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第三次忍界大战序幕

    清晨第一道曙光永远是最让人振奋的,木叶虽然四周不是山峰就是树林,很难看到地平线,但早晨忍者、居民起干活,急忙跑去上学的孩子,街道上熙熙攘攘的感觉十分闹。

    位处商业街的桃屋,正是开店的时候,带好围裙,擦拭一遍桌椅,一名行动散漫、表懒散,异常俊美的少年,打着哈欠走进柜台里,昏昏yù睡的在里面的椅子上坐下,上半趴在柜台上打瞌睡。

    “老板,营养早餐一份!”店门帘被掀开,接着进来的人喊道。

    蓝夏眯了眯眼,看了来人一眼,懒懒的道:“嗨嗨嗨,不过带土啊,每天都迟到这样好吗?”

    头上同时带着护额和护目镜的少年,挠了挠头,讪讪的说道:“可是不吃早餐会很...”不过,蓝夏看起来并没有听他继续说的意思,已经转进入后厨了,带土一副又是这样的表,对蓝夏的背影喊道:“可恶,一夏哥,太失礼了!听我说完啊!”

    右手飞快翻煎着锅里的鸡蛋和香肠,蓝夏左手探入虚空中,抽出一只透明的水壶,放在旁的厨桌上,水壶中的粥状物,是桃屋特制早餐甜粥。

    “果然在这里吗?带土。”

    “啊?水门老师,你怎么会来这里?”

    将煎炒好的食物盛入盘子,把粥好倒进碗里,全部放入托盘时,蓝夏就听到前面店里的对话声,利落的端起托盘走出后厨。

    “笨蛋!当然是来找你的!”见带土装作不知所措的样子,卡卡西翻了个白眼道。

    波风水门一组最后一名队员,可的少女,野原琳,温柔的轻笑道:“带土,这就是你经常迟到的原因吗?”

    宇智波带土赶紧摇了摇头,对水门三人否认道:“才不是咧,只是...啊,对,只是这家店做的有些慢,所以...”

    “所以你只能迁就一下我,多等一会是吧?”从厨房走出来,蓝夏不爽的看着带土这小子,把手里的早餐放在柜台上,立即不给面子的道:“来了不到5分钟,就有早餐吃的家伙,可没资格说我做的慢哦。”

    被听到了,带土脸一红,尴尬的咧嘴一笑,立马在柜台前的椅子上坐下,拉过托盘,拿起筷子快速的吞咽起来。

    水门见到蓝夏瞬间,jīng神一振,走到已经重新在柜台内坐定的蓝夏面前,十分礼貌的鞠躬道:“一夏大人,您回来了吗?是什么时候回到木叶的?”

    “哦,还认得出来吗?自来也的弟子,黄sè闪光,波风水门。”蓝夏略微一笑,一只手支在桌台上,斜撑住脸庞道。

    “那当然,您...”水门疑问的看着蓝夏。

    “嗯,1个月前刚回来,因为自来也和纲手应该都跑出去了,那么只要猿飞老师不知道,木叶就是最平静的地方,我想你不会那么不识趣的,去告诉猿飞老师吧?”看着水门,蓝夏笑容更甚的道。

    站在水门后,虽然没有说话,但卡卡西在看到蓝夏之后,瞳孔一缩,这个家伙不就是一年前,在父亲灵堂上出现的人吗...

    未来的四代火影,今年19岁的他,为人真诚,如阳光般温柔的水门,这时表却有些不知所措,怎么办?蓝夏的话,让他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别看面前这位一副口耐的正太少年样,其实水门知道蓝夏已经有30岁了,曾经的赫赫威名足以让人仰视,而且这个作为自己老师一辈的长者说的话,他又不好意思不听,但为忍者...

