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那手掌赋予的希望

    隐藏形站在一旁,蓝夏冷冷的看着,看着艾露莎前面完全耗尽魔力反弹魔法的罗布,最后他用枯竭崩裂的体,去挡魔法兵第二次魔法集shè时被粉碎,化为飞灰。

    汹涌的魔力从坐在地上的艾露莎上散发出来,一道红sè的魔法阵从其下浮现,所有称的上武器的东西都漂浮起来,聚集在艾露莎的面前,随着她愤然挥手而爆裂的shè出,将面前这些坚守在建筑内的守卫和魔法兵击杀。

    “这就是你想要的吗?哼,果然不愧是会长的朋友呢...”望着艾露莎的魔法蓝夏喃喃道,对甘愿舍为人的罗布不做任何评价,有这种愿意为你而牺牲的同伴固然不错,但一方面也是因为他只能做到这种地步,罗布认为这样就足够体现他最后的价值,很伟大,对这种别人一意决定的事,事不关己蓝夏不会出手阻止,也绝不欣赏...

    解放了,所有的奴隶们大声欢呼着,他们成功了,成功得到想要的zì yóu,从这个地狱里...

    除了晶莹的冰屑,门外无尽的冰之巨狼留下满地狼藉成为碎冰破碎、消散,所有人兴奋的跑向岛屿的码头,从那里他们可以找到离开这里的船支,装满岛屿中的物资,足以让他们乘船离开这里,回到他们rì夜思念的大陆、家乡。

    而艾露莎却顺着建筑内向上的楼梯向高处而去,隐于一旁的蓝夏静静的看着她的背影,女孩与众不同的反常行动引起了他的丝丝好奇。

    不过一会,建筑高层与大厅之间的墙壁被什么撞穿,瘦小的影从一堆落到大厅里的沙石尘土中艰难的坐起来,那红发,正是艾露莎,高处墙壁被撞穿的洞口处,一名蓝发的少年面带诡异的笑容站在那里。

    他们之间的话题很有意思,让隐看着蓝夏有些感兴趣,因为那个名字,因为那个似曾相识的名字。

    “即便如此,谁会选择继续成为活祭品呢?”艾露莎激动的质问着,质问那个变的让她有些不认识的男孩。

    “活祭品?现在需要的并不是那个,杰尔夫已经告诉我了...”蓝发少年一脸陶醉的仰起头,好像看到了心中最神圣的存在。

    就是这个名字,杰尔夫,那个曾经出现在他和乌鲁面前,带来拉尔消息的人,他寻找已久的家伙,不过从蓝发少年的透露的状况看来,他所说的杰尔夫应该是那个早已死去,传说中的黑暗魔导士杰尔夫。

    “杰拉尔,求求你了,快醒醒吧!”艾露莎看着越来越陌生的男孩,满目悲伤的对他祈求道。

    名为杰拉尔的蓝发少年伸出右手,手掌前紫sè的魔法阵闪现,下方艾露莎被一团紫红sè的透明雾气缠绕包裹住,“我现在可是十分清醒啊!”

    雾气瞬间将艾露莎紧紧的束缚住,她整个人被这个魔法拉扯着漂浮起来,这时一道影划过,展开灰sè的斗篷将空中的艾露莎裹了进去,衣着严紧到看不清面貌,只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

    “什么人?”杰拉尔惊讶的看着这个虚立在半空的家伙,那双如深渊般深邃的瞳孔。

    一只白净的手掌轻抚着艾露莎的红发,有些惊慌、挣扎的她逐渐安静下来,这熟悉的味道就在不久前...

    “不过什么?”杰拉尔诡笑道,要掌握这座岛单靠他一个人的力量可不够,杰尔夫已经给予了他重要的助力。

    面无表的回头看着他,蓝夏围巾下渐渐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原来如此,那好吧少年,这种威胁虽说可笑,不过这次我就大发慈悲饶‘你们’一命,我想不会太久,艾露莎会自己回来结束这一切,好好照顾好她的同伴吧,这种顾忌可不会有第二次...哼哼,再会了,少年。”

    半空中蓝夏抱着艾露莎,另一只手清脆的打了个响指,随着斗篷的飞舞,两个人的影在下一秒便消失于虚无之中。

    ......

