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面具

    没有表,纯白无暇面具,它对砂忍来说,代表着无、代表着死亡,神出鬼没收割灵魂的妖魔,他又回来了。

    风之国,砂忍与木叶战线前沿,一座石丘上,刚刚在这次战争中痛失儿女的千代,满是痛恨的看着不远处,木叶忍者的防线喃喃自语的说道:“那个人再次出现在战场上,连纲手都出现了,白牙...”

    海老藏看着自己这个将近50多岁,却失去儿女的姐姐,看着她已经苍老,却带着恨意的脸庞,忍不住叹了口气,姐姐哟,战争就是如此无,复仇是永远无法结束的...

    不远的木叶据地营中,木叶会议主帐,坐着简便的靠背马扎,蓝夏悠闲的把脚搭在会议桌上,无视在场上忍、jīng英中忍们那诡异的眼神,还有白牙的尴尬。

    “为什么?我就非得在这里跟你们一起,真是...救援队名不符实啊!果然是捞着免费劳动力了吗?”蓝夏一脸不爽的唠叨着。

    作为指挥,坐在主位的白牙,一看在场的各位,除了他和纲手,其他人根本就和蓝夏不熟,而且慑于蓝夏,在这场战争中表现出来的实力和冷酷,根本没有敢说什么的,他只能自己开口道:“喂,别闹了,又不是小孩子,这里的战场,只要有你在,砂忍士气会下降的很快,从而减少木叶的损失。”

    好像没听到白牙所说,蓝夏一摆子,坐起来,看着纲手道:“喂,公主下,听说你弟弟的带队老师,是大蛇丸是吧?所以我就想问,为什么去带孩子的是大蛇丸?我也想偷懒哦。”

    蓝夏对面,坐在白牙一侧的纲手,本来蓝夏跟她说话,纲手还是有些欣喜的,因为自从雨之国来到这里,蓝夏就一直无视她,这句话,还是来到这里,到现在为止,蓝夏第一次主动和她说话,但纲手在听到蓝夏的称呼之后,脸sè一变,语气生硬的道:“因为某些人,根本不会忍术,别说要做带队老师,自己就应该回去好好学学。”

    “哦,是吗?原来是这样啊!真可惜...我觉的,我没有跟弱者学什么的必要。”

    其实蓝夏刚才那话也算好意,但听纲手的语气这么冲,蓝夏也不想讨这个没趣,淡淡的又回了句,就不再理会她了。

    纲手听蓝夏这么冷漠的话语,俏丽的脸上顿时一呆,试图再说些什么,可张了张嘴,看着蓝夏那张盖住整张脸的面具,一点表都看不见,让她思绪有些混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此时的战场,砂忍仍然攻势不断,从雨之国来到木叶与砂忍的前线,时间不长,纲手就制出解药,破解了千代的特殊毒药,与此同时,只回到木叶报告雨之国战况的大蛇丸,报告结束后,领着自己手下小队学生,其中包括纲手的弟弟绳树,回到战场,进行带学生的任务。

    察觉到蓝夏和纲手之间的尴尬气氛,白牙赶紧打了个哈哈道:“还是讨论一下,新的战场方针怎么样?”不止是他,在场的其他忍者,也都立即出声表示赞同。

    好家伙,这两位一个是三代火影安排的,一个是木叶的公主,还都是实力、能力非凡之人,这要是闹起矛盾,肯定没好事,嗯,快点转移话题,转移话题。

    ......

