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这里开始

    木叶59年,6月夏,rì头正高,水之国岛外不远,吹拂着缕缕微风的海面上。

    脸sè铁青的蓝夏疾步行走在水面上,脚下波光粼粼显示出他不平静的内心,此时的蓝夏,仍旧不改曾经穿着多年的御神袍,只不过脸上的面具,已经不知道去往何方了。

    “父亲,不是故意的嘛,不要生气啦,小心眼!”迈着两条小短腿,急急跟在蓝夏后的阿仓,不断喊叫着。

    “闭嘴,你这个臭小子,你不是故意的吗?”蓝夏转瞪了他一眼,不爽的指着他训斥道:“你老爹我为了你,好心好意的呆在水之国这么长时间,结果就换来这么个下场吗?你良心被狗吃了吧?”

    停步站在原地,阿仓一脸委屈的反驳道:“这不是老爹你这么教育我的吗?”

    “哈?”看着他,蓝夏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所以抠了抠自己的耳朵,好似一脸吃惊的道:“我这么教育你的?我教你不孝了吗?我教你出卖自己人了吗?”

    看着装可怜的阿仓,委屈的摇了摇头,蓝夏继续说道:“那么,你说我怎么教育你的?我洗耳恭听啊,说吧!”蓝夏一副我听着的表,点点头。

    两只小手搓了搓衣角,阿仓楚楚可怜的正太脸上,有些怯怯的道:“父亲,虽然我已经从水影卸任,但我是雾忍出生的,正宗雾忍之人哦,我要为了雾忍着想,所以...”

    听完阿仓的话,蓝夏先是一脸呆滞,然后转就走,背对阿仓的脸上一阵扭曲,现世报是吧?好心没好报是吧?你这个该死的腹黑,切开全是黑的是吧?你赢了!

    ......

    木叶60年,木叶村内,白天即将进行又一阶段的中忍考试,中忍考核赛场上方,云雾缭绕的半空中。

    “父亲,这有什么好看的?中忍什么的都好弱哦。”阿仓蹲在蓝夏边,低头瞄了几眼下面的中忍考核赛场,兴趣缺缺的道:“而且父亲每年都会,偷偷跑回来看看爷爷nǎinǎi不是吗?这里的忍者还没看够吗?”

    像被一把看不见的椅子托着,蓝夏懒散的倚坐在半空,咬了一颗手上的串丸子,嚼着咽下去后,才说道:“是哦,水影大人,我们木叶的忍者,当然入不了您的法眼喽。”

    “切,小气。”朝着冷嘲讽的蓝夏做了个鬼脸,阿仓知道一谈这种涉及村子的事,他都会想起当初自己设计他的事,所以阿仓也不想在这方面多说。

    蓝夏一口吞掉剩下的丸子,手上穿丸子的木棍随手一弹,消失在空中,一副理所当然的表道:“知道我小气还废什么话,嗯,最近没钱了,阿仓,回去之后做点珊瑚工艺品卖钱。”

    “怎么会?明明...”刚要说什么的阿仓,剩下的话,就被蓝夏用眼神瞪了回去。

    无力反抗,阿仓也只能有气无力的道:“嗨嗨嗨,如果不是不适合出现,非要向爷爷nǎinǎi大人告状不可...”

    “出场了...哼哼,看着吧阿仓,像你这种小喽啰,以后他可以一个打7个。”蓝夏看到鸣人出场后,认真的立起上半,向下方看去。

    “是是是,父亲大人,说什么都是。”敷衍着蓝夏,阿仓仔细的看向鸣人,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见,但为九尾人柱力的鸣人,还是让同样是人柱力的他,非常感兴趣。

    看着鸣人在被宁次的柔拳命中后,顽强的站起来,阿仓皱起清秀的眉头,转头看着蓝夏道:“父亲,你应该是教过他铁块吧?”

