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必然的一战

    香波地群岛,60区海军支部。

    独自一人坐在办公室的蓝夏,神sè冷峻的盯着手里的报,妮可·罗宾,于今rì,在水之都被捕,将立即被CP9押至于司法岛处刑。

    上次见面之后,蓝夏就知道,这件事,已经迫在眉睫了,但在它真的发生的时候,蓝夏还是有些不爽,罗宾和自己是什么关系?以青雉的xìng子,怎么可能不告诉战国?然而,罗宾却这么简单就被抓捕了?所以说,现在这件事,绝对不会如表面和曾经原著那么简单了。

    “师匠...”古伊娜推开办公室的门,走进来刚要说话。

    “嗯?娜娜,来的正好,准备船,我要去一趟司法岛。”

    蓝夏把手中的报扔在桌子上,抬头对已经走进来,站在他面前的古伊娜道。

    “不是的,师匠...”古伊娜看着他有些支吾,好像想要说什么,但却又不敢说出来。

    “好了,直说吧。”蓝夏靠在椅子上沉稳的问道,古伊娜这么奇怪的表,他怎么会看不出来对方有心事。

    “本部传来消息,推进城有要犯逃走,所以三大将为了本部安全,已经暂时在正义之门前巡视、驻防了...”

    古伊娜这话,听的蓝夏有点不明所以,但在转瞬间之后,他就明白了。

    什么要犯?什么安全?还巡视驻防?这要是在不明白,罗宾说不定都已经处决完了,蓝夏根本没想到,战国会玩这么一手!

    “噗,哈哈哈...这真是...”蓝夏心里气急反笑了起来“...漂亮...真漂亮啊!石头叔!”

    “阿夏师匠...”从小为剑士的古伊娜,最喜欢的两个字,是冷静,在剑士之间的对决中,绝对不可以失去的东西,而现在,看着蓝夏有些古怪的笑脸,却让她已经有些焦急、担心了。

    “哼...呵,娜娜,如果绕着三角海流走的话,需要多久?”蓝夏做了个深呼吸,努力平复自己快要爆发的愤怒。

    “绕行的话,即使是最直线的距离...5天内也是到达不了的...”古伊娜听到这个问题,有些深沉的道。

    “怎么会?用运输舰的话...”5天都到不了,那还去什么?什么都晚了,蓝夏想了想。

    “无武装的运输舰,面对攻击时,浪费的时间恐怕更多。”古伊娜十分从容的脱口而出,看来已经分析过其中的问题了。

    “是吗?攻击?是了,石头叔又怎么可能,就这么看着我去呢?不阻拦就怪了。”

    蓝夏也冷静下来,想明白了其中的问题,摇了摇头,否决了这个想法。

    “师匠...真的...”古伊娜突然语气隐隐带着不甘的再次主动开口。

    “不要说出来,娜娜,想想吧,如果我不去的话,我会是你们熟悉的那个蓝夏吗?”蓝夏直接阻止了古伊娜要说的话,他知道,古伊娜想说什么,但他又怎么可能会放弃,曾经那个,让他那么在意的女孩呢...

    “现在看来,还真是要和三大将好好聊聊了,哼,不过啊,不管怎么样,这可是必须要成功的,阻我者杀无赦。”蓝夏急速转动办公椅,转向窗口,看着窗外的大海,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一意孤行,下定决心的蓝夏,并没有看到,后古伊娜注视他的眼眸中,一闪而过的温柔。

    ......

    下午时分,海军本部正义之门前。

    蓝夏带头旗舰的后方,香波地群岛海军支部海军,近百只军舰,全员待命,而他们对面,也同样是密密麻麻的成群海军,这诡异的一幕如果让海军之外的人看见,那还不惊掉眼球。

    “喂喂喂,阿夏,玩真的?”三大将带头的主舰上,黄猿难以置信的扫视着,蓝夏带来的部下。

    “果然,还是不可避免了吗?”青雉现在也没闲工夫偷懒睡觉了,表严谨的注视着这景象。

    “哼,那些都不重要,这些人,明明是海军,却只听从他的命令,这么看起来,曾经那份计划,果然是正确的,香波地支部的铁军已经成型了!自律...能够取代正义吗?”

    赤犬那张永远严肃的脸,此时也更加古板了,对面蓝夏部下,已经待命准备进攻的海军,看过来的尖锐目光,就是他,也不得不赞叹其中那份坚毅和锋利。

    “哈,那是当然了,正义这种虚无飘渺的东西,不过是自以为是罢了,军人最重要的!就是自律!”

    坚定的声音,出现在三大将面前,是的,蓝夏就这么来到三大将的军舰上,站在他们面前。

    没有任何惊讶,三大将再怎么说也和蓝夏共事这么多年,蓝夏张狂傲气的脾气,实在是人所共知。

    “阿夏,既然你已经站在这里,我们知道也多说无用,元帅很了解你的xìng格,这次战斗已经成为必然,但元帅也说的很清楚,这次不管结果如何,都仅仅是‘正义门前的演习’,这个世界的秩序绝不能崩溃。”青雉突然开口道。

    “哈,原来如此,真是的...我果然还没长大吗?嗯,但是啊!有些事,对我来说,绝对不许失败,这份觉悟,你们现在清楚了吗?怕死的话,现在还可以退下。”蓝夏对于战国的意思很明白,站在世界的立场上,海军还有存在的意义,而站在他所处的立场上,和罗宾划分界限,也被战国认为是最好的选择,可有些事,就像蓝夏说的一样,他有自己的选择。

    “退下?阿夏,你自己都说,不许失败,我们难道就会这么直接的接受吗?”黄猿咧嘴摆出笑脸道。

    “如果我是石头叔,一定会让卡普师傅一起来,知道我说这句话的意义吧!”蓝夏举起右臂食指指着天空,一瞬间,香波地海军所有人的表,一整,眼神更加认真的注视着,对面同为海军的同事们。

    “意义?你是想说,再来几个三大将也没用吗?别给我太狂妄了,小鬼!”赤犬恶狠狠的咆哮着。

    “很快你们就知道,这是狂妄,还是自信了...”蓝夏冷笑的脸上没有一丝犹豫,右臂挥下。

    “EX·冰块·两棘矛”

    “EX·镭shè光线”

    “EX·冥狗”

    随着三大将的大吼声,三种自然系的能力,全力攻击向蓝夏,但蓝夏却好像毫无感觉,没有任何躲避动作就被正面击中。

    同时裂天的剑气,撕碎了一艘又一艘的本部军舰,旗舰上古伊娜已经银雾在手,踏步在海面上的艾维,也毫不留的送出丝丝清风,丝线如风飘过后,全是军舰残骸,最让人惊奇的是,与一些中将、少将激战正欢的卡娅,上隐隐散发的单薄霸气,是霸王sè,至于波妮,本部那一船一船出现的老幼说明,这个正从部下手里接过食物的吃货,还是没有偷懒的...

    “啊啊,部下都这么努力,我要是放水,太说不过去了,那么,接招哟。”

    蓝夏笑嘻嘻的正太脸,轻松走出了三大将合击点,攻击所吹起的爆风,使他那白sè的海军大衣随风飘舞,其上邪恶二字,随着蓝夏从腰间抽出,直指三大将的漆黑太刀夜澜,更添一分鲜艳、耀眼。

    ......

重要声明:小说《被惊醒的沉睡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