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爱到心痛

    当白文轩再次醒来的时候,独孤傲宇已经不在寝室里了,不知道为何白文轩的心里竟然有了淡淡的失落。

    “文轩,你醒了,再吃点饭吧,医生说你要多吃些东西才会更快的好起来。”就在白文轩感觉到有些失落的同时,寝室的门打开了,独孤傲宇拿着一些吃的东西走了进来,看到白文轩醒了,立刻十分兴奋的走过来说道。

    刚刚,独孤傲宇感觉白文轩快要醒过来的时候,就出去给东方清远打了个电话,一是让人送来一些食物,二是吩咐东方清远去解决一个他一直很在意的问题,那就是关于文轩那个女朋友的问题。

    正视自己的心,独孤傲宇是绝对忍受不了白文轩那个女朋友的存在,所以,不想让自己因为失控而做出什么让文轩不喜欢的事,独孤傲宇便决定还是先解决这个麻烦的好。

    不过,因为是和白文轩有关,独孤傲宇也不想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最后也只是安排东方清远做了一件很简单的事。

    有的时候,有些事,只要这样做就可以了,也并不需要多么复杂,独孤傲宇在社会里混了这么多年,对人已经很了解了。

    所以,他想那个女人会做出一个让他满意的决定的,即使他并没有让那个女人做出什么选择,只是让一所世界知名的名牌大学寄给了她一封入学通知书而已,学费住宿费一切杂费全免,而且在就读时期每学期都有万元以上的奖学金。

    他甚至没有让任何人露面,没有所谓的警告,没有所谓的对方选择,甚至对方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只是那样的做了一个十分简单的安排,如此而已。

    “傲宇,你不需要做这些的。”吃着独孤傲宇递过来的饭,白文轩淡淡的说道,独孤傲宇刚刚打开饭盒的样子都显得有些笨拙,这就可以看的出来他似乎是很少做这样的事

    “为了你,我愿意做任何事。”独孤傲宇不是麻的人,也不懂得什么浪漫,他只是不想再隐藏自己的心,想什么就说什么而已。

    “我是真的无法接受你这样的感的。”他本就是平凡的人,就连感也是那样的平凡,而独孤傲宇对他来说,却是太不平凡了。

    “不要说这些了,你先吃饭吧。”有的时候,只是与自己有关,至于白文轩会不会他,他不会去奢望,他只要文轩可以相信他的就足够了,至少暂时是这样的。

    “唉!”轻叹一声,白文轩开始默默的吃起饭来,虽然饭菜很好吃,但是白文轩仍旧感觉到有些心低落,也不知道是因为被一个男人告白,还是因为独孤傲宇那沉重的

    只认识了两天,傲宇给他的感觉就是如此的沉重,如果,这个男人真的上了自己,那么自己真的能无视他的付出,而继续做着那个平凡的自己吗?

    这一刻,白文轩对未来充满了怀疑,而且在心里的某个角落里,似乎也有种异样的绪,那种感觉就像是,正在期待着些什么。

    晚上的时候,白文轩的病就已经好了许多,其实他的病本来也没有多么严重,只是独孤傲宇有些小题大做了而已。

    “我们一起出去走走吧。”看着独孤傲宇,白文轩一边温和的笑着一边提议道,他在寝室躺了一天很想出去走走。

    至于独孤傲宇惊人的表白,白文轩选择顺其自然,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平凡他普通,但是他也有着一般人比不上的接受能力。而且在白文轩那温和的外表下,隐藏的是一颗有些淡漠的心。

    “好。”独孤傲宇很是惊讶,但更多的却是喜悦,白文轩这样的邀请,让独孤傲宇瞬间便感觉到了浓浓的喜悦。

    当独孤傲宇第一次见到白文轩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个人的一颦一笑一言一句都足以牵动他的绪。

    随后独孤傲宇十分殷勤的帮白文轩拿过衣服,而后又在碰到文轩的手的时候有些不好意思的缩了回去,他虽然想多感觉一下属于白文轩的那种温暖,但是已经表明心意的他,真的很怕文轩对他的行为感到反感。

    文轩看着紧张的独孤傲宇,却是第一次有了被呵护的感觉,他想,被一个人这样小心的着,似乎也是一件十分幸福的事

    两个人并肩的走在校园的小路上。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但是仍旧有很多人在校园里散着步,而这些人中更多的是一对一对让人羡慕的侣,而像白文轩和独孤傲宇这样两个男人走在一起的况,还真的是很少见。

    “傲宇,你来这里上学是为了什么?”白文轩开口,问着自己心中的疑惑。

    “……三前,我在书店门口看到你。”独孤傲宇不想隐瞒什么,他希望可以将一个完完整整的自己呈现在白文轩的面前。只是,文轩会接受吗?

