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离去、回归与展开

    妖尾779年,大陆西南方一条隐秘位处偏僻的山脉山谷中。

    “轰隆。”巨大的牛角轻易刺穿了一颗8、9人合抱粗细的不知名树木,明明是牛头嘴里却长满尖牙,宛若棕熊的四肢支撑着披尖刺硬甲的庞大躯体,顶断大树,鼻孔喷出炙的气息,丧失理智通红的双眼中只有一个影。

    看着这只再次冲向自己的怪物,蓝夏无聊的打了个哈欠,这家伙只有这一种攻击手段吗?那就乖乖变成食物好了,蓝夏此时一灰色风衣,头戴黑灰色的针织鸭舌帽,明显是任务进行时的打扮。

    牛头怪物当然不知道面前这个家伙的打算,它现在只想把这个激怒自己的家伙撕碎,巨大的躯奔跑起来不算快,不过四肢践踏地面却引起不断的震动,加上它头顶尖锐的双角,看起来很有威力。

    “啪。”看到怪物直直的冲过来,蓝夏白皙修长的手指清脆的打了个响指。

    “噗哧。”几只从地面猛然探出的晶莹冰刺,刺穿了怪物并没有甲壳保护的四肢,怪兽嗷嗷哀嚎着倒在地上。

    把失去反抗能力的怪物杀掉,蓝夏凝结出锋利的冰刀,从死去的怪物上切了些能吃的下来。

    坐在帐篷前,蓝夏望着架在火堆上那手臂长短手掌宽厚的块,果断是失误了,这大小猴年马月烤的熟?看着看着蓝夏便陷入沉思。

    从公会里接了一份高难度的悬赏委托任务,蓝夏就立即告别、叮嘱完乌鲁跑了出来,事实上他也只把实告诉了乌鲁,而对别人借口说是做任务,离开前乌鲁一再担心,但蓝夏却不得不离开公会。

    前段时间与拉克萨斯那一战,虽说他并没有真的出手,但蓝夏还是发现了一些问题,那就是自实力在不断上下起伏,包括模仿冰冻果实的灵魂心力逐渐无法稳定这一事实。

    望着自己的手掌,蓝夏有些无奈,之前明明并没有发生过这种事,这种摸不着头脑的絮乱感觉让他难以忍受,自己的路好像越来越难走了,这能力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

    摇了摇头蓝夏从思绪中回过神来,抬头看看昏暗的天色,不算一路而来,他已经在这种山野密林里过了近半个月了,时至今天灵魂心力仍然在不断的波动,而且变的难以控制,好像随时会暴走一样,这让他很庆幸选择暂时离开公会的决定,要是继续呆在公会里,说不定那一天不小心...

    蓝夏真是想都不愿意想...

    “咔嚓。”诡异且熟悉的声音从四周传来,熟悉、非常熟悉,直到仰头凝望天空的蓝夏低头一看,一个凄美的冰世界映入眼帘...

    这片密林山谷中的一切都在瞬间被冻结、被冰霜覆盖,树木、岩石、溪流,后的帐篷,甚至是蓝夏面前的火堆和烤,连蓝夏自己上最终也被一层厚厚的坚冰所笼罩。

    在意识中断前,蓝夏都在再次庆幸着,事实证明他的选择没有错,不管接下来会怎么样,最起码还是让乌鲁他们逃过一劫。

    ......

    5年后,妖尾784年。

    七彩的流光划过午夜的天空,一块巨大的冰岩凭空出现在天际,并随之坠落到被风雪覆盖的哈可贝山。

    第二天清晨,哈可贝山山坡一个巨坑中,几只猩猩模样的怪物正敲打着正中间的一块巨大坚冰,这块冰晶正是昨天晚上的天外来物,这使得它们对这个从天上掉下来的东西份外好奇。

    ‘好冷,好冷。’而冰晶中好像有什么在渐渐苏醒,这块巨大的冰石上出现了一些细小的裂痕。

    几天后,这个被厚厚积雪覆盖的山坡上,一个凸起的地方在微微震颤,一只洁白的手掌从积雪中冒出来。

    从积雪中钻了出来站在雪地上,一头乌黑的短发,白净俊美的小脸,深邃若星空的眸子,160cm左右的高,是个青靓丽的...正太美少年,最惊人的是赤**,嗯,这个家伙竟然赤果果的站在哈可贝山这个大雪山中,幸好这里算是人迹罕至...

