意义,他可以付出一切,包括他的体和生命!

    ……

    (本章完)

重要声明:小说《强欢-帝王宠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