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战争前夕

    刚在家吃完午饭,跑来报到的蓝夏,无所事事的坐在火影办公室窗边,看着围在火影办公桌,手持卷轴在写写画画的三忍和三代,蓝夏懒散的伸了伸懒腰道:“阿来,笨蛋还真是多哟,是在补习吗?”

    “什么补习啊!我们在整合物资,而且懒散的家伙没资格这么说我们。”好动的自来也,忍不住抬头反驳。

    倒是纲手,瞄了蓝夏一眼后,一本正经的解释道:“前几天有些消息说,雨忍村与土之国的岩忍有些接触,最近砂忍也频频异动,所以...”

    “所以,根据报,这次木叶准备先下手,从同盟草忍村那里进入雨之国,查明并打破岩忍的计划,同时会在风之国阻击、防守砂忍。”接下纲手话头的是停笔,敲了敲烟斗的三代。

    其实蓝夏也是被三代找来的,对于火影还算有些印象的蓝夏,知道第二次忍界大战就是由岩忍、砂忍和木叶,围绕在雨忍村进行的,很明显的是木叶赢了,三忍也在此战,被有半神之称的半藏命名为木叶三忍,所以蓝夏懒懒的说道:“那还真是恭喜了...”

    “额,恭喜什么?”搭腔的自来也,纲手、大蛇丸和三代都奇怪的看着蓝夏。

    蓝夏无语的拍了拍脑门,干笑了几声道:“呵、呵呵,提前恭喜你们获得胜利行吗?”

    “喂喂,什么叫你们?说的好像自己处事外一样,你不是木叶忍者吗?”三代火影,指着蓝夏随意的绑在胳膊上的护额。

    “切...”蓝夏一撇脸,手上准备把护额解下来。

    三代一眼看穿了蓝夏的意图,40岁的中年人,嗓门不小,立即吼道:“现在解下来也没用!还有,别装不认识我们!臭小子!”

    看了看旁质量不错,完好无事的玻璃,蓝夏抠了抠耳朵说道:“上当受骗啊...不过你真要我参加这次的战斗吗?”

    “难道这种事,还有假的?”

    “那好,我就选砂忍那边...”

    “别给我任xìng,这次你会作为救援...”

    蓝夏赶紧转跳出窗外,不理三代,闪人,好家伙,劳动力不要钱是吧?哪有困难哪有我是吧?

    经过第一次忍界大战到现在,这段高速发展的承平时期,木叶繁荣昌盛,街上人来人往,很闹,走进木叶的忍具专卖店,蓝夏没有看四周摆着的任何忍具,物品,直直的走到柜台老板面前。

    “老板,我定制的东西呢?”

    “哦,已经准备好了,看看,制地铁之国,60CM,无刀格,久锋不钝,质量保证...”

    忍具店的年轻老板,仔细一看蓝夏的脸,便拿出两把,无任何装饰花纹的朴实短太刀来,摆在柜台蓝夏面前。

    蓝夏拿起、抽出其中一把短太刀,看了看刀,点点头,虽然说不上好刀,但也并不是不能用,质量还好,作为替代品,已经足够了,在检查过另一把后,蓝夏把一张纸条,递给不明所以的店老板,在对方打开纸条时,转而去。

    “哼,付钱这种事,猿飞老师,就麻烦你喽。”站在火影岩上,笑着看了眼下面高耸的火影大楼,蓝夏拿出一条绷带,把两把短刀并在一起缠了缠,绑到腰上。

    ......

    晚上,提早回家的蓝夏,赶上了晚饭,在饭桌上,蓝夏把三代召集他参加这次计划的事,告诉了面前的透和桃子。

    “你说什么!一夏!你知不知道,这次木叶的行动,可是足以称之为战争,忍者的战场如何惨烈,你明白吗?”