    “三天前你看到我?然后你就来这里上学了?这么说,前我在学校里碰到你并不是巧合了。”不是问句,白文轩在听到独孤傲宇的回答的时候,就将一切的事都想明白了,本来他就已经在这样怀疑了,原来真的是如此啊。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隐瞒你的,我那去找你,但是却没有看到你出来,本来就以为你不在,却没想到你会那么晚出来,我当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就……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骗你的,你不要生我的气好吗?”

    独孤傲宇有些担心的看着白文轩,他的欺骗真的是无心的,当时那种况,纵有千般理由也都会被他忘记的。

    “没关系的。”白文轩笑了笑,虽然有被欺骗的感觉,但是他知道独孤傲宇也不是恶意的,所以也就没有太往心里去。

    “文轩,我,我以后再也不会隐瞒你什么了,真的。”虽然文轩没有怪他,但是独孤傲宇就是感觉有些内疚。

    “恩。”没有再去计较这样的问题,白文轩轻轻的应了一声,然后两人就又陷入了沉默。

    “文轩,有什么梦想吗?”

    “梦想?找到一份普通的工作,然后结婚生子,再为我的家人做一些什么,如果这算是一种梦想的话,那么我的梦想就是这样的。”他有的时候也会感觉自己似乎有些无大志了些,很多像他这个年纪的男孩子都想着将来要赚很多很多的钱,要当什么什么的,只有他,只想要一份普通安逸的工作,平平凡凡的过子。

    “那你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独孤傲宇听到文轩的回答有些无奈,他现在好希望可以为文轩做些什么,但是,文轩似乎是一个无无求的人一样,被一般人看重的权利**对他来说似乎根本就没有想过。

    “……”白文轩沉默了,似乎也在很认真的思考着些什么。

    独孤傲宇问自己想要什么,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呢,对于生活他一直是一种顺其自然的态度,就像是对于傲宇的表白一样,他在反驳过后也选择了顺其自然,因为他感觉很多事只要顺其自然就好。

    “傲宇,那你有什么梦想或者是想要的东西吗?”白文轩想不明白自己想要什么,便向着独孤傲宇反问道。

    “……我是一个孤儿,小的时候,我只是想着怎样才能让自己活下去,然后我慢慢的长大了,也一步步的建立起了属于自己的王国,而在我拥有了自己的王国以后,就再也没有什么事值得我去追求了,不过,那是在我遇到你之前,现在的我已经有了新的梦想,那就是可以和你在一起,哪怕你不我,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就好。”

    以前,独孤傲宇一直是一个寡言少语冷酷无的人,但是现在和文轩在一起,他真诚,他温驯,他也像一个普通的男人一眼,只希望自己所的人能够也上自己。

    “我真的那么重要吗?”白文轩真的是有些想不通啊,他不明白独孤傲宇为何会对他有那么深的感,也许这也是因为白文轩没有那么深刻的去过吧,没有认真过的人,永远不会知道真是什么滋味。

    “文轩,我可以为你去做任何事!”像是发誓一样,独孤傲宇十分认真的看着白文轩,眼里是不容错认的浓浓深

    “我……”白文轩的话被电话的铃声打断了,看了一眼独孤傲宇,白文轩接起了电话,是他的女朋友的来电。

    “仁佳,我是文轩。”白文轩的声音依旧温和。

    “……文轩,对不起,我知道这样做是我不对,但是,请原谅我,我们还是分手吧。”女孩温柔的声音,带着淡淡的不舍与愧疚,但是仍然可以听出其中的坚决和无悔。

    白文轩一愣,然后慢慢的笑了起来。

    “能告诉我为什么吗?”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事,白文轩有些诧异,有些难过,但也许是因为他不是很她吧,竟然也没有太多的伤心。

    “我要去别的学校读书了,而且,我们在一起也不是很合适,你应该也可以感觉的到,我们与其说是恋人,不如说是朋友,虽然和你在一切感觉很舒服,但是,那毕竟不是恋的感觉,所以,我们还是分手吧。”女孩说的也不是推脱的话,而是她真实的感受,文轩待她更多的像是一个很好的朋友。

    “……”文轩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仁佳,希望你可以幸福。”

    “我……”听到文轩释怀的祝福声,女孩有些想哭,就是这样,她说要分手,这个男人就笑着说祝福,竟然连丝毫的挽留都没有。女孩的心是矛盾的,虽然她已经决定要和文轩分手,但是她依旧希望文轩可以挽留她!

