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愈加深陷的爱

    等到两个人走到教室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人坐在里面了,他们刚走进去,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白文轩有些尴尬,但也只是微微一笑,而独孤傲宇则是连感觉都没有,他一心一意的把自己所有的思绪都放在了白文轩的上。而后两个人就在众人惊讶的注视中选了颇为靠后的位置上坐下。

    不久后,老师来了,白文轩看了一眼独孤傲宇,便继续低头看自己的书,而独孤傲宇则是在一边偷看着白文轩认真的脸庞。

    独孤傲宇越看便越觉得白文轩是真的很好看呢,不浓不淡的眉,不大不小的眼,不高不矮的鼻梁……虽然,也许是有点普通,但是看在独孤傲宇的眼里,却觉得白文轩的每一点都恰到好处,让他看了还想再看,永远都看不够的感觉。

    而独孤傲宇也就真的这般看了整整的一堂课,下课铃响起的时候,独孤傲宇皱着眉头想道,为什么上课的时间就这么一会呢,也实在是太过短暂了!

    “你还不走吗?”走出教室,白文轩看到这个人仍旧跟在自己的后,忍不住问道。

    “……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独孤傲宇不想走,但是他实在找不到留下来的理由,所以,只好没话找话的问了一个自己知道答案的问题。

    “我叫白文轩,白色的白,文学的文,器宇轩昂的轩。”白文轩没有觉得自己的名字有保密的必要,而且两人也一起吃过了饭,勉勉强强算是朋友,所以,很快的就回答了。

    “我叫独孤傲宇,很高兴认识你。”没有隐瞒自己的名字,独孤傲宇不想骗他,而且,如果有可能,孤独傲宇任何一件事都不想隐瞒眼前的这个男人。

    “独孤傲宇?好有个的名字啊,呵呵,很高兴认识你。”白文轩听到独孤傲宇的名字以后第一个反应就是感觉到熟悉,但是一时又想不起,而白文轩又不是凡事都会强求的人,便也没有继续想下去,所以,他很自然的就伸出了手,要和独孤傲宇握手。

    而告诉白文轩自己真正名字的独孤傲宇,却是有些紧张的,他是既希望白文轩知道他的份,又不希望白文轩知道,现在看到白文轩只是一带而过后,便也松了一口气,只是,当他又看到白文轩向他伸出手的时候,却又开始紧张了起来!

    这种紧张是他前所未有过的,即使是八岁那年第一次杀人,还是十二岁那年谈拢的第一笔上亿的合同,或者,很多很多,被世人称为奇迹的事,他都没有这么紧张过!

    独孤傲宇咽了咽并不存在的口水,然后,带着些微的颤抖,缓缓的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两只手慢慢的靠近,终于握在了一起……

    独孤傲宇不知道白文轩此时是什么心,但是他感觉自己好像要哭出来一样,他以前从来不知道什么是眼泪,不知道哭是什么感觉,但是,他现在知道了,虽然,他没有哭,可是,他知道了想哭是什么样的感觉!

    交握的手随意的晃动了几下,随后白文轩就要收回,只是……

    白文轩看向独孤傲宇,他怎么还握着他的手啊,他又不是女孩,还可以吃豆腐!

    “呃,不好意思。”独孤傲宇也感觉到了自己的怪异,有些恋恋不舍的松开了手,白文轩的手很温暖,让他感觉他们相握的不仅是手,而是他们的心。

    “没关系,我要回去了,以后有机会再见吧。”白文轩没有在意,本来就是嘛,两个男人多握了一下手也没什么的,只不过,这个人的手有些凉,有些粗糙,有些让他感觉不太舒服,不知为何,他的心好像有点淡淡的酸楚。

