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联合

    夜已深,火影临时办公室,是一所双层木质房屋。

    白天,重新开始建设的木叶,一片欣欣向荣,大家团结一致重新建立家园,在这次木叶被袭击事件中,一个人成为了村民心中的英雄,就是击败、说服了来袭忍者的漩涡鸣人。

    劳累了一天,躺在铺里,纲手懒懒的看着睡在边的蓝夏,轻声问:“为什么要让团藏去?”

    听到纲手的问题,正想睡个午觉的蓝夏,转过来看着她,“他的做法虽然是为了木叶,但是过头了,有人恨他入骨,恐怕这次他就回不来了,所以说要不是猿飞老师的嘱托和你,谁会管木叶这个烂摊子。”

    伸出白净的手臂,摸了摸蓝夏的脸,纲手温柔的笑着道:“什么烂摊子,木叶不是你家吗?”

    “切,我家在木叶和木叶是我家,可并不是一个道理哟,别给我混为一谈。”说着,蓝夏转过去背对她闭上眼睛,一副准备入睡的安详睡脸。

    “到现在你还没有丝毫融入感吗?”纲手支起上半,被子下,前高耸顶在蓝夏背上,脑袋伸过去下巴贴在他高侧的肩头。

    蓝夏淡然,“住了这么长时间,归属感是有,但你既然知道我从哪里来,融入感什么的就多余了。”

    “嘴硬。”纲手双手揽住蓝夏,将他反转过来,紧紧抱住。

    蓝夏整个脸都被按在纲手**的怀里,雄伟的双峰,柔软弹滑,好吧,融入感有了。

    因为晓组织猖狂行动,图谋捕抓了大量尾兽人柱力一事,即将在铁之国举行五影大会,而因为在木叶摧毁事件中,木叶五代火影因救治伤员,查克拉消耗过多无法出行,遂派遣代理火影团藏前往。

    第二天,中午。

    一名少女急急忙忙的冲进了火影临时办公室。

    纲手看着喘息急促的少女道:“井野,怎么了?找阿夏的话,他可不在这里,帮透和桃子重建桃屋去了。”想想透和桃子都那么大年纪了,怎么就放不下那间桃屋呢。

    井野摇了摇头,努力平复呼吸。“师傅,今天那两名云忍来木叶找佐助的报,他们对鸣人说了佐助加入晓组织的事,然后鸣人就离开了木叶,而且和他一起的还有卡卡西老师和大和队长。”

    听到这,咬着手指,纲手皱起眉头,这些家伙,鸣人、卡卡西就不说了,怎么连大和都跟着他们去了。

    一只玉白的手掌,突然从一旁伸了过来,捏住纲手咬着的手指,从她嘴里拿了出来。

    站在她旁,嘴里含着棒棒糖的蓝夏脸带笑意,随手把手上另一根棒棒糖塞入纲手嘴里。

    “我也要!”蓝夏突然出现,一道影立即扑在他上,看着着紫sè短衫、短裙的井野,蓝夏抚了抚她流苏般的金sè长发。

    对她摊了摊手,蓝夏除了给纲手那根,并没有第三根,但井野仍然盯着他。

    “怎么了?”看她仍然一副渴望的样子,把视线集中在...“你不是想要这根吧?”蓝夏指了指自己嘴里的道、

    点点头,井野没等蓝夏同意迫不及待的伸手去拿,“啪。”被拍开了。

    利落的从蓝夏嘴里夺走井野盯着的那根,放入自己嘴里,纲手把刚才自己含过的,递给井野,看着她不愿意的表道:“吃这根就好了,怎么?嫌弃吗?西瓜味的哟。”

    “师傅,我对西瓜过敏...”井野执意看着另一根。

    “哦,这样啊。”纲手将手上自己含过要递给井野那根,直接塞进蓝夏嘴里后,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真没办法,两根都是西瓜味的呢。”

    ......

    “看来你们也已经收到消息了...”木叶火影岩上,看着木叶内重新建设的建筑,蓝夏对旁边同样在看着村子的三人道。

    自来也点点头,水门夫妇都是了然的表,看来应该是从纲手那里知道了。

    “月之眼计划,第四次忍界大战,忍者联军,看来这个组织的确很麻烦...”自来也叹了口气,没想到事会到这种地步。

    “鸣人那边不会有事吧?”玖辛奈有些担心的对水门道。

    水门皱着眉头,对于鸣人会被送往云忍龟岛寻找八尾人柱力一事,他也有些担心。

    蓝夏看了两夫妻一眼道:“作为木叶的人柱力和云忍的呆在一起,不单单是让鸣人学习控制尾兽,也有防止他们被晓组织发现抓走的意思,安全不是问题。”但开战之后,以鸣人的xìng格,会发生什么大家都很清楚。

    自来也对战争一向厌恶,表苦涩的道:“又要来了吗?战争,这么说来,阿夏,你是想要我们作为支援参加这场战争吧?”

    “如果不想的话,你完全可以不参加哟,反正月之眼什么的,对我可不起作用。”蓝夏撇撇嘴道。

    “自来也师父...”水门想要说些什么劝劝他,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

    为了阻止晓组织的计划,忍者联军在雷之国组建,由五大国忍村加铁之国部队组成,8万名忍者在雷之国联军总部会师。

    一个人披着兜帽斗篷,整个人隐藏在其中,跟在纲手后,走进联军总部大楼内。

    除了并非忍者的铁之国元首大将三船,砂忍的风影我罗,云忍的雷影夜月霭,岩忍的土影两天枰大野木,雾忍的水影照美冥,加上纲手,五影齐聚。

    总部大楼会议室内,作为首脑的几人都围着一张长桌坐下。

    夜月霭突然指着纲手披斗篷的某人质问道:“纲手那个人是谁?不要藏头露尾的。”

    披着斗篷掩盖了全之人,不但引起了雷影的注意,甚至在场其他人都有些奇怪。

    坐在雷影左侧的纲手,毫不相让的反击道:“怎么了?难道我边的人都很可疑吗?他可不是忍者,这么做也是权宜之计...”

    “我们现在可是面对一个巨大的危机,这种时候,之所以组成这个联合部队,就是为了一起抵抗、阻止他们,要是大家没办法互相信任,那还来这里做什么?”我罗打破尴尬气氛,平静的道。

    土影两天枰大野木冷哼了一声,“不需要第二次被小鬼说教。”

    而照美冥对于这种争执没有任何表态,只是看着那个披斗篷的影,在琢磨些什么。

    “砰。”雷影夜月霭因为被宇智波佐助用天照烧中一只手臂,仅余一只右手,猛烈拍击在面前的桌子上,幸好桌子质量不错,并没有破碎。

    “所以我才问,这个人是谁?想让别人信任,那就不要藏着挡着。”怒气冲冲的夜月霭吼道。

    三船严肃的道:“好了,不要再吵了,在这么下去,难道我们为了这么一个人就解散了吗?”

    听到三船这么说,纲手为难的看向后,这次联合可不能失败...

    看着纲手为难的表披斗篷的人耸了耸肩,开口道:“所以说,你们啊,需要为一个死人这么大费周折吗?”

    一瞬间,剧烈的雷电在夜月霭上闪耀,他表凝重的注视着那个自称为死人的家伙,这气氛让在场其他人都戒备起来。

    ......

重要声明:小说《被惊醒的沉睡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