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纯属喜剧

    蓝夏从海军大衣之下,抽出长为255cm的太刀夜澜,这把整体漆黑的太刀,好像是黑暗中最纯粹的部分,在薛西斯苍白的脸sè中,化为一道吞噬一切光芒的黑sè弧线。

    这道弧线没有杀死在场任何一人,仅仅让远处红土大陆上,一座巨大山峰的顶峰,从山头滑落下来,时间是蓝夏斜指到它的一瞬,如果能有人近距离看到,那切痕如镜面光滑...

    “哼,不要怕,薛西斯,我只是在教导无知的小鬼,什么话可以说,什么话不该说而已。”

    蓝夏冷冷的看了一眼,注视着坠落的顶峰在颤抖的少年,在海军的极尽崇拜和天龙人的极致畏惧中,拉着后的媞娜转走开了,当然,满眼小星星的古伊娜和艾维,仿佛人偶般自动跟了上来,

    “他、他就是,薛西斯,这就是海军最强吗?那种力量...那个人,完美、太完美了。”

    蓝夏等人离去后,颤颤巍巍的少年,收回了盯着山峰切痕的视线,眼眸中爆发出剧烈的光彩,那不是害怕,而是兴奋,兴奋到极点的光彩,小脸上激动的样子,让以为他被吓到的薛西斯,不知如何说才好了。

    “海军中能在一瞬切开那么远距离山峰的人,只有这一人而已,连王下七武海的世界最强剑士,鹰眼都做不到,无视距离的斩击,无视距离的刺杀,不可逆不可防御,这是专属于他,邪剑豪的妖魔刀术,这也是海军最强,没有任何疑问的原因。”

    薛西斯边说边拉着,头一次认真听他说话的少年,在特务机关的保护下,赶紧往家走,以那位传闻中的xìng,万一突然改变注意怎么办?远点,再远点,虽然知道,这种速度,根本逃不出那种恐怖的攻击范围,但小命掌握在别人手里的感觉,糟糕透了,走的越远心里安慰越强。

    “告诉他,我答应了,我要去那里,那个人边,嘿嘿...”

    经过如此震撼的少年,满心兴奋的一边加快往家里去的脚步,然后还不断回头,看一看远处烟尘飞舞的山脚,和山峰消失的山头。

    路上,拉着兴高采烈的少年,这是薛西斯自成为他的护卫以来,第一次见他如此高兴,说实话,对这些奇葩,薛西斯不知道怎么评价好了,老老实实荣华满的世界贵族不当,偏要去当出生入死,提着脑袋过rì子的海军,这算什么?

    不过想想刚才蓝夏的威势,薛西斯敢说,从见过蓝夏那天起,打死他都没有敢想象,蓝夏会成为海军,还是万人瞩目的那种,因为他活这么多年,见的人不少,蓝夏那种心xìng,成为海军,还走这么远,根本是个奇迹。

    ......

    圣地玛丽乔亚,世界zhèng fǔ,全军总帅办公室。

    “听着,娜娜,不要在听某些人,不知所谓的言论,你只要在我边,我就满足了,其他人管他们去死。”

    窗户边,沙滩椅上,蓝夏拉着媞娜坐在他旁,捏着御姐温柔的笑脸说道,反抗无效的,从她手上拿走碍眼的香烟。

    不过蓝夏说这种话,让坐在办公桌前的空,茶几前喝茶的战国、卡普和鹤满脑门青筋,而三大将,在这么杀气凌然的气氛下,完全是倚在沙发上,闭眼养神兼打酱油中,根本不敢说话,更不要提其他人了。

    “你这臭小子,这是一个执掌一方的中将,该说的话吗?”

    空脑袋上的莫西干头,竖的直直的,狠狠的拍着自己的桌子,被这么气,一年不知道要换多少桌子,津贴全赔上都不够。

    “切,谁理你...呐,娜娜,以后就算不跟在我边,也要经常去我那报道,否则我真会去把你绑回来咯。”

    “臭小子,闭嘴吧,别给我在这里谈,战国你给我好好看看,这就是你好部下,你是怎么教他的?我可是还想多活几年,不想被气死,卡普!你笑什么?他不是你徒弟?你们这两个没用的!”