    “恩,我可以送你回去吗?”独孤傲宇还在垂死挣扎着,他想,只要能和白文轩在一起,哪怕是多一秒,也是极好的。

    “我只是回寝室,你看,就在那里,就不用送了吧。”白文轩有些尴尬的指了指就在不远处的寝室,从这里看过去,甚至能看到他晒在凉台的衣物。

    “哦,那好吧。”有些失落的语气,独孤傲宇的表里也有着很明显的失望。

    白文轩被这样的独孤傲宇弄的有些不好意思了,他是一个二十岁的男人,而且,又是在自己的学校里,根本就不会发生什么意外的,但是这个人却要送自己,而自己拒绝后竟然露出这么失望的表……难道,他是想看看大学的寝室吗?如此想着,也让白文轩觉得自己刚才的拒绝似乎有些不该了。

    而白文轩这最后的推断,却是又与独孤傲宇的想法差了十万八千里,不过,只要结果是令人满意的,不就足够了吗!

    “独孤先生,如果你想送我就送我好了,呵呵,我也带着你去参观一下男生的寝室。”白文轩淡淡的笑了笑对独孤傲宇提议道,不知道为何,他有些不太想在独孤傲宇的脸上看到那么失落的表

    “好!”听到白文轩的话,独孤傲宇刚毅冷酷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而看到独孤傲宇这样的笑容,却让白文轩有了一个奇怪的感觉,站在他面前的不是一个成熟的男人,而是一个可的大男孩!而且这个男孩单纯到,只因为他的一句话,便可以露出如此满足的笑容!

    真是十分奇特的感觉啊,白文轩摇了摇头,不让自己再瞎想下去。

    而后,两个人便肩并着肩,向着寝室楼走去。

    白文轩的寝室在二楼,两个人走进寝室楼,上了楼梯,拐了个弯就到了。

    站在自己的寝室门前,白文轩看向独孤傲宇,这个人要跟着自己进去吗?

    独孤傲宇则是看着白文轩,想象着他住的地方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都有疑问,但是很显然两个人的问题有些矛盾,白文轩看到独孤傲宇似乎一脸兴致勃勃的样子,不忍让他扫兴,便认命似的拿出了钥匙打开了门。

    如果有钥匙,他是不会敲门的,因为,他不喜欢在自己能做的事上麻烦别人。

    “请进来吧,有点乱,别嫌弃。”白文轩有礼的让开了门,请独孤傲宇进去。

    “小轩啊!你回来……”孟涛听到白文轩的声音就从上坐了起来,想要打招呼,但却没想到竟然看到了一个那样的男人。

    成熟,冷酷,霸气,冷,绝对的成功人士!这是孟涛在看过独孤傲宇之后对他的评价,只是,这样的人跟白文轩又是什么关系呢?

    而此时独孤傲宇也看到了一随意装束的孟涛,微不可查的皱了一下眉,他对有人打扰到他和白文轩的相处而感到不悦,他本来以为他们是可以独处的。

    “独孤先生……”白文轩出生唤了一声独孤傲宇,但是被独孤傲宇打断了。

    “傲宇,叫我傲宇就好了。”他不喜欢白文轩那么客的称呼。

    “哦,好,傲宇,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室友孟涛,这位是我今天认识的朋友独孤傲宇。”白文轩为双方介绍着。

    “独孤傲宇!”孟涛惊讶的叫了一声,从上猛地站了起来,很是怀疑自己刚刚听到了什么!

    独孤傲宇看向孟涛,冷酷无的眼神让孟涛不可抑制的全颤抖了一下,想问的问题也都被吓得咽了回去。

    “怎么了吗?孟涛?”白文轩似乎感觉到了孟涛的异样,奇怪的问道。

    而这个时候,独孤傲宇带着威胁般的眼神又冷冷的看向孟涛,当然,这样的眼神是在白文轩看不到的地方。

    “没,没什么事,恩,那个独孤先生您,您好,文轩啊,我,我还有些事要出去,就不在这陪你们了啊。”说着,也不等白文轩反应,就抓了件衣服跑了出去,而后直到跑到了很远的地方,孟涛才敢大大的吐出一口气,因为独孤傲宇的气势实在是太过强悍了,尤其是在他针对一个人的时候。

