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再次出现

    琦玉国际机场外,一名留着披肩银sè长发带着太阳眼镜的外国女子,带着一群明显是属于不同国家的家伙从机场走了出来,没有任何迟疑的走向停靠在路边的大型商务汽车。

    “卡仕柏哥哥,等候多时了呢。”打开车门,坐到卡仕柏旁的蔻蔻摘下眼镜微笑着道。

    “呵呵,怎么会...”卡仕柏和善的一笑,“当然不会,没等多久哟,蔻蔻酱。”卡仕柏没说完,就被千吉妲打断,坐在副驾驶的千吉妲亲切的对蔻蔻道。

    看着明明是自己团队的人却与蔻蔻极为亲密的千吉妲,卡仕柏变成一副无奈的笑脸。

    卡仕柏回头看了眼坐在后年龄不大的银发少年,“喂,约拿小弟弟,怎么样,能够接的上前任的工作吗?”

    逐渐成熟的约拿已经不再像以前一样,见到卡仕柏就一副必杀仇人的模样,与蔻蔻的旅途中,他也了解了武器商人这个职业,明白自己以前觉的因为武器商人,父母才会被杀死的想法是多么幼稚。

    表没什么变化,不过他却对某一些事有点好奇,“卡仕柏,你口中的前任到底是谁?为什么除了你从来没有人提起过?”约拿盯着卡仕柏道。

    见约拿向卡仕柏追根问底,不止是正在和千吉妲攀谈的蔻蔻,连坐在后面座位上正在讨论外面景sè的众人都突然沉默了。

    就是这个,汽车中静悄悄的气氛,正是约拿所好奇的,卡仕柏不是第一次说起前任这个词,在东亚的船上与他们相遇时也曾经提起过。

    “好了,不要问了,约拿。”坐在他旁边的法尔梅阻止道。

    “那么卡仕柏哥哥,这次的目的呢?不会只是为了让天野重工妥协吧?恐怕靠我们两个还做不到这种事。”蔻蔻打破了尴尬,与卡仕柏谈起了这次到rì国来的正事。

    卡仕柏看了眼不再问的约拿,才笑着对蔻蔻道:“当然做不到,本来在美洲海克梅迪亚家族与天野重工,也就是天野家族一直处于合作关系,不过他们家新的家主自从接手后,不知为何就把中心转移到亚洲这边。”转头看向窗外,卡仕柏继续道:“两方的合作连接被打断,这次海克梅迪亚唯二的继承人亲自上门拜访,希望他们能回心转意继续合作吧。”

    “也就是说,如果合作关系再次建立失败的话,就说明天野重工想要插手亚洲的生意...”蔻蔻明了的道。

    卡仕柏点点头,“所以才说希望他们能回心转意,否则也只能动用一些消极的手段了。”

    蔻蔻当然明白消极的手段是什么,不过这么多年,什么事没有遇到过,她已经习以为常了,“天野家的资料有多少?”蔻蔻摘下太阳镜从卡仕柏手里接过他递过来的文件。

    把薄薄的一叠文件递给蔻蔻,卡仕柏摊了摊手无奈的道:“这就是一共所能收集到的了,没办法,那可是个实力不下于海克梅迪亚的大家族,连佛洛依德先生也说能和平解决就最好和平解决。”

    从文件中抽出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名6、7岁的小女孩,那可的样子让蔻蔻忍不住一笑,“也是兄妹两名继承人吗?”

    卡仕柏笑着点点头,“妹妹的确很可,不过天野家第一继承人的哥哥,他的资料和报实在是难以搜集,或者应该说是完全找不到,很奇怪呢。”

    把照片夹回文件里,蔻蔻转把资料递给坐在后面的法尔梅,让她传给所有人都看一遍,“不管如何,走吧,先去礼貌的拜访一下...”蔻蔻自信的翘起嘴角对车里的所有人道。

    ......