    这一天,天空有些yīn郁,也有些压抑,乌云盖顶,雨却将下不下。

    刚击退砂忍又一波攻势的蓝夏,收到一个消息,就立即从火之国与风之国邻边的战场回到了木叶。

    通过大门前的检查,进入木叶村,蓝夏走在阔别已久,却仍然熟悉的街道上,上忍服饰上的斑斑血迹,让四周的路人侧目,纯白的面具也因为丝丝血痕,而看起来有些冰冷。

    无视周围忍者询问的眼神,蓝夏面无表,也看不出表的走进木叶医院大楼,通过昏暗的楼道,脚步停止在一间房间门前,哭泣的声音,已经传入耳中。

    “你回来了...”大蛇丸神低落的倚在门口,声音低沉的对蓝夏道。

    一个人从房间内走了出来,同样低落的表,是自来也,自来也朝着蓝夏点点头,对他指了指跪坐在门内不远处,捧着什么,失声痛哭的纲手。

    走进门,看了一眼房间内,那上,蓝夏轻轻迈步走到纲手边,站在她边,看着这个痛苦哭泣的女人,刚刚失去了最疼的弟弟。

    蓝夏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者说,因为愧疚,使他不知如何开口,他明明对这件事有些印象,却没有做出任何实际行动。

    此时此刻,看着她,蓝夏才发现,自己对这个世界,还没有如海贼那般的认同感,‘我不该在这里,这些人,根本与我毫无关系,我会回去,回到我所在意的世界...’

    蓝夏知道,自己一直就是这么想的,他是个过客,就连透和桃子,如果不是来到这个世界,一开始见到的是他们,自己的体也是他们儿子的,蓝夏恐早就会无视一切,立即离开,去寻找回去的办法了。

    同时,蓝夏也知道,自己在害怕,害怕是不是还能够回去?害怕羁绊太多,是不是还舍得回去?害怕...不管这些是不是庸人自扰,总之,矛盾、沉默,做一个看客?还是加入其中?蓝夏已经完全处于泥泞中,难以自拔...

    沉浸在痛苦中,纲手含着泪水,朦胧的双眼,感觉到边来人,苍白带着鲜血的面具,血水满的衣服,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使得纲手惊恐的看着面前这个人,他是谁?好可怕!好可怕!

    蓝夏不知所措,对站起来,歪歪斜斜,惊恐夺门而出的背影,伸了伸手,她...在害怕什么...

    “怎么了?纲手跑什么?”门口,看蓝夏走出来,自来也焦急的问道。

    有些失魂落魄,没有看自来也,蓝夏只是摇了摇头,不知道,蓝夏又怎么会知道纲手为什么要跑,只是,她那双惊恐的眼睛,那苍白的脸sè,深深印在蓝夏的心底,蓝夏不再理会自来也和大蛇丸,转要离开医院。

    “你进去她才...”不肯罢休,自来也想追问下去,却被大蛇丸打断道:“好了,自来也,他们连话都没说,我们又不是听不见。”是啊,门开着,距离很近,没有说话声,蓝夏又没进去多长时间。

    看着蓝夏离去,大蛇丸摇了摇头,转而对自来也说道:“自来也,那三个孩子呢?你怎么回来了?”

    “嗯,收到消息就立即赶回来了,至于弥彦、长门和小南,我让他们呆在那边等我...”心不在焉的自来也说道。

    ......

    离开医院,走在路上,蓝夏的脚步很慢,一步一步,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不断的想着,纲手从他面前逃开的样子。

    自己到底在介意什么?是因为她那个表吗?自己不是讨厌她吗?为什么?为什么还会那么在意?讨厌啊...

    蓝夏突然想起三年前,火影岩上,纲手带着一脸倔强的那个问题...“你讨厌我吗?”

    当时不是没有答案么?

    突然,从脸上摘下面具,拿在手上,蓝夏直直的看着它,看着这个可以完全盖住脸,不露出任何一点的面具,另一只手,摸了摸自己越发白嫩的脸庞,动作呆滞,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就带上这张面具了...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

    PS:今天加更,不知道该不该发这一章,有些多善感呢,直接把要收的女女写成花痴也行,不过那样真的有意思吗?算了,反正不会虐主,看下去就知道了呗。

    PS:那啥,话说,到底是绳树先死,还是自来也先收的长门他们为徒的?唉,第二次忍界大战真没什么资料可查,综合一下,扯一扯吧,见谅。

重要声明:小说《被惊醒的沉睡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