    可是,这个独孤傲宇真的是那个独孤傲宇吗?认真想想又觉得似乎不太可能,那个独孤傲宇可是神一样的人物啊,怎么可能会在这样一个平凡的学校里出现呢,但是,即使这个独孤傲宇不是那个独孤傲宇,也一定不是普通的人。

    孟涛越想越晕,最后决定还是不要去想好了,只要他一想到那个人,就会想到那双冰冷的似乎全然没有任何感的眼眸,还真是让人觉得十分恐怖呢,也不知道文轩那么单纯的人是怎样认识他的,而且,那个人会呆多久啊,有那个人在寝室是回不去了,还是去别的地方玩吧,想着,孟涛就去了网吧,但是还没进去就发现他忘了带钱,也忘了带手机!

    真是让人无语的一天啊!

    而此时,寝室之中,气氛却是颇为融洽的。

    “请坐吧,男生的寝室就是这样的,有点乱。”白文轩客气的招呼着独孤傲宇。

    “咳咳……我可以叫你文轩吗?”随意的找了把椅子坐下,独孤傲宇有些不自然的问道。

    “当然可以了,呵呵,你喝水吗?我给你倒杯水好了。”说着,白文轩就站了起来,准备去倒些水。

    “不用!”独孤傲宇只希望和白文轩静静的呆在一起就好,所以,看到他站起,反的就抓住了白文轩的手臂。

    而此时刚刚入秋,虽然没有穿着短袖的衣物,但衣物也是很薄的,独孤傲宇甚至可以感觉到白文轩手臂上的度……然后,独孤傲宇发现了一个让他感到十分震惊与尴尬的问题,他的体竟然因为这样的碰触就起了反应!

    有些慌张的,独孤傲宇立刻就松开了握住白文轩的手,然后很是别扭的侧过了子,遮挡住那突起的位置。

    千万不可以让文轩知道自己这样的反应,不然,文轩一定会讨厌自己的!独孤傲宇在心中十分惊慌的想到。

    “怎么了吗?你不喝水啊,呵呵,其实也就是白开水,我们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淡淡的笑了笑,白文轩又坐了回去。

    两个人之间出现了片刻的沉默。

    “我……”

    “我……”

    两个人同时出声,但是却都没有接着说下去,而就在这个时候,独孤傲宇的电话响了起来。

    独孤傲宇看了一眼白文轩,白文轩向着他点了点头,就站起走到了一旁,收拾起了东西,而他这也是为了想要给独孤傲宇一个方便接电话的空间,这是属于白文轩的体贴与细心。

    “什么事?”来电显示是他的秘书,所以,独孤傲宇接起电话直接就问道。

    “总裁,今晚用为您安排哪位小姐吗?”蓝若雅职业的问道,但是问题却是如此的让人诧异!

    没错,这也是她的工作之一,为他安排每晚伺候的人,而独孤傲宇就像是一个君王般的等待她安排的人去侍寝,而那些女人环肥燕瘦,明星艺人,想要什么样就有什么样。

    “不……就乔安娜吧。”本来独孤傲宇是要说不用的,但是,他现在的体就急需要发泄,所以,就改变了注意。

    “是。”

    蓝若雅说完,独孤傲宇就挂上了电话。

    “傲宇,是有什么事吗?”白文轩这么问也不过是随意的问上一句罢了,也算是为了不冷场的没话找话。

    “……恩,我要走了。”独孤傲宇不想走,但是他的**越来越明显,即使他极力的克制,仍旧没有平静下来的趋势,所以,他还是先离开这里好了。

    “那我送你走吧。”白文轩淡淡的一笑,别人要走,他是不会留的,在他看来,一个人的去留都是自愿的,他不会说什么客的话去挽留什么。

    “不用了……文轩,我可以再来吗?”他不想让文轩看到他的窘迫,但是,他仍旧舍不得离开,所以,又问了一句。

    “当然可以。”白文轩说的自然,没有特别的切,也没有不愿,对于白文轩来说,独孤傲宇这个人给他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跟他在一起也很舒服,很随意。