    “不用说了,只要你开心就好,以后你有什么事也可以来找我,我们还是朋友。”打断女孩的话,文轩说的温柔,虽然有淡淡的伤感与失落,但更多的却是释然,对于感,他不是强求的人。他一直都觉得,属于自己的便是谁也抢不走的,而不属于自己的,千般不舍也是终究得放手的。

    “谢谢,我还有事,再见。”沉默了一下,女孩就有些急切的挂上了电话,然后任凭眼泪顺着脸额流下。

    看着手里的大学入取通知书,她知道,虽然她是真的过,但是,与现实比起来,这样的太经不住考验,她的未来会很精彩,而他,只能留在回忆里。

    看着手里显示对方已经挂断的电话,白文轩轻轻的摇了摇头,没想到自己的初恋就这样的结束了,淡淡的像是一杯白开水的味道。

    而在一旁,认真的听着文轩说话,看着文轩表的独孤傲宇则是清楚的知道一切,这虽然不是他让那个女孩做的选择,但也有他的原因在内。

    所以,看到白文轩出现这样失落的表,独孤傲宇的心也开始挣扎了起来,就在刚刚他还说以后不会隐瞒欺骗文轩任何事,而现在这样的事便**的摆在他的面前,让他有些羞愧。

    说还是不说?说了,白文轩一定会怨自己的,虽然他没有认为自己做错什么,但是只要文轩认为自己错了,那他便是错了。不说?白文轩就一定不会知道是自己做的,只是,刚刚的誓言在不到半个小时就被自己打破,他以后还要怎么去面对文轩!

    “我们回去吧。”就在独孤傲宇挣扎的时候,白文轩用着依旧温和的声音说道。

    “哦,好。”独孤傲宇跟在白文轩的后,转又向着寝室的方向走回去。

    路上,两个人都很沉默。

    虽然对于这份感的结束,白文轩并没有感觉到多少的伤心,但是,仍旧有淡淡的伤感在他的心间徘徊不去。

    感,似乎真的是一个容易破裂的东西,就像他这段纯纯的初恋,似乎还没有开始就那么结束了,说没有遗憾那是骗人的,但是,同时他也有了对感的怀疑。

    只是一个电话,只是几句道歉的理由,就宣告了感的结束,他不在乎那个女人,但是他质疑的可信度,尤其是他今天刚遇到了一个男人的表白,而这个男人也认识自己三天就说喜欢自己,这样的感真的可靠吗?

    他想,独孤傲宇对他的,对他的感觉,应该是更加的虚幻,让人难以相信的吧。

    至于独孤傲宇则是在说与不说之间游移不定,或者说他已经有了选择,只是他在怀疑自己的选择是不是对的,不过,无论结果如何,他都会坦然的去面对,他活在世界上三十年,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没有见过,虽然面对心的人失去了往的冷静和理智,但他的本和阅历却是没有减少的。

    无论如何!他都要紧紧的抓住这份幸福,白文轩对于他独孤傲宇来说是唯一的能带给他幸福的人!错过了文轩,他将再也不知道心动是什么样的滋味。

    在沉默中,两个人回到了寝室。

    “文轩,对不起。”认真的看着白文轩的眼睛,独孤傲宇选择去面对一切,真实的面对一切,他不希望因为自己而破坏两个人之间的承诺与信任。

    白文轩忍不住皱眉,今天他已经不想再听到这样的话了,别人的道歉代表的是他一定做了让自己不会感觉到愉快的事,道歉本意味着便是一件坏事。

    “傲宇,我不想听到什么道歉的话,我累了,无论你想说什么,明天再说吧。”白文轩说完就走向了浴室,他真的不是逃避问题,而是今天已经发生了太多让他不喜欢的事了。

    “别走!”独孤傲宇拉住白文轩的手腕,又因为心中过于慌乱,而没有控制好力度,猛地就将白文轩拉到了自己的怀里。

    独孤傲宇有些慌张的抱住怀里的白文轩。

    而因为体虚弱没有站稳的文轩第一反应就是要离开傲宇的怀抱,但是,当他感觉到傲宇温暖的体温的时候,却突然间不想离开了,这个男人的味道似乎可以让自己有些浮躁的心安静下来,也可以让他有些冰冷的心感受到一丝丝的温暖。

    “放开我。”自己无法离开,所以他选择让对方放开,这似乎是本能的一种保护自己的方式。

    “不,我不会放手,永远都不。”本来,独孤傲宇的手臂抱的不是很紧,但是当他听到白文轩拒绝的时候,独孤傲宇却像是受到了刺激一样,紧紧的收拢手臂,将白文轩抱在了怀里。

    “文轩,文轩,不要离开我,我……真的不能没有你。”独孤傲宇将头埋在白文轩的肩上,低泣般的叫着文轩的名字,刚刚就在白文轩要进去浴室里的那一刻,他真的觉得文轩似乎要离开自己一样,那种瞬间而来的恐惧,让他再也不想放手。

