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邪肆作风

    龙傲风回到卧室,躺在上为自己点了根烟,嘴角带着讽刺的笑容听着外面的声音。也许一般人不会听到外面有些刻意压低的嘲讽声音,但从小就经过训练的他可听的清楚。

    还真是有意思不是吗?只是上演次数太多的话也会让人厌恶的。

    大约过了片刻,龙傲风就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

    “当当当。”三声清脆的敲打声,是卧室凉台的落地窗被敲响的声音。

    “进来。”

    “主上!”一个男人从落地窗走了进来,对着龙傲风恭敬的点头行礼。

    “有事?”龙傲风淡淡的问道,没事的话黑子一般是不会出现在他面前的。

    龙域是一个称霸黑道的地下组织,凡是带点黑色的东西几乎都沾染着,世界各地的黑道都对他礼让三分,可谓是黑道龙头,不过这是众人认知中的龙域,而实际上的龙域却只是一个家族的护卫而已,而属于这部分真正龙域的人则被称为龙隐。

    龙家会收养一些年纪很小的孤儿,按照各自的兴趣特长从小进行培养,然后再安排这些人进入到社会的不同领域中,而其中一部分最为优秀的人则会进入到龙隐之中。

    龙隐只有十人,不足十人的时候从那些孤儿中进行挑选,而每个龙隐成员都会按照各自的排名有固定的名字,分别是守护者龙影,龙影负责在暗处守护龙家的主人,其次是白子和黑子,他们负责明面和暗面的事,最后是龙一到龙七,哪里需要就去哪里的流动部队。

    “今天夫人打了个电话,龙珥少爷被抓了。”黑子一脸肃然,眼神中带着一抹坚决!

    “结果呢?”龙傲风问的似乎无意,但却也好像很感兴趣一样的看着黑子。

    “我救了他,请主上惩罚。”黑子跪在了地上,一副甘愿领罚的态度。黑子在选择救龙珥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做了不应该却不能不做的事,虽然不知道主上会怎样惩罚他的自作主张,但是为了那个少年,他不后悔。

    “惩罚?你说退出龙隐这样的惩罚够不够呢?”龙傲风这话问的依旧随意,但话的内容却像把锤子一般,重重的打在了黑子的心上。

    “主上,只有死在龙隐的黑子,没有退出龙隐的黑子,请您赐黑子一死!”黑子全一震,他没有想到主上竟然会说出让他退出龙隐的话,这对每一个龙隐的人来说都是莫大的耻辱。

    “死到也可以,让龙珥陪你怎么样,他的味道很不错,你在黄泉路上也不会寂寞。”邪肆的笑展现在龙傲风的脸上,而后他缓缓的站了起来,在话还没有说完的时候就一脚踢在了黑子的上,黑子被踢倒在地,嘴角流出一丝鲜血,却哼都没哼一声,继续跪在地上。

    “主上,我是喜欢龙珥少爷,但却从未对龙珥少爷有任何非分之想,即使是您把龙珥少爷送走以后,我也不曾见过龙珥少爷,而且,救龙珥少爷也是我自己的决定,与龙珥少爷无关,请您赐死黑子一人就好,放过龙珥少爷吧。”

    主上的冷酷与无他早就知道,也知道自己的解释可能根本无用,因为只要是主上决定的事就不会改变,但他还是不忍心让那个少年跟着自己受累,他的人生已经过了一半,虽然还有些留恋,但那个孩子还小啊,怎么能就随着自己去了呢。想着那少年,那温柔的笑容就像是一抹属于他的阳光,每次看到他的笑,他都会觉得温暖,而感的种子也就在那抹温暖的阳光下发芽了,而且茁壮成长到现在,让他想拔也拔不掉。

    “没做过?”其实龙傲风也知道自己问的是废话,没有自己的同意,他的人怎么会碰他碰过的人呢,但龙傲风还是戏谑的问了。

    “没做,绝对没做!”人不是他能碰的,而且关于这样的事他想都没想过!