    “那我以后再来看你,文轩,我走了,再见。”甚至是有些笨拙的话语,独孤傲宇说完就转离开,体有意的遮挡着白文轩的视线,他此时的体状况真的很尴尬。

    “那再见了。”白文轩的声音在后传来,独孤傲宇十分不舍的走出了白文轩的寝室。

    一路飞车,大约半个小时以后,独孤傲宇就回到了他的别墅里。

    “先生,乔安娜小姐已经在客房等您了。”管家东方清远,一个三十岁左右的成熟男子,站在独孤傲宇的前说道。

    “恩。”独孤傲宇随手脱了上衣,走进了主房旁边的一间客房,这间客房就是专门为他准备的,他有需要的时候,都会让女人住在这里,方便他的宠幸,至于主卧房,除了专门打扫的人是没有人可以进去的,而这些只是发泄**的女人更不可以。

    不过,如果是那个人的话,自己就愿意让他拥有属于自己的一切,只是,那个人会愿意要吗?想到这里,独孤傲宇感觉自己的**似乎更加的火了!

    推门走了进去,他现在急需找个人来发泄他的**。

    “独孤先生。”媚入骨的声音,妩媚勾人的眼神,乔安娜看到独孤傲宇进来的时候,就立刻迎了上去,然后将自己**的躯贴在了独孤傲宇的上,主动且

    她知道自己这个样子就像是女一样,但是为了独孤傲宇这个站在世界顶峰的男人,让她做什么她都愿意,即使是从一个不知人世的羞涩女孩变成一个风上浪女!

    独孤傲宇是她唯一的一个男人,因为独孤傲宇从来都不会碰别人碰过的女人。

    而独孤傲宇抱着怀里柔软的体,感觉到两团丰盈在自己的前摩擦,本来急于发泄的**却淡了下来,最后,他甚至是有些厌恶的推开了怀里的女人。

    不知道为何,前的这个女人竟然挑不起自己一丝一毫的兴趣,反而激烈的**在看到她的时候完全冷却了下来。

    皱起眉,独孤傲宇本就严肃的有些沉的脸看起来更加的吓人了。

    “独孤先生……”乔安娜有些害怕此时的独孤傲宇,虽然以前独孤傲宇也是沉着一张脸,让人觉得十分的冷酷无,但是绝对没有这个时候的这般可怕。

    “滚!”冷冷的吐出一个字,独孤傲宇转离开了房间。

    乔安娜有片刻的呆愣,然后快速的穿上衣服离开了,她虽然从心里着这个冷酷的男人,但是她也从心里怕着这个男人!

    她他,也怕他,她只能在心里轻轻的称呼他为傲宇,而在别人的面前她只能叫他独孤先生,因为他不许任何一个人叫他的名字,因为别人不配!

    独孤傲宇是一个冷酷倨傲的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的男人,所以,他也不会属于任何一个女人,而乔安娜的想法是,自己只要乖乖的听话,做他的众多的女人之一就好了,但是现在,似乎她的这个希望也快要破灭了,因为,她竟然在什么都没有做的况下就被赶了出来,难道,他已经厌倦了她的体了吗?

    而不管那个女人是何心思,独孤傲宇算是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现在这个急需发泄的体,需要的对象不是女人,所以,独孤傲宇又叫来了管家。

    “独孤先生,您有何吩咐?”东方清远恭敬的问道。

    东方清远,男,三十三岁,孤儿,从小跟在独孤傲宇边,职业管家学院毕业,正业管家,副业杀手界顶级杀手“青”。

    “找几个男孩来。”女人不行,那么他就换男人,虽然以前他并没有这样的喜好,但是,既然他上了白文轩这个男人,那么,说明他也许对男人也是有兴趣的。

    “是!”没有问做什么,因为他看着独孤傲宇的况就知道了,刚刚撵走了那个女人就要男人来,他怎么会不清楚呢,只是,先生什么时候变了口味,喜欢上男人或者说是男孩了?

