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父亲?还父嫁?

    “父亲...父亲...父亲。”

    “好了!你赢了!我错了,我真是错了,错的一塌糊涂啊!我以为我可以无所谓...”

    这一天,一条街道上,波之国的人民发现了极为猎奇的景象和对话,一美少年后跟随着另一名少年,而带头的俊美少年却被后跟随的孩子,称为父亲...

    无语的蓝夏,在围观人士猎奇加难以置信的注视中,赶紧拉着后的阿仓,加快脚步。

    阿仓,就是蓝夏在路上,多管闲事,救了一对被雾忍暗部围杀的母子,被其重伤不治的母亲,所托付的少年。

    但蓝夏不知道这小子到底哪根筋有问题,对自己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就猎奇到无以复加的地步,“父亲,母亲都叫我阿仓...”谁是你爹啊!话里别把你母亲也加上,说的好像有关系一样...

    而在人生的旅途上...

    波之国小镇里,蓝夏边拉着阿仓走进一家饭店,边问道:“那么,阿仓啊...你为什么要叫我父亲啊?”

    “母亲是带我出来找父亲的...”少年的解释,是说单纯还是说傻好。

    饭店中,蓝夏找了个空位坐下,虽然不知道他和他母亲找他父亲,关自己什么事,但这明显是个好消息,语气中隐隐带着解脱和欣喜的问道:“是吗?这么说,你还有父亲啊!?”对阿仓指了指面前的座位,示意他坐下。

    “父亲...”在椅子上坐下,10岁上下的少年,阿仓接着对蓝夏叫了一声。

    “啪...”一只手拍在脸上,遮住脸,蓝夏已经无奈到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先生,你和你儿子,要点些什么?”这时旁边突然来了这么一句问话。

    蓝夏拿开遮着脸的手掌,转头看着站在旁边等着点单的服务生,狠狠的瞪着他,瞪着这个双眼中,有些笑意的看板娘,如果眼神能够杀人...

    ......

    3年后,水之国的大海上...

    海面上,踏波而行的两人中,12、3岁秀美的少年阿仓突然说道:“父亲我决定了!”

    可蓝夏只是瞥了他一眼,好像没听到有人说话一样,继续走自己的...

    “父亲,我决定要父嫁!”

    “噗哧...”

    一只脚进入水中的蓝夏,一副你死定了的表,慌张的把脚从水里抽出来...

    “你这个臭小子!是从那张嘴里,说出那么可怕的话来的?”蓝夏,剃,瞬间出现在阿仓边,双手扯住少年嘴角的脸庞,往两边扯起来,接着说道:“是这张吗?是这张吗?”

    “呜呜呜...号同,无搓咯,呼秦...”被扯住两边脸颊的少年,立即求饶认错道。

    蓝夏可不管他认错什么的...自从领着这小子,在海上东奔西走这几年,他是看出来了,这小子根本不是单纯和傻,而是腹黑啊!腹黑!话说,不愧是雾忍教出来的,果然不可能那么单纯...

    “目标发现...”一句说话声突然响起。

    “哦,这次怎么有些迫不及待...”松开阿仓的脸,蓝夏微微一笑,转看着从水中浮出的忍者继续道:“喂,死了那么多人,还敢继续追我,刚刚还认为你们不会那么傻来着...”

    揉着通红的脸颊,阿仓站到蓝夏前,认真的说道:“父亲,这次还是让我来吧!”

    蓝夏笑眯眯的摸了摸阿仓的头道:“那么就试试看吧,如果失败了,修炼会加一倍哦。”听蓝夏这么说,阿仓脸上从小猫的表,立即变为惊惧的样子。

    深深吸了口气,阿仓瞳孔投shè出锐利的光芒,地狱在第一层就够可怕了,别的他可不想去。

    “等一下,大人,我们并没有战斗的意思。”看阿仓摆出要战斗的姿势,一名雾忍暗部,赶紧说道。

    “哦,不想战斗,那么应该是有什么目的吧?”蓝夏看着他,摸着下巴分析着,然后摇了摇头,继续道:“太麻烦,那么,如果你们能击败他,不需要听你们的要说的是什么,我会直接答应也说不定哦。”