    “黑子,我现在给你两条路,一是你离开龙隐,成为第一个被逐出龙隐的黑子;二是亲手杀了龙珥,弥补你这次的过失,你选择哪个?”龙傲风又点了一根烟,烟雾弥漫中那邪肆的面容显得十分的邪恶。

    二选一,无论哪个都是黑子的弱点,孰轻孰重还真的不好说,至少龙傲风就不知道这个黑子会选什么,而对于黑子的选择,他也很是好奇。

    黑子愕然无语,跟在主上边十多年了,主上的格他还是略懂一二的,主上玩,玩的人死去活来是正常的,主上无,拿人命当作游戏也是正常的,所以,他知道主上其实并没有因为他的所作所为而感觉生气,但却感觉到了好玩,而就是因为这样,他根本不能确定现在主上的话到底是真是假。

    黑子知道今天能否活着走出这里就要看主上的心了。

    “主上,如果您真的让我选,我只能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还希望主上看在黑子一片忠心的份上可以保留我的黑子之名。”如果主人的二选一是认真的,他也只能求得这么多了,至于龙珥不是他不想顾及,而是根本就顾及不到。

    “如果你死了,我就让一堆人去轮流享受龙珥的体,然后再拍成gv,录制个几万份,免费发放……”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那对策出来之后,政策自然也会更新。龙傲风邪肆的想着,觉得更是有趣了。

    黑子全不可抑制的颤抖了一下,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面对主上的刁难,他已经无话可说了,他相信主上说到就能做到,而他不能拿龙珥的事开玩笑。

    “当当当!”而就在此时,敲门声响起,仍旧是十分有规律的三次响声。

    “……进来。”龙傲风邪笑的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黑子,才缓缓说道。

    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走了进来,带着一副金边眼镜,显得很是斯文。

    “主上,龙珥少爷希望可以见您。”来人推门走了进来,微微行礼,看也没有看跪在地上的黑子,优雅的声音,让人觉得十分绅士。

    “白子,你是和黑子串通好了的吗?”来人正是白子,同时也是龙傲风的私人助理,管理龙傲风一切的常事物。

    “主上,龙珥少爷是自己来的。”白子言下之意就是这件事是与自己无关的,不过是不是真的与他无关就不好说了。其实,自己真的也没做什么,只是打了个电话,说了几句话而已,而之所以打电话也不是他有多么的好心,也不过是想看闹而已,他想主上也会希望游戏更加有趣一些的吧。他是一名尽责的助理,连主子的乐趣都考虑进去了。

    “哼,让他进来。”龙傲风轻哼一声,不置可否的放过了白子,对于白子黑子这样的下属,他可是很了解的,白子的话明显有问题,他又怎么会不知道。

    “是。”白子说完话后优雅的转,再然后便是一个十分绅士的开门动作,对着门口说道“龙珥少爷,请进。”

    “主人,您在送走我的时候对我说过的话还算数吗?”龙珥走进来就跪在了龙傲风的面前,语气十分坚决的问道。

    如果可以,他并不想再来这里,因为主人在送走他的时候就说了,下次再见到他就是两个人彻底没有关系的时候,但是为了那个救他的傻男人他还是来了,主人送走他的时候给了他一个承诺,可以在主人许的范围内提一个要求,算是服侍主人这么多年的酬劳,当时他什么都没要,而现在就是他想用这个承诺的时候了。

    “当然,说你的要求吧。”对于他比较喜欢的人,他还算是大方的,至少在物质上从来没有亏待过,如果跟在他边时间长一些的,也会在没有任何要求的况下得到他一个承诺。

    “不要责怪黑子,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请您不要惩罚黑子。”他不想再让别人因为自己而受到连累,黑子救了自己一命,他已经欠他许多了。

    “龙珥少爷!”黑子低喝一声,他想让龙珥收回这样的要求,主人的承诺可是极其珍贵的,怎么能用在自己的上!

