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加入与任务

    妖尾775年。

    夜晚,玛格诺利亚镇,‘妖jīng的尾巴’魔导士公会租借安排给公会成员的公寓,房间里朴素的摆设一如曾经的木屋,可以说这也已经算是两人的习惯了。

    当然除了他们现在所躺着的双人,一手揽着乌鲁温柔软的体,蓝夏轻摸了摸她滑润的脸,“璐璐为什么决定要留下来?你明明一直舍不得家乡那里...”

    有些羞涩,乌鲁水润目光柔和的双眼看着蓝夏,“阿夏,在这里或许更有希望找到老爹,而且这里的氛围也很不错,利昂和格雷也可以学到更多东西,只要你在我边...”

    捋了捋乌鲁耳边的短发,蓝夏低头亲在她烫烫的脸颊上,接着划过脸颊四片唇瓣碰触紧贴在一起深吻着。

    唇齿不舍的分离,蓝夏压在乌鲁的上与她双手十指交叉握在一起,相对而视,看到那其中深沉的,蓝夏温柔的一笑,“或许亲的,是时候把一切都告诉你了...”

    人的笑脸让乌鲁忍不住羞怯的侧过头去,蓝夏实实的贴在她上,进门时外衣已经脱掉,躺在上乌鲁此时只穿了一件小小的红sè吊带衫,高耸弹软的双峰顶着蓝夏的膛被压着。

    “终于摆脱那两个小鬼了,或许到这里来也不是件坏事,是不是啊璐璐。”松开乌鲁的双手,笑眯眯的蓝夏现在真心感谢马卡洛夫给他们安排的住宿,特别是把两个小鬼安排到男生宿舍,手掌顺着乌鲁完美的曲线缓缓向下移动。

    松开皮带,脱去牛仔裤,仅剩下棉质纯白sè的胖次,蓝夏一手揉捏着乌鲁翘弹xìng的翘,一手抚摸着结实修长的大腿,柔滑白净的肌肤完美无暇。

    “呜,阿夏,你这个家伙。”满脸羞红、全无力的乌鲁奋力伸出双手抱住蓝夏。

    贴在乌鲁耳边,蓝夏轻声道:“好香,呐璐璐,我要吃掉你喽。”这种气氛下如此挑逗的话语使乌鲁全不住一颤。

    ......

    倚坐在公会酒吧吧台旁大大的沙发上,蓝夏搂着脸带绯红的乌鲁坐在那里,很直接的向所有人公开他们的关系,虽说乌鲁平时也大咧咧的,可那能像蓝夏一样,脸皮厚到直接无视其他人投过来的诡异目光。

    而早已经习惯了他们的关系,站在他们面前的两个小鬼,利昂带头问道:“乌鲁,今天的修炼该怎么办?”

    “去去去,这里不是有海岸吗?去冻结海水能冻多少是多少,把你们的魔力用光,璐璐今天不舒服没空带你们修炼。”蓝夏像是打发苍蝇一样对格雷和利昂道,气的两个人直翻白眼。

    听到蓝夏的话乌鲁脸sè更加红艳,伸手一个响栗敲在他头上,“别说了阿夏。”然后乌鲁从蓝夏怀里站起来,“走吧利昂、格雷,阿夏的办法虽然随便,但也的确不错。”招呼着两个弟子,乌鲁带头走向公会大门,只不过脚步有些轻柔。

    目送乌鲁他们出去,蓝夏无奈的耸耸肩,说了要给她治疗她还不愿意来着...

    这时马卡洛夫从公会2楼走了下来,把一张任务悬赏放在蓝夏面前,然后盘腿坐在旁边吧台上,“阿夏,这次就麻烦你了。”

    “放心好了,找个人而已。”无所谓的摆了摆手,蓝夏自信的道。

    加入‘妖jīng的尾巴’之后,蓝夏和乌鲁10年前做探寻者的况,马卡洛夫也都知道的清清楚楚,再加上蓝夏的实力,他忍不住拜托蓝夏接下这份任务,任务目标是寻找一个人的下落。

    蓝夏虽然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再次穿越,但乌鲁那里他也把一切都解释过了,听明白的乌鲁一时间非常羞愤,这个熟透了的御姐今年已经32岁了,而阿夏这个家伙竟然是从10年前穿越过来的,算算岁数的话...

