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妖精尾巴内战

    稀薄的空气,散薄的云彩,几万米的高空中,静静屹立在云雾间的蓝夏俯视着下方微小的城镇,那里是玛格诺利亚镇。

    自然明白蓝夏现在心不好,此时陪在他边的梅比斯安静的漂浮在一旁。

    蓝夏双眼扫过青绿苍黄相间的大地,仿佛期望找到那个熟悉的影,可惜一无所获仍旧是个事实...

    幽鬼和乐园之塔事件结束,蓝夏回到妖尾也有一段时间了,这短短的几个月,让他完完全全体会到...体会到当年乌鲁等待他那段岁月的痛苦和绝望。

    “或许,这就是惩罚也说不定...”失神的望着脚下的大陆,蓝夏喃喃道。

    “惩罚?阿夏?什么惩罚?”听觉好像极为灵敏的梅比斯奇怪的问道。

    “没什么...算了,我们回去吧...”

    一点都不想解释这个问题,蓝夏伸手揽住一旁的梅比斯,然后抱着她飞快的向地面落去...

    落到妖精尾巴公会门前空旷的街道上,四周寂静无人的景象让蓝夏一惊,本来来今天是这个世界的节之一,收获祭,但蓝夏可没有参加这种闹节的心,所以才跑到高空中静静的呆了半天,不过看现在这样子,跟想象中的闹完全相反嘛...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看不见半个人影,蓝夏疑惑的抱着梅比斯向妖精尾巴公会大门走去。

    刚要进门,却听到里面传来的大喊声,“妖精尾巴之战开始!”

    听声音,说话的无疑是拉克萨斯,那么‘妖精尾巴之战’又是什么意思?难道是魔导士擂台大战吗?妖精尾巴还准备了这种节目吗?

    接着刚踏进门,蓝夏眼前暴而来一阵强光,下意识一躲,跳到二层走廊上才仔细一看...

    舞台上,7座整个人大小,栩栩如生的石雕停放在上面,正是几位精致漂亮、服装各异的妖尾女魔导士们。

    还没等蓝夏跳下去问个究竟,就听到其他人愤然的喊叫,要抓住拉克萨斯,救人什么的,紧接着全员轰然跑出妖精尾巴公会,室内只剩下孤零零的几人...

    “那个...混蛋!看我、看我阻止你!!!”马卡洛夫凝望了一会台上的石像,全愤怒的颤抖,然后怒吼着转向大门跑去。

    事果然没有那么简单,被雷神众之一弗里德的预先设置好的术式所阻挡,马卡洛夫只能无奈的望着格雷离开的背影...

    过了一会纳兹也醒了过来,从地上跳了起来,马卡洛夫和利达斯正站在门前,就在马卡洛夫把希望寄托在纳兹上的时候...结果纳兹也与他一个下场,直接诡异的撞在术式阻挡上...

    此时冲出去的妖尾魔导士们,也接二连三的遭遇了弗里德的术式陷阱,竟然开始自相残杀起来...

    位于玛格诺利亚镇中心的卡鲁迪亚大圣堂中,嘴角带着得意且傲然的冷笑,拉克萨斯正一步一步向内走去,“妖精的自相残杀,到底能够坚持到什么程度呢?阿夏、老头子...”

    公会里,站在挡住去路的弗里德术式结界前,纳兹、哈比和马卡洛夫只能心急、焦躁的看着上面不断显示出妖尾魔导士被击败,除此以外他们无能为力别无其他办法...

    接着,连跑去寻找波流希卡要石化魔法解药的利达斯都败在弗里德手下...除了纳兹没心没肺的认为石化那些人会变成砂土是虚张声势外,哈比和马卡洛夫更加心急了...

    这时候,拉克萨斯的思念体凭空出现在他们后...拉克萨斯嚣张的让为了伙伴安全而投降的马卡洛夫让出会长之位,在马卡洛夫的痛心和犹豫下拉克萨斯的思念体消失。

    以拉克萨斯的格,现在将妖精尾巴会长的位置交给他,接下来妖精的尾巴会发生什么不言而喻,这使的马卡洛夫不得不犹豫、考虑。

    在伽吉鲁嘴巴里吞咬着餐具从吧台下面冒出来后,接着在纳兹、哈比和马卡洛夫的期待下,又极为惨剧的撞在弗里德的术式上,仅剩的希望再次在眼前破灭...