    “闭嘴,现在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龙傲风说着又是一脚踹在了黑子的上。

    黑子闭着眼睛承受这一脚,但很快便发现这一脚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重。黑子惊讶的睁开眼睛,有些疑惑的看着自家主上。

    “我刚刚给了黑子两个选择,一是离开我的边,二是杀了你,他选择自杀,然后我又告诉他,如果他死了,我就找一堆人上了你,然后拍成碟去卖,而现在你也来求我让我放过他,你说,我到底该怎么处理你们两个呢?”龙傲风如果会简单的就答应了龙珥的要求,便也不是龙傲风了。

    “放过他!”龙珥的心里有些惊慌,黑子今天出现救他,他本来以为是主人的意思,但后来白子却告诉他,这是黑子的自作主张,而黑子现在正在接受惩罚,所以他来了,因为他不希望牵连到别人,却没想到主人给黑子的惩罚是如此的严厉。

    黑子的脸色也有些着急,想说什么但却被龙傲风冷冷的一眼,全部都瞪了回去,只能跪在一旁干着急。

    “龙珥,我可以放过他,但是你要付出代价,这个代价也许是你承受不了的,例如,你知道的,凌天集团的总裁很喜欢你……”后面的话龙傲风没有说完,但在场的人都应该明白龙傲风的意思。

    黑子又想要说话,但龙傲风却紧接着开口警告道:“黑子,你要是敢再多说一个字,我现在就把他送到夜总会去。”龙傲风指着龙珥威胁道。

    黑子立刻闭上了嘴,用着乞求的眼神看着龙傲风,不敢多说什么。

    “……主人,我明白了,我愿意。”龙珥沉默了片刻,而后便倔强的仰起头,仍旧坚持着自己救人的决定。

    “那好,你先回去吧,我会安排的。”龙傲风挥了挥手,白子便开了门,龙珥站起,对着龙傲风深深地鞠了一躬。龙珥知道,从这里离开之后,他和主人就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从此以后这个他深过的男人就将成为他的回忆。

    而与此同时,在龙珥的的后,黑子一直用着异常悲伤的眼神看着龙珥的背影,直到他彻底离开。

    “你现在就追上去,然后送他回去,再然后和他发生关系,明天早上回来复命,期间不许说一句话,你做到,这件事就算完了,你做不到就去死吧,而龙珥也会跟为你陪葬。”龙傲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脸上是邪肆的笑容。

    黑子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龙傲风,怎么也想不到主上最后的决定会是如此,让他震惊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不过除了震惊以外,他还有着一丝不可避免的心动,也许他真的可以得到他从来都没有奢望过能得到的东西,主上给他的将是一个“理由”,只是心动之余,却也不免的有些害怕,有些心虚,他并不想见到龙珥那厌恶或者是怨恨的目光!

    “三秒钟,从我这里消失,不然后果自负。”这是龙傲风所下的最后通牒,而白子也已经在一旁对着黑子使眼色了,希望黑子不要笨笨的连这最后的机会都错过了,对于主上来说,这样的成全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呢,而黑子和龙珥能有这样的结果,也算是不错了,白子有些高兴的想到。

    黑子离开了,不知道他到底会怎样做,但是可以预料的是,黑子和龙珥的命运将因为龙傲风的一时兴起而变得有些不同了。

    “你可以滚了。”好戏收场,龙傲风开始撵人了。

    “是,主上。”白子脸色带着一抹淡淡的笑容,十分绅士的行了一礼之后才离开。

    卧室里再次剩下龙傲风一个人,让龙傲风突然间有种空虚的感觉,站起,打开门,龙傲风走到斜对着他的卧室的一个房门前,没有敲门就走了进去。

    “主人。”刚从浴室出来的龙零上还滴着水珠,带着一丝惊讶的看向站在自己卧室中央的主人。

    主人还想要吗?这是龙零看到龙傲风后的第一个想法,此时此刻又是如此方便的地点,再加上以往的经验,也容不得龙零还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而此时,龙傲风的眼神也毫不掩饰的看着面前的龙零,眼前的少年带着点青涩的味道,明媚的眼睛沾染了点点的羞涩,似乎还有些无措,但却没有拒绝,只是站在那里,着上,不安的看着自己,也好像是在等待着自己。

