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退败

    一阵空间扭曲再次形成,将蓝夏笼罩在内,水雾的偷袭,极其果断,竟然在蓝夏说完话这瞬间袭来。

    这景象让雾忍们都有些惊骇,立即护住四代水影的阿仓,急退几步,在他们成功退开后,已经明白,水雾的这次攻击,只有一个目标,而且是全力以赴。

    “没用的...”蓝夏理所当然的语气,和其丝毫没有移动的体,说明事实就如他所说,没有用。

    水雾发现自己从来没有失败过的秘术,这甚至连某个jīng通空间忍术的忍者,都无法避免的术,用在蓝夏上却毫无波澜,没有丝毫作用。

    见水雾不肯相信,仍然还在做无用功,面具下,蓝夏的嘴角翘起一抹冷笑,手上,秀白jīng巧的手掌握起拳头,一拳打在其发动术式的眼睛上,速度之快,让水雾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脑袋后仰,被打飞,术式中断,撞击在背后的墙面上,陷进、震碎了墙壁,直到撞上结界才停了下来,从结界壁上跌落在地,迅速站起来的水雾,脸上乱涡面具以眼睛为中心,出现几道裂痕。

    “竟然真的一点作用都没有...而且这种力量,第三代水影,真是神秘的让人感兴趣呢。”捂着即将破碎的面具,水雾声音低沉嘶哑的道。

    局势逆转了?雾忍们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个控制了四代水影,在雾忍实施暴政的面具人,那在他们看来无比强大的实力,竟然就这么在这个自称三代水影的人手中,落入下风。

    蓝夏打了个哈哈道:“哈,哪里哪里...跟你比神秘,我简直不入流。”说着翻转了几下手腕,对他继续道:“那么让我们继续吧,我想你不会那么脆弱,这样就想结束吧?”

    然而水雾以自己面具上,唯一露在外的右眼为中心,整个人扭曲起来,最后消失在他自己的眼睛中。

    一阵寂静后“父亲,他离开了吗?”一边被众雾忍挤在人堆里,阿仓艰难的向蓝夏问道。

    “当然...”不远处,蓝夏转过来看着他平淡的道。

    蓝夏刚说完两个字,一阵空间波动,水雾的影,出现在阿仓后,一只手紧紧抓住阿仓的肩膀,脸上的面具对准他,能够将人吸入的空间扭曲再次形成,如此偷袭,在雾忍众惊愕的视线转移下,水雾这次的目标,四代水影,失仓。

    “...没有咯。”蓝夏的话音缓缓来迟。

    但人可不迟,一只手掌直接捏住、且挡住了,水雾完好无损的新面具,和那只施术的眼睛,侧站在水雾和阿仓之间的蓝夏,冷冷的注视着,这个脑袋被他捏在手里的家伙。

    面具下,冷汗在脸上流淌,水雾有些呆滞,刚才那是...

    但让他更吃惊的没结束,因为被他紧紧抓住的阿仓,在下一瞬间,变为一滩流水,淌落在地,水遁·水替之术。

    “刚才那是父亲的绝技之一哦,纯体术的瞬法,将体潜力极限开发的绝技,很可怕的吧?”从蓝夏背后伸出脑袋来,阿仓极其骄傲、自豪的看着水雾道。

    不想再废话,蓝夏手上逐渐增加力道,感觉到蓝夏力量增加的水雾,前双手快速结印,蓝夏手掌下,水雾那只诡异的眼睛,光芒一闪,水雾以较之刚才更加迅速的速度,消失在蓝夏面前。

    转了转头,蓝夏看了看墙壁上的几个破洞,淡蓝sè的结界光膜已经消失不见,说来那叫水雾的也是个笨蛋,刚才那次偷袭,墙壁上的结界都没有消失,谁会相信他走了哦,能成功才怪了。

    靠着蓝夏背后,阿仓俏皮的左右看了看道:“这次真的走了吧?这个家伙,太卑鄙了...父亲你怎么不杀掉他?”

    “砰。”一个爆栗敲在阿仓脑门上,蓝夏瞪着他道:“臭小子,对方强吗?竟然被控制,而且还好意思向我求救?最可怕的是,一点志气都没有,他留给你了,有仇自己报!”