    蓝夏知道阿仓在想什么,遂即轻笑着,对有些好强的阿仓道:“呵呵,是哦,鸣人的风格只适合铁块和剃,不过啊,阿仓,那种毅力可不是因为铁块,这就是鸣人最大的优点...嗯,也算是缺点。”

    可能因为铁块的原因,鸣人的抗打击能力不错,但柔拳对经脉中查克拉的封印效果,却不是抗打击就能无视的,九尾的查克拉终于从鸣人上泄漏出来,那种邪恶的气息...

    宁次看着竟然仍能使用查克拉的鸣人,不可置信的道:“明明中了柔拳,这怎么可能?”

    “啊,的确很厉害,不过宁次,我家老爹曾经跟我说过的话,我一直记的,不管是吊车尾也好,天才也好,如果连自己都不能相信,如果连自己都轻易放弃,那么就不要做忍者!更别提火影!而我要成为火影,所以...”看到宁次的表,鸣人上九尾查克拉不断升腾,语气极为坚定。

    天空中,看到这一幕,听到鸣人的话,阿仓挠了挠有些发烫的脸颊,支支吾吾的道:“额,这家伙,还、还真是血呢。”

    “呵呵,羞愧了吧?没有毅力的家伙,与会把决心贯彻到底的人比起来,以后的差距有多大,我拭目以待哦。”蓝夏转头瞄了眼阿仓,笑嘻嘻的说道。

    “哼...”阿仓听到蓝夏的话,脸sè一僵,冷哼一声,心里暗暗发狠,可恶,怎么能让父亲小看...

    鸣人和宁次的一战,爆发出九尾查克拉的鸣人,隐隐与宁次平分秋sè,说起来也没办法,虽然蓝夏拥鸣人嘲讽、激励了阿仓,但说起来,现在的鸣人不要说阿仓了,就是距离上忍,都有很大一段路要走,这也是生在和平年代的孩子们,与生在大战时期那些前辈的差距,不过想到今后会逐渐发生的事件,那些才是让鸣人这一代的小强们,实力爆发式增长的因。

    鸣人与宁次的战斗,在阿仓难看的表中,以鸣人强大的毅力,获得胜利。

    ......

    草雉剑在大蛇丸的控制下,逐渐刺入三代的体内,不管猿魔如何用力往外抽或者握紧,极其锋利的神兵草雉剑,绝不是**之躯就能抵御的。

    紧紧抓住大蛇丸,三代泪眼朦胧的看着面前的曾经徒,大蛇丸哟,你会走到今天这步,都是师父的错,不管如何这都是师父的错,一再纵容,到发现之时,一切都已经晚了,不过现在,师父一定要阻止你...

    三代的记忆如跑马灯一样在回放,突然一声话语声在三代、猿魔和大蛇丸耳边响起,并不是从四紫炎阵外面传来,而是近在耳边的声音:“呐,死神大人,你可以走了哟,得到两个已经便宜你了,快滚吧。”

    三代感觉前的四象封印一阵灼烧感,他面前的逆徒大蛇丸,好像很吃惊的瞪大眼睛,看着他后的景象。

    背对着死神虚影,却听到了那熟悉异常,曾经听过的,铁片尖锐划击般的声音:“凡人,又是你?给我记住,没有第三次了!”

    好吧,如果不是这难听的声音中,有种无可奈何的意味,这句话听起来一定非常有气势。

    另一个面对威胁完全无所谓的声音,接着就敷衍道:“好好好,快走吧,一定没有三次...下次就算第四次好了吧,现在这世道,不管是不是人,都喜欢打肿脸充胖子,真是...”

    “你这个该死的混蛋,等你死了,我一定要将你嚼碎了、再千刀...”难听的声音好像在逐渐消失,而其中的不甘和怨毒,简直能够绕梁三rì哦。

    这时一个稚嫩的少年声,突然道:“父亲,人死了之后,被千刀万剐的是灵魂吗?好可怕哟。”他顿了一会,突然又好奇的道:“唉,不对啊,既然要先嚼碎了,那么之后,怎么才能千刀万剐呢?好矛盾...”

    ......

    PS:进入剧了...

重要声明:小说《被惊醒的沉睡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