    仅仅是瞬间,龙傲风的**就被点燃了,他猛地上前抱起了龙零,就大步向着上走去,然后不算温柔的将龙零扔上了,自己的体也有些急切的覆了上去。

    龙傲风从来不会委屈自己的**,而且他的**一直很强烈,在上的时候更是无所顾忌,只按照自己的心意来,自己怎么舒服便怎么折腾,从来不会考虑下人的感受,所以当龙傲风发泄过了自己的**,便发现龙零不知何时已经晕了过去,那满的青紫,也似乎在昭示着自己的粗鲁。

    龙傲风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从龙零的体里抽出自己的**,而在这瞬间,龙傲风便发现自己竟然有种舍不得离开的冲动,好想一直就留在龙零的温里,而这种想法让龙傲风感觉有些荒谬。

    他真的不想太过于在乎或者留恋什么,这会让他觉得有些失控,他已经习惯于掌握任何事,失控的绪是万万要不得的!

    “嗯。”嘤咛一声,龙零缓缓睁开眼睛,正对上微皱着眉头的龙傲风。

    “主人,对不起。”看到主人皱着眉,龙零第一个想法就是主人因为自己的晕厥而不高兴了,所以道歉的话急急的就说出了口,并在说完之后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主人的表,希望事并没有到太糟的地步。其实他也一直都在强撑着不要昏过去,但无奈于主人的动作实在是太过勇猛了一些,让他还是没有坚持到最后。

    “……睡觉。”龙傲风看了小心翼翼的龙零一眼,沉默了片刻后,只说了两个字便闭上了眼睛,半压在龙零的上做出了睡觉的样子。

    龙零有些傻眼,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主人难道不走了吗?一般这种事过后,主人都会半点留恋没有的离开,只是现在这又算是什么况?

    龙零僵直着体,动也不敢动,压抑着呼吸,就怕吵醒了主人,时间一点一滴过去,渐渐的他也能感觉到主人的呼吸变得平稳起来,好像是真的睡着了。

    真的睡着了吗?龙零仍旧在心里想着,这好像是他第二次看到主人睡着时的样子吧。

    还记得第一次看到主人睡着时的模样,那么安静,好像还带着一抹难得的温柔,不过那也仅仅是匆匆一瞥,因为主人立刻就发现了他的存在,睁开了那双邪肆的眼眸,而他也还记得,那刚刚睁开的眼眸中充满了凌厉的气息,像是在狩猎的狮子,随时都有把猎物撕碎的可能,那个时候的自己好像才九岁,被主人的眼神吓得动都动不了,如果不是在心里告诉自己一定要坚强,他可能真的会被吓晕。

    而自从那次以后他就没有见到主人的睡颜了,每天早上他都是等在主人卧室的门外,等着主人传唤才进去服侍主人洗漱,而晚上主人让他服侍过便会离开,从不留宿,没想到今天竟然留在他的上,真的让他很惊讶,甚至还有一些惶恐!

    主人怎么了呢?是发生什么事了吗?是在不高兴还是太过高兴了呢?一时间龙零想了许多,却都是和龙傲风有关系得事,他是真的很想知道主人到底怎么了,只是他却什么都不能问,而且就算是问出了又如何呢,一无是处的自己也根本不可能帮助主人分担些什么,最多也不过是用自己的体伺候主人罢了,只是这样的伺候也不知道还会持续多久。

    龙零最近总是在不安中度过,总觉得自己距离被抛弃的那一天越来越近了,有很多时候,他都常常再想,如果自己可以一直保持着十三四岁的样子该有多好,一直可以让主人喜欢着自己,那么自己是不是就可以不用被抛弃了?

    龙零一边想着,视线也一直在龙傲风的脸上流连着,主人的长相真的很帅气呢,那深邃的五官,那冷酷的气息,都让自己着迷不已,如果可以,他真的好想动手去摸一摸呢。

    如此想着,龙零也终于大着胆子摸上了龙傲风的脸,温温的触觉让龙零露出了一抹极为开心的笑容。

    “如果我要睡觉的话,是不是就要考虑把你的爪子剁掉?”沙哑的声音有些闷闷的,龙傲风只是说话却并没有动,但仅仅是这一句话就已经把龙零吓到了。

    “主人!对不起,我错了!”龙零惊慌的收回手,急急的道着歉,体更是一动都不敢再动!

