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朋友

    将近午时,汽车上,坐在后排,侧脸看着车窗外飞逝的景sè,倚在靠背上的蓝夏,被一只伸到脸前摸着他侧脸的粉嫩小手吓了一跳。

    “好了,安静一点。”转过,蓝夏揉了揉旁小丫头柔滑的脸蛋,这个漂亮可的小萝莉,就是他今年5岁的妹妹,所以说在他离开天野家第二年,文一和由就又生了个,同时也是家族第二顺位继承人。

    叫天野心,小丫头摇头甩开蓝夏的手掌,直接扑在他上,两只小手抱住蓝夏的脖子,“咯咯咯,讨厌。”稚嫩的声音nǎi声nǎi气的。

    听着看着后面兄妹俩的亲近,前面开车的文一和坐在他旁边的由看了眼对方,相对一笑。

    怕她失力松手撞到,一只手搂住小丫头穿着粉红sè连衣裙的后背,蓝夏对文一道:“文一不就是想见见以前的好朋友吗?为什么全家都要去?周末明明是用来睡懒觉的rì子...”

    “一夏,周末休息是为了缓解一周的压力,可不是专门为了睡懒觉。”文一满头黑线的道,“而且,父亲两个字这么难让你说出口吗?还是你老爹我看起来很挫?”

    不想让蓝夏为难,由拍了拍文一,温柔的打趣道:“好了文一,一样喜欢睡懒觉的人,可没资格说别人。”

    “什么嘛...”文一很没面说了句,然后忽然好像想到什么,脸上泛起丝丝笑意道:“嘿嘿,对了,当初可是和信长、泪子说好了,我有儿子就娶他们家女儿,有女儿就嫁给他们家儿子,离开这么久,也不知道他们家是不是女孩?”

    听出文一有调笑他的意思,蓝夏撇撇嘴,不爽的道:“那么如果是男孩呢?”

    蓝夏顺着话说了这么句,没想到透过后视镜看到文一立即诡笑着回答道:“当然是搞x基了。”

    “搞...”搞你妹啊!这是作为一个父亲能说出来的话吗?蓝夏心里怒吼道,要不是由和心都在在旁边,他恐怕直接掏出刀来给他两刀了。

    由狠狠瞪了文一一眼,不着调,但是自己丈夫这小孩子脾气,说实话,她已经习以为常了。

    “夏,搞x基是什么?”坐在蓝夏怀里,心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问道,

    蓝夏表错愕,这让他怎么回答,无视反而会引起心的好奇,照实说什么的...开玩笑,会教坏小孩子,“就是好朋友之间的一项友好活动。”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表,蓝夏一本正经严肃的回答道。

    “朋友?那么今天文一要去搞x基。”心突然指着文一,好像找到了答案。

    “噗哧。”由笑声脱口而出,文一则是停下汽车,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信长家应该就在这附近,我再打个电话问一问,你们安静一点。”暗自松了口气的文一拿出自己的起来。

    “嗯嗯...”边回答,文一边朝四周扫视寻找着什么,最后确定,“好了,看见了。”

    发动汽车开到一幢与四周差不多的居民住宅旁,门前站着一名穿休闲便服长相秀气的男人,不过材看起来有些柔弱。

    文一利落的下车,走到他前来了一个拥抱,笑着道:“信长,我回来了。”

    车上,看着两个抱在一起的大男人,蓝夏不住一阵恶寒,不会真让心说准了吧?由怎么办?不不不,童言无忌大风吹去,文一很正常,很正常...

    拍了拍文一的后背,名为信长的男人声音柔和磁xìng的道:“嗯,文一,欢迎回来。”

    越听越寒的蓝夏,看由已经下车,没办法只能抱起边的心,开门走了下去,如果可以,他宁可坐在车上。

    文一对信长指了指由,“我的妻子,结婚的时候给你和泪子寄过照片吧?”由礼貌的躬道:“你好,信长先生。”

    信长对着由点点头,带着歉意道:“你好,真是对不起了,虽然当时文一邀请过,但是...”

