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战自来也

    “哈?你这小子,脑袋没问题吧?不是黄sè小说看多了,脑浆都黄了吧?”坐在火影办公椅上,刚收到蓝夏这么个妖孽,三代兴奋的点燃了自己的烟斗,抽了一口,就被自来也这个楞头呛住了,那表,好像看见有人要自杀...

    他这三个徒弟,最优秀的大蛇丸实力最强,虽然因为最近研究术,整个人yīn沉许多,但也没有太过,纲手,木叶公主,虽是女子之,因家族天赋初显的才能,实力也不弱,这个自来也,当上上忍6年,虽然不能说在三人中垫底,也说不了多强,而他们三个,就算一起对上自己新收的妖孽小徒弟,嗯,还是输面居多...他们当中唯一可以对一夏形成战斗力的,也不过是纲手这个更加倾向于体术的...

    面对自来也挑衅的目光,叼着丸子,蓝夏嘿嘿笑了起来,20岁的好sè仙人,还是个火气较重的年轻人嘛,这个时期的三忍,实力根本无法让他有所顾忌。

    看蓝夏笑着吞掉最后一串丸子后,整理手上的便当盒,脸上那好似不屑的笑脸,旁边瞪着他的自来也,超生气啊!看着这小子跟自己差不多大,做起事来怎么这么气人呢!遂即大喊道:“混蛋!你是吃货吗?不是很嚣张吗?快来跟我打!再说桃屋的丸子那么难吃,都吃的下去...”

    “咔嚓...”一阵破碎的声音,传入所有人耳中,伴随的是,扩散到火影办公室所有人心底的丝丝冰冷杀意。

    本来悠闲的抽烟,看孩子闹腾的三代,第一时间注意到蓝夏手上便当盒的裂痕,还有杀意的源头,蓝夏那隐隐yīn森起来的脸。

    “桃屋的丸子很难吃吗...是吗,是这样吗?好吧,挑战,我答应了...猿飞师父,通知医院的人,送担架来吧...晚了就来不及了呢。”蓝夏此时低着头抚摸着手里的破损的便当盒,语气极为森冷。

    三代火影,猿飞rì斩一看这形,听蓝夏这时候说的话,就知道况不对,赶紧开口道:“哈哈,一夏,别开玩笑了,这可是你师兄哟,别看他傻傻的,人其实还是不错的,说错话了而已...”

    自来也好像没有看到,三代不停向他打眼sè示意,为了显示自己的勇气和正确,再次站出来添乱道:“那里说错了,他本来就很嚣张啊!难道不对吗?”

    不说愣的,感觉敏锐的还是有的,边上,旗木塑茂冷冷的看着蓝夏,这股杀意,让他jīng神紧紧绷了起来,这感觉,仿佛矗立在某只史前巨兽的口中,白牙的眼眸中掠过战意光芒,他找到一个,让他感兴趣的对手。

    大蛇丸同样是神sè一变,这么不舒服的气息,他是第一次在一个同龄人上感受到...

    至于纲手公主,为忍者,虽然也能感觉到蓝夏发出的杀意,但她那秀美的脸,满是奇怪的看着蓝夏,更加让她在意的,并不是蓝夏的杀意,而是三代刚刚提到的那个名字,一夏,这两个字可真是有些熟悉。

    看着好像完全不明白的自来也,三代无语的敲了敲烟斗,把它熄灭,看来今天不打一场,事是了结不了了。

    “唉,好吧,来人,去医院叫人带着急救工具和担架到演习场...”谈了口气,三代对着一旁的空无一人的角落道。

    三代话音一落,一名暗部,突然出现在角落,点头应道:“是...”然后毫不停留的瞬而去,执行命令。

    这时候,听到三代刚才对暗部的命令,不管是白牙还是三忍都是神sè一呆,虽然刚才蓝夏的杀意,让他们觉的蓝夏不简单,但三代听蓝夏所说这么做,就是明显在告诉他们,恐怕有些麻烦了...说的这么明显,只要不是笨蛋,都明白了。

    ......

