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不如离去

    “真是jīng彩的闹剧,让人羡慕的孩子脾气,一夏你到底在怨恨什么?”大蛇丸贪婪的看着蓝夏,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张脸,根本没有任何青chūn流逝的迹象,让人感兴趣呢...

    蓝夏冷酷的表,不明其意的看向大蛇丸,怨恨?

    大蛇丸伸手把蓝夏的短刀往下压了压道:“因为这么做,过头了...”

    眼神相对,蓝夏看着纲手的脸,看着毫不相让,倔强如她,眼神中的丝丝哀痛。

    扫了眼她脖子上的项链,一闭眼,蓝夏松开手中的短刀,自然跟着引力垂直落下,却在之后的瞬间,消失在半空。

    “呵,果然有些在意...还真是让人讨厌的家伙。”再次睁开眼睛,蓝夏喃喃自语,转离开了。

    失落的注视着蓝夏离开的背影,纲手无力的坐了下来,就这样吗?那还不如大吵大闹,大打一架,她根本不愿意,这一切就这么再次化为平淡...这好不容易的交集...

    “呐,纲手,我早说过,真正在意的,就坚持一些...”看了看纲手失落的表,大蛇丸深沉的道。

    大蛇丸的话,让自来也很惊讶,他不是白痴,‘真正在意的’是什么意思,他还是明白的,大蛇丸这么说,纲手没有反驳,让他想起,曾经断的一句话。

    火影大楼楼顶,倚在栏杆上,自来也伸了伸懒腰道:“哦,今天过去,新一天即将到来,人生就是要努力奋斗!”

    “努力么...努力能做到么?努力到...她喜欢我为止...”同样趴在栏杆上,断盯着将要落下的夕阳。

    “哈哈,你在说什么断!打起jīng神来...”

    “自来也老师,发什么呆?还吃不吃了?”打断了自来也的回想,玖辛奈向他问道。

    不大了解三忍和蓝夏的对话,但很懂事,一开始就没有插嘴的水门,急忙拉住她说道:“玖辛奈,不要这样...”

    “哦,哦。”自来也听她这么一说,才想起来,他们是来吃饭的,不过看着形,那还能吃呢?不好意思的对接替蓝夏,等他们点单的透道:“透老爹,这次就算了吧!下次再说。”既然知道透是蓝夏的父亲,自来也很尊重的称呼一句老爹。

    “一夏这孩子,真是对不起了,自来也大人,那么下次来,就算我请。”也不好意思的点点头,透也知道,他们肯定不能继续呆下去了,不过看蓝夏刚才和纲手的形,人生阅历丰富的他,好像明白了什么。

    ......

    “猿飞老师,我相信这次战争大势已定,所以从你收到这封信起,我会离开一段时间,出去走走,至于去哪里、什么时候回来无法确定,不过既然家在木叶,就一定总会回来...请谅解。”

    火影办公室,坐在椅子上,抽着烟斗,一脸严肃皱的着眉头,三代火影猿飞rì斩,念着手上了了几句话的信件。

    “自来也?这是怎么回事?”三代把手上的信件搁在桌子上,看向站在面前的自来也道:“你们跑去吃饭,还能和那个小子起冲突?”说着,看三个人神各异,都是一副各想各的样子,知道再说也没用,接着叹了口气:“...算了,唉,人都走了,说这些也毫无意义...”

    大蛇丸没有说话,却皱着脸,带着思索表

    倒是自来也愤慨的大叫道:“可恶,这个任xìng的家伙!难道他的年龄和外表一样在少龄化么?”

    纲手低头念叨着:“走了?走了?就这么走了...”双手不断捏紧的拳头,表明了她的心

    ......

    风和rì丽,天气晴朗。

    路上树木、草丛葱葱,山谷小路,时不时有路过的行人,在蓝夏远去之前,注目在他上。

    留信给猿飞老师,然后告别了依依不舍的透和桃子,说明自己会隔三差五回去瞧瞧,不适合服务业的蓝夏,知道自己还是去旅游好一些,现在他走的这条路,是通向海边的,嗯,看厌了风沙雨滴,果然还是大海让人怀念。

    顺着前一个小村子问来的小路,向海边走去,至于能不能真的到达海边...

