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回到木叶

    背着卷轴,蓝夏站在木叶村大门前,感慨的看着高大的大门和木叶的标志,此时蓝夏已经换掉上的忍者服饰,换回一便装,白sè的休闲裤,黑sè衬衫,俊美的正太脸,吸引了门前进进出出的目光。

    群众强势围观,看来不只是天朝特有的,前来看蓝夏这个闹的,也不少。

    也没见到熟人,走到门口检查的忍者面前,出示了三代曾经发放的通行令和护额,看他们对自己一脸陌生的样子,在检查忍者目光中,蓝夏施施然走进村内。

    第一站并没有先到三代那里报道,说职业cāo守不够也罢,反正蓝夏觉的两三年没见过透和桃子,还是先去看看他们。

    为什么是两三年呢,因为,7年中,5年前,绳树死的时候回来过,3年前,蓝夏也回来述职过,这就是忍者麻烦的地方,为了确保叛忍的出现几率,有村子的忍者,长时间外出任务,总需要隔一段时间回村报道,例外是有,间谍和特殊的算不上。

    像是自来也,老喜欢跑出去周游大陆,不过为村子的重量级忍者,又有三代保证,就属于特殊那种。

    当然,蓝夏并不是觉的回来见透和桃子麻烦,而是讨厌这种好像被束缚住的感觉,因为不属于木叶村培养出来的他,顶多是为了和一些人之间的关系,尽一份力,可不觉得有什么荣誉感,谈不上。

    熟悉的商业街,熟悉的店铺,桃屋,正值中午人来人往的,桃子忙碌的影,明亮的窗户,看的很清楚,连停止忍者生涯的透,都带着印有桃屋标志的围裙在帮忙。

    蓝夏当忍者这几年所得到的报酬,都被他寄回来,款数之多,足够让透和桃子奢华一些,不愁吃喝,安乐晚年,可桃子仍然乐于经营这家丸子屋,这也是属于她的一份生活和意义吧...

    侧扫了一眼不远处的火影大楼,脸上浮现微笑,蓝夏分开桃屋门帘,抬脚迈步走了进去。

    随着进入桃屋的脚步,蓝夏一只手伸向背后,拍在横挂在他后米长的大型卷轴一侧,卷轴吊挂在蓝夏上的线绳断开,随之,卷轴也隐没于另一侧的空中。

    ......

    火影办公室。

    “塑茂虽然还在前线主持大局,但战争已经接近尾声了,这次袭击,应该是他们尝试最后一击...”说着,三代火影,猿飞rì斩有些痛惜的看了看自己的弟子之一,站在窗口旁的木叶公主纲手。

    看着窗外,纲手看似平静的脸上,在听到三代的话后,颤抖着摸了摸脖子上的项链坠子,多了些痛苦、哀伤。

    依着墙壁,不知道在想些的自来也,也在这时看了看纲手的背影。

    甚至连安静站在三代办公桌前的大蛇丸,在这个时候,都变为一脸沉思的表

    看自己这些弟子都处于沉默状,不说纲手,知道加藤断也是自来也和大蛇丸的好友,三代也觉的这个话题有些沉重,但为一个村子的领导者,不能因为某个人感觉,就放弃必要说明的东西。

    “三代大人,这次战争之后,木叶又会再次进入承平期吧?”问这话的是一个金发、蓝瞳的少年,13、4岁的年龄。

    三代赞赏的对其点点头,这个孩子还真是温柔,这么说虽然也是主题,感觉也更加轻松,看看连三个弟子的脸sè都好了不少,这孩子资质和xìng格都不错,未来不可限量,不过到底还是孩子,逃避没有意义。

    “木叶会在近期以胜者的份,提议所有参战国家签署停战...”不理会刚刚说话少年脸上不忍的表,三代继续道。

    不过三代话没有完全说完,“砰。”物件坠落的声响吓了所有人一跳。

    办公室里,所有人都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着突然出现的东西,其中大蛇丸双眼一眯,说道:“封印卷轴么...”

