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第三代水影

    蓝夏没有救助的意思,十分悠闲的对被水流鞭和水牢同时困住的阿仓道:“呐,我就说,雨师这个忍术虽然很不错,可也不能小瞧了别人的能力。”

    “知道了...你们这些家伙,稍微让一让你们,竟然敢这么嚣张。”面对急速shè来的冰千本,听着蓝夏的话,阿仓不爽道。

    一条腿猛然抬起一扫,好似一把无形的刀刃,切断了水流鞭的捆绑和水牢的锢,阿仓在脱的瞬间,剃,离开原地躲过密集的冰千本。

    “所以说,非要学什么水遁...你以为多学几样,以后就可以强过我吗?笨蛋!老老实实和我学体术就好了!”看到阿仓关键时刻,还是靠自己教的体术,蓝夏不屑的道。

    再次用岚脚扫开一波手里剑和苦无的阿仓,固执的摇了摇头说道:“不要,那样的话,会很无聊...”

    “还真是个笨蛋,你以为不过区区三年,你就能赢过这些jīng英级别的忍者吗?一对一的话还可能,这样下去,你输定了。”对这个固执的家伙,蓝夏不知道怎么办是好,如果以他的天赋,放弃水遁,专攻体术,在今天击败这群雾忍暗部,绝对没问题。

    此时水替躲过对方再次使用的水流鞭,阿仓却不再否认,点点头道:“嗯,看来的确要输了,这几个人,都是上忍级别的,不过如果我能有几个高级水遁忍术的话...”

    “切,你是在怪我吗?那好啊,你跟他们去好了,那样的话,水遁什么的,他们根本不缺。”蓝夏撇撇嘴道。

    “那么父亲,你真要答应他们的要求吗?”阿仓语气极为认真的问道。

    蓝夏表一副你发烧幻听的模样,用耍赖的语气道:“我说,说不定,就是一定会答应吗?神经病,我又不是水之国的,又不认识他们,骗他们的话,他们要是信了,我只能说,谢谢大家这么相信我...”

    “额...”蓝夏说话的声音不小,既然阿仓听的见,跟他战斗的雾忍暗部也能听见,不过在5人听到后,短暂的一顿,却没有停手,仍然坚持攻击阿仓。

    蓝夏笑了笑继续道:“他们可是要抓住你来威胁我哦,你如果被抓住,那么阿仓,明年今天,我一定会想你的...”

    “看出来了,不过父亲,生活费不是全在我上吗?”好吧,阿仓跟了蓝夏3年,风风雨雨,能够活到现在,这好似天生的腹黑,也是他保命的本领之一。

    无语,蓝夏不爽的挠了挠头,这小子还真是...虽然刚才蓝夏嘴上那么说了,但阿仓好歹跟了自己3年,怎么可能让他死了。

    “你小子,做这种事,有觉悟了吧?我非捏肿你的脸不可!”瞪着阿仓,蓝夏恶狠狠的道。

    阿仓一个,剃,来到蓝夏边,弱弱的道:“只捏一边可以吗?”蓝夏坚定的摇摇头道:“还有修炼加倍呢...”

    说完不理阿仓秀美小脸上,那好像立即要死的表,蓝夏看着与阿仓一起停止忍术,来到他面前的雾忍暗部。

    “大人,打也陪他打了,请先听听我们的话好吗?”5名雾忍暗部的领队道。

    “哦,看来你们知道我不会守信吗?”蓝夏无所谓的问道。

    对方还没说话,边的阿仓,用就是如此的表,点点头道:“父亲自私自利,不守信用,那是远近闻名...”

    “闭嘴,我问你了吗?没问你,你添什么乱!一边去!”蓝夏瞪了他一眼。

    看蓝夏转头看向他,雾忍暗部领队立即回答说道:“是的,大人,就像他说的那...哦,哦不,是大人的威名,闻名水之国。”差点说实话,赶紧改口,雾忍有些尴尬。

    可蓝夏仍然一副无所谓的道:“嗯,就算说我丢人丢到水之国,我都无所谓,反正又碍不到我什么...说说你们的目的吧。”

    “是的,请大人,成为我们雾忍的第三代水影!”雾忍暗部领队很认真,很平静的说道。

    “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第三代水影?水影是干什么的?”蓝夏简直不能相信,这家伙,在说什么?让自己成为一国之影?还是三代水影?开玩笑...