    文一无所谓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了,我后来打听过你们的况,发那个邀请,的确是唐突了,不好意思的是我才对。”不想继续尴尬,转移话题,又指着蓝夏和他抱着的心道:“我儿子和女儿。”

    没等蓝夏和心打招呼,文一就用胳膊肘戳了戳信长道:“嘿嘿,怎么样,当年说好的,不会忘了吧?”刚笑着朝着蓝夏和心点了点头,听到文一这么说,信长无语的转而看着他,“那种事你竟然还记得?那不是开玩笑吗?你父亲可不会同意哦。”

    两个人说笑完,文一停好车,信长领着他们走进自己家,把心放下了牵着她的手,蓝夏无奈的跟着走了进去。

    走进客厅,第一眼就看到两张熟悉的脸,其中一张吃惊的看着蓝夏,蓝夏也面无表的看着他,语气毫无感的开口了,“哈哈哈,命运真是奇妙是吧...对了,为什么信长和秀吉会有血缘关系?”

    这话让木下秀吉额头出现几个井号,“老朽的父亲和老朽会没有血缘关系吗?而且那不过是名字罢了...”蓝夏却又指了指秀吉旁那张与他长相一样的脸,“那么这位是家康吗?”

    面前这个男孩虽然长相极为jīng致俊美,但他那句话还是让木下优子怒气暴涨,但怎么说也是父亲的客人,强忍着道:“我叫木下优子,你是秀吉的朋友吗?”

    “哟,一夏,你们竟然认识吗?嘿嘿,也是同学吧!”看到蓝夏正在和木下姐弟交谈,文一带着兮兮的笑容对蓝夏说道。

    “文一,你知不知道,你说的话,让我很容易猜到什么呢,一个意图让他儿子搞x基的父亲,我想重次郎很愿意把他回炉重造的。”蓝夏冷冷的反击道。

    神经大条,蓝夏正大光明的说出这种话,那个词顿时让秀吉脸上一红,优子却双眼闪闪发光,来回扫视蓝夏和秀吉,可罪魁祸首文一却不得不在这么恐怖的威胁下低头认错,自称是开玩笑...

    木下姐弟其实也很好认,虽然脸一样,但一个穿男服,一个穿女服,脾气都差不少,与继承了父亲温和、母亲温柔的秀吉相反,优子是个大咧咧的强气开朗少女。

    客厅四个大人正聊的开心,秀吉房间里,坐在椅子上,蓝夏却无聊的看着电视机前木下姐弟联手挑战心,好吧,是电视游戏机,游戏是一款不知名的格斗游戏,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看起来心的水平有点强呢,被虐的两位毫无还手之力。

    “win。”屏幕上一方空血倒地,一方满血无损,小脸满是欢快,心白嫩小手那灵巧的细小手指,在手柄按的眼花缭乱,看着木下姐弟越战越勇的样子,本来以为他们放水的蓝夏,都不知道该如何评价了,你们就没有点羞耻感吗?

    输掉的秀吉把自己手柄交给优子,转头对蓝夏道:“一夏要玩吗?”看样是想在找个战友。

    椅子上的蓝夏翻了个白眼,看了眼轻易就被心击败的优子道:“秀吉,你和优子真的是国中生吗?我真为你们的智商感到担忧呢。”

    “说的好像自己很成熟一样,一夏你不是跟我们一样大的吗?而且一夏应该是不会玩才不玩吧?”秀吉气愤的道。

    坐在电视机前坐垫上的心,转过来,用稚嫩的声音欢声喊道:“夏,来玩、来玩。”

    既然如此,就当是哄他们玩吧,蓝夏走过去接过优子递过来的手柄。

    直到下午,所有人一起外出到预定的餐厅吃饭时,路上优子都在念叨蓝夏只会让心,不会让让他们什么的。

    ......

重要声明:小说《被惊醒的沉睡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