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艾德拉斯的?蓝夏?

    ()    利用闪光果实的能力隐(身shēn),蓝夏看着这一幕幕心里有些烦杂,为了保护正在魔水晶浮空岛上与伽吉鲁、哈比作战的黑猫潘萨利力,本是艾德拉斯王国参谋长辅助的小女孩可可,毅然选择了背叛国王抢走了龙锁炮的钥匙,龙锁炮作为艾德拉斯王国国王‘无限魔力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环必不可少。

    而听从蓝夏指示,明面上巡视其实暗中保护纳兹和温蒂的艾露莎·奈特沃卡,也很快遇到了她命中很多意义上的宿敌,和格雷一起来营救纳兹和温蒂的艾露莎·舒卡勒托,也不知道是不是犯冲,两人一见面不可避免的爆发了激烈的战斗。

    另一边,想要把龙锁炮交给纳兹等人的可可,遭到了王国参谋长巴伊罗和艾德拉斯王**魔战部队第四队队长修格波伊的阻拦,其中格雷独自去追抢到钥匙逃走的修格波伊。

    艾露莎与艾露莎这一战诡异的是奈特沃卡压制了舒卡勒托,双方本来单论实力相差不多,差别在于艾露莎·舒卡勒托使用魔法的方式从根本上应该略胜少许才对,然而真实(情qíng)况却将理论反过来了,因为排除差距不算太大的魔法和武器外,在战斗技巧上奈特沃卡竟然略胜过舒卡勒托,而技巧的些许优劣在战斗中会淋漓尽致的体现出来。

    事(情qíng)之所以会如此,当然与蓝夏脱不了关系,做为一个级别超出‘阿斯兰特’和‘艾德拉斯’两个世界的战斗体术高手,前一段时间与‘夜雨’依靠灵魂心力变成的自己一战后,找不到回‘阿斯兰特’的方法,又无处可去的蓝夏应国王法乌斯特的邀请暂时呆在王宫,闲着无聊,他就指导了一下经常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熟悉面孔,艾露莎·奈特沃卡。

    这样导致天赋恐怖,但无人指导,多数战斗技巧都靠自己摸索和实战体会的妖jīng女王,艾露莎·舒卡勒托,技差一筹。

    被另一个世界的自己所压制,好强的艾露莎心里有些不服气,不过对方的魔法枪宛若疾风骤雨的攻击的确凌厉,但想要击败她还早得很。

    隐匿起来的蓝夏随着时间的流逝终于耐不住了,本来在听到奈特沃卡所说之后,蓝夏就定下自己的计划,借助国王法乌斯特的yīn谋,((逼bī)bī)迫超越者将他们安全送回‘阿斯兰特’,顺便磨练一下纳兹和温蒂两个灭龙魔导士,可现在蓝夏却发现事(情qíng)变麻烦了,或者说是他根本没有考虑到,形成浮空岛上那堆魔水晶的竟然是妖jīng尾巴的魔导士,对于这一系列的事(情qíng)蓝夏异常惊讶,心(情qíng)也极为糟糕,话说妖jīng尾巴魔导士的实力什么时候这么弱了?

    就这么随随便便被人抓到另一个世界?还变成了一堆魔力晶体...如果不是艾德拉斯的国王过于贪婪,换成直接抽取魔力注入这个世界,那恐怕妖jīng尾巴已经全员团灭了?!

    总之考虑到这些蓝夏心(情qíng)极差,也不等两个艾露莎分出胜负,通过空间穿越的能力,他直接将与舒卡勒托激烈交锋的奈特沃卡拉到(身shēn)边。

    两个艾露莎的战场这边,看着奈特沃卡突然诡异的消失在眼前,还以为是什么魔法招式的舒卡勒托握紧换装成黑羽之铠的武器黑剑,眼睛jǐng惕的扫视着四周。

    可过了一会奈特沃卡仍然没有出现,独自站在碎石满地的空旷建筑内,艾露莎不由有些惊疑,换回平时的常穿的铠甲后,急忙朝着不久前纳兹等人离开的方向跑了出去。

    .........

    突然间被蓝夏拉到(身shēn)边,奈特沃卡先是静静的平复了一会刚刚激烈战斗完毕的喘息,然后才开口问道。

    “为什么要阻止?因为她是你的同伴吗?”

    抓着奈特沃卡一只手臂浮在空中,面无表(情qíng)的蓝夏并没有立即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在(身shēn)侧开了一道空间裂缝,再次带着她空间穿越,两个人眨眼间便出现在龙锁炮发shè宫(殿diàn)的屋顶上。

    宫(殿diàn)中,押着纳兹和格雷出现在这里的艾露莎演了一出好戏,启动龙锁炮的三人本想用龙锁炮解救同伴,然而却发现他们根本无法控制龙锁炮,失态失控的(情qíng)况下,纳兹烧断捆绑自己的绳子,在他突袭吸引所有人注意力的瞬间,艾露莎近(身shēn)抓住了国王法乌斯特。

    下面三人正在以国王法乌斯特为人质,胁迫着他要求宫(殿diàn)内的其他人修改使龙锁炮攻击魔水晶,而屋顶上奈特沃卡从始至终双眼都盯着蓝夏,好像国王生死什么的现在根本与她无关,一直在等待蓝夏回答她刚才的问题。

    正看着下方,好像察觉到奈特沃卡一直停留在自己(身shēn)上的视线,蓝夏缓缓转头看向她,深邃的双眸沉静如水。

    “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这就是你,呵呵,你与下面那个艾露莎xìng格果然不同,这种问题她绝不会追问,她只会相信...”

