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了结刺客

    院落里很静,放眼望去,竟然一个守卫都没有,不过杀手的直觉告诉冷幽冽,这里一定暗藏玄机,那种熟悉的血腥味道,已经让冷幽冽开始兴奋起来了,而这种感觉也是在告诉冷幽冽,这里一定有杀手,而且还不止一个!

    冷幽冽带着冷寒衣法极快的穿过了后院,也终于碰到了第一个人,冷幽冽二话没说,悄无声息的就出现在了那人后,匕首轻轻的一划,那人便连反应都没有,就软到在了地上,没有了声息。

    而此时,冷幽冽的影也早已经消失,出手之后便再也没有看那人一眼,对自己手极有把握。

    院落并不大,几息的时间便已经找到了他们要找的人,虽然冷幽冽没有见过那名潜进到宫中的杀手到底是何种模样,但是看着面前这人,却可以肯定一定是此人不会错了,那浓重的杀气,还有周所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果然不愧是敢进宫行刺的人,还真是颇为强悍!

    不过,遇上了他,就算是再强悍,也得给他趴下!

    “为何进宫行刺?哼,不过我也知道你不会说,但应该是与秦项羽有关吧,我也知道你不会承认,不过也没有关系,我就当你默认了好了,今天你遇到了我,便是你该死的时候了。”冷幽冽的开场白是霸气又有些无赖,其中更是带着冷的杀气和不屑的嘲讽,让那个刺客本来想要打死也不说的话,还没有说出来便不得不咽回到了肚子里,涨红了一张森的脸。

    冷寒衣一直跟在冷幽冽后,在听到冷幽冽的话时,眼神中闪过了一抹笑意,但随即便被杀意所取代。

    而冷幽冽话落,体便以极快的速度向着那名刺客冲去,手中的匕首更是以极其诡异的角度刺向了刺客,刺客也来不及多想,立刻抽出了剑迎向了冷幽冽,脸上的神色虽然十分凝重,但看着冷幽冽的眼神却是颇为自傲的。

    只是几招过去,那名刺客自傲的眼神却已经变成了惊讶和恐惧,再也没有了那种自信满满的样子,冷幽冽的手十分强悍,而且招式诡异,异常凌厉,虽然只是几招,便已经让那刺客有了畏惧的感觉。

    高手比拼,气势本就是十分重要的,更何况是和一个比自己只高不弱的杀手呢,所以那名刺客的落败已经是显而易见的事了,数十招过后,冷幽冽趁着刺客后退挥剑的瞬间,猛地扑向了刺客,手中的匕首狠狠的刺进了刺客的腹之内!

    刺客没有死,握着剑的手还没有放弃的想要刺向冷幽冽,却是被冷幽冽一掌挥开了,而在此时,这个庄院里的人也终于被惊动了,五名穿着与这刺客同样衣衫的男子出现在了冷幽冽的面前,俱都是一冷的杀气,显然与这尚未死去的刺客是一路人马。

    据冷寒衣调查,这庄院便是用来驯养这些刺客的,而且这种庄院似乎有许多,人数少的只有五六名,多的则有数十名,分散在天下各处,颇为隐秘,而他们的主人却都只有一个,那便是大将军秦项羽,只是因为时间太多,具体详细的资料却是没有的。

    后出现的五名杀手也没有废话,看到此此景毫不犹豫的就冲了上来,冷寒衣也加入到了战局之中,五对二却是丝毫不落下风,不过因为对方这五人也都算是高手,却也不可能立即就取胜,双方七个人纠缠到了一起,打了大约半刻钟的功夫,冷幽冽眼神一冷,趁着空隙竟然将手中的匕首当作飞刀扔了出去,狠狠的插在了其中一名刺客的眉心处,便也结束了五对二的局面,而勉强维持的平衡也打破了,冷寒衣拼着受伤也杀死了一名刺客,但冷寒衣却也被刺客的临死一搏踢飞了出去,受了不轻的内伤,与冷幽冽相比,十三的冷寒衣还是显得稚嫩了一些。

    而看到冷寒衣被踢飞,冷幽冽周杀气也更加浓重了,从腰间抽出了一把黑色的软剑,和剩下的三人站在了一起。

    片刻过后,那三个人两死一重伤,却都已经倒在了地上,冷幽冽冷眼一扫,走到了最初的那名刺客前,剑尖直指刺客,冷冷的问道:“还有什么想说的吗,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没死的人不一定要死,冷幽冽偶尔也会有如此善良的时候,他称之为“最后的温柔”,给应该死亡者一个有可能活着的希望。

    只是重伤的刺客却是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作为一名刺客,更是一名死士,他即使想要活着,在这种时候,却也必须要选择死去,因为活着将要比死亡更加艰难。

    冷幽冽的剑轻轻一挥,鲜血溅出,刺客也失去了呼吸的机会,而后冷幽冽又将剩下的那个刺客也一剑送去了地狱,才走到冷寒衣面前,此时冷寒衣已经站了起来,只是却脸色苍白,呼吸急促。

    作为一名合格的医生,冷幽冽查探了一下冷寒衣的况,内脏受损,但并不是十分严重,修养几便可痊愈。

    “可以走吗?”冷幽冽问道。

    “可以。”冷寒衣咬着牙回道,在主子面前,他绝对不想成为累赘,更加不想让主人认为他是一个没用的人。

    冷幽冽深深的看了冷寒衣一眼,而后什么都没说,却是猛地将冷寒衣抱了起来,虽然两人同岁,但冷幽冽要比冷寒衣高上一个头,而且材粗壮,将冷寒衣抱在怀里,竟是异常的轻松。

    “作为一个杀手,不能说苦也不能说累,在临死之前都不能有一丝的大意和软弱,对于我的命令,不能怀疑,也不能拒绝,自从你叫我主子的那一天开始,你便是属于我的,一切都要听我的话,所以,在我面前也不用勉强,受了这么严重的伤还想说可以,你当我是眼瞎的吗,哼,不过等你伤好之后,训练量立刻加倍,就这么几个刺客都能让你受伤,你要是再这么没用,就不用留在我边了。”

    冷幽冽一边抱着冷寒衣向外走去,一边在冷寒衣的耳边说道,语气强势而狂傲,就是连关心的意味都隐藏在了霸道之中,而这便也是冷幽冽的子,虽然很是冷酷,却也有着属于他的温柔,只是他的温柔很少流露,只有极少的人用心才能体会。

    ……

    (本章完)

    !

重要声明:小说《强欢-帝王宠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