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五年之后

    五年后 冷幽冽五岁。

    虽然冷幽冽的年纪只有五岁,但看起来却有**岁的样子,整个人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冷冰冰的距离感,而如果是被他看上一眼,那种冷酷的气息也会感觉的更加明显,不过好在他活动的范围并不广,只是在院落的周围晃悠着,一般也多是为了锻炼体。

    冷幽冽发现,这功夫还真的是要从小练起,他在现代的时候教他功夫的师傅便说过,中华武学的修炼越小开始效果便越好,他这次便是抓紧了一切时间修炼,效果果然不错,虽然因为体太小无法达到自己全盛时期的状态,但是对付两三个普通人,却绝对是绰绰有余了,不过他也知道这距离他的目标还很远,在这个充满了危险的皇权社会中,他只有掌握了更多的能力,才能让自己活的更加安全。

    “主子,该回去吃饭了。”

    冷幽冽循声望去,正好看到某个长大了的小白跑过来,只是还没等到他出声回答,那个跑着的小白便一个不稳猛地向前跌去。

    冷幽冽眼疾手快的跑过去想要扶住跌掉的小白,却忘记了自己只有五岁的事实,不仅没有扶住白予笑,还赔上了自己也跟着跌了下去,而且还正好跌在了小白的上。

    “啊,痛!”白予笑今年十岁了,冷幽冽虽然比平常五岁的孩子要粗壮许多,但还是要比白予笑小上那么一点,也正好将白予笑当作垫背了。

    “痛,痛死你活该,走路不看路,你都看着哪里呢。”虽然跌倒了,但冷幽冽反应很快的爬了起来,倒是白予笑在地上挣扎着,笨笨的样子怎么爬也爬不起来,最后还是冷幽冽帮了他一把,才站了起来。

    “对不起。”白予笑被训了,可怜兮兮的看着冷幽冽,讷讷的说道。

    而看到白予笑这个倒霉样子,冷幽冽就是再大的脾气也没有了,板着一张脸便和白予笑回去了。

    又过了几天,冷幽冽正在树林中练拳,这树林也算是皇宫中颇为偏僻的一处地方了,他在这里练了一年多的拳,也没有看到半个人影,只是今天这里却多了几位不太受欢迎的客人。

    冷幽冽将自己藏在了树枝上,冷冷的看着下面发生的那一幕,两个十四五岁大的孩子正拖着一个五岁左右的孩子进了树林,那年纪小的孩子已经满脸是伤,显然被打的不轻,眼睛也是闭着的,好像已经陷入到了昏迷状态。

    “大哥,下让咱俩把人扔了,你看扔这里行吗?”

    “恩,我看这里人烟稀少,多半不会有人发现,咱们就扔这吧。”

    那两个年纪大点的孩子商量了一下,便把那小孩扔到了树林中,随后便走了,两人走了之后,冷幽冽便跳了下来,走到了那昏迷中的小孩面前。

    简单的查看了一番之后,冷幽冽已经可以确定,这孩子受到了很严重的内伤,肋骨似乎都断了,而且呼吸微弱,如果不立刻救治,估计也就没有什么活头了。

    检查完毕,症状明显,冷幽冽倒是没有再动手了,而是开始认真的思考起来,他到底是要以一个大夫的份来救治这个快要不行了的病人呢,还是要以一个杀手的本,选择无视直接离开呢,二选一的答案,对他来说都不太为难,所以,一时间他却不知道该如何选择了好呢。

    要不就离开吧,反正他有洁癖,不愿意碰触陌生人,这人脏兮兮的可以,连脸色都看不清了,而其被欺负成这样,估计就是活着也没有什么意义,还不如死了算了呢。

    如此想着,冷幽冽便也有了选择,迈步便要离开,心里还想着,这树林暂时也不要来了吧,尸体腐烂也是会有味道的,还是等着尸体变成了骨头再过来练拳比较好。

    只是冷幽冽刚要抬脚,却被一个小手紧紧的握住了脚腕,冷幽冽的神瞬间就变得异常冰冷,想也没想抬起另一只脚便向着那手腕踹了过去。

    清脆的骨裂声响起,昏迷中的人也不由的呼痛出声,放开了握住冷幽冽的小手。

    “没有我的许,谁也不可以碰我。”冷幽冽冷着声音说道,与其说是在警告着那个昏迷中的人,到不如说是在自言自语。

    随后,冷幽冽似乎也发现自己这么做有点傻气,微微皱起了眉头,冷着脸走出了树林,也碰上了正好来找他的小白。

    “主子,您不开心吗?”

    “树林里有个死人,你不怕的话就把他搬出来,不然就让他死在那好了。”冷幽冽一边走着一边说道,话还没有说完的时候就已经从白予笑的边走了过去,留下了呆呆的白予笑,似乎是一时间还没有想明白冷幽冽所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片刻过后,白予笑才反应过来,轻轻的一声惊呼后,才猛地向树林里跑了过去。

    大约两刻钟后,当冷幽冽正在吃饭的时候,白予笑才背着重伤的男孩出现在了屋子里。

    “主子,他不是死人,是活人呢。”刚把重伤号放下的某小白气喘吁吁的说道。

    冷幽冽忍住翻白眼的冲动,狠狠的瞪了白予笑一眼,这小白痴怎么就只长年纪不长智商呢,都十岁的人了竟然还听不明白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难道真的是个白痴不成?

    冷幽冽一边想着小白的智商问题,一边开始为重伤号医治起来,因为练功的原因,他也总会受点小伤,一些常用的伤药他这里也都有准备,招呼着小白帮忙,很快就将那个重伤号变成了普通伤号。

    “人是你救的,你就负责照顾吧,没事不要来烦我。”冷幽冽交代了一句,便去洗手,其实这也是他一直以来的一个疑惑,明明是有轻度洁癖的自己,怎么当初就选择了医生这个职业呢,每天接触不同的病人简直就是对他的一种考验,难道真的只是因为自己的另一个份是杀手的原因,一边是掌控着人的生,一边是掌控着人的死,自己当初的想法还真是独特啊。

    ……

    (本章完)

    !

重要声明:小说《强欢-帝王宠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