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阴影中的阴谋

    ()    丛林深处,一片怪石嶙峋的地带一道白sè的光束直通天际,光束zhōng yāng隐约可见的是一座城堡状的建筑,四个人正处在这光束旁,其中一名躺在地上,(胸xiōng)膛上闪烁着紫sè的规则魔法阵,蓝发、右眼上下的怪异的纹路,地上这个喘息艰难,双眼无神的男人,他正是伴随乐园之塔承受蓝夏一击沉没于大海的杰拉尔。

    杰拉尔(身shēn)旁,怒视着不远处两名男人的红发少女,正是‘妖jīng尾巴’的女王,艾露莎。

    光束前的两人中,一个披着白sè斗篷,手持骷髅头长杖,脸上和(身shēn)上都画着线状条纹的白发男人得意的笑着道。

    “你真是太可悲了,杰拉尔,涅槃归我了!”

    白发男人(身shēn)后,一道蓝sè的魔法阵正在迅速崩溃,随着他的挥手而完全消散。

    “休想得逞!”艾露莎不甘的吼了一声,手上出现换装魔法的光芒,飞快的向白发男猛冲了过去。

    “苏醒,涅槃!现出你的(身shēn)姿!”然而白发男完全无视了艾露莎,大声的呼唤着什么,紧接着大地开始震颤,陆地如地震般不断破裂、裂开。

    在白发男和他(身shēn)边带着蛇的男人正兴奋、狂喜的时候,他们没有注意到,随着陆地破裂夹杂在碎石里被抛到空中的艾露莎和杰拉尔,各被被一只手掌拉住...

    随着大地的震颤停止,涅槃的白sè光束消失,六条的无比巨大石柱上支撑着一块如同岛屿般的圆形陆地,半空之中就仿若出现了一个天空之城。

    两道(身shēn)影凭空跌落到一座破旧至极的城镇中,失忆的杰拉尔倒是没什么感觉,但艾露莎却在那只手臂拉住她的瞬间,就感觉到了是谁出手帮了他们。

    从找到杰拉尔的时候,她就有些奇怪,比她率先跑来寻找杰拉尔的两人里,纳兹这家伙没出现大半是在丛林里迷路了,但迟迟不见蓝夏的(身shēn)影,才是最让她奇怪的地方,刚才拉着她进入一个黑暗空间,接着就松手丢她出来的手,从那惊人的能力来看绝对是蓝夏,可为什么他本人至今不见踪影?

    扫视过四周,半天不见蓝夏的人影,想着想着,艾露莎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些担心,该不会是发生什么事(情qíng)了?

    .........

    不得不说,女人的直觉很强,特别是艾露莎这个女魔导士加战士,要说起来,蓝夏真是比艾露莎更早发现杰拉尔,但就在他要动手抓住杰拉尔的瞬间,就被人阻挡住了。

    此时,涅槃斜下方夕阳所映照出来的大片影子中,一个黑白sè的空间内,除了多出几个人外,这里的景象与外面世界所发生的一切完全同步,只不过这片空间内,艾露莎等人所做所为就像一场最真实的电影,局外者能看的见却碰不到。

    “哼,面对我们竟然还能出手去帮助别人,别太嚣张了混蛋!”一个灰sè头发带着黑框眼镜的男人张狂的对不远的蓝夏道。

    刚刚试着用空间穿越能力救了艾露莎和杰拉尔,虽然勉强成功,但蓝夏发现自己竟然只能伸出两只手去,想在这里划开空间简直太难了,仿佛整片空间被什么力量所约束着。

    不过蓝夏也不奇怪,因为自己一开始就是被这片空间突然裂开裂口偷袭吞进来的,没有人cāo控和控制着这片空间那才是怪事。

    “不要着急,鲁西罗斯,这片空间的意义就在于等待,等他看到自己的同伴一个个被杀掉,我们的机会就来了...嗯,不要让他听到哟。”粉红发sè,脸颊两侧带着奇怪金属饰品的可(爱ài)萝莉无表(情qíng)、无语气的道。

    “梅尔蒂,你这么说,对方已经听到了哟。”站在萝莉(身shēn)旁,一(身shēn)白sè裙装、右手捧着颗水晶球,看起来不过18、9岁的俏丽少女道。

    蓝夏听着这三个人闲聊一样,无语的摇了摇头,虽然通过旁边的景象能看出外面的战斗有多激烈,不过他可一点都不着急,因为他找杰拉尔的目的可以说已经间接达成了,况且外面拉克萨斯也在,现在的拉克萨斯绝不是所谓的六魔将军能比的。

    “废物,看来会长也有失策的时候,竟然让你们三个也跟着来,而且这种小鬼...”说话的三人(身shēn)后,一名帮着马尾穿着古怪的中年大叔面无表(情qíng)的扫了他们一眼,然后看向蓝夏。

    “不对哦布鲁诺特,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你最好把姿态放低一些,否则会被随时取走xìng命,被这位妖jīng尾巴的最强魔导士...”这片黑白世界的空间突然裂开一道大门,一个独眼白发白胡子的老者从中走出,略带微笑,(身shēn)上散出出来的气势沉重且诡异。

    最强什么的,蓝夏丝毫没有放在心上,老者虽然气势不弱,魔力也极为深沉,这种对手放在平常蓝夏倒是有兴趣与他一战,但现在蓝夏有更重要的事(情qíng)...

