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艾露莎和乐园之塔

    巨大的金色魔法阵浮现在乐园之塔的上空,层层重叠,最终化为一道魔力无匹强大的光柱落下,落向了大海中央乐园之塔所在的海岛,这一刻,不论是海中小船上随波漂流的格雷等人,还是正在努力向上攀登的纳兹和西蒙,亲面对如此恐怖的魔法内心都有些惊恐。

    魔导精灵力毫无意外的击中了乐园之塔,向四周扩散爆发的气压甚至引发了海啸,冲翻了格雷他们的小船,不过幸好是有前幽鬼成员、四元素之一的茱比亚在,所以全部幸免于难。

    看着碎石剥落露出掩盖在下面的晶体,隐匿在半空中的蓝夏不失笑出声,这就是他们的计划吗?亏自己还等了这么久...

    在半空,蓝夏的体缓缓前倾,一瞬间便自由跌入他面前所开启的空间裂缝中...

    下一秒,乐园之塔的晶石堆里,一蓝一红两个相拥的人后,一道灰色的影轻盈的落地,静静的看着两人。

    “还活着?”抬头扫视过四周,然后看看自己尚能握起的手掌,艾露莎惊讶的道。

    “哼哼,哼哼哼哼...”站起来的杰拉尔低笑出声。

    “杰拉尔?”艾露莎疑问的看了他一眼。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这个时刻!这个时刻终于到了!”双手张开,此时的杰拉尔张狂的大笑道。

    “你...”语气中饱含着多少愤怒和不甘,艾露莎已经明白刚刚的一切全部都是杰拉尔的谋。

    就在杰拉尔要说下去的时候,一句除了他和艾露莎之外,第三人的声音从他后传来,“哼哼,真是...无聊的家伙,本来我还有所期待呢,现在看起来...”

    “拘束之蛇!”杰拉尔反就是一道黑红色的魔法扔向声音的来处,然后飞快的离开了原地,闪到一边。

    灰衣的来人随手抓住杰拉尔甩过来那条黑红相间的拉链状魔法,用力的一捏,魔法竟然砰然破碎,化为点滴魔力散去。

    “阿...阿夏?你是?!”艾露莎惊愕的道。

    那灰色的斗篷,那顶黑色的帽子,这轻易就将魔法泯灭的能力,除了蓝夏别无他人,现在艾露莎更在意的是自己刚才与杰拉尔那拙劣的对话和相拥,到底有没有被他看到...

    “哦,对不起艾露莎,可能来的不是时候,下次我会长点眼神的,不过这一次我实在已经受不了这可笑的戏剧了,先让我好好教训教训他。”扯了扯嘴上的围巾,稍稍顶起头上的针织鸭舌帽,露出脸和嘴巴的蓝夏笑着道。

    仅剩的那点侥幸被直接打破,从地上站起来,艾露莎心里有些惊慌失措的摇着头,“不,不是这样...我...”

    “好了,知道了,我不会说出去的。”不等艾露莎说完,蓝夏笑的更加温柔,一副我绝对可靠的表,“嘛,人之常,当年的小丫头终于长大了。”

    蓝夏不知道的是,他脸上温柔的笑容对此时的艾露莎来说是多么残酷。

    “原来是你吗?好久不见,不,应该说不久前才见过吧?那张脸可是让我很惊讶呢。”杰拉尔仔细看清蓝夏之后道。

    “是啊,当年的小鬼们都干的不错啊,不过唯独你,杰拉尔是吗?竟然还没有醒过来?真是可悲...”蓝夏对他道。

    根本不明白蓝夏什么意思的杰拉尔皱了皱眉头,先不论那话的是什么意思,只见过这个男人冰山一角的杰拉尔却对蓝夏戒备异常,不过他却信心十足的认为自己并不是没有胜算。

    “可悲,不,真正可悲的是你才对...”外来者接二连三,不过这一次说话的明显算不上一个人,而是半个,齐克雷因。

    “齐克雷因,杰拉尔,你们果然勾结在一起!”看到来人,暂时压下心事的艾露莎道。

    听到艾露莎这么说,杰拉尔忍不住笑了起来,然后走到齐克雷因的旁站住,而齐克雷因则化作虚影一般走进他的体。

    “勾结?呵呵,艾露莎,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一个人哟。”

    “那么另一个在那里?”蓝夏突然冷冷的道。

    “另一个?”杰拉尔有些奇怪,“所以我不是说了吗?从一开始我们就是一个...”

