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火影的打击报复

    “老爹、老妈,我回来了!好饿,吃饭!吃饭!”

    “臭小子,又跑哪去了?乱跑什么?”

    “是啊,一夏,伤刚刚好,应该安安稳稳的在家里多养几天...”

    是一栋老式破旧却面积不小的大型宅院,家里的男主人和女主人,虽然正朝着他们伤病痊愈不久,却不知怎么回事,xìng大变,最近喜欢呆在外面的儿子唠叨着,不过就算这样,仍是先把过的饭菜端给他。

    清水透是这个家的男主人,看着自己这个与人争斗被人废掉的儿子,有些感慨,他虽然已经将近40岁,却在这个忍者盛行的村落里,做个区区中忍,这么大年龄,为什么至今才是个中忍呢,也不是说他遭受不公平待遇什么的,而是实实在在能力不行,他们清水家,从火影初代目要建立木叶那会,就一直跟随在初代边做个杂兵,虽说当初因为人口众多,人人尽力,小功多筑,建立起一个家族,但这家里大多都是实力平平之人,最强也不过是个普通上忍,没有奇特之处,可问题就在于他们火影老臣子,就为他们在木叶最艰难那会,而出的从龙之功,火影初代、二代目就不会忘了他们,所以不过是杂兵家族,才能到现在还没死光,人就得有自知之明,废掉一夏的那个加藤,那可是一名上忍,他虽然怨恨,也拿人家毫无办法。

    “火影大人也不评评理,明明是那些人先挑事,现在竟然和没发生一样,还有那一家,一夏的婚约,当初可是那俩位和咱家约定好的,现在说算就算,怎么就一点都不顾虑呢,唉...”唠叨完,正在狼吞虎咽吃饭的儿子,清水桃子又反过头来唠叨自己的丈夫。

    听到这话的清水透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好,愣愣不语,说实话,这婚约他当初就没看好,人家那边是多大的势力,他们家呢,本来那俩位死后,那边如果不提这回事,清水家根本会当作没发生,现在还跑上门来打脸。

    低头吃饭的蓝夏,也听到老妈桃子的话,嘴角微微一撇,有些不爽,如果他没有俯,或之后俯到清水一夏上,这完全不关他的事,偏偏就在他俯之后才发生这事,这就让蓝夏心里很是不爽,来这里一个月了,蓝夏终于从以前的海军生活走出来,习惯起现在的家庭生活,老爹清水透,中忍,实力平平,长相平凡,老妈清水桃子,平民之女,长相清秀,但出奇的还算有商业才能,在商业街,开了家丸子店,盈利不错,这才让老爹从危险的中忍任务中解放,做些小任务就足够维持,甚至富裕家里生活。

    而蓝夏为什么叫他们老爹、老妈呢,这称呼上的改变,一度让透和桃子不大适应,一夏当初可是叫父亲、母亲的,可到了蓝夏这...人家的儿子让自己附体了,虽说能够成功附体,应该是在之前的争斗中,已经被打死了,但他不能,不好意思说,人家这一死起码救了自己,否则自己还不知道流落何方呢,所以叫老爹、老妈,也就当做干爹和干妈的意思,虽然他们不知道...

    吃完碟子里的炸鸡块,手上的第五碗米饭,喝掉味增汤,蓝夏迅速起向厨房跑去,吓了准备整理餐盘的桃子一大跳,同样看着蓝夏的透,苦笑着摇了摇头。

    这一个月他们都习惯蓝夏现在的作息了,早上很早,蓝夏就带着事先准备的饭团或早饭立即跑出去,这都是桃子为了早起开店,事先准备的,中午蓝夏也会跑回来吃一顿,然后顺便带一些充饥的,在到晚上很晚才会回来,反复如此,搞的透和桃子很是担心,甚至以为蓝夏被打击的jīng神有些不正常了。

    ......