    一部分人,见结界消失,立即开门跑出去,通知一下毫不知的外部,然后看看能不能抓住内jiān,而另一部分留下保护水影的雾忍,齐齐看着某个正在敲打四代水影的家伙,听着蓝夏教育阿仓所说的话,他们都快被雷死了,那还不算强吗?

    “可是...”有些羞愧,但被控制的事,阿仓还想解释一下。

    蓝夏语气极其严厉的打断道:“没有可是,你这个笨蛋,输了就是输了,还做什么水影?让你这样的继续做水影,雾忍被灭了说不定还蒙在鼓里。”

    没有这么严重吧?在场雾忍都擦了擦冷汗,不过在他们想起,如果真让那个水雾,完成他口中所谓的计划...

    门外一名老者,突然推开会议室大门,走了进来,第一眼看见蓝夏的影时,就急忙走了过来。

    来到蓝夏面前,老者躬恭敬的道:“三代水影大人,多年不见,您还好吗?”

    正教育阿仓,却被打断的蓝夏,不爽的转头看向来人,不过一打量面前这个老头苍老的面容后,蓝夏这才了然的点点头,对他说道:“喂,长老,你还活着吗?生命力何其顽强,都比的上小强了哦。”雾忍二代时期,仅剩的高层长老,德高望重,却无权无势,不过也就因如此才能活到现在。

    好像很激动,长老颤颤巍巍的再次躬道:“多谢三代大人的称赞...”

    “噗哧,哈哈...”蓝夏后,阿仓欢快的笑了起来,这一幕熟悉的景,是多么熟悉。

    面具下,蓝夏撇撇嘴,这老头拍马的功力见长啊,不过这也是他的能力之一吧。

    看到长老和蓝夏的叙旧,一名忍者走出来,看着蓝夏质问道:“看来您的确是三代水影大人,不过三代大人,刚才听到你说你是外来者的份,但我还是有一件事不明白...”

    蓝夏微微转头,看着这个少女,就是现在已经成为上忍,将来的五代水影,照美冥,少女没有以后那么成熟,还有些愣头青的感觉。

    见蓝夏沉默不语,不顾边忍者同伴拉扯的照美冥,一脸坚持的继续道:“虽然可能因为您外来者的份,大部分事口,但我也稍稍听说过三代时期,雾忍的鼎盛,可能对不起四代...”遂即她停下看了看阿仓,被说的有些羞愧的表,继续道:“但事实上,如果不是三代时期的强盛,以雾忍在前段时期的政策下,村子根本支持不到现在,可是三代大人,我想问的是...为什么您会离开雾忍?不要说什么外来者之类的话来敷衍,一些事,您刚刚出现时,我也听人说起,以那时你对雾忍的掌控,只要你不愿意的话...”

    好像听到什么无聊的故事,蓝夏仰头打哈欠的声音,打断了照美冥的话,使少女秀丽的脸上出现气愤的表,但仍不放弃的她,却还想继续说下去,不过在她开口前。

    蓝夏终于开口了,走到这间破碎会议室的窗边,看着窗外的雾忍村,带着懒散的语气说道:“好了吧?真够无聊的,完全不想继续听下去了,这么看来,曾经那些反对我的人都要比你强哦,起码他们知道,把希望寄托于一个靠不住的人上,根本是属于无望,你是想问我,为什么不继续当水影,为什么不继续领导雾忍走向昌盛,甚至成为忍村之首吗?答案,在我当政时期,反对我的人知道,支持我的人也知道,很简单,我不只是所谓的水影,水影在我眼里,并不如你们想象的那么重要...”

    蓝夏的答案现实的可怕,看着站在窗边,蓝夏那纯白的御神袍,纯白的面具,这与这个村子格格不入的影,在场的所有人,包括阿仓,都是一脸低沉、失落的表,看着蓝夏,此刻,照美冥终于明白过来,自己刚才的问题实在有些可笑...

    ......

    PS:感谢【周基】同学的评价票,同样感谢一直支持的朋友们,更新有些慢真是对不起,嗯,总之咱会努力的...

重要声明:小说《被惊醒的沉睡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