    “白痴,当年的魔力波动我可记得清清楚楚,而不久前的魔法评议会里除你外的那个人在那里?“打断杰拉尔,蓝夏再次道。

    杰拉尔了然,原来指的是她吗?那就不需要多说了,恐怕现在魔法评议会已经因为她陷入一团乱麻了吧。

    “让你失望了,乌鲁蒂亚的话,现在并不在这里。”杰拉尔笑着道,

    乌鲁蒂亚?这个名字倒是吓了蓝夏一跳,他现在最在意的就是乌鲁这两个字了。

    “哦,是这样吗?既然如此...”脸上无所谓的一笑,但眼神瞬间锐利起来,蓝夏在下一瞬间出现在艾露莎的旁,伸手揽住抱起她。

    因为丰满的前只围着绷带,这么被蓝夏抱住,艾露莎脸色羞红,作风严整、强气,人称‘妖精女王’的她,此时竟然手脚发软依靠在蓝夏怀里。

    蓝夏刚抱起艾露莎飞快的闪开原地,一道激烈的魔法光柱便擦而过,轻易就击穿了其后的魔水晶。

    “真可惜,竟然失手了。”手掌前的魔法阵缓缓消失,杰拉尔竟然毫不留的想先偷袭击倒艾露莎。

    这时,一声元气十足的喊叫传来,“艾露莎!!!你在哪里?!艾露莎!”

    看到了已经冲上来的纳兹,蓝夏笑了笑,将怀里的艾露莎放下,摸了摸她的滑顺的红发,“看来是我会错意了,我们家艾露莎果然还是应该找个温柔点的,至于那个家伙,对不起呐艾露莎,还是杀掉好了。”

    感受着久违了的抚摸让艾露莎满脸通红,不过蓝夏所说的话却仍让她有些失望,这个家伙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发现...

    “哦,阿夏,艾露莎,你们都在这里吗?太好了。”纳兹看到艾露莎和蓝夏兴奋的道,然后立即就把目光转向杰拉尔,“最后的对手就是这个家伙吗?让我来...”

    纳兹刚要朝着杰拉尔冲过去,就被风纪委员格发作的艾露莎一拳揍倒在地,“住手!纳兹,我说过多少次让你不要这么冲动!”

    “艾露莎,不仅是纳兹,你们两个都老老实实的呆着。”蓝夏对着正在训斥纳兹的艾露莎笑着道,也没等他们回答,独自走向杰拉尔。

    听到蓝夏所说,看着他已经一个人走过去,艾露莎和纳兹只能点点头,也没有任何担心,因为在他们眼中,阿夏输的几率近乎是0。

    见蓝夏走过来,表面上看起来毫无压力的杰拉尔突然道:“知道吗?现在评议会已经完全处于机能停止,说起来要感谢乌鲁蒂亚,她干的很好,为了我的理想和梦想,她说很乐意献上自己的生命,真是得好好谢谢她这个蠢女人!”

    可能是看到刚才提起乌鲁蒂亚这个名字时蓝夏表有所变化,杰拉尔带着自得的冷笑再次说起她。

    “是哦,真是个蠢女人,名字里竟然有我家可的乌鲁之名,看样子不找到她好好教训一下是不行了。”蓝夏同样不屑的撇撇嘴,不过这不屑却不是针对他话里那个叫乌鲁蒂亚的女人。

    “找到她?哼哼,是在被我杀掉之后吗?”杰拉尔虽然表现的很嚣张强硬,心里却不由有些疑惑。

    蓝夏不屑的目光落在杰拉尔上,真是个可怜的家伙,到现在还沉醉在那笑死人的幻想和美梦之中,竟说别人是蠢女人?明明自己不过是别人谋里的傀儡罢了。

    对方投向自己的目光中,那完全不明其意的不屑和怜悯让杰拉尔有些说不出的愤怒,敌人的怜悯算什么?这个家伙是怎么回事?他又到底知道些什么?

    .........

重要声明:小说《被惊醒的沉睡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