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脸皮与防御

    不是拍电影,哪有那么多险象环生,当上上忍这么久,也算经验丰富,自来也抽出一开始拿出来,为了结印,又放回去的苦无,抬手向蓝夏shè来的苦无碰去,撞飞苦无的同时,被击中...

    急速冲过20米,一拳打击在自来也腹部的蓝夏,皱了皱眉头,立马后退,躲过自来也的回击,并抓住被自来也挡飞半空,掉下来的苦无,跳开一段距离。

    刚才那一拳,是实打实的命中了,可看自来也脸上,根本没什么感觉的表,就知道,那混蛋,虽然因为软甲太厚,动作慢了很多,可这防御的确麻烦,如果是靠忍术,蓝夏可以无视,但人家是靠装备,那只能说,算你狠...

    当然,其实就算这样,对蓝夏来说,想赢也并不难,40岁的三代,猿飞rì斩现在的实力处于巅峰期,是那种近战亦很强的超影级,蓝夏现在打不过,但也不算完败,还有一战之力,至于自来也,算算时间,第二次忍界大战,就会在近期爆发,自来也、纲手和大蛇丸,两年后才会在半藏那里,得到三忍之名,现在的他们,专属通灵兽都还没出现,实力根本算不上影级,顶多因为从小一起,小组配合时间长、默契,才能在与半藏相遇的局部战斗中,虽败却活下来,不能否认他们的实力远超上忍,但仅此而已。

    另一边,自来也强忍着胃里翻江倒海的感觉,脸上却一点都没有显露出来,伤是没伤到,但被蓝夏打中之后,那经过软甲减轻,却余威仍然不小的力量传导,也很不好受,可有时候,男人嘛,总会忘了之前的事,把面子撑到底,自来也觉的刚才示弱什么的,的确是想对方手下留,可那也是为了保住点面子,所以啊!自己要是穿成这样都输了,那还用不用活了?

    “赖皮就耍到这,就好了...”秀气的脸上冷冷一笑,蓝夏抬起没有拿苦无的那只手,五指重重的捏成拳头。

    “岚脚·千针”与木屑一样,手上的动作变成掩饰,蓝夏的岚脚猛然踢出,在三代惊异,纲手、大蛇丸和白牙的震惊中,蓝夏侧回旋的一脚,在空气中划过,隐隐若现的真空刃,如针状,密密麻麻,瞬间shè向的自来也,蓝夏笑容更甚,距离不远,这么快、这么突然,替来不及了呢...

    “喝!忍法·针地藏!”虽然震惊于蓝夏的攻击,但自来也反应不慢,白sè短发迅速生长,包围耸立在他面前,能够在这个时期,跟的上他的其他两名同伴的实力脚步,不得不说,自来也也是可以称之为天才的男人,此时的针地藏,虽然没有以后那么全方位,防御也没有多么坚固,加上他上的软甲,足够挡下蓝夏岚脚这一击。

    岚脚的针形真空刃,有的被挡住有的穿过去,穿过去的,却被自来也背抱头用软甲挡住,蓝夏看着那白sè头发,对方这一招,在不久后对上半藏会使用,但现在应该是刚学会才对,否则不给他点时间练习,两年后怎么可能挡住影级的攻击。

    “切,乌龟壳。”真是无奈了,不能针对要害,不能下死手,纯属切磋的话,根本毫无办法嘛,蓝夏只能转头对三代火影道:“算了吧,猿飞老师...”

    “是啊!是啊!猿飞老师,相信他也知道我的厉害了,这次就到此为止吧。”说这话的是,一脸自豪的自来也,无视了所有人投向他的鄙视眼神。

    一边想想刚才蓝夏的岚脚,白牙看了纲手和大蛇丸一眼,好像再对他们说,又好像喃喃自语道:“纯力量和速度的踢击,竟然踢出这种攻击,不靠查克拉,别说人类,这应该是尾兽才能做到的事吧...真是个恐怖的家伙...”

    “呵,猿飞老师早就知道吧...”大蛇丸心里也同样惊叹,yīn沉的脸上,带着笑意看向三代,他就想三代不会那么无聊,随便找个人,就收做徒弟,果然如此...