    妖尾775年,南方大陆一处静谧的海滩海岸边。

    夕阳下,随着虚空中裂开一道裂缝,两个人的影出现在这里,轻轻放下艾露莎,看着瘫坐在沙滩上女孩那顺着脸颊流淌的泪水,蓝夏叹了口气,刚才他与那个名叫杰拉尔的少年之间的对话,艾露莎应该听的清清楚楚,事实就是如此残酷,到最后她的同伴也没有从那座岛上逃出来,甚至没有摆脱继续在岛上被奴役修建那些建筑的命运。

    蹲下来,双手放在女孩的肩膀上,蓝夏直直的注视着她朦胧的左眼,“听着艾露莎,你可以哭,但对于这命运,你已经拥有反抗它的力量,去挣扎、去变的更强,总有一天,用自己的双手夺回你的同伴,你背负着的是他们的希望。”

    泪水没有停止,不过艾露莎的眼神却不再是如刚才一般的绝望,多了份坚强,“叔叔,请带我去加入‘妖jīng的尾巴’,我一定、一定要变的更强,为了曾经和将来的伙伴!”

    蓝夏站起来,对艾露莎伸出手掌,“是吗?伙伴么?呵呵,艾露莎,既然要成为我的同伴,那么记住我的名字吧,我叫蓝夏,蓝天的蓝,夏季的夏,蓝夏。”

    看着眼前修长白皙的五指,艾露莎用她的小手轻轻握住,借力从地上站了起来,没有松开手,只是走了几步走到蓝夏边,仍然紧紧握着那只温润的手掌。

    ......

    ‘妖jīng的尾巴’魔导士公会所在,玛格诺利亚镇外。

    顺着河流,走在熟悉的小路上,蓝夏遥望着不远处时隔4个月的城镇,真是想念呢,璐璐的影,也不知道她这段时间过的怎么样,有没有想自己。

    “蓝夏叔叔,那个人是做什么的?他不断的在瞪我们...”一直牵着蓝夏的手不放,年仅10岁的艾露莎,怯怯的指着站在前面路上的那个人。

    “哦,那个家伙,无视他好了,真是难得的好风景...”见到这么麻烦的家伙,蓝夏不爽的撇了撇嘴,不过自己现在这个连脸都挡住的装扮,他应该看不出来才对,嗯,只要无视他就好了,无视他...

    看着准备从自己面前走过去,直接就无视自己的蓝夏,站在路边摆了半天pose的基尔达斯直接一拳打了过去,“无视我?阿夏,我说你这个家伙还真是气人,你以为这样我就看不出是你了吗?除了你这个怪物之外,这个世界还有谁能完全屏蔽我的魔力感知?”

    右手牵着艾露莎,蓝夏抬手左手轻松挡下基尔达斯这仅靠**力量的一拳,推开他的拳头道:“闭嘴吧基尔达斯,百年任务呢?!说好的百年任务呢?!你怎么还在这里?快、快、快,快去吧,一百年之后再回来。”然后对他摆了摆手。

    “正准备出发,我可是为了跟你道别才在公会里等到现在的...”蓝夏这近乎赶人般的动作,基尔达斯无语苦笑出来,不过这时他也看到了蓝夏带着的女孩,“哦...这个女孩,难道她就是...你的外遇?”

    “嘎嘣。”拳骨作响,也不多说,蓝夏拉着艾露莎就向镇子的方向走去,两人后午时的太阳光下,只有一塑人形冰雕屹立那里。

    跟在蓝夏边,艾露莎不时回头看看那晶莹闪亮的冰雕,那漂亮的冰晶让她对某人有些说不出的崇拜,蓝夏叔叔果然很强呢,我以后一定要超越他。

    蓝夏则是边走边气愤的诅咒着基尔达斯,“你这个混蛋,一百年之后也别回来,最好被人干掉。”

    ......

重要声明:小说《被惊醒的沉睡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