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同行和教导

    人与人之间如果失去了羁绊,那便等于失去了一切,收获祭那场无聊的妖尾内战后,被蓝夏狠狠蹂躏一遍的拉克萨斯,已经无力在战胜纳兹、艾露莎和随后赶来的伽吉鲁三人。

    所以战斗毫无疑问的以拉克萨斯和雷神众等人的失败告终,旧疾复发刚醒来的马卡洛夫忍痛将拉克萨斯赶出公会,除此之外某人同样消失不见,或者说不告而别,完败拉克萨斯,从纳兹等人眼前消失的蓝夏随后一段时间就一直没有出现在公会中。

    星夜下郁郁葱葱的树林里,一道影挡在刚刚离开玛格诺利亚镇背着行囊的拉克萨斯面前,上缠了不少绷带的拉克萨斯在看清这个人的瞬间,上的伤口有些隐隐作痛。

    “阿夏?!你为什么会...”拉克萨斯诧异的望着披黑色风衣、脖子上围着条紫色围巾、面无表的蓝夏。

    “那个女人是谁?拉克萨斯。”蓝夏冷冷的打断了拉克萨斯,直接的道。

    “原来如此...果然是这样呢阿夏,我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越来越讨厌你了。”拉克萨斯并没有回答蓝夏的问题,只是自顾自的说道:“从你加入‘妖精尾巴’的第一天开始,这个大家、包括乌鲁都一直维护、重视着的公会,你却从来没有真正的正视过它,好像在你眼里,这里就像是旅途中暂时容的旅店...这样与你相处的越久,这种让人讨厌的感觉就越发真实。”

    蓝夏只是静静的听着,没有做出任何反驳,也没有必要,因为那就是事实,控制不了自命运的他,这一路走来,不管愿不愿意接受,这种想法已经成为不能改变的事实了。

    蓝夏这种沉默不语、默认一样的态度,让拉克萨斯有些难受,这时候他多想听对方反驳一句,多么希望对方能断然否定自己的话,可惜事实注定是事实...

    心里烦躁的拉克萨斯,带着丝丝压抑不住的怒气尖锐的道:“那么乌鲁呢?那个只是希望能够呆在你边的女人,她在你心里又是怎么样的?是?还是一个证明?你存在于这个世界的证明...知道吗?阿夏,你就像...像现在的外表一样,一个...根本没有长大的孩子...”

    蓝夏表一呆,拉克萨斯的话狠狠刺穿了他上的伪装,为什么拉克萨斯会这么说?难道他与乌鲁在一起的时候,真的会让人有这种感受吗?

    “你这家伙真的是乌鲁的丈夫吗?竟然离开那么长时间,和你这种不负责任的家伙在一起,乌鲁真的没问题吗?”“总有一天我会像乌鲁一样强大,并超越她,到那时乌鲁就由我来守护,然后狠狠教训敢让她伤心的家伙!”蓝夏的脑海中,曾经与乌鲁一起带着格雷和力昂穿越大陆时,格雷和利昂从前说过的话突然在耳边回响。

    之前这些话蓝夏根本没有当真,以为格雷和利昂是在抱怨那地狱般的修炼,现在想起来...好刺耳,字字都重重的击打在他的灵魂上,蓝夏逃避般努力回想乌鲁满足的笑脸...笑脸?等等,明明是在笑,可眼神中那丝难以察觉的...

    蓝夏痛苦的闭上双眼,他到底在做什么?好像从一开始就失去了目标,虽然在不断的向前走着,但走的越来越远,也越来越迷茫,总把自己不由已当作一种借口,不敢反抗命运,真的是无力还是...懦弱...

    “是了,我叫蓝夏,不是权势强大的海军中将,也不是厮杀不休的木叶忍者,同样不是一个甘于平静的佣兵保镖,只不过单纯的是个迷失在命运中的华夏炎黄子孙。”

    喃喃自语着,抬头仰望无尽的夜空,蓝夏失神的双眼逐渐深邃闪亮起来,玛格诺利亚镇上空,因为收获祭而不断绽放的美丽烟花,搀杂着闹气息的微风抚过,想必此刻公会的大家一定忘记了往的烦恼,沉浸在欢乐之中...

    望着蓝夏俊脸上露出的笑容,拉克萨斯忽然面前的人真实的站在那里,触手可及,与这时的他比起来,曾经的蓝夏虽然拥有无可比拟的强大,但仿佛是一道摸不到的幻影...