    蓝夏的话,让带头的雾忍暗部,面具下的双眼,光芒一闪,他左右看了看旁的4名同伴,虽然要对付的不过是个少年,但怎么说,对方都是跟在那个人边的,以那个人这几年在水之国的威名,小心无大错。

    看同伴们都隐隐点头同意,带头的雾忍暗部再次向蓝夏问道:“大人,您确定吗?”希望再次得到蓝夏的保证。

    “啊,确定、确定,快开始吧!”蓝夏点点头,示意他们别废话了,快点开始。

    “水遁·雨师。”蓝夏话音一落,某腹黑少年,已经将偷偷结印完成的水遁立即出手了,与蓝夏不一样,阿仓能够提取查克拉,查克拉属xìng为水,这几年和蓝夏行走在海上,杀死忍者,有时候能从其上,得到一些基础卷轴,当然,高级忍术卷轴实在是不可能,谁会带着那种东西跑出来,但基础卷轴,就不少,不过也就是一些下忍的东西。

    下忍的这些卷轴和记录,其实也不是很差,上面有很多,记录和请教的经验,搜集这些东西,使阿仓基础坚固,对忍术的认知逐渐加深,而阿仓这个小子,不愧是曾经因天赋而被雾忍追捕的人,加上蓝夏对其灌输的战斗经验和指点,自创忍术这种,一般忍者根本不敢想的事,在他上屡见不鲜。

    就拿水遁·雨师来说,这是个是个极为诡异的忍术,没有攻击力,但作用对jīng通水遁的忍者来说,几乎是致命的,在一片领域中进行不间断的降雨,雨水中混着的查克拉,会干扰其他忍者对附近水的cāo纵,也会因为雨滴与其他水遁的接触,从而削弱其威力,同时被雨滴碰触的人,阿仓就可以清晰的明了其所在,是个获取天时地利型的忍术,干扰,削弱,感知集合为一体。

    “这雨...”感受着这诡异的雨水,雾忍们都是一愣,不过手上也没停下。

    “水遁·水天包袭。”

    “水遁·雾隐之术。”

    蓝夏微笑着点点头,水天包袭用的十分正确,用巨大的水罩阻挡雨滴,以多对少,也用来减少活动空间,但问题是忍术会被削弱,这招也挡不了多久,而且雨滴早已经落在上,雾隐是无效的...

    “水遁·水乱波箭”几段跳跃,远离雾忍一些距离,阿仓无视浓重的雾气,脸上满是自信的从嘴里吐出水柱,化为十几道急飞的水箭,向雾中他早已锁定的雾忍shè去。

    水箭的强度并不是很强,但也不弱,一击致命做不到,添些伤口没问题。

    三个没有躲开的雾忍暗部,上多了几道划痕和血口,但已经有两名雾隐暗部忍者,水瞬出现在阿仓不远。

    “原来如此,发现雨师的问题了吗?还用同伴作为饵...切,水瞬吗...”阿仓有些羡慕的看着他们,这种高级忍术,基础卷轴上可没有啊。

    后水天包袭轰然消散,雨滴再次落了下来,阿仓轻轻一笑,有这个忍术,他就是主场,这时,一名雾忍暗部,三枚手里剑shè来,另一名近手持苦无,快速移动到他后,苦无划下。

    面对正面shè来的手里剑和同时冲来的雾忍,后持苦无贴刺向他的雾忍,阿仓却仍然没有丝毫惊慌,他的影,在攻击接近的瞬间,消失在原地,让两名雾忍暗部同时击空。

    “哼,我怎么可能不会父亲的体术!”剃,瞬间离开险境,再次拉开一段距离,阿仓带着自豪的神sè说道。

    “水遁·水流鞭!”

    “水遁·水牢之术!”

    “水遁·千杀水翔!”

    但事好像没有那么简单,刚刚被击伤,停滞在雾中的另外三名雾忍暗部,好像早料到阿仓会躲开那两人的攻击,竟然三人同时水瞬,出现在阿仓不远,进行突袭。

    一直站在不远处观战的蓝夏,听到这个术的名字顿时,眼睛一亮,哦,竟然是水无月一族吗?因为是在水面上,用脚踢起无数水珠,形成巨量的冰千本shè出,真是有趣的忍术啊!

    ......

重要声明:小说《被惊醒的沉睡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