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选择和坚持

    刀锋贴着青雉急速后避的双眼,划过黄猿的前,飞溅的鲜血,证明了蓝夏手中之刀,对三大将他们的完美攻击。

    黄猿嘴角一抽,捂着前的长长的刀伤,光化退出蓝夏攻击范围,很久没有被伤到过了,这种痛疼真是不知道忘掉多久了。

    随手指枪点破青雉横扫而来的冰军刀,蓝夏注意到了黄猿的退避,嘴上浮现一抹冷笑,无视赤犬的右手一拳所化的犬啮红莲,蓝夏的太刀夜澜对着迎面的赤犬直直切下,没有例外,但四溅的血光被炙的岩浆瞬间蒸发,赤犬右肩到肋下出现巨大的伤口。

    但赤犬这个人,不但对别人狠,对自己更是严格,一副没有感觉到痛疼的刚冷神,另一只手突然甩出的大喷火,在这种与蓝夏相隔极近的况下,根本让蓝夏无法躲避。

    即将被大喷火撞个正着的蓝夏,准备用剃闪避时,表有些不耐的皱了皱眉头。

    三大将和蓝夏所在的军舰,其他海军们都已经去别处支援了,这种级别的战斗,不是他们可以参与的,而此时这个军舰的巨大甲板上,蓝夏在被三大将,以三角型的站位三面夹击着,大喷火、冰矛、镭shè光线。

    “哼。”蓝夏眼中厉sè一闪,那有些不爽的正太脸多了一分戾气,自己可是手下留了啊,这些家伙真是不知好歹,怎么说也不需要全力吧?有个交差的说法就行了,竟然还给我这么不依不挠的。

    右手上夜澜化为三道流光撕碎三大将的攻击,蓝夏在用六式·指枪的左手,此时隐蔽的从背后海军大衣下,抽出一把短小却锋利异常的漆黑短刀,夜雨。

    在蓝夏抽出夜雨的瞬间,三大将都是口一窒,冰冷的气息顺着脖子的后脊直至椎尾,战斗经验丰富的人都很清楚,这种感觉非常危险,是致命感。

    “喂喂喂,要死了吗?我这一大把年纪,要死在这种内斗里吗?”下意识对蓝夏shè出两道光线的黄猿,苦着的脸上,那平时看起来搞怪的笑容,现在都已经满是苦涩了。

    黄猿虽然老,但丰富的经验,让他分的清面对这种况,什么时候该服软,而青雉和赤犬正值壮年,巅峰时期的他们,心中那口意气还犹有残余。

    “冰河世纪!”

    “流星火山!”

    剧烈的冻气和炙的岩浆扑向蓝夏,蓝夏一眯眼脚下轻踏,跳起到空中,随之夜澜、夜雨向虚空刺出。

    生与死的距离有多远?一厘米!对赤犬和青雉来说,生与死就差一厘米,脖颈上并没有划开他们喉咙的流血刀痕,说明一切。

    “恐怖的能力,果然如传闻所说,邪剑豪的剑击,一旦刺出,必是绝杀。”赤犬脸sè冰冷的摸了摸脖子上的伤痕。

    “不,比传闻更加可怕,阿夏的剑技我也听卡普中将提起过,是快到极致的快剑,也就是说,这种攻击,完全可以在瞬间刺出很多刀,这已经可以预料到了...”青雉心有余悸,jǐng惕的注视着落地的蓝夏。

    “嗯,我觉得吧,我们可以回去交差了,现在把我们三个的尸体留在这里,就为了挡一会他的脚步的话,根本没有价值。”

    黄猿见两个愣头青终于怕了,趁机赶紧提出自己的意见,毫无意义的送死,别拉着我。

    “对啊,好好听听长者的话吧!在面对不可力敌之时,聪明人该怎么选,他们会告诉你们哟。”

    蓝夏听到三人的话,就知道差不多结束了,甩了甩手上的夜澜、夜雨插回鞘内,说起来,自己这空间穿越能力进步的实在很慢,从之前的火柴盒大小,到现在的手腕大小,根本没有他原想中,能够长大到,让他进行整个人空间穿越的地步。

    “哼。”赤犬倒是干脆,冷哼一声,就转离开了。

    “唉,任务失败,老咯,不行了。”黄猿无奈的耸耸肩,也跟着走开了。

    倒是青雉扫视了一圈本部和香波地海军的战况,发现对战双方都没有下死手,仅仅是击倒或击破船支,从这就看出来,战国想要退休时,为什么会推荐他成为元帅了。

    青雉对待命的传令官下令演习结束,这次所谓的演习,谁都知道是内斗,可蓝夏不说,这件事就会和没有发生一样。

    “阿夏,真的值得吗?你本来可以走的更高...你的实力,你所体现的能力,从你这些部下上,可以清楚的看到,相信空元帅和战国元帅也是知道的,而战国元帅退休之后,海军本部元帅之位一定会是你的,但今天这件事的发生...”在双方部下都已经停止战斗,救治伤员之后,甲板上只剩下的青雉对面前蓝夏道。

    “好了,库赞,你不会明白的,那种东西在我眼里,完全没有罗宾一根头发重要,这是我们价值观的不同。”

    对于青雉所说的话,蓝夏根本没有听下去的心思,转向一艘运输舰走去,那是用来在战斗之后,急速开往司法岛的。

    “你认为她有那个价值吗?而且总有一天,你会因为她失去一切...”对着蓝夏的后背,青雉继续说着。

    “那么,库赞,你会因为你现在的一切,而改变自己的所坚持的正义吗?”蓝夏没有回头,但声音却传了过来。

    青雉注视着蓝夏离开的背影,思索着他所说的问题,改变自己坚持的正义?那种东西怎么可能...

    ......

    战国靠在椅子上,扫了眼坐在沙发上,喝茶而且吃着仙贝的卡普,就转头看向窗外,没有任何期待,因为他已经知道结果了,从一开始。

    “早说让我和那三个小子一起去了,你不听,不过没想到,那小子的女人竟然和路飞的海贼团有关系,嘿嘿嘿。”

    卡普注意到战国的视线扫过,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才有些幸灾乐祸的道。

    “你去了,那就真的变成厮杀了...而且,就算你去了,也一定会赢吗?”考虑着如何善后的战国,根本没那个闲工夫跟他置气,只是淡淡的说道。

    “这倒也是,那小子倔的很,以我这副老骨头,哼哼,输的机会比较大!”卡普没脸没皮的诡笑着,语气还带着自豪、骄傲,教出这么个徒弟,好像完全是他的功劳一样。

    “哼,我发现了,凡是跟你扯上关系的人,都会很麻烦,看来以后什么人都不能让你教。”终于被卡普激的,没好气的战国,就差没骂他毁人不倦了。

    说到麻烦两个字,两人都沉默了,卡普放下茶杯,抬起头一脸严肃的对战国道。

    “的确很麻烦,zhèng fǔ那边,要不就说是我...”

    “别往上揽了,以前都没事,这次也不需要,这事如果是其他人干的,一定会被严惩,是他的话,就完全不需要担心,你什么时候见过,无数次得罪,甚至杀了天龙人,还能继续活蹦乱跳的?”

    说着,战国谈了口气,仍然看着窗外,说实话,如果那小子能听话、老实点就好了,等自己退休以后,把海军交给他,自己还能放心点,像黄猿资历是够了,那xìng格却不在考虑范围内,而赤犬,那为目的,不择手段的xìng子,战国都不想考虑他,至于青雉,实在是有些懒散,但没有太多选择的话,也只能选他了。

    ......

重要声明:小说《被惊醒的沉睡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