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留给未来的

    玛格诺利亚镇·妖jīng的尾巴魔导士公会门前。

    ‘妖jīng的尾巴’,玛格诺利亚镇有名的标志xìng建筑,与蓝夏一起站在这座著名公会大门前的艾露莎满是期待。

    “呼,终于回来了吗,在外面跑了4个月,有点燃烧殆尽的疲惫感呢。”蓝夏对着公会大门感叹道,“算了,走吧,进去吧艾露莎。”遂即拉着艾露莎走到门前,一把推开公会大门...

    这瞬间,一个正在奔的少年展现在蓝夏眼前,而且正朝着他们的方向跑过来...

    赶紧伸手捂住艾露莎的眼睛,蓝夏一脚踢在落在脚下不远的空酒杯上,压抑着怒气语气yīn沉的道:“哼,哼哼,一段时间不见,你这个家伙看起来更蠢了...格雷!IceMake·冰之剑齿虎。”被蓝夏踢飞的酒杯在半空中洒出点滴红sè酒液,这些液体在下一瞬被冻结、膨胀...

    一只巨大的冰晶剑齿虎轰然落地,挡在了奔的少年面前,张开满是利齿尖牙的大嘴朝他扑了过去。

    “哇,阿夏,你这个家伙,住手,救命啊...”面对这只猛扑过来的恐怖剑齿虎,格雷不用想都知道公会门前那个披灰sè斗篷的影是谁了。

    看着格雷被剑齿虎追逐着从边跑过,冲出公会大门,蓝夏这才把手从有些奇怪和疑问的艾露莎眼睛上移开,虽然蓝夏相信她以后会习以为常,但起码给第一次来到‘妖jīng的尾巴’的她留下点好印象。

    “阿来,这幅打扮,不过那个魔法的确是阿夏的,你回来了阿夏?”从跟在格雷后面跑过来是一名白发少年,不过这个倒是衣着完整,少白头的少年,蓝夏家乌鲁的另一名弟子,与刚才被猛兽追逐跑过去的少年形影不离的组合,利昂。

    蓝夏随意的对他挥了挥手,“去去去,刚才那只算是给你们两个的测验,去和格雷一起击败它,否则,少年,你们应该知道我会做什么事吧?”

    “切,区区一个娃娃脸,一回来就说教...”本来不急不慢和蓝夏打招呼的利昂,一听蓝夏这话撒腿就往外跑,蓝夏既然说是给他们两个人的测验,那就绝不是格雷一个人就能对付的。

    “你说什么臭小鬼?!”蓝夏不爽看着利昂跑出去的背影,真是不讨人喜欢的小鬼。

    蓝夏边的艾露莎在听到利昂的话后,满头问号的目视蓝夏,一副求知yù旺盛的表,不过却被正在瞪着利昂的蓝夏无视了。

    领着艾露莎,走向吧台的方向,一路走过去,注意到刚才门前那一幕的人纷纷向蓝夏打起招呼。

    “阿夏,回来了吗?怎么样?任务怎么样了?”盘腿坐在吧台上的马卡洛夫开口问道,心里黯然,其实在他看到蓝夏和蓝夏边仅有一个小女孩的影时,马卡洛夫就已经猜到这次任务的结果了。

    “结果怎么样,一目了然了吧会长。”蓝夏无奈的对马卡洛夫摊了摊手。

    这时伴随着熟悉的味道,一个影走到蓝夏边,磁xìng、柔和的对他道:“阿夏,欢迎回来。”

    侧头看向来人,蓝夏温柔的一笑,摘掉风尘仆仆的兜帽和帽子,扯掉嘴上的围巾,转拥住她轻声道:“嗯,我回来了,璐璐...”

    ”喂,阿夏,这个小女孩是什么人?”注意力放到艾露莎上的马卡洛夫观察了一会,才向蓝夏询问道。

    “哦,艾露莎呀?那么艾露莎,给会长做一下自我介...”听到马卡洛夫会长话,蓝夏亲密的搂着乌鲁,低头对艾露莎道,不过在蓝夏看到艾露莎的时候,被她紧盯着自己的表吓了一跳。

    盯着蓝夏的脸,如果不是他熟悉的穿着艾露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视线中的这个男孩,就是与自己一路走来的那个蓝夏叔叔吗?那个强大的...所以这绝对是在开玩笑,对吧?

    摸了摸女孩的额头,确定她不是发烧,蓝夏正奇怪她为什么直愣愣看着自己的脸,可在他目光不经意扫过被他放在吧台上的围巾时,蓝夏顿时就明白了,“哦,对了,你还没有见过我的脸吧?”