    总之乌鲁羞恼的大发脾气,最后蓝夏好不容易才哄住,也说明了他从戴利欧拉上抽取的大股能量,全部被灌输进乌鲁的体内,要不然当时‘绝对冰结’发动一半的乌鲁醒来后,不但体完全恢复,还有那么强大的魔力与蓝夏大战,那些能量足以让乌鲁保持青chūn不老了。

    “这个任务可并不简单,乌鲁那里你告诉她了吗?”马卡洛夫再次问道,这是必须要确认的,已经把老友的女儿拉进自己的公会,自己就要负责到底,她的幸福马卡洛夫可不想破坏。

    “当然了,放心吧会长,不管怎么说,我和璐璐现在都是‘妖jīng的尾巴’公会成员不是吗?瞒着她也根本没有意义。”蓝夏抬了抬左手,左手手腕下方天蓝sè的‘妖jīng的尾巴’公会纹章印在那里。

    挥了挥手,蓝夏站起来,“那么会长,反正闲着,我这就出发了,告诉璐璐我很快回来...”笑着对其他人挥手点头,蓝夏走到大门前推开门走了出去。

    这时一到影迎面撞了过来,对方撞在蓝夏上弹回去跌倒在地,那头刺刺的金sè短发,是马卡洛夫的孙子,拉克萨斯,来到公会那天就见过了,是个14岁的少年。

    “小鬼,干什么这么着急?”蓝夏伸手把他拉了起来,算上穿越那10年,蓝夏认为叫他一声小鬼毫无压力。

    “是阿夏啊,我有点急事要外出一趟,这是来告诉爷爷的。”拉克萨斯说着伸手拍掉一只摸向他满头金发的手,气愤的道:“不要摸我的头,阿夏,你这个娃娃脸,站在我旁也不过跟我差不多大。”

    “哟吼。”蓝夏不顾他的强烈挣扎狠狠的蹂躏了一下他的发型,“没大没小的,我这个娃娃脸连你爷爷都不一定是对手,你这个臭小子竟然敢说出这种话来。”

    “可恶,阿夏,等我超越你那天我一定会报仇的。”不服气的拉克萨斯喊道。

    “哈哈哈,少年,来吧,有这份勇于挑战不可能的觉悟比一切都重要,期待哟。”蓝夏这话完全说不上是鼓励,最后拍了拍这个金毛少年的脑袋,在少年的怒视下潇洒的扬长而去。

    站在海岸上方的崖角,蓝夏望着下方的三个影,虽然在大海的汹涌波涛面前仍显得无力,但在乌鲁指导下,利昂和格雷契而不舍的冻结着海水,这份坚毅总有一天会化为力量。

    “房租不便宜,需要赚钱养家呢,我也该开始了。”仰头看了眼碧蓝的天空,蓝夏的影在下一刻已经消失在原地。

    ......

    3个月后,一片一望无际的大海上。

    脚下是深蓝sè的大海,认准一个方向,这个披灰sè披风斗篷的影正走在广阔的海面上,厚厚的斗篷兜帽下是一顶黑sè毛织鸭舌帽,帽舌盖住了上半张脸,而脖颈间灰sè的围巾挡住了下半张脸。

    脚下随着他步伐的移动,一条坚冰组成的道路向前延伸着,此人便是蓝夏,比起更加消耗体力的‘月步·凌空’,还是用低输出冻气组成道路更加节能一些。

    这次所谓的寻人任务就像离开前马卡洛夫所说,不简单,他所寻找的那个人不但失踪时间不明,连报都少的可怜,这三个月蓝夏不断收集这些断断续续的报,东奔西跑的根本没经历过什么战斗,不过总算还好没让他白费功夫,目标所在已经确认。

    接下来便是准确的找到目标,并确确实实的将其带回。

    ......

    PS:再次感谢【纳兹伊格尼尔】同学的评价票。

重要声明:小说《被惊醒的沉睡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