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对话

    第二天中午,清水家饭桌前,一个陌生人,毫无擅闯民居自觉的出现在蓝夏面前,这个穿黑sè紧衣,外面着一件白sè背带衫的家伙,脸上还带着,白sè为主,红sè线条面具的家伙,说话的语气十分坚定,好像根本不容许蓝夏否决的说道:“火影大人,召见你,请立即前往火影大楼...”

    “哦,是吗?”蓝夏看了看惊奇的透和桃子,知道自己的确没有否决的权力,满办法,只能无奈的点点头道:“好吧,暗部同志,吃完饭就去...”

    不过蓝夏太想当然了,仍然是一声死板,坚定的话语再次被重复:“请立即前往火影大楼!”

    这一刻,蓝夏觉的自己的怒气值快爆表了,这就是非要跟自己杠上了是吧?三代还真是行啊!要不是顾忌透和桃子,现在杀个天翻地覆蓝夏都干的出来,但想想既然用请这个字的话,应该不是要跟他为难才对,所以暗自压住怒气,蓝夏把手上碗中的余饭,利落的扒拉进嘴里。

    放下碗筷,为了使两人安心,照往常一样,在透和桃子的注视下,起跑到厨房拿出便当盒(领便当...)在离开。

    对于火影大人要见一夏,清水透和清水桃子,根本不知道该怎么问、怎么说才好,虽然有些担心、奇怪,但他们完全不觉的火影大人,找蓝夏这么个连查克拉都无法使用的人,有什么重要的事...而且就算他们再担心也无济于事,,,

    跳上宅子的围墙,蓝夏瞄了眼一直跟着、盯着自己的暗部,脚下轻踏,剃,急速向远处而去。

    蓝夏的消失,让那名暗部先是一惊,然后冷静下来,立即也跳上围墙,朝着蓝夏去的方向,火影大楼瞬跟去。

    ......

    “火影大人,他已经到了...”暗部的突然出现在火影办公室中,向三代报告。

    此刻在这间房子中的几人,除了火影三代,猿飞rì斩,其他人都有些奇怪,他是谁?这次三代让他们来见个人,但却没有说明白,不过看暗部报告后,三代脸上的笑容,就有些奇怪。

    “猿飞老师,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可是很忙的哟,要见的到底是什么人啊?快让他进来...”此时不过20岁左右,年轻jīng神,以后的三忍之一自来也,表很不耐烦,还极为不着调的拍打着三代的办公桌。

    木叶公主,亦是三忍之一的纲手,年轻秀丽的脸上,微皱的眉头,同样显示出她的不耐,但纲手觉的既然是猿飞老师说的...与自来也年龄差不多的她,立即转声斥责、打断了自来也的话:“闭嘴吧!白痴!好好等着就好了!”

    “哦,部又大了不少吗?纲手!”就算自己的话被打断,脸皮厚度不弱的自来也,也完全没有生气,转而调笑起纲手。

    “自来也,你是该闭嘴了呢...”与其他两人不同,声音低沉、磁xìng,20岁左右的大蛇丸,此时的样子,已经有些yīn沉、诡异了。

    而且大蛇丸说话,让纲手、自来也眉头明显一皱,他们印象中的那个,从小一起同组同伴的人,越来越让他们陌生了。

    当然办公室也不是只有他们三人,还有一名满头白发,一标准上忍装束,后背短刀,沉稳无声,面无表的男人,这就是在现在这段时期,风头无两的木叶白牙,旗木塑茂。

    “好了,好了,他人呢?”三代不想搭理这些学生之间的吵闹,向报告的暗部问道。

    “砰砰砰...”暗部还有没有来的急回答,三代的询问,一阵玻璃敲击声,吸引了三代,三忍,白牙的目光。

    蓝夏一脸小白似的笑容,从窗外对火影办公室里的人笑了笑,还咬了口手上的饭团,在家里没吃饱就被叫来...

    三代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窗边,打开了窗户,看着蓝夏,脸带轻笑的摇了摇头道:“臭小子,没想到你还真不是个忍者啊?”

    三代这话一出口,顿时吓了三忍和白牙一跳,不是忍者,出现在窗外,他们却毫无察觉,这怎么可能?他们仔细的打量着蓝夏,不算帅,却有些秀气的脸,青sè三分裤,白sèT恤,一手还拿着个便当盒,从打开的盖子,能看见紫菜和梅子饭团,还有几串应该是桃屋的丸子...