    握了握拳头,少年左右看看,然后抬起**的脚丫向前迈了一步,下一瞬,这雪山的山坡上就真的是没有任何人迹了,因为少年已经凭空消失了。

    玛格诺利亚镇的街道上,蓝色t恤、黑长裤外穿一件黑色风衣,蓝夏淡淡的观察着这个阔别了5年的城镇,真是想不到自己那一走就是5年,不但因为灵魂心力的暴走被冰封,而且还再次遭遇到‘时间穿越’。

    现在不但这个城镇改变了许多,连蓝夏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现在他都不敢直接回公会,因为此时他这张脸和体,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竟变成另一副姿态,从好心人那里借到一些钱买衣服和食物,照镜子时才发现,这副姿态、外表极为熟悉,就是曾经在‘海贼世界’觉醒灵魂心力那段时间的模样,不过安慰的是,他不但实力恢复、精神力和灵魂心力也再次发生质变增强。

    在哈可贝山醒过来时蓝夏上连件衣服都没有,所以他第一时间已经发现左臂上的公会纹章消失了,这样跑回公会去告诉他们自己是蓝夏,别说其他人不信,恐怕乌鲁都不会信。

    “嘭、嘭...”地面突然不断的震动,引起了四周行人的恐慌,也引起了蓝夏的注意,

    不远处的海上,巨大的黑影正缓缓向这座城镇靠近,菱角分明,竟然是一座巨大的城堡在移动...蓝夏皱起眉头,这座城镇只有一家魔导士公会,这么看来远处那座会移动的建筑和‘妖精的尾巴’一定脱不了关系。

    无视周围的行人,蓝夏凭空而上飞上半空,正是使用体术来进行空中移动的‘月步·凌空。’

    “额。”蓝夏飞到了位于海岸不远的‘妖精的尾巴’公会前,看着下面这栋岌岌可危,有着‘妖精的尾巴’公会著名标志的破烂建筑,蓝夏都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震惊了,嗯,公会还是那个公会,可现在这是个什么况?这房子怎么了?是要拆掉重建吗?

    “混蛋!如果不是改行,那么这变化的比我还大啊!我直接就要认不出来了混蛋!”

    天上蓝夏愤怒的喊叫声脱口而出,引起了下面一堆人的瞬间注目,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该长大的也长大了,该老的也老了,不过有不少人却并没有看见。

    蓝夏脚下轻踏,‘剃’闪出现在围着浴巾的红发少女面前,看着她英气的俏脸,那红色的长发已经将她的份说明,蓝夏微笑着对一脸愕然的少女道:“哦,当年的小丫头长大之后格竟然这么开放吗?滋滋滋,材不错哦,艾露莎。”

    看着这个诡异少年俊美的脸庞,听到他所说的话,艾露莎脸颊不住一红,上的光芒一闪,黑色带有双翼的铠甲出现在上,头发也绑成马尾式发型,艾露莎大声的质问道:“突然出现,你是什么人?如果不是‘幽鬼’公会的人,就快说出你的份。”

    本来很奇怪在公会那群人里并没看到乌鲁,蓝夏还想问问乌鲁在那里,不过面对艾露莎如此陌生的质问,蓝夏倒是有些哑口无言了。

    这时海上的移动城堡中伸出一只巨大的炮筒,指向‘妖精的尾巴’公会,大炮的发口前一团墨色的魔法能量正在迅速聚集。

    “糟了。”也注意到况危急的艾露莎,没时间在和这个不知份的少年继续说下去,她转对公会门前的同伴们竭力大喊道:“全员趴下!”

    全然不顾后公会其他成员的惊呼和阻止,边换装边向前冲了一段距离,一厚重铠甲的艾露莎,站在移动城堡正的魔法巨炮轨道前,双手各持一半的大盾合成一体,一道巨大的魔法阵在艾露莎面前出现。

    恐怖的能量光束了过来,咬紧牙关,艾露莎一脸坚毅的握着手里的盾,绝不能让同伴们受到伤害,绝不能让公会被摧毁,她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夕阳下一只手掌伸向她的场景,沿着眼前的手臂向上看,那个人那张温柔的笑脸...一定可以...他一定会回来...

    用尽全力顶着大盾,艾露莎等待着魔法能量光束的轰击,可过了一会,想象中威力巨大的魔法能量光束却迟迟没有来到,这时面前竟有人对她说话。

    “哼,原来如此,公会之间的战争吗?!”蓝夏不屑的看了眼远处海上的城堡,转头对艾露莎温柔的一笑,“呵呵,艾露莎辛苦你了呢,好久没动手了,接下来交给我吧。”

    惊讶的抬起头,艾露莎吃惊的看着面前的影,这个侧用一只手就挡住朱庇特巨炮魔法能量光束的男人,这笑容为什么...让她感觉是那么熟悉...

    ......

    ef=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重要声明:小说《被惊醒的沉睡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