    不一会,两个男孩就被送到了客房。

    独孤傲宇坐在客房的上,冷着眼看着那两个似乎有些颤抖的男人,不,应该说是男孩!

    真的是男孩,他们大概也就是十八、九的样子吧,一脸的青涩紧张。

    “过来。”独孤傲宇冷冷的声音在黑暗的屋子里显得格外的低沉,让人有种置于地狱的错觉。

    两个男孩浑一震,怯弱的走到独孤傲宇的面前,虽然害怕,但是他们都知道即将面对的是什么,他们本就是经过特别调教的男,而且是被人口贩子卖了终的那种男,而之所以能来到这个他们应该称之为主人的男人面前,也是因为他们是那些男中最好的,而且是没有伺候过任何客人的。

    “主人。”两个男孩被调教的很好,虽然有些害怕,但仍旧是恭敬的站在独孤傲宇的面前叫着主人。

    “用我告诉你们怎么伺候我吗?”冷冷的,独孤傲宇的声音毫无感,这才是真正的独孤傲宇。

    “对不起,主人。”两个人的声音有了些慌乱,然后迅速的脱掉了自己的衣服。

    左面的那个男孩长的更加的秀气些,而年龄似乎也较大一些,所以,比较主动的跪在独孤傲宇的腿边。

    他带着些微颤抖的手慢慢的解开独孤傲宇的裤子,但是独孤傲宇不配合的只是冷冷的看着他,所以,他只能解开独孤傲宇的腰带,因为,独孤傲宇是坐在边的,甚至没有任何想要配合的意思,只是看着那男孩的动作,冷漠的没有任何感

    男孩有些尴尬,但却也不敢提出让独孤傲宇起的要求,所以,只好弯向前,颤抖着手想要去解独孤傲宇的衣服

    而美色在前,本应该是兴奋的感觉,但是独孤傲宇却只觉得一阵厌恶,而此时,另一个男孩也走了过来,伸手也想要为独孤傲宇脱掉衣服!

    但是,就在这一瞬间,两个男孩便被独孤傲宇粗鲁的推了出去。

    “滚,都给我滚,你们都给我滚出去!”咆哮声起,独孤傲宇已经有些失控了,被**和矛盾的心里同时折磨着的独孤傲宇,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了,他的体明明那般炙,但却对眼前的这些人只有厌恶的感觉!

    而这也一切也告诉了独孤傲宇一个事实,此时此刻,除了白文轩,谁都不行!

    而那两个男孩也被吓的不轻,一脸慌乱的表,逃命似的跑了出去。

    独孤傲宇一个人呆在黑暗的房间里,突然间感觉到了以前从来没有感觉过的孤独,即使为王者,即使没有朋友,但是他却从来没有感觉到孤独,可是现在,在这个他熟悉的房间里,他却感觉到了深深的孤独!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男人,那个刚认识了只有一天的男人。

    想到那个男人,便想到了那个男人温和的笑,想到了今天与那个人不经意间的碰触,独孤傲宇感觉自己的**更加的肿胀了!

    一种快要爆发的感觉,独孤傲宇颤抖的用右手包裹住自己的**,随后,在这个黑暗的房间里,粗重的喘息声响起,想着白文轩的独孤傲宇在一声闷哼中发泄了自己的**。

    有些颓然的,独孤傲宇躺在了上,看着黑漆漆的天花板,想着自己为何会如此狼狈,竟然只能用自己的手去解决自己的**。

    而那个人啊,那个自己一心想念的人,那个自己想要为他守住贞洁的人,却浑然不知。

    独孤傲宇摸索着自己的衣物,拿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独孤先生!”带着点惊讶,但更多的是恭敬的声音响起,东方清远没想到独孤傲宇竟然会在这种时候给自己打电话。