    耸了耸肩,蓝夏伸手推开挡在窗边的三代,在三忍、白牙更加目瞪口呆的表中,从窗户跳了进来,嘴上说道:“老头,我早就说我是老百姓了,平民,被你们压榨的那些,你不信,我也没办法不是...”

    蓝夏完全不客气,进到屋里后,无视其他人,毫不顾忌的席地而坐,继续吃着手里的便当,令三忍、白牙更加无语了,而知道他xìng的三代,只是翻了个白眼,走回自己的座位坐下。

    火影办公桌前,生xìng跳脱,当忍者多年改不了脾气的自来也,率先开口道:“猿飞老师,你让我们见的,不会就是这种...”

    说话时,表有些不自在的自来也,问的这个问题,也是在场几人要问的...其他人也都是表各异...

    “对,就是他,从今天开始,他就是你们的师弟了!”火影三代目,猿飞rì斩说的这句话,不但惊到了,未来三忍、木叶白牙,连蓝夏本人都难以置信的看着他,那表,好像见到猪在天上飞一样。

    别人没有反应过来,作为当事人,蓝夏第一个从地上跳起来,一如自来也刚才的动作,拍打着三代的办公桌,用那认为三代疯了的表说道:“喂,三代火影大人,你在开玩笑吗?你有资格当我的师父吗?哦,对不起,是我高攀不起吧!?”

    这简直是拉仇恨啊!有资格?面对这么嚣张的话,三代本人倒是微微一笑,好像智珠在握的表,让蓝夏感到诡异,但三忍和白牙怒了,从刚才就看蓝夏不爽了,这个小子当他在跟谁说话?这可是火影,一国之影,更何况猿飞老师还是被誉为忍者之神...

    没等暴怒的四人开腔,三代先说道:“不,你曾经的确可是木叶忍者,只不过不知怎么回事,失去查克拉,所以失去忍者资格,以前的具体资料都注销掉了,我看过查到的报,那天与你争斗的那个人,虽然是上忍,但也不过成为上忍不久,以他的能力不可能让你失去查克拉,那么真正的原因,就你自己知道了,而且以你现在的实力,那个上忍,其实根本不是你的对手,那么我猜想一下,以你表现出来那种对忍者的讨厌,你是为了不再做忍者,才假装不敌,失去查克拉...至于之后虽然不知道,你到底用如何办法失去所有查克拉,但我不想查下去了,我认为,你也不想我查下去了对吗?”

    这时候蓝夏能说什么?当然是不查下去的好,而三代说蓝夏以前的资料都被注销了,蓝夏一点都不相信,以前的清水一夏作为忍者什么水准,从一开始的体就能感觉到,蓝夏才不信三代会不知道,这时候重要的不是揭破它,而是蓝夏的选择,选择成为木叶忍者,做三代的徒弟,还是离开这里,让三代把事实告诉透和桃子。

    看着三代自信的表,蓝夏轻轻一笑,说道:“那么既然如此,我选择更有趣的好了,猿飞老师...”

    妥协?的确,这就是妥协,没办法,谁让自己还是喜欢这里的呢...但是啊,就跟在海贼时一样,当实力达到某种程度时,就不需要顾忌任何事了,而在火影,这个时间,蓝夏对比三代的实力算了算,仅仅是两、三年而已...期间,还能得到火影这种强者的指导,学习、适应一下这里的战斗方式,使自己的实力在进一步,何乐不为...

    就在刚刚成为师徒的两人,各有目的,一副jiān满满,相视而笑的景中,某个不识趣的,再次代表,在场所有对蓝夏那极度嚣张态度不爽的人说道:“等等!猿飞老师,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收这个家伙做徒弟,但这么嚣张、臭的家伙,我一定要向他挑战,好好教训一下他!”

    自来也这个楞头,毫不掩饰的表达着自己的愤慨,当然,另外几人也很生气蓝夏之前的话,不过有自来也做当头炮灰,先试试蓝夏,这对他们来说再好不过了...因为从三代之前说的话,他们可是听出来一些报,蓝夏这个其貌不扬的家伙,可是起码能够战胜上忍...

    ......

    PS:求收藏、推荐...谢谢支持的各位...

重要声明:小说《被惊醒的沉睡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