    蓝夏无趣的,向看起来非常纠结的水门摆了摆手说道:“好了,真是,开个玩笑而已,你就是告诉猿飞老师也无所谓,不过我可已经不想做忍者了。”

    水门和蓝夏说话的时候,水门班的三个队员都十分惊奇的听着,见水门这么尊敬的和蓝夏说话,看来这个与这间店格格不入的老板,份并不简单,其中,卡卡西更是注视着蓝夏,回想一年前灵堂上的一幕,一副深思表

    ......

    一个月之后,一件让忍界震动的事件发生了。

    坐在桃屋吧台前,抽着烟斗,三代火影,猿飞rì斩,蓝夏的老师,认真的看着他说道:“一夏,你应该清楚我的来意吧?”

    “喂喂喂,猿飞老师,不要这么严肃吗?要吃点什么吗?特sè丸子怎么样?很好吃哟!”蓝夏用夸张的表,指指柜台旁挂着的菜式牌子道。

    “臭小子,别给我推销你的东西了,我是在问你...”吐出一口烟,三代狠狠的瞪着蓝夏道。

    蓝夏却笑眯眯的从三代手里拿过烟斗,敲熄它,放回三代面前,然后从柜台下,端出一盘切好的梨,推到三代面前说道:“猿飞老师,你不会是在说,这次三代风影失踪的事吧?”

    心里很是欣慰,三代点点头,用蓝夏递过来的叉子,插了一块梨放入嘴里,嚼着道:“就是这件事,恐怕会有些麻烦,砂忍那边对第三代风影的期待很深...”

    再倒了一杯水,端放到三代面前,蓝夏轻轻挠挠脸颊,无奈的说道:“我说猿飞老师,你想让我再次回到战场上去吗?”

    “你也知道你对砂忍的威慑力,到了什么程度,未雨绸缪是作为火影必须做的。”说着,三代喝了口水。

    “只是为了威慑力,那就太简单了,如果这次事件成为战争的导火索,猿飞老师,你完全可以散播我做为战力参战的讯息,砂忍那边肯定是宁可信其有的,反正我可不想参战,太麻烦...”蓝夏果断拒绝了。

    三代静静的想了一会道:“这个办法也不是不行,可是木叶的战力这几年实在是缺损严重,白牙去世,纲手患上恐血症。”

    蓝夏突然摇了摇头,笑着道:“不不不,先不说以前的那些人,单以战力来说,那个天才的黄sè闪光,足以保证木叶在接下来的战争中不落下风,再加上已经成熟的猪鹿蝶三人组,木叶的实力现在仍然是顶峰时期。”

    “唉,那好吧,既然你这么坚决,我也不多说了。”三代显的有些无奈,这小子铁了心也没办法。

    见三代不再劝,蓝夏一脸轻笑点点头,然后看了看店外的天sè,夜已经深了,是时候该打烊了。

    遂即蓝夏对三代道:“好了,猿飞老师,时候不早了,快回家吧,省的师娘担心你,你也是,以后加班不要太晚,积劳成疾就很麻烦了,初代就是榜样哦。”

    听到蓝夏这唠叨,三代狠狠瞪了蓝夏一眼说道:“初代怎么了?初代可是村子的英雄,为了村子付出,那是他的选择,而且就算再来一次,初代大人也绝对不会后悔!”

    “是是是,火影都是为人民献的英雄好了吧,都是伟大的,都是让人敬佩的,行了吧,好了,快走吧。”敷衍着,蓝夏对在向他的瞪眼的三代甩了甩手,从桌子下,拿出一块抹布,准备最后清理一下店里的卫生。

    看着蓝夏认真擦拭桌椅的背影,三代无奈的摇着头,这小子现在越来越沉稳,虽然本就不是年轻人,但那长相材,你要说他30多岁,谁会信?

    “对了,一夏,如果可以,去找找她吧。”拉开门帘准备走出桃屋时,三代突然来了这么句,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全一僵,蓝夏呆滞的转过头,看了看回的门帘,找她?这算什么?添什么乱啊!

    ......

    PS:要说明,本书水晶宫向,不搞基,其他纯属卖萌。

重要声明:小说《被惊醒的沉睡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