    “到书房等我。”吩咐了一句,独孤傲宇挂上了电话,向书房走去。

    独孤傲宇的别墅很大,所以,伺候的佣人也很多,但是每一个看到独孤傲宇的佣人都只是站住静静的行礼,等独孤傲宇走过后才离开,而这也是独孤傲宇的习惯。

    书房

    “独孤先生。”独孤傲宇到的时候,东方清远已经等候在门外了,没有吩咐,任何人是不得进入独孤傲宇的书房。

    关于独孤傲宇,似乎有很多忌,他的空间不许别人随意出入,有他在的地方不喜欢嘈杂紊乱,他说的话别人只可以服从却不能质疑,他是一个霸道到有些孤僻的人,但最多的还是冷酷无

    进入书房,独孤傲宇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明天早上之前,我要看到中凡大学成为我名下的产业,还有,我要成为中凡大学中文专业的学生,而且,要与白文轩这个人住在同一个寝室,至于这个寝室的其余的人,你按照最不引起别人注意的方式给他们换个地方住。”很直接简单的命令,独孤傲宇说完之后,东方清远便明白了。

    “是!”虽然没有任何疑问的应了声是,但东方清远的心里却是有着不小的疑惑,这个叫做白文轩的人到底是谁,为何会引起独孤傲宇如此的注意,真的让人觉得很惊讶。

    只是这样的疑问他永远都不会问出口,在独孤傲宇面前,是不需要疑问的,独孤傲宇有一个衡量的标准,如果有人对他的吩咐不理解,那么那个人就是一个不需要存在的人。

    “你可以出去了。”

    “是!”

    东方清远走后,独孤傲宇一个人静静的坐在椅子上,原本冷酷的表也变得有些复杂,时而是期待兴奋,时而是疑惑不解,时而是温柔如水,时而却是痛苦悲伤,这一个晚上,独孤傲宇就坐在那里,什么都没做,呆呆的想了一夜,一夜未眠。

    清晨的时候,东方清远敲响了书房的门,他并不是直接来这里的,而是在卧室里没有找到独孤傲宇的影,心中才猜想着,人会不会还在这里,毕竟他昨天离开的时候,独孤先生似乎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进来。”沙哑的声音响起,似乎很久都没开口了一般,让人听着有些难受。

    东方清远推门而入,看到独孤傲宇依旧是坐在昨天的那个位置上,好似自从他离开过就没有再移动,让东方清远有种错觉,好似自己根本就没有离开过一般,到底是什么事,让独孤先生如此反常,真的是因为那个叫做白文轩的平凡男子吗?他忙了这一夜,对白文轩的事也是很了解了,而在这其中他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

    “独孤先生,您交代的事已经办妥,这是中凡大学的让渡书,只要您签字,他就是您的产业了。”东方清远拿出一份文件放在了独孤傲宇的面前,看都没看,独孤傲宇便签了字,似乎很急切的感觉。

    “独孤先生,您的学籍和寝室的问题也都已经安排好了,您随时都可以去学校报道了。”收起文件,东方清远继续说道。

    虽然,对独孤先生这样的决定感到惊讶,心中也还有诸多疑惑,但是作为一个优秀的管家,一个全能型的助理,他仍旧会在第一时间将一切命令都做到最好,这是他的职责,也是他的骄傲。

    不过,孤傲先生和这个叫做白文轩的男子到底有什么关系呢?即使是东方清远,也不由的再次在心中问道,这件事实在是让他越来越好奇了呢。

    “很好,这段时间公司和组织里的事就叫给你打理,除非必要的话就不要来打扰我,我有重要的事要做。”独孤傲宇拿起那份学籍和相关的学生证明,吩咐了一句,便站起走出了书房。

    等了一夜,终于等到了这个消息,他现在已经迫不及待的去见那个让他想了一夜的男人了!

    而在独孤傲宇后,东方清远淡漠的表也终于有了变化,明显的好奇出现在了他的脸上,此时此刻,他真的很是怀疑独孤先生口中那重要的事指的会是什么,到底如何的重要,能让独孤先生放弃工作和组织里的事,而且还露出如此迫切的神,就像是一个即将要去见自己心的人一般,令人无比的好奇。

    ……

    (本章完)

重要声明:小说《强欢-帝王宠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