    见自己的话没有使奈特沃卡冰冷的表(情qíng)有任何变化,蓝夏不由无奈的摇了摇头,重新透过龙锁炮控制装置两边的缝隙看着宫(殿diàn)内。“算了,你以后就会明白了...”

    “不过这次需要用一些激烈的手段了,否则看样子大家都快忘记‘阿斯兰特’是个实力之上、弱(肉ròu)强食的魔法世界了。”看了一会宫(殿diàn)内的闹剧,蓝夏的语气忽然变的异常冷漠。

    紧接着,蓝夏对(身shēn)旁仍然一脸冰冷奈特沃卡道:“去奈特沃卡,救回贤明的国王陛下...”

    奈特沃卡冷冷的脸庞,双眼却满是不明意义的战意,一言不发的从蓝夏(身shēn)边跳了下去,从上朝下,十戒枪狠狠的朝着下面胁迫着国王的艾露莎刺了下去,使得国王法乌斯特得以脱(身shēn)。

    法乌斯特得意的站在龙锁炮控制器前,大声的命令旁边的人发shè已经启动的龙锁炮,而此时艾露莎被奈特沃卡缠住,纳兹和格雷又被大群的士兵围住...

    随着国王的命令,龙锁炮终于发shè了,在纳兹、格雷和艾露莎等人不甘愤然的注视下,龙锁炮如一条全是骨头的大蛇一样,蟹钳形状的头部连着节节骨(身shēn),从发shè口凶猛的发shè出去...

    仰头看着瞄准魔水晶浮空岛底端shè出的龙锁炮,蓝夏因为光芒太强而眯起来的双眼中闪过一丝决意,忽然握起来的右拳猛的挥打在(身shēn)前的虚空中,伴随着大气破裂的声音...一股冲击波后发先至向龙锁炮飞速蜿蜒向上的头部轰去...

    ‘这次之后应该会被逐出公会,不过这样也好,这样我也可以静下心来慢慢的去寻找乌鲁了...’

    “轰!”轰击在龙锁炮头部的冲击波霎时间强行改变了它的轨道,瞄准魔水晶浮空岛底端的龙锁炮突然腾空绕到上方,尖锐的头部在纳兹、艾露莎一群人惊喜的注视下击中了巨大的魔水晶。

    艾德拉斯王国陷入一片寂静,包括正飞在哈比和伽吉鲁不远处的潘萨利力,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国王的计划竟然完全失败了...

    宫(殿diàn)内,无视旁边大堆士兵,纳兹、格雷和艾露莎欣喜的欢呼起来,不过转眼间就被无数愤怒的士兵围了起来,国王法乌斯特也正暴怒至极的向手下咆哮着,要启动(禁jìn)忌魔法,不过还好露西和可可及时驾驭艾德拉斯的飞行魔兽雷吉翁撞破墙壁出现,爬上魔兽刚刚飞起来的几人却在半空被一道单薄的(身shēn)影挡住...

    “哼,国王陛下,看来您已经失败了,真是可惜呢...”挡在纳兹等人面前的人冷笑着透过被撞穿的墙壁对法乌斯特道。

    除了腰间挂着一把短刀还有黑sè衬衣搭配休闲裤的服饰,容貌、年龄、胖瘦高矮,连能够凭空站立在天上的能力都完全一样,但艾露莎、纳兹、格雷和露西四人一齐摇了摇头,这个人不是他,因为以那个人的强大,绝不可能像他们一样被抓到这个世界...

    “阿夏在我们与六魔将军那些人战斗的时候不知所踪,拉克萨斯一个人离开去寻找他去了,他们两个应该都不在玛格诺利亚镇的魔法范围之内才对,那么他就是这世界的蓝夏?难道他也和这个世界的艾露莎一样,是王**这边的人吗?”露西悄悄的低声对艾露莎、纳兹和格雷道。

    “不知道这个世界的阿夏是不是和阿斯兰特一样强!”纳兹双拳捏在(胸xiōng)前,目光(热rè)烈,一副期待的模样。

    “这种期待完全是白费力气,按照这个世界的(情qíng)况,同样的外表也绝不会有同样的实力。”格雷对于眼前与蓝夏长相相同的人倒是有些不屑,这张脸所代表的实力...等等,这张脸...

    艾露莎只是直直的看着那张失去消息很久的面孔,虽然认定对方是这个世界的蓝夏,但同样面容的他们还是让她有些失神。

    .........

    PS:话说国王法乌斯特就是艾德拉斯的马卡洛夫,不过差的也太多了,别说长相,这根本就是两个人,不过一个开机甲一个变巨人...这倒是...

重要声明:小说《被惊醒的沉睡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