    白文轩的体有些僵硬,对于独孤傲宇这样激烈的拥抱,也有些无措,所以只是僵在那里,任由独孤傲宇抱着。但是随着傲宇的低泣,白文轩却感觉到自己的心里的某个地方,似乎渐渐的松动了起来,他好像慢慢的也感觉到了独孤傲宇对他的那种感,他想,他现在才是真正的相信这个男人对自己那认真的让他有些窒息的感

    慢慢的,慢慢的,文轩的手抚上了独孤傲宇的背,然后像是在安慰独孤傲宇一般,轻轻的拍着他的背脊。

    “傲宇,你刚刚为什么要说对不起?”现在的白文轩已经完全平静了下来,他想有些问题还是先说清楚的好。

    而正在享受白文轩这难得的温柔的独孤傲宇则是全一僵,这一刻,他真的觉得有些害怕了,他才刚刚得到白文轩这么难的的温柔的回应,现在又要说出事实,如果文轩生气的话……

    “唉,说吧,你做了什么,为什么要说对不起。”感觉到独孤傲宇僵硬的反应,白文轩也有些无奈了,以前,无论是谁对他的评价都是一个十分温和的人,因为他几乎没有发过什么脾气,但是,这个比自己看起来要让人害怕的多的人,却总是那么紧张自己,难道,这就是因为吗?

    听了白文轩的话,独孤傲宇轻轻的放开了文轩。

    “我知道她为什么要和你分手。”既然决定了要说,独孤傲宇也不想再遮掩什么,他选择了实现自己的诺言,对白文轩再也不要有任何的隐瞒。

    “为什么?”白文轩这句话问的很轻,表也很平静,而也就是这样却更是让独孤傲宇有些害怕,他怕,那温柔后的愤怒更令人无法承受。

    “我让人寄给了她一份国外大学的入取通知书,还有,我之所以能单独和你住在这个寝室里,也是我让人安排的,文轩,我知道我这样做很不对,无论我是为了什么,我都不应该去做这样的事,但是做已经做了,我就不会后悔,除了离开我,无论你怎样惩罚我,我都是接受的,文轩,我只希望你不要让我离开你。”

    独孤傲宇将自己隐瞒了文轩的事一次都说了出来,而他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想明白了,无论文轩的反应怎样,他都是会留在文轩的边,他要守护他的,直到永远。

    而对于独孤傲宇的行为,白文轩是有些惊讶的,但是却没有了本该有的愤怒,白文轩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所以他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有些事是不能怨他的,要怨也只能怨社会的这种现实了。

    白文轩移动脚步打算向浴室走去,他今天是真的有些累了,想要休息一下了。

    “文轩!”独孤傲宇看到白文轩又要走,又惊又慌的从后面抱住了白文轩的腰,他以为文轩是生气到要离开。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请你原谅我,原谅我,我以后再也不会做让你不喜欢的事,所以,原谅我,求求你了,不要走……”独孤傲宇可以强硬的让文轩留下,也可以用很多手段让文轩听自己的话,但是独孤傲宇没有,他只是卑微的用着乞求的语气请求文轩的原谅。

    在白文轩的面前,他只是一个害怕被人丢弃的可怜的人,他唯一的希望便是这个人不要怪自己,愿意留在自己的边。

    “傲宇,我没有要离开,我只是要去浴室而已。”白文轩眼神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温柔,耐心的解释着,用着自己那温和的声音安慰着惊慌中的独孤傲宇,他甚至可以感受到从独孤傲宇上传来的那轻微的颤抖,他真的就那么害怕自己离开吗?

    “真的没有生我的气吗?”独孤傲宇轻声的询问道,语气显得有些可怜。

    “恩。”白文轩认真的点了点头。

    “……文轩,你,你有可能接受我吗?”应该是有些得寸进尺吧,但是只有独孤傲宇自己才知道,自己的心是多么迫切的想要得到文轩的抚慰,所以他还是问出了口,然后小心翼翼的等着白文轩的反应。

    “傲宇,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接受你,但是,如果是这样的相处,我并不反感,只是再近一步的话,我就不知道了。”白文轩说的比较直白,其中所要表达的意思也十分清楚,像朋友一般的相处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如果想要再进一步或者是再进许多步,他就不一定能够接受了。