    在初代建立木叶之前便已经出生,成年后,经历以第一次忍界大战的透,在那片战场上,作为炮灰,却有幸勉强活了下来,所以,他可是非常了解,战争的可怕。

    当然,战争是多么可怕的东西,蓝夏怎么会不知道,在海贼时,又不是没经历过,一脸无所谓的蓝夏,打了个哈气说道:“啊,是这样吗?哦,对了,我已经向猿飞师父说明了,透,你没什么实力,以后的忍者任务就不要做了。”

    这句话一出,清水透和清水桃子面面相觑,这时候,他们已经明白了,蓝夏的意思,蓝夏答应三代去参加,那么作为要求,让透退休,结束忍者生涯,本来在这一时期,这种事是被止的。

    不知道是不是该问,但又忍不住担心的透,盯着蓝夏道:“一夏,你好像有很多事瞒着我们,三代火影大人,怎么可能答应...”

    “好了,透,你不要说了,一夏,妈妈知道,你不想我们问,所以,我们以后也不会再提,不过妈妈只希望你能安全无事,不管变成什么样子...好吗...”收拾着碗碟的桃子,打断了透的话,停下手上的活,看着蓝夏既严肃又温柔的道。

    不敢看,起背对着他们,准备离开的蓝夏,感受的到背后那目光,却不敢转回去看她的眼睛,好敏锐,这是一个母亲的直觉吗?

    没有再说什么,蓝夏迈步走开。

    ......

    从家里出来,火影岩,蓝夏闭着眼躺在初代脑袋上,感受舒爽的微风徐徐拂过。

    “喂,你果然很喜欢呆在这里,真是个讨厌的家伙。”清脆的女声突然响起。

    没有睁眼,也没有回答,蓝夏只是撇撇嘴,躺在你爷爷脑袋上,还真是对不起呢,不过我喜欢...

    而说话这个女声,正是木叶公主,千手纲手。

    “清水一夏,清水家的...”纲手有些犹豫,虽然明白不需要问,他的确是就那个人...但她还是心存侥幸。

    蓝夏立起上,转头冷漠的看着她,冷声道:“哦,你还在意那种事吗?你不是个忍者吗?那种事对提着脑袋生活的忍者来说,根本无所谓,就算对我来说,那也本来就是麻烦。”

    “...麻烦么...你讨厌我吗?”纲手表委屈,果然,这个家伙不明白她想要的答案。

    “真是个烦人的家伙,这关讨不讨厌什么事?难道我跟你很熟吗?”蓝夏恨恨的看着她,跟陌生人谈讨不讨厌,这个女人,20岁的她,虽然年轻、漂亮,但还是以后作为熟女御姐,讨人喜欢点,问的没意义。

    纲手对蓝夏重复道:“讨厌吗?”秀丽的脸上更添一份倔强。

    蓝夏无奈了,不爽的瞪着纲手,而纲手也毫不示弱。

    没办法,蓝夏知道,今天不说明白,这个看样子是好不容易找到机会,非要跟自己说清的女人,肯定不会放弃,所以蓝夏以一种敷衍的语气道:“好好好,你赢了,我告诉你,讨厌,太讨厌你了,像你们家这种背信弃义的家族,我听着名字都想吐,现在,我之所以踩着脚下这个脑袋,就是因为这样,行了吧!满意了吧!切!”

    纲手就好像没听见一样,仍然瞪着蓝夏,不说话,也不反驳,就那么直直的看着蓝夏。

    看她这个表,蓝夏觉的蛋都碎了,什么意思?还不满意?无理取闹是吧!?

    谁理你啊!终于忍不住,不耐烦的蓝夏,毫不犹豫的站起来,黑sè的空间洞口,瞬间出现在他脚下,体落下...

    ......

    PS:第二次忍界大战资料少的可怜,根本查不到什么,有说是木叶29年开始的,但也有说木叶30年,综合一下,就是马上到30年,也用30年来算。

重要声明:小说《被惊醒的沉睡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