    照常到大门口等待自己家少爷放学的咲夜,刚走出大门,却有一辆汽车停在她面前,也是天野家的大门前。

    咲夜看着车门打开,一名风姿卓越的银发外国女人从车上下来,还没等咲夜问她有什么事,对方却用rì国话对她道:“请问这里是天野家吗?”

    咲夜淡淡的看着她,也注意到了她后从车上下来的那些人,“是,这里就是天野家,请问你有什么事吗?”银发女人和她后下来的银发男人气质都不寻常。

    卡仕柏走到蔻蔻边,摆出他英俊的笑脸对咲夜道:“你好,我们是海克梅迪亚家族的人,请你帮我们联络一下天野家的现任家主,因为一些事,我们是专程来和他谈谈的。”

    “见文一家主的话,请去使用门上的通话装置。”咲夜用平淡的语气道,指了指天野家巨大铁门一侧的雕刻石柱。

    “额。”卡仕柏碰了一鼻子灰,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冷淡,这个同样是银发的女仆怎么这么不客气,而且她提及天野家现任家主时语气也完全没有尊敬的感觉。

    “如果没有别的事的话,请不要继续打扰我。”咲夜冷冷的说道,然后就把视线转移到不远处的路口。

    虽然感觉有趣,但因为有正事,蔻蔻轻笑着对卡仕柏道:“去吧,去按门铃,卡仕柏哥哥。”

    卡仕柏从咲夜边走过,朝着通话装置走去,蔻蔻则回到了停在门前的商务车上,和坐在里面的一群人一起有趣的打量着咲夜这个奇怪的女仆。

    咲夜不想理会他们,但他们的动向还是忍不住注意,那个银发的男人对着通话装置说了几句,通过管家不一会就得到了家主文一的接见,回到车上,汽车从敞开的大门开了进去。

    在不远处的路口与奈绪子分别,等她上了浅仓家专门停在那里等她的车子,蓝夏才慢悠悠的回到天野家,看到门口的咲夜,对她道:“咲夜,我回来了,我说了多少次不需要跑出来接我啊。”

    “欢迎回来少爷。”咲夜躬后,抬起头来表严肃的道:“那怎么能行,不能随时跟在少爷边已经是失职了。”

    “好吧,还是这样好了。”蓝夏无奈的转向大门走去,咲夜紧跟在他后。

    汽车穿过下午时分宅院被jīng美路灯照亮的道路,停在主宅门前,从车上开门下车,蔻蔻忍不住向来时那条路看了眼,整齐的道路,两侧是茂密的植被和优雅朴实的雕刻,海克梅迪亚家族虽然也非常有钱,但却并不jīng心于过渡奢华的生活。

    “走了,蔻蔻。”拍了拍蔻蔻的肩膀,卡仕柏带头走向主宅门内打开门等待他们进入的天野家管家。

    进去的只有蔻蔻、卡仕柏、法尔梅和千吉妲四人,其他人则被留在车上等他们出来,反正这一次也不过是和平的尝试说服罢了。

    一路走过宅院,来到主宅门前,这条路让蓝夏撇了撇嘴,也不知道文一怎么想的,非得翻新天野家旧宅,还建的这么奢华,出奇的是家里的长辈竟然也同意了,真是搞不懂。

    “咔。”手枪子弹上膛的声音是那么的熟悉,刚迈上台阶的蓝夏,瞬间转头看向后的商务汽车,本来,这辆车既然能进到主宅前那一定是经过文一同意,蓝夏虽然注意到了,但也不想管...

    “哗。”汽车车门被拉开,灰白发sè的大叔从车上下来,手上握着一把mk23,枪口低垂,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蓝夏。

    雷姆心激动的直视着面前这个家伙,举起手上的手枪,对着他面无表的俊美脸庞喊道:“夏,你不准备跟我打个招呼吗?给我老老实实站住别动!”

    然而下一瞬,雷姆忽然眼前一黑便什么都感觉不到了,倒地的雷姆后,面sè冷俏的银发女仆,正缓缓收回她玉白手掌所砍出的手刀。

    ......

重要声明:小说《被惊醒的沉睡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