    “呵呵,拉克萨,很感谢你的话,非常好,作为奖励,我会将我的体术海军六式交给你,跟我来...”说着也不等拉克萨斯答应,蓝夏一个‘剃’消失在原地,下一瞬出现在拉克萨斯面前,拎起他的衣领,拽着他划开一道空间裂缝跳入其中。

    被蓝夏扯着没入黑暗的空间裂缝之时,拉克萨斯脸上满是惊愕,蓝夏竟然说感谢...

    .........

    妖尾784年,一片广阔无际的山林。

    茫茫丛林的上空,蓝夏一脚踹在他边努力用‘月步’保持高度的拉克萨斯股上,浑般散发出金色的电弧,拉克萨斯如一颗金色的流星般落如广阔的树林里。

    “啊!阿夏!你这个混蛋!!!”从高空落下的拉克萨斯惊惧的惨叫着,那头个的竖毛金发与地面发生了亲密的碰撞。

    拉克萨斯好不容易把锄进土里的脑袋拔了出来,吐掉一嘴泥土,然后愤怒的瞪着上方的蓝夏。

    “阿拉,破坏这么多花草树木,报应、真是报应...”一脸幸灾乐祸的表,蓝夏事不关己的摇着头。

    “可恶,本难移,你这个混蛋的格果然是从一开始就这么恶劣!”

    拉克萨斯实实在在的感觉到了蓝夏的改变,因为他与之前比起来容易接近的多,但这喜欢戏弄人的恶劣本却毫无变化,果然是自己幻想的太过完美了。

    “唉,对不起,因为某个人真是太笨了,忍不住就...”蓝夏脸上满是嘲讽般的微笑,接着蹲下装作无辜的向拉克萨斯摊了摊手,“所以说,这么简单的东西你到底想要我教几遍?”

    “啊啊啊啊!!!”受不了蓝夏的冷嘲讽,拉克萨斯发狂一样仰天怒吼,因为训练需要,所以仅穿着黑色紧上衣的体肌鼓胀起来,从他上爆发而出的猛烈雷电四处乱窜...

    “轰。”拉克萨斯猛的一踏,脚下的地面凹了下去,速度达到极限的他瞬间突破空气阻力,‘海军六式·剃’勉强算是发动成功了,不过与原版多次踏击地面利用强大的反作用力高速移动不同,使用雷系魔法辅助,一次极尽暴力的爆发到最高速。

    眨眼间出现在蓝夏面前,拉克萨斯眼神中透出丝丝得意,雷电缠绕在右手,聚集在食指上,“刚才那招使用了雷龙的电,所以就叫雷之灭龙魔法·雷龙的展翼,而这一招,雷之灭龙魔法·雷龙的锐爪!你这个混蛋就先给我试试吧!”

    在‘海军六式·指枪’的基础上,附加了雷龙的电,闪耀着金色的电光,如同将要刺穿一切的尖矛。

    说完拉克萨斯脚下‘雷龙的展翼’再次发动,携着极其恐怖的速度向蓝夏挥出了‘雷龙的锐爪’。

    迎面而来,拉克萨斯这一击看起来威力强大,可蓝夏却笑着毫不在意的道:“哦,虽然我没有让你拜师,但学到手就想弑师这种事...哼哼,就让你看一点有意思的东西吧。”

    面对近在眼前的攻击,蓝夏如同一片柳絮一般轻盈的从拉克萨斯边擦而过。

    明明攻击轻易的被蓝夏躲过,擦而过的拉克萨斯脸上却丝毫没有失望,甚至浮现出更加得意的微笑,“纸绘吗?真是讨厌的技能,但也在预料之中,阿夏,龙的爪子可并不是一根...”事实上,不论如何都学不会纸绘的拉克萨斯对这招充满怨念。

    “你是**离太近会吸引电流而导电吗?即使我不用消除魔法的能力消除它,它对现在的我来说也是无效的,知道吗拉克萨斯,世界上的一切总是会互相克制。”

    拉克萨斯后,完好无损的蓝夏笑眯眯的转过,在距离拉克萨斯近十余米外的距离突然挥出右拳,白皙的手臂诡异的变长,带出一阵拳头的暴风雨...

    “啪。”收回拳头时,抽回来快速缩短的手臂与肩部碰撞发出不似**的响声。

    “可恶,怎么会这样!这该死的差距完全没有缩小...”不甘的念叨着,满脸伤痕青肿的拉克萨斯再次落向地面。

    这时蓝夏突然出现在坠落的拉克萨斯边,一脚把他踹进一侧裂开的空间裂缝中,同时蓝夏也跟了进去。

    “好了,你还没弱到会被这种程度的攻击击倒,走吧,接下来就是去寻找乌鲁消失的线索了,希望你的报没问题才好。”

    “难道就非要用脚不可吗?你这个混蛋!”

    .........

重要声明:小说《被惊醒的沉睡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