    白文轩不是一个思想古板的人,对于同恋间的问题,他是比较开明的,而这都要归功于白文轩看过的各种各样的书籍。白文轩所看的书中就有写过同的故事,对于他们的感,白文轩可以理解并接受,但是对于他们的上关系,白文轩就有些难以接受了。

    尤其是……白文轩看了看更像是征服者的独孤傲宇,如果和独孤傲宇上,独孤傲宇一定不会是承受的那一方吧,而他自己也是绝对接受不了被一个男人压在下的景。

    想到这里,白文轩猛地摇了摇头,对自己会有这样的想法感到可笑,刚刚被表白而已,他怎么就会想到那么远的事呢,自己是不是有些杞人忧天了啊。

    只是有些时候,越是觉得不可能的事,反而就越有可能。

    本来独孤傲宇从后面抱住白文轩,是想不让白文轩离开。而且因为担心白文轩会厌恶自己的过多接触,独孤傲宇也没有什么其他的过分的想法,只是当他听到白文轩真的不是生气的时候,独孤傲宇紧绷的心就慢慢的松了下来,而且,白文轩摇头的时候体微微的晃动,正好摩擦着独孤傲宇的体!

    “恩……”一呻吟,独孤傲宇的不自的起了反应,而紧密相贴的两个人也同时都感觉到了。

    白文轩有些尴尬了,没想到自己刚刚想到这样的事,独孤傲宇就会有这样的反应,还真是让他觉得有些无措。

    白文轩轻轻的挣扎了一下,想要离开独孤傲宇的怀抱,因为独孤傲宇有反应的那里正抵在自己的两股之间,一个让人充满无限联想的地方。

    只是一向努力克制自己**的独孤傲宇却不想那么轻易的就放开白文轩,不仅没有放开,反而将他抱的更紧了些,让白文轩可以更加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

    “文轩,文轩,我好想好想要你,文轩,你知道吗,我想的心都痛了,文轩,文轩……”就那样抱着白文轩,独孤傲宇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白文轩的名字,诉说着自己心底最迫切的渴求。

    白文轩是一个男人,他了解男人的**,只是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被一个男人这样渴求着,而且,白文轩竟然惊讶的发现,自己的**也在悄悄的抬头!

    果然,男人是靠下半思考的动物,他的体竟然在心里还没有接受的时候就有了反应。

    “放开我。”白文轩再次开口说道,声音却是有些沙哑,而这对于独孤傲宇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无法抗拒的惑。

    “文轩……”独孤傲宇像是在痛苦的呻吟着,心里和体上的双重渴求,让独孤傲宇感觉到自己像是要快要疯了一样。他此时也顾不得那么许多,手也开始有些不受控制的在白文轩的上游移起来。

    “不,不要这样,独孤傲宇,我是不会和你上的,我是一个男人,我根本就不可能接受被一个男人压在下。”几乎用尽了全的力气,白文轩猛地推开了独孤傲宇,对着独孤傲宇喊道。

    “文轩,你也是有反应的,为什么,为什么就不能接受我,难道真的就因为我是一个男人吗?”被推开的独孤傲宇满脸的痛苦,他的心在痛,他的**在痛,他的全都在痛,为什么,为什么,文轩就不能接受他,为什么,难道真的就因为他是一个男人吗?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他愿不去做这个男人!

    啊!不去做这个男人!文轩刚刚说了什么?他说他不可能被一个男人压在下?一时间,独孤傲宇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睛猛地一亮!

    “这并不都是因为你是男人的关系,而是我无法接受自己像一个女人一样被你拥抱,你冷静一点,我们是不可能的,你如果非要这样做,我们可能连朋友都做不了!”他自认很普通,但是他也有自己原则,他是真的没有办法勉强自己去接受独孤傲宇,这不是感上的问题,而是体上的问题,想着被独孤傲宇那样拥抱,他就全发冷。

    “……文轩,那你要我好吗?只要你愿意,我可以做任何事,你要我吧,你不愿意被抱,我愿意,让我像一个女人那样被你拥抱吧,让我可以真正的感受你的所有,文轩,求你,只要你不拒绝我,只要你愿意真的接受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吧,文轩……”独孤傲宇再一次紧紧的抱住白文轩,用着自己那有些低沉但却异常坚定的声音诉说着自己的心意和乞求,他知道说出这番话的自己是真的疯了,也清楚的知道这番话所代表的意义是什么,但是在独孤傲宇的心里,这些对他来说都无所谓了,只要白文轩愿意接受他,那么就是让他像个女人一样被抱,他也愿意!

    ……

    (本章完)

重要声明:小说《强欢-帝王宠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