    对着她微微一笑,蓝夏指了指自己的脸,“那么重新介绍一遍吧,你好,艾露莎,我叫蓝夏,是‘妖jīng的尾巴’魔导士公会魔导士。”然后指了指旁一脸笑意的乌鲁,“这是我的未婚妻,乌鲁,欢迎来到,‘妖jīng的尾巴’。”

    艾露莎看着蓝夏收回去指了指自己和乌鲁的手掌,没有错,刚才抚摸额头所接触时的感觉,这个长相看起来不比自己大多少的男孩,的确是那个从相遇之后就一直照顾、保护她的叔叔,不过看起来好像并不是叔叔呢...

    ......

    跟马卡洛夫讲述完任务的经过和艾露莎的来历,把艾露莎加入‘妖jīng的尾巴’这件事交给马卡洛夫之后,回家换了休闲便装的蓝夏,带着乌鲁悠闲的在城镇中闲逛。

    城镇面向大海的一条观光小路,坐在给游人休息的长椅上,迎着微带腥味的清爽海风,蓝夏和乌鲁两人正在享受难得的二人世界,而一直喜欢给他们添乱的某两个少年,此时正不知在何处努力的奋斗着。

    横躺在长椅上,枕着结实修长的大腿,双眸中带着淡淡的满足和笑意,蓝夏看着上方乌鲁的脸庞,“呐,璐璐。”

    “嗯,怎么了?”享受着这美好的时光,收回眺望大海的目光,低头看着蓝夏的脸,乌鲁平静的问道。

    伸手摸了摸乌鲁露小腹上的柔滑肌肤,蓝夏的脸颊顺着乌鲁前的傲人曲线向上移动,越过高耸的双峰、细白的脖颈,最后两人温软的双唇轻轻贴在一起。

    “呜,阿夏,到底怎么了?”轻柔的Kiss一触即分,不过因为之前体的碰触使乌鲁声音有些发颤。

    “那句话我好像一直没有说过吧?”蓝夏坐起来体向她贴近,抓住乌鲁的双手,把脸伸到她的面前,仅仅几厘米之间,两双眼睛毫无参杂和隐藏的相对而视,双方的呼吸都能清楚的感受到,“我你...”

    乌鲁白皙的小脸立即变的通红艳丽,这个男人第一次对她说出这三个字,在蓝夏不在她边那些岁月里,曾几何时,绝望中她认为自己根本不需要一个男人对她说这三个字,可今天...

    “阿、阿、阿夏,你你你...”冲击有些猛烈,乌鲁结结巴巴的看着这个家伙,今天到底是怎么了?他真的说出来了,那三个字...

    抬起手,蓝夏如视珍宝般轻抚眼前这通红的脸颊,柔柔的一笑,“很烫呢。”双手拥住乌鲁,耳鬓厮磨,感受着她侧脸,“听我说,璐璐,可能有点早,不过对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来到的那一天,或许很自私,但是对不起,我你,等我回来...”

    “嗯,足够了,这句话对我来说就已经足够了阿夏,这样未来的那份等待就可以期待得到结果,不管如何我会在这里等你回来...”双手抱住蓝夏,脑袋靠肩膀上,乌鲁轻声道。

    蓝夏满怀喜悦的抱着乌鲁,这份温柔让他忍不住有些愧疚,但同样也给了他无比的勇气,以后的路上,他绝不会在有任何迷茫,因为他的后不止是乌鲁,明明还有那么多在等待着他的人存在...

    “对不起,请问,能告诉我这里是哪里吗?”好吧,破坏气氛的灯泡到哪里不会少,一个女孩的声音在两人边响起。

    被羞涩的乌鲁推开,蓝夏转过头恶狠狠的瞪向说话的家伙,管你是男是女,也太不长眼神了。

    站在两人前面不远,一名如娃娃般可、甜美的小女孩笑眯眯的站在那里,金sè的长发,湖绿sè的眸子,一袭白衣,脑袋上还挂着奇怪的饰品,嗯,也不能说怪,因为这个世界大部分人的衣着打扮都算不上正常。

    看到自己终于引起蓝夏和乌鲁的注意,金发的小女孩重复了自己的问题,“请问,可以告诉我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脸上仍挂着那种看上去对陌生人毫无防备的笑脸。

    看到如此可的小女孩,乌鲁展现出仿佛母亲般的微笑,对她招了招手,“哦,是迷路了吗?”

    拦住旁的乌鲁,蓝夏面无表的看着小女孩,冷冷的道:“笨蛋,死人就不要给我出来乱跑,你以为你还能这样维持多久?”

    是的,蓝夏已经清楚的判断出对方的份,鬼、幽灵或者说残存的意志,是真真正正已经失去**的死者,因为从对方上不自觉散发出来的能量,在自灵魂心力的接触与破解下显露无遗。

    ......

重要声明:小说《被惊醒的沉睡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