    木叶村外偏僻的林地中,扛着直径两米的巨大岩石,闭着眼的蓝夏,汗流浃背,却坚毅的在用蛙跳前进,经过近月修炼,体已经初步打磨成功,幸好他这具体虽然薄弱,但已经成年,比起当初幼龄开始接触卡普这种修行要好一些,起码不会因为体成长度不够,而导致这种高强度修炼后,出现的暗伤恢复太慢,当然蓝夏也没有怪卡普的意思,那时候在海军本部,区区修炼暗伤,以本部的医疗水平根本不是问题,现在没那条件,体成年最好。

    穿越山岭、密林,河流,奔跑、蛙跳、倒立双手前进,俯卧撑,仰卧起坐,一步一个脚印,蓝夏每跑过一段路,都会多加一些负重,反正石头、木头之类都是天然的,捡起来继续锻炼,当然这些都是,修炼的主题是卡普传授的海军军体拳全式,和海军六式基础,至于闭着眼,并不是眼睛没有恢复,而是因为用jīng神力更方便。

    当然,要是问怎么跑到木叶外面的,还有筋疲力竭时遇到危险、野兽怎么办?空间穿越,会将蓝夏转移到他jīng神力能够扫描到的任何地方。

    天空已经浮现星点,时间也黄昏过半,坐在清风拂面的火影岩上,这里是蓝夏选择的吃饭地点,体力大量消耗,补充能量,最简单就是吃了。

    大口的吞食着,桃子无奈做出来给他晚上吃的紫菜饭团,还有几串桃子店里卖的特sè丸子做小菜,有种温馨感...

    看着下面一览无余,灯光开启,景sè不错的木叶,这一切在蓝夏看来,是个极为麻烦的地方,yīn谋、战争不断,极为危险,从来到这里,蓝夏就不停的计划,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办?虽然来的不由己,但来了就是来了,努力修炼,有实力找到回去的方法是一面,有实力在这个乱世自保又是一面,不管如何,实力都是最主要的,所以对于透和桃子的关心,蓝夏只能说声抱歉,他是不能,也绝对不可以停下...

    “喂,年轻人,在这里做什么?”一个人突然出现在蓝夏面前,看他年龄近似于透,材不算高大但隐隐有些气势不凡,有些沧桑的面容,下巴上留着一把小胡子。

    对于这个人,蓝夏没有任何惊讶,他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蓝夏都靠jīng神力看的清清楚楚,瞬术,是从下方的木叶标志xìng建筑,锅盖火影大楼上来的,连他现在所带的斗笠都在说明他的份,火影三代,猿飞rì斩...

    “看风景!犯法么?”对于猿飞的脾气,蓝夏从原著中还是知道一二的,这么说,对方也不会生气,蓝夏的语气会这么冲,也是因为曾经发生在清水一夏上的事,这样冲一点才不会惹人怀疑。

    三代表一愕,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他根本搞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村子里还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话,摇了摇头道:“这倒是不犯法,不过你小子语气有些问题吧?”

    猿飞rì斩现在才刚近40岁,还没到和原著开始,因为年龄有些慈祥的时候,这个被誉为忍者之神的男人,还处于巅峰期。

    “有问题的是你,人家在路边上吃个饭,还跑来唧唧歪歪的,你是火影,不是城管吧?”蓝夏冷冷的憋了他一眼,重新从一旁的便当盒里拿出一块饭团吃起来。

    “额,你知道我是火影么...”三代简直无语了,这里是路边吗?虽然只是个雕刻,但坐在初代头上吃饭,你真想的出来,还有城管是什么?

    “切,烦人的家伙。”蓝夏撇着嘴收拾了一下便当盒,一副就无视你的表,继续自言自语道:“嚣张个毛啊,老百姓就是被你们这种人给整的活不下去...”

    虽然这是发生在清水一夏上的事实,但蓝夏这么说出来,不明所以的猿飞rì斩怎会罢休?而且他如今才是40岁的中年人,还没有以后那么沉稳彻底,火气立即有些上升的开口道:“喂喂喂,谁嚣张了,谁把老百姓整的活不下去,别装作自言自语,随口而出,就可以当做无心之言,你这小子是什么人?是木叶的吧?说话怎么这么毒!”

    “怎么啦,你想打击报复啊?竟然问我什么是人,还问家庭住址,绝对是这样吧!?太可怕了,还是火影呢...”

    ......

重要声明:小说《被惊醒的沉睡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