    “怎么会突然出现这种东西...是了,能做到这种事,只有...”从墙边走到掉落在地面的卷轴前,蹲下,自来也先是jǐng惕的看了看卷轴,说着就明了想到什么。

    好像早知道一样,三代,猿飞rì斩从怀里抽出烟斗点上,抽了一口道:“这个小子,让他回来述职,竟然送了个卷轴过来。”

    纲手黯然的注视着那只一米长手掌宽的卷轴,咬着苍白的嘴唇。

    “自来也师父?这是?”这个金发、蓝瞳,称自来也为师父的少年,他就是将来的四代火影,火影主角鸣人之父,黄sè闪光,波风水门。

    自来也朝他点点头,思索了一下说道:“水门,毕业之后,这三年你也在前线附近执行过任务,那么那个人,不会没有听说过吧?”

    “那个人?是白牙塑茂老师么?”少年水门一脸奇怪,不解的道。

    “被砂忍誉为无面妖魔、收割灵魂的恶魔...”大蛇丸出声提醒后,继续道:“猿飞师父的第四名弟子,虽然没有传出,但曾经击败了半神山椒鱼半藏,无敌的男人...”话语中带着丝丝狂,蓝夏那份绝强的力量,至今仍让他憧憬不已。

    水门一脸震惊的听着大蛇丸的叙述,无面妖魔的传说,他怎么可能没有听说过,不过那人是三代的徒弟,还击败半藏这种事,他还是头一次听说。

    “砰...”知道是蓝夏送来的,自来也毫无顾忌的打开卷轴,烟雾缭绕。

    当然了,这张封印卷轴是蓝夏让前线忍者制作的,蓝夏本人可是连查克拉都没有。

    “这是!!!”自来也难以置信的大吼,卷轴中封印的东西,简直让他无法相信,一具尸体,而且这张脸他也认识。

    被自来也的吼叫吸引了注意,三代,大蛇丸,纲手,水门都看向地面上,封印解除出现的东西,火影办公室大门被推开,一个有着满头漂亮红发的女孩,跑了进来,看着房间内这些呆滞的人问道:“怎么了?怎么了?一惊一乍的吓人哦!哇,有具尸体...喂,水门,你们在做什么?”

    先没有理会女孩的问题,三代放下手里的烟斗,从椅子上起,走到尸体旁,深吸了口气,脸带苦笑的道:“这小子,还真是吓死人不偿命,二代风影,这可是大前辈,从来不走出风之国,就因为如果他在风之国,连二代火影都称之为,在彼之地绝无法击败的强大忍者...”

    “什么?这么强吗?看上去不过是个老人哦。”红发女孩极为大胆的,低头看着尸体那张苍老的脸道。

    “好了,玖辛奈!二代风影虽然老,但以前能够被二代火影如此称之,也不是简单就能杀掉的人...”自来也站起来,摸了摸少女的脑袋,把她拉到一旁,这丫头傻大胆。

    玖辛奈,漩涡玖辛奈,第二任九尾人柱力,也就是水门将来的妻子,鸣人他老妈。

    “嘿嘿,又变强了么?让人期待...”大蛇丸满是兴奋的目光,盯着二代风影的尸体,轻声喃喃自语道。

    仔细的看了一会,想了想,三代严肃的对大蛇丸和自来也说道:“大蛇丸、自来也,把尸体重新封印,严密保存,二代风影的风遁和磁遁,磁遁有些麻烦,但风遁村子倒是很需要,而且这次停战协议,为了二代风影的尸,砂忍那边也肯定会妥协的...”

    房间中,唯一没有看二代风影尸的纲手,从刚才开始,就再次把头转向窗口,尸体的血迹虽然已经被处理干净,但不知为何,仍然让她有些难受,那个人从那次之后,在绳树死后的五年里,再也没有在她眼前出现过,不管她在前线如何寻找,她所在的地方,那个人一直退避三舍、不见影...

    ......

重要声明:小说《被惊醒的沉睡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