    空看战国和卡普喝茶打那懒散样,气就不打一处来,真是什么人教什么徒弟,战国和卡普本来对蓝夏的话语,也十分不满,辛苦的,帮这小子搞出来的麻烦和幺蛾子填这补那的,到头来还挨不着一句好话,不过这里可不是海军本部,该生气的也不是他们,看空那气急败坏的况,战国和卡普琢磨,平时被气惯了,现在也该他们看个笑话了。

    “对不起,总帅,让您看笑话了,我回去就好好管教他。”战国笑眯眯的道,回去?那时候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是啊,对不起了,总帅,管教无方...”

    卡普刚说出那个词,几乎是瞬间,所有在场人员都是一打白眼丢在他上。

    可不是吗?还敢提这个词吗?你管教过?那你儿子都直接当上革命军头子了?你要是在管,还得变什么样?毁灭世界咋滴?

    到底是海军英雄,无数战斗中的经验和直觉告诉他,这就是该装傻的时候,立马摸着后脑勺傻笑的经典动作,出现在卡普上。

    “唉,嘿嘿嘿,我刚才说什么了吗?”

    蓝夏可不管他真傻假傻,因为他真的根本没工夫理会这些卖傻充愣的家伙,紧紧拉着边这个反抗期迟来的御姐。

    “所以说...”

    “媞娜不要,媞娜要zì yóu的生活,阿夏肯定不会让媞娜抽烟。”媞娜觉的,找回喜欢的感觉是一回事,生活又是一回事,现在不让她抽烟,那还不如杀掉她算了。

    “你就不能为了我戒掉它吗?你看,抽烟可是会部萎缩的哟,就跟鹤当年一样。”蓝夏恶狠狠的道,可惜,正太脸没那气势。

    他愣是往教会自己心御姐抽烟的家伙上泼脏水,一旁悠哉喝茶看戏的鹤,无法否认她一时的失误教育,嘴角抽搐着,不过他不属于那种跟小辈也生气的人,所以整体仍是很淡定。

    “为了阿夏啊,这种选择好难哦,那好吧,我们来剪刀石头布吧!阿夏赢了就戒掉,媞娜赢了就不戒。”媞娜卖萌的捂着脑袋,为难的想了一个,自认为非常好的选择方法,还满是期待的伸出粉嫩的玉手。

    “噗,哈哈哈,输了、输了喂,哈哈哈...”沙发上黄猿听到这,终于忍不住笑出来,而且几乎所有听到的人,大部分都笑出来,小部分给面子的还是强忍着,但双眼满是笑意。

    “笑什么啊,呛死你们啊!可恶!媞娜,你代表香烟吗?”

    吼了一句,继续无视这些该死的幸灾乐祸者,蓝夏有些悲哀的看着媞娜,自己连香烟都比不上了吗?还以为,顶多与分别7年的自己同等级呢!

    不过还好,不是为了香烟和他分手,仅仅是纠结戒不戒烟的问题,该满足吗?自己该满足吗?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麻烦,斤斤计较什么?抽个烟又死不了人...”鹤有些苍老的脸上有些不爽的道。

    “这算是长辈说的话吗?斤斤计较?你不帮忙劝解就算了,还这么说,罪魁祸首!”蓝夏的指责并不是无事生非,从小在鹤边长大的他,对于这个算是他养母份的人,知道甚清,鹤可是烟瘾不小,媞娜会抽烟,绝对是鹤榜样在前。

    “臭小子,谁是罪魁祸首?当年真是白把你捡回去了,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丢回海里!”

    “可恶,丢回海里?这么伤我心的话,你竟然!你竟然!”

    ......

重要声明:小说《被惊醒的沉睡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