    呜呜呜……主人不是睡着了吗,怎么还会醒来,他明明记得自己有很小心的,怎么还是弄醒了主人,今天他是怎么了,好像总是在做错事,从主人回来开始就一直被主人不满着,真是该死。

    “安静的睡觉,不要让我再重复了。”龙傲风的声音似乎有些冷了,但话中的意思还是让龙零一喜,主人似乎并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

    龙零带着点庆幸的愉悦,紧紧的闭上眼,用行动履行主人的命令,他这次可是被吓的不轻,再也不敢乱动了

    不久后,有规律的呼吸声便再次响起,龙零想着主人这次应该是真的睡着了吧,不过自己却不能再乱动了,要是再吵醒了主人,估计就真的惨了呢。不过,这夜得主人,似乎有些温柔呢……

    如此想着,龙零的嘴边也露出了一抹甜蜜的笑容,渐渐的睡了去。

    一夜好眠,龙傲风一早醒来发现自己仍旧保持着睡着前的姿势,有些无赖的压在龙零的上,而自己在睁开眼的同时就看到了龙零有些发红的眼眸,楚楚可怜的样子像极了某种可的小动物。

    “主人,早上好。”主人的眼神中有太多的戏谑,让龙零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不然总是被这样看着,会觉得有些心慌。

    “起来吧。”龙傲风从龙零的上翻下,便离开了龙零的房间,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龙零匆匆的起,飞快的跑进洗手间,把自己整理了一下,就又匆匆的跑去了主人的卧室,准备伺候主人穿衣。

    跑到主人的卧室,发现主人仍在洗手间里,龙零松了一口气,整了整自己的衣服。

    窗外阳光明媚,透过窗户照在卧室的地上,暖洋洋的让人有想睡的冲动。

    闭上眼睛再睁开,龙零努力的让自己精神些,可是一夜没睡,体僵硬不说,神经上也有些衰弱,想来真的有些可怜。

    昨夜,他是有些不舍得睡,但实际上他那兴奋的神经也让他无法入睡,所以一直到主人醒来之前,他的神经都处于高度紧绷的状态下,但是在主人睁开眼后,他那兴奋的绪就像被泼了一盆冷水,瞬间降到了最低点!

    在主人睡醒的那一刹那,就是他从梦中清醒的刹那,而昨晚的一切都如梦幻般不切实际,真的很像是一场最奢华的梦!

    不过,就算是梦也是他心中最宝贵的记忆,昨夜的一切都将会被他深埋在记忆里,成为他最珍视的宝藏,永生不忘!

    龙零坚毅的眼神在阳光的照下显得格外的圣洁,有种空灵的美。

    片刻过去,龙傲风从浴室出来,便看到了乖巧的等候在那里的龙零,只是眼神中却闪过了一抹灰暗的神色。

    龙零拿着衣服走过去,想要为龙傲风穿上,却是龙傲风握住了手腕,拉到了前,冷冷的看着。

    龙零立刻露出了惊慌的神色,对上主人那十分冷酷的眼神,更是有些无措,他又做错了什么吗?

    “主,主人……”龙零小心翼翼的唤道,心里也越来越觉得不安,主人的眼神让他有种十分不好的预感,好像是自己一直在担忧的事,就要发生了一般!

    而此时龙傲风的眼神,除了冷酷以外,却也隐藏着一抹复杂的神色,他刚才在浴室里就想了许多,昨夜在这个小东西上留宿,就已经让他很是惊讶,今天早上那一丝留恋的感觉,更是让他震动,还有面前这小东西小心翼翼的样子,更是让他的心变得复杂,而这一切对他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

    “主人,我为您穿衣吧……”龙零再次小心翼翼的问着。

    龙傲风微微眯起了眼睛,手却是慢慢的放开了,又恢复到了往里那种一派冷然的样子。

    龙零感受着自己异常的心跳,开始熟练的为龙傲风穿衣,而在这过程中,龙傲风却是一种用着异常复杂的眼神看着龙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本章完)

重要声明:小说《强欢-帝王宠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