    下一秒,蓝夏出现在那名手捧水晶球的少女面前,“这魔力波动,果然没有错,看来当年的杰拉尔的确被你控制了?3年前,你自称奉刚刚当上议员的齐克雷因之名,通过妖jīng尾巴会长马卡洛夫交给冰之造型魔导士乌鲁一份信件,信件内容声称是关于冰之造型魔导士拉尔的失踪原因,之后乌鲁就突如其然的失踪了,现在把乌鲁的去向说出来...”

    “乌鲁?!为什么、为什么你会...”本来一脸淡然笑容的少女突然有些不知所措。

    蓝夏看着少女听到乌鲁之名后,吃惊、怨恨和痛苦的眼神,心里已经完全确定乌鲁的失踪绝对与她有关,语气压制不住丝丝欣喜道。

    “为什么?哈哈,有趣的问题...因为啊,乌鲁是我的女人...”

    我的女人...女人...如同铁锤敲响的大钟,这句话不断在少女的脑海震颤、回响,心存侥幸的她不顾旁边会长和公会其他成员在旁边看着听着,话音略带颤抖隐隐有些激愤的道:“你、你、你怎可能是乌鲁的,不可能,以你的年龄绝不可能,乌鲁才不会是你的女人...”

    “呵哦,不可能?你是说这长相?”蓝夏看着她嘲讽般的一笑,突然眼神锐利的扫向旁边包括被称为会长的老者在内另外四人,手指没有任何预示的打了个响指,手指之间发生摩擦后,点点冰粉从中洒落。

    “IceMake·终结之冰河世纪!”

    冰粉洒落在地的一瞬间,除了蓝夏和少女所站的一圈几米内,几米外一圈圈冰的浪cháo凝结产生,并且眨眼间扩散出去,所触及到的一切都毫不留(情qíng)的被冻结。

    “现在明白了吗?我的长相根本就是力量的附赠品,我和乌鲁从小一起长大,我们之间的感(情qíng),她会嫁给我是理所当然的...”说是这么说,但嘴里那个嫁字一出口,蓝夏不(禁jìn)有些羞愧,自己这个白痴,以前一直在想些什么...

    这是她最不愿意想象,也最不想听到的答案,少女全(身shēn)颤抖着低下头,如果这个长相看似是少年实际上是大叔的男人说的是真的,那么说到底她岂不是...

    “不、我不相信!!!你为什么还活着?!!”少女抬起头愤怒的大吼道。

    少女的反应让蓝夏一呆,你不相信也不需要这么激烈?我求你相信了吗?你只要老老实实把乌鲁的去向说出来就好了。

    “哈哈哈...说得好,乌鲁蒂亚,这个男人的确不能让他活着,为了以后的计划,这次一定要在这里解决他。”

    老者的声音再一次出现,从蓝夏一侧炸开的冰层中冲了出来,右手托着一个浑浊的灰sè光球,直接向蓝夏扔了过来,不过蓝夏却只是撇了他一眼,无视掉他魔力恐怖的魔法攻击。

    见蓝夏对自己的魔法无动于衷,老者嘴角诡异的向上一挑,他的(情qíng)报不止一次说明蓝夏能够轻易破除魔法攻击,再加上那恐怖的体术,所以经过他不断考虑,终于想到一个可行的方法,这才决定在今天利用‘六魔将军’作为掩护暗中出手。

    灰sè的光球并没有击中蓝夏,就在快要碰触到他的瞬间消失,紧接着暗暗感觉不对的蓝夏(身shēn)上的灵魂心力汹涌的聚集到体表...

    “果然如此,蓝夏,你太大意、太自信了,对自己那种破除魔法的能力太过自信,今天就是你为此付出代价的时候...”yīn谋成功,心里得意的老者脸带冷笑,“那个魔法可并不是针对你所使用的...”

    一个直径近百米的灰sè圆球出现包裹住蓝夏,(身shēn)在其中的他下意识就想用‘剃’,然而脚下却一脚踏空,站立的土地已经消失了,而且这颗球体是利用空间力量瞬间排除空气形成的自然真空无重力领域,丝毫的借力点都没有,既然如此就用空间穿越来破除,蓝夏伸手平摊在半空,一道半只巴掌大小的空间裂缝在不断张大闭合。

    “快出手,不要给他任何机会,他同样拥有穿梭空间的能力,(禁jìn)锢的时间不会太长!”见蓝夏用空间穿越不断试图破解他的魔法,立即全力维持魔法的老者说话都变的有些勉强。

    与老者一同被冰晶覆盖的其他三人,这时竟然完好无损的出现,站在四周冰层上。

    “超重力球!”绑着马尾的中年男人看来早就准备完毕,对着暂时被困住的蓝夏扔出一个超大的漆黑球体。

    “具现之弧·异次元之门!”戴眼镜的灰发年轻男人也同样准备好了,一个比老者灰sè球体更大的巨大门扉黑洞洞的在球体后方。

    “罪恶shè线!”萝莉密密麻麻的发出无数道黑暗光线,shè向灰sè球体。

    最后深深的看了蓝夏一眼,被老者称为乌鲁蒂亚的少女一咬牙,手上晶莹的水晶球抛向半空,接着爆发出剧烈的光芒笼罩了空间内的一切。

    .........

重要声明:小说《被惊醒的沉睡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