    这名雾忍再次点点头道:“大人应该明白我们是什么意思,就是第三代水影!”

    其他表尽去,蓝夏神严肃的看着他道:“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水影?我是那里的人,你清楚吗?”

    “从内陆来,大人从3年前进入波之国,随后就来到海上,其他的并未查到...”雾忍摇摇头道。

    “既然如此...”听他这么说,蓝夏一思索,就知道怎么回事了,看来是之前第二次忍界大战的收尾阶段,为了增加震慑力,让战争结束的更加顺利,所以猿飞老师应该是封锁自己的一切信息,不过...

    “雾忍现在处于一个崩乱的阶段,自前二代目水影,与二代土影同归于尽后,村内没有适合,并不破坏利益的接替者,所以某些血继家族进入争霸,十分激烈严重,而常年以此下去,恐怕早晚雾忍会消散掉,所以特殊时期,一个强势的影级忍者成为水影,必然可以稳定局势...”这名雾忍将原因向蓝夏娓娓道来。

    蓝夏点点头,也明白了这个三代水影的用处,一锤手掌道:“原来如此,一个实力不弱,且用来平定局势的替死鬼吗?然后在培养出适合之人后下台,而且如果是我的话,因为名声明显非常合适,这个办法还不错哦,不过...我像替死鬼吗?”蓝夏对雾忍摊了摊手,不过心里却是另一个想法,内乱么?那就难怪无法分神的雾忍,查不到自己的信息了。

    没有等雾忍回答,蓝夏再次道:“不过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会选择我?既然不清楚我的份,那么...”

    “因为大人在寻找什么不是吗?”打断了蓝夏的话,雾忍突然说道。

    他的话,让蓝夏双眼一亮,虽然有些线索,但一个人根本是大海捞针,寻找了3年仍然不见踪影。

    “那把短刀,雾忍可以帮大人找到,但同时,大人必须与我们约定,在四代水影上位之前,只能待在雾忍,不许和外界有任何联络。”雾忍没有正面回答蓝夏的问题,只是说出了某样,蓝夏正在寻找,也极其想找到的东西。

    那把短刀名为‘夜雨’,蓝夏自从旅途中,一次听到传闻的形容,和有线索的人,仔细询问证实后,蓝夏可以确定,那把从天而降的短刀,就是他曾经的武器,纯黑短太刀,夜雨!

    至于为什么非常想找到那把武器,因为蓝夏是希望能够从夜雨上,得到一些回到海贼世界的线索,所以本来只是出来旅行的蓝夏,立即投入jīng力去寻找夜雨。

    “那么,我什么时候能够见到它?”一眯眼,蓝夏淡然问道,意思很清楚,答应了。

    “三代水影大人,我们会在四代水影上位之后,将它交到你的手里。”这名雾忍也很直白明了,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蓝夏脸上满意的点点头,心里却极为不屑,哼,互相利用?先不说你们有没有这种价值和能力,连份都不清楚,还有那种口头约定...哼哼,恐怕是想在四代水影上位之后,将我灭口吧?不过没关系,咱们走着瞧...到你们利用完我这个替死鬼那天,却发现是引狼入室的时候...哼哼...

    站在在一旁,听了半天,也发现雾忍话中不对劲的阿仓,语气带着些许疑问的对蓝夏问道:“父亲,你真的要去当那个三代水影吗?”

    “哦,呵呵,当然了,这么大的好处,不去才怪呢。”蓝夏轻笑着,瞳孔与阿仓的双眼有一次短暂的对视。

    阿仓低下头,双眼中闪过明了的神sè,旁人无法发现,口中却说道:“可是...我不喜欢那里...”

    “任xìng的家伙,没关系,会习惯的,而且你不是想学高级水遁忍术吗?那里可多的是啊。”蓝夏仍然带着笑意,摸了摸阿仓的脑袋。

    两人面前,5个雾隐暗部,趁蓝夏和阿仓说话时,相互偷偷对了对眼。

    蓝夏忽然想起刚才的一个忍术,转头道:“你们当中不是有个水无月的人吗?她是怎么回事?”

    “请大人放心,暗部只忠于雾忍村...”雾忍暗部领队很确定的道。

    他的话,让蓝夏嘴角稍稍勾起,还没进入雾忍,就发现有趣的东西了,哼哼,水无月一族...

    ......

重要声明:小说《被惊醒的沉睡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