    就在马卡洛夫他们被种种况搞的急躁不堪的时候,“阿夏,只看着好吗?”忽然一声清脆悦耳且熟悉的说话声出现在建筑内,三人一猫惊讶的四处扫视寻找声音的来处。

    “笨蛋,这种有趣的游戏在一旁看看当然好了,可惜现在只能出手了。”随着被梅比斯暴露,蓝夏只好从二楼跳下,轻盈的落在马卡洛夫三人一猫面前,梅比斯也同时出现在他旁。

    “阿夏?!还有初...梅比斯,阿夏你这家伙难道一直在旁边看着吗?我还以为你又跑出去寻找...”马卡洛夫吃惊的望着现的蓝夏,因为自从上次回来,这段时间他已经许久没来过公会,家里又找不到人,马卡洛夫还以为他又离开去寻找乌鲁的消息了,没想到...

    “是阿夏和幽灵!太好了!”哈比飞到蓝夏边转了一圈,然后飞到他的肩上亲昵的道:“阿夏,你在真是太好了,伽吉鲁和纳兹完全靠不住,。”

    “哈比小猫猫,来,梅比斯抱抱...”站在蓝夏边,张开双手的梅比斯欢快的道。“,不要!”哈比干脆的拒绝了。

    “喂,要不是被这面墙壁挡住,我早就打倒拉克萨斯了!”“是啊,要不是这种东西...”而被哈比嘲讽的纳兹和伽吉鲁立即气愤的喊叫、反驳道。

    就在两人手舞足蹈的表示自己的愤慨时,蓝夏冷冷的瞪了他们一眼,两人体一僵,立即直直的站好闭嘴不再说话。

    “连弗里德的术式都无法破解,还说要击倒拉克萨斯?哼,可笑到让我都笑不出来了。”蓝夏冷哼一声道,说完不再理会有些羞愧纳兹、伽吉鲁和脸色微红的马卡洛夫,转向大厅内的舞台走去。

    看到蓝夏站在被石化的少女们前面,三人很快跑了过来,马卡洛夫问道:“阿夏,你要做什么?难道你可以解开石化魔法吗?”

    蓝夏摸了摸哈比毛绒绒的蓝色小脑袋,让它飞远一点,然后回答道:“不记得了吗?会长?”哈比刚张开翅膀飞起来,一旁带着狡猾笑容的梅比斯已经漂浮在半空,将它拦抱在怀里。

    伸出手掌,蓝夏修长白皙的食指轻轻点在眼前艾露莎的石像额头,夹杂着七彩的神秘光晕在蓝夏指尖浮现,“我可是拥有能够破除一切魔法的能力...”蓝夏自信的道,同时指尖的灵魂心力瞬间化为一道淡淡的光膜笼罩了艾露莎全

    “咔嚓。”被石化的艾露莎额头出现的裂缝,接着扩大到全,在马卡洛夫、纳兹和伽吉鲁等人的担心注视下,一层石粉掉落,艾露莎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他们眼前。

    刚刚接触石化,站立不稳的艾露莎一个踉跄向前倒去,撞入一个人的怀里,明明上还穿着女仆装这么诡异的装束,但平时格豪放的艾露莎没有任何不好意思,抬头刚要朗声感谢接住自己的人,却发现...

    “呜、呜、呜,阿...阿夏?!这不是,不,这是今天...”看清面前的人是谁,发现自己还在他怀里,想起自己上现在所穿的穿着,艾露莎脸上泛起红晕,猛的后退一步,想解释,可慌忙失措中支支吾吾的难以说清。

    “嗯,不错,很可哟,艾露莎...”温柔的一笑,蓝夏伸手抚了抚她柔顺的红色长发,然后继续走向下一个被石化的女孩。

    “噗、噗,噗哈哈哈哈...很、很可...艾露莎...哈哈哈...”一边纳兹好像听到什么好笑笑话一样,捂着肚子笑翻在地,却没看见边伽吉鲁和马卡洛夫同的眼神...

    很可、眼前温柔的笑容,感觉着轻轻抚过发间的手掌,仿佛是水壶烧开了一样,一股水蒸气从艾露莎通红**的小脸上升到头顶,平生第一次这么羞涩的艾露莎心里却有些说不出的高兴,不过当刺耳的笑声传来...

    “嘎嘣。”拳头捏紧,拳骨关节因为用力而发出摩擦的声音,艾露莎的脸色又羞红逐渐转变为沉,并渐步走向纳兹。

    “不、不,不要啊,艾露莎,哇...”

    被猛烈击飞,纳兹惨叫着飞过贯穿整个大厅,撞击在弗里德的术式结界上,内部几乎无法打破的结界壁却因为这次撞击震颤不已。

    .........

重要声明:小说《被惊醒的沉睡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