    不想那么多疑,蓝夏摇了摇头,甩掉猜疑心,却突然听到前面传来的声音。

    “快点把孩子交出来!竟然敢把村子处心积虑培养的未来带走,真是该死!”声音冷酷的男声道。

    “我、我不会,让他去当忍者的...”虚弱的女声道。

    蓝夏剃瞬间来声源地,在小道不远处的丛林里,十几名带着面具,护额标志明显的雾忍暗部,包围着一名打扮朴素,但上血迹斑斑的少妇,而少妇后有一名10岁上下的少年,少年苍白秀气的小脸,都是惊恐的表

    “哼,执迷不悟,杀了她!”雾忍暗部带头的忍者,冷冷的下令道。

    在这时,少妇后的少年,一扫刚刚害怕的样子,坚强的站到少妇前伸开双臂,声音颤抖的喊道:“不要,不要杀我妈妈,求、求求你们不要杀我妈妈...”

    然而少年的恳求,并没有让雾忍暗部有一丝犹豫,娴熟的配合,一名雾忍暗部迅速结印,水遁·水流鞭,捆住少年,又有一名雾忍暗部手持苦无,对着已经重伤虚弱的少妇刺了过去。

    “岚脚·斩风。”这时,突然响起的清脆声音,让听到的雾忍暗部心里都是一惊,怎么回事?什么人?

    十几道细薄到眼不可见的真空刃,毫无声息的穿透了,刚jǐng惕起来的,雾忍暗部们的膛。

    与其他直接倒下的雾忍暗部不同,带头那个果然有些真本事,蓝夏站在树杈上,看着这个口吐鲜血,摇摇摆摆却撑着没有倒下,生命力顽强的家伙。

    蓝夏笑嘻嘻的从树上跳了下来,站在他面前道:“喂喂喂,快倒下吧!别浪费大家时间,早死早投胎不是吗?”

    “这里是火之国境内,这、这几个人全是上忍,能够一击杀掉他们,你,你木叶忍者吧?”蓝夏因为穿着便服,有没有带护额,所以重伤的雾忍暗部头领,话语断断续续的分析道。

    “哦,真是个人才嘛,可惜你不是木叶的,所以...快死、快死!”蓝夏带着笑意向他撇撇手,但意思,也承认自己的确是木叶的了。

    “咳咳,为、为什么?木、木叶和雾忍明明井水不犯河水...”内脏破裂,又吐了口血,雾忍暗部头领语气极为不甘的道。

    蓝夏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说道:“真是的,我愿意多管闲事行不行?好了,满意瞑目了吧?快死吧!”这也太顽强了吧?比的上小强了,你也想当主角?

    “噗。”雾忍一口鲜血喷出,倒地不起,睁大双眼,完全是死不瞑目...

    一旁,刚刚蓝夏出现,就一直没有说话的少年,坐在地上,怯怯的看着蓝夏,而重伤的少妇正躺倒在他怀里。

    走过去,蹲下看了看少妇一眼,听着减弱的气息,蓝夏知道,这个女人看样子是不住了。

    手掌被抓住,蓝夏不知所以的看向气若游丝的少妇,听她声音低弱的道:“谢谢您的、您的救命之恩,不用看了,我知道自己、自己已经不行了,虽然不熟悉,但、但愿意多管闲事,那您、您一定是个好人,请一定带着这个孩子,让他、让他活下去,算、算我求求...求、求您了...”艰难的说完,失去最后一丝力量的手掌,静静的垂落在地。

    看看已经断气的少妇,再看看泪流满面,却咬着苍白嘴唇的少年,蓝夏脸上浮现出些许苦笑,这算什么?管个闲事,还能碰到临死托孤这种事吗?

    ......

重要声明:小说《被惊醒的沉睡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