    20岁的大蛇丸,的确在研究术,这个时期,他的心理因为父母在第一次忍界大战中,不知原因的死去而有些扭曲,又会在之后的第二次、第三次忍界大战上,见到曾经在边的同伴不断死去,最后才会疯狂的研究更多术,追求不死,总的来说,这是一个脆弱,且被战争所改变的人。

    不理会厚脸皮的自来也,蓝夏不屑的摇了摇头,随手将苦无丢还给纲手,最后瞪了一眼,不敢看他的三代,你说这都是些什么人,耍赖皮就算了,明明一直在被动防御,最后还弄的和他赢了一样,这一切,如果只是20岁的年轻徒弟搞的还好,连这个为火影的师父,都不着调,自己果然高看他们了嘛...

    “纲手!你在做什么!?”这句话是,面对蓝夏瞪视,目光游离的三代喊出来的。

    仔细看纲手那边,还是很关心同伴的白牙和大蛇丸,已经走到自来也那里,阻止他继续丢脸的耀武扬威,而纲手不知为何,竟然呆立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什么,当然如果只是这样,倒还好,可蓝夏丢还给她的苦无,可是在半空回旋着落向她。

    这是搞什么?自杀吗!?这是看到那副景,蓝夏在那瞬间,内心所想。

    被三代喊的回过神来的纲手,苦无已经划向她的脸,好吧,力道不大,不是自杀,只能是毁容...

    面对危险,人的第一反应是什么?躲避吗?不不不,是惊慌失措,第二反应才是想挡住或想躲开,这之间的变换需要的时间,就是在纲手张嘴yù喊,变为镇定要挡的时间,根本已经来不及了。

    差一点划开、毁坏如玉面容的苦无,在距离纲手容颜,差一寸之距之时被接住了。

    惊呆和苦笑,苦笑的是蓝夏,看了看自己距离纲手6、70米,却条件反shè,伸手接住苦无,就是手掌穿过,开启在前的空间穿越黑洞,出现在纲手面前抓住苦无,现在在场所有人都看在眼里,惊呆了的就是他们。

    “哈哈,这是怎么回事...哎,我的手怎么在那边呢,太奇怪了,一定是幻觉,嗯,幻觉,不好,天快黑了,老妈叫我早点回家吃饭。”打着哈哈,在三代他们投过来的眼神中,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表,蓝夏迅速把苦无丢在纲手面前的地上,把手抽回来,转就跑。

    听到蓝夏话语的各位,仍都在直直的看着,蓝夏神速离开的背影,呆滞的想着一个问题,刚才是空间忍术吗?不对,没有结印,没有查克拉,信手拈来...这是什么啊!?怪物吗!

    “咳咳咳。”三代咳嗽一声,吸引了三忍和白牙的注意,在他们看过来时,表极为严肃的道:“嗯,今天的事,我希望,大家都当作没有发生,对,什么都没发生,听到了吗!特别是你自来也!”

    “还真是手下留了?这家伙,还不错吗...”本来盯着蓝夏远去的方向,喃喃的自来也,再一听三代的话,立即反驳道:“喂,猿飞老师,为什么特别是我?”

    三代直接无视自来也,继续对着三忍道:“总之,他叫清水一夏,从今天起,就是你们的师弟了,好好照顾他哦。”

    三代这么说时,还看了看表好像难以置信的纲手,他所调查到,蓝夏的报中,有些事...

    他现在起码已经是站在木叶一边了,至于其他的,儿孙自有儿孙福吧...这么想着,三代平静的摇摇头,向几人摆了摆手,就转向火影大楼走去,还有些工作要做呢。

    此时虽然下午时分,但天sè不算晚,没有黑,站在村外树林里,并没有回家的蓝夏,表不爽的,看了看自己的手掌,手怎么就那么欠呢,顶多是划伤,忍者嘛,即使毁容,也不影响战斗力,过了会,扛起巨大岩石的蓝夏,也不再纠结,都已经做了,再纠结也没用,还是修炼吧...

    ......

重要声明:小说《被惊醒的沉睡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