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要和不要

    香波地60区海军支部大楼,办公室。

    “师匠,我输了...”

    手中握着已经断掉的太刀银雾,古伊娜一脸怔怔的表,站在率先离开本部的蓝夏面前。

    “那又怎么样?输了又怎么样?你死了吗?你这是什么表?你以为你真能够,那么简单就超越比你多活20年的鹰眼吗?古伊娜你给我老实的记住,自大是剑士最致命的原罪,输了,再修炼,刀断了,换把刀,没有足够的执着,就不要在提剑士两个字,以你的资质,超越鹰眼是迟早的,拿去!”

    说着,语气尖锐,悠闲倚在办公椅上的蓝夏,甩手将一件物品扔给古伊娜,虽然自己说重了些,可这怎么说也是古伊娜剑士之路上的第一次败北,矫正她的思想,不破不立,相信她接下来会有一段很大的进步。

    “这是!这怎么可以...”因为蓝夏的话,从失意中清醒的古伊娜,惊讶的看着自家师匠扔过来的东西。

    “不用说了,好刀难求,夜澜就交给你了,剩下的夜雨虽然是短刀,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蓝夏微笑轻起,向古伊娜摆摆手,夜澜陪伴了自己很长一段时间,他也是有些舍不得,但是自己根本无法带给这把,足以比拟、甚至超越无上大快刀的太刀什么荣誉,在自己手里,它就只有一个名称,蓝夏的刀。

    古伊娜见蓝夏说的那么坚定,遂即一脸喜悦、兴奋的抚摸着连鞘的夜澜,这把刀,通体漆黑无光,朴实无华,却极为锋利、坚韧,是自己家师匠,持之纵横十多年的宝刀...

    蓝夏看着这丫头在得到夜澜后,立即就恢复、振奋起来,欣慰的笑了笑。

    在兴奋的古伊娜,抱着自己的新刀跑出去试刀后,蓝夏眼神略带忧郁的开始静静思考。

    接下来,是将香波地海军,转移到新世界,立即开始新世界的攻略,还是怎么样...

    之前蓝夏回到香波地的第一时间,某个一直被蒙在鼓里的人,媞娜就立即出现在他眼前。

    “混蛋阿夏!媞娜太失望了,你竟然骗媞娜!”拍打着蓝夏办公桌的媞娜,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

    “媞娜,你给我冷静点,其实这次,也并没有发生什么严重的事...”蓝夏笑嘻嘻的想解释一下。

    “媞娜不听,骗子!阿夏是骗子!混蛋阿夏是...”捂着耳朵,媞娜卖萌一般猛摇着头,

    好吧,媞娜已经被气昏头了,对于蓝夏的话,完全是听不进去了,这么闹着脾气,蓝夏和她的关系倒是无所谓,但仍然有人看不下去了。

    “闭嘴吧,你这个无礼的女人,妾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女帝用她绝美的脸庞,恶狠狠的瞪着媞娜,对于媞娜,汉库克觉的,自己的忍让已经到了极限了。

    “这又管你什么事?”媞娜反声质问,同时也毫不相让的瞪了回去。

    两女之间这杀气四shè的气氛,蓝夏很是挠头,完全不知道怎么办好,只能先伸手扯住汉库克,先把气鼓鼓的女帝,拉到边按到办公椅上坐下,紧接着,走到媞娜边,看着她仍然气愤的小脸。

    “唉,丫头啊,你难道感觉不到我的为难吗?”蓝夏叹了口气道。

    “为难!阿夏为难就要骗我吗!?是那样的话,媞娜不需要你为难,以后都不需要!”仍在气头上的媞娜大声吼了出来。

    听到媞娜这句话,蓝夏愣了,愣愣的看着媞娜,此时不知为何,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疲惫感涌上心头。

    门外突然传来海军士兵的报告声,他接着道:“中将,战国元帅和鹤中将,要见您...”

    而仍然处于呆愣的蓝夏,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深吸了口气,转对门外说道:“嗯,让他们进来吧。”

    看了眼逐渐冷静下来的媞娜,在看看对着媞娜咬牙切齿的汉库克,蓝夏来到办公桌后,拍了拍汉库克,让她去自己的休息室,石头叔那死板的xìng格,极讨厌海贼,就别让汉库克看他白眼了。

    走之前仍然不忘记瞪了媞娜一眼的女帝,还是听话的在战国来到前离开了。

    随着蓝夏在办公椅上坐下,就有人推门而入,走进来的正是战国和鹤两个人,蓝夏看着毫不客气的石头叔和鹤婆婆,施施然的在办公桌前的长沙发上坐下。

    没等蓝夏问,坐定的战国率先开口道:“那么阿夏,你应该明白我们的来意了吧?”

    直接,太直接了,这真是令蓝夏膛目结舌的直接啊!

    “额,嗯,好吧,反正我装不明白,你们也不会信。”

    倒是鹤,先将媞娜拉到她边坐下,低声说着、询问着什么,并没有插声与蓝夏和战国的谈话。

    “那就好,新世界你所得到的白胡子领地,海军本部要一半。”说着,战国端起茶杯,喝了口海军士兵刚刚端放到他和鹤面前的茶水。

    蓝夏有些难以置信,音量升高的惊道:“什么?一半?你们当这是天上掉的吗?还一半!这都是我的部下,拼死拼活拿下来的,一开口就要一半,石头叔,这也太不地道了吧!”

    “哦,拼死拼活的是你部下吗?利用共事同伴在前面顶着,轻松拿到的东西,分一半还多吗?”

    “可这本来就不在你们的计划之内不是吗?不过是各取所需,只不过你们那边偷鸡不成蚀把米,让人算计了,怨得了别人吗?”

    被蓝夏揭了短,但战国以他能够成为一军元帅的气量,仍然平静的说道:“那么好吧,阿夏,我们就说点实在的,因为顶上的失职,不久之后,我会向空元帅提出请求辞去元帅一职,但是现在经过顶上一战的本部,却剩下一个烂摊子,而你手中新世界的海域、岛屿,就是我唯一可以留给新元帅的东西,它们完全能使海军更进一步,所以,这次可以算是我私人的请求。”

    蓝夏无言了,就这么看着战国,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石头叔都说到这份上了,蓝夏觉的自己就单单为了他这私人两个字,都不得不答应。

    接着蓝夏摸了摸脑门想了一会,开口说道:“好吧,石头叔,你既然已经这么决定,那么,三分之一,这已经是最多了,否则我难以和部下交代。”

    就这样双方谈妥,战国和鹤就离开了,同时跟着离开的还有媞娜...

    就这么独自一个人坐在空旷的办公室内,等到古伊娜的回来,把刀给她,这段时间,蓝夏都努力不去回想和媞娜之间的事,有些事,越是去想,它就会越淡,直到再也没有味道,陌路而分。

    战国走之前,还留了一句话,但却让蓝夏当做冷笑话来听,只要蓝夏愿意放弃和妮可·罗宾,波雅·汉库克的关系,就可以从战国手中接过海军本部...

    话说,这真是笑话,蓝夏对开门走进来,打量寻找什么的汉库克笑了笑,区区海军本部,竟然敢拿来和罗宾、汉库克比较,这么可笑的笑话,蓝夏却笑都不想笑呢。

    ......

重要声明:小说《被惊醒的沉睡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