    木叶演习场。

    周围树木林立的演习场上,看着不远处面无表的蓝夏,自来也不自的咧了咧嘴,自己今天也不知道犯了什么冲,非要傻乎乎的搞什么挑战,从刚才猿飞老师的话里,就知道,这事啊...要糟,但事实已经无法改变,自来也只能仔细的整理,上的青灰sè软甲...

    同时,对面看自来也那全副武装的忍者专用软甲,蓝夏嘴角就是一抽,好家伙,仔细一看,还三层呢?蓝夏转头看了眼三代,见三代事不关己,一副见到新鲜事的样子,眼睛四处游走。

    以现在自己的实力,实在是锻炼的不够,蓝夏知道面对自来也这耍赖的防御,单凭此时的**力量,根本都破不了对方防御,又没有深仇大恨,也至于朝着脸上要害攻击,那么...

    “等一下,太过份了,猿飞师父,这是你出的注意吧?!”蓝夏愤愤不平的指着自来也,对不敢看他的三代道。

    面对蓝夏的指责,别说三代,自来也两人挠着脸,有些不好意思,纲手、大蛇丸、白牙都站的远远的,假装不认识他们,丢都丢死人了,这还挑战什么?再不要脸一点,立马判算自来也赢就行了嘛。

    见他们虽然有些羞愧,但仍然一副赖皮样,根本不说话,没办法,蓝夏无奈说道:“好好好,既然这样,给我把武器总行吧?”

    蓝夏掏了掏空无一物的短裤口袋,自己上除了这休闲服饰,真是无长物啊,自来也这家伙都掏出苦无来了,难道要自己用手挡吗?

    听到蓝夏的话,三代也不好继续装没听到,遂即扫了眼不远处的,不认识三人组,女人在细心方面,的确要强过男人,纲手点点头,从自己的忍具包里,掏出一把苦无,丢给蓝夏。

    接住苦无,蓝夏打量了一下它的长短,这应该是特制的吧,都有20厘米多了,算的上一把短剑,足够了。

    “哈,那么,开始了哦!”说着,脸上泛起一丝笑意,蓝夏手指插在苦无的尾端的圈中,甩了甩,他现在与自来也相隔,也就10米,这个距离...剃...

    下一瞬,蓝夏已经冲向自来也,那种眼不可见的速度,在除了三代外,在场其他所有人的震惊中,蓝夏出现在自来也的左手侧,自来也立即转头,并努力的将子摆成,面对蓝夏的姿势,而作为上忍不少年的自来也,这一系列动作当然也不慢,可蓝夏的手刀,此时已经贴近他的脖子。

    “火遁·炎弹。”早就集中jīng神,全力以赴的自来也,从第一时间就已经在结印了,转向蓝夏的目的也是为此,剧烈的火焰猛然从他口中喷出,直向蓝夏迎面而去,不知道因为急切,还是手下留,这股火焰也不算太强。

    蓝夏脚下轻踏,剃,再次爆发,消失,出现,自来也的背面,还是手刀,另一只手的苦无并没有动用的意思。

    这次,蓝夏的手刀稳稳击中,满天木头的碎屑说明了蓝夏手上的力度,但是这也怪不了他,自来也穿那么厚的一软甲,轻了根本不痛不痒嘛。

    “喂喂喂,你要杀人吗?不管怎么样,我好歹也是你师兄啊!不需要这样吧!”示弱,出现在20米开外,脸皮厚度不一般的自来也,完全不犹豫,这一击要是打中,根本不下于纲手的怪力,给我手下留啊!混蛋!

    实力的确不一般,这是观战三人,纲手、大蛇丸、白牙现在的感觉。

    自来也话音未落,一道光线,迎面shè了过来,原来蓝夏打碎实战替术的木头,借着木屑飞舞,掩饰了他,瞬间把手上的苦无,甩了出去的隐蔽动作。

    ......

    PS:这是加更的...

重要声明:小说《被惊醒的沉睡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