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冲突与重逢

    “你们知不知道,你们在做什么?”斯摩格皱着眉头看着,这群击倒不少海军的家伙,领头的竟然是一名少年,少年的俊美容貌,不下于曾经救过他的一名女海军,甚至看上去也就10岁上下的年龄,刚刚拥簇他而来的这些,穿标志xìng黑衣,随意向海军动手的人,明明是世界zhèng fǔ直属特务机关的部下,对方为世界zhèng fǔ直属特务报机关,现在竟然会听从天龙人的挑拨,向海军动手,真是可笑的混X蛋。

    “做什么?当然是教训一下不知好歹的家伙...指铳...”少年生硬冰冷,好像对所谓的海军毫不在意,直接向斯摩格攻来。

    “干的好,这些该死的海军,竟然敢不断违抗造物主后裔的命令,简直罪该万死!杀了他们!”

    “对,杀了他们,这些垃X圾、虫子,他们以为自己是谁?”

    玛丽乔亚内巨大的广场上,有一圈用泡泡照着头,奇形怪状的围观人士,他们正在为zhèng fǔ直属特务机关的手下,打倒了海军将领而欢呼,虽然仔细看看就知道,这些海军,只不过是为了这次世界会议,带队巡视外层的基层将领,连个准将以上的都没有...事实上这些天龙人也不敢太过分,虽然最近几年海军不断违抗他们,可海军的实力毕竟是世界zhèng fǔ必不可少的一环。

    “就算是zhèng fǔ的特务机关,在圣地做这种事,你们以为会有好下场吗?”

    斯摩格烟雾元素化,躲过了少年冷酷无比的尖锐一击,这次他们这些基层将领,得到海军本部的指派命令,一起来到玛丽乔亚进行守备任务,却在任务一开始,便遭到这些家伙的寻衅挑事,完全不知道为何,后来,听到围着的这群天龙人的喊叫才明白,原来都是天龙人搞的鬼。

    事实上,这种威胁并没有用,最近几年才进入本部的斯摩格,虽然凭着一股冲劲和自然系果实的能力战功不断,但至今还不明白什么是人世故,zhèng fǔ直属的特务机关这些人,既然敢在这种地方出手,自然肯定是接到什么人的指示,只要没有死人就绝不会有问题,所以不管他怎么说,对方都不会停手。

    要问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当然是因为海军中,某些目无法纪、无法无天之人的作为问题,导致天龙人对海军积怨甚深,现在,在这种地方海军就是被打了,特务机关那边得到的,顶多是口头教育,就说不小心引发冲突就好了,而且有备而来的,和被偷袭那一方,这两方孰胜孰负一目了然。

    最后,这事就算闹到zhèng fǔ那边,该明白的心里都明白,这不过是为了给天龙人泄愤,不可能按理说话,要说,海军最近几年实力膨胀过快,也该打压一下,所以这事啊,海军就老实受着。

    “斯摩格少佐,小心,快躲开!”一旁在苦苦支撑,同样是少佐军衔的德雷克,因为在斯摩格后方,所以看清了,斯摩格背后瞬间出现的人影,但他被几名特务机关黑衣人的联手攻击,别说脱了,所使用的动物系暴龙果实,虽然威力不小,但架不住对方人数众多,而且这手,看来都属于经过严酷训练的人,只能开口大喊提醒斯摩格。

    斯摩格在有人出现在他背后时,便已经通过多年战斗的敏锐感觉判断出来了,也听到了后面德雷克的提醒,听到背后撕裂空气的攻击声,不屑的一笑,却在下一瞬脸sè一变,因为在他分散注意的时候,面前的少年,脸上竟然冰冷的笑了,同时暴起一脚横扫,扫向他的腰间,随着这重重一击而被踢飞,受伤倒地的斯摩格,看着对方脸上俊美的冷笑,更加清晰,明明已经元素化,但被击中时,剧烈的痛疼感告诉他,对方腿上所蕴含的气息是什么...霸气。

    “斯摩格,没事吧?”

    随着温润的女声,一道随着力道撕开空气的锋利真空斩击,从一条穿着紫红sè长裤的修长美腿发出,的想要追击斯摩格的少年,不得不后退。

    白sè的海军大衣,红紫sè的女士西装,手上带棕sè皮手夹着的烟卷,美丽的脸庞,粉sè的披肩长发...是媞娜。

    ......

    “鹤,你不能给我解释一下,她手里的东西是什么?”蓝夏看着那画面,闹心啊。

    与鹤还有卡普站在一起的蓝夏,不爽的指着不远处,许久不见已经完美成长为御姐的媞娜,手里那支可疑的、冒着烟的东西,鹤笑眯眯的好像耳背一样,卡普扣着鼻子同样无视某人,这根本是喜剧啊。

    “可恶,不要给我装听不见啊!我现在可是很生气啊!”蓝夏已经蹲在地上抱着头,气急败坏的怒吼了。

    “切,不过抽个烟吗,你还不是,变成个有一堆女孩的花花公子了吗?”

    卡普反问道,还斜眼看了看蓝夏边的两个人,好吧,女孩只有一个古伊娜行不行?还未成年行不行?还是徒弟行不行?装不认识艾维,你们也干的出来!额,什么?...萝莉控啊?谁是啊!蓝夏无语卡普和鹤鄙视的眼神。

    “好了,我明白了,为了推卸责任,你们还真是什么都干的出来...你们宠的过分了,这样可不行,这次就算用绑的,我也非把她绑回去!”说完蓝夏就从地上站起来。

    “哦,那么说,你还想让她按照你的人生路来走吗?阿夏,你果然是个自私的孩子呢。”

    鹤注视着不远处的媞娜,突然说道,而站起来,正要走向媞娜的蓝夏,就这么顿住了脚步,转过头来清淡的看了鹤一眼。

    “自私吗?呵呵,真希望...我能自私到底,不过...放手,就是所谓最大方的选择吗?幸福...呵呵呵。”

    蓝夏也不等鹤回答,瞄了一眼自己的手掌,终于继续迈步往前走去,但不知为何,心里突然有些疲惫,有些对所有人,都难以言明的疲惫感,难以表达...

    “师匠...”古伊娜敏感的注意到蓝夏波动的绪,刚开口就被艾维拉住,却看艾维轻轻向她摇着头...

    “鹤,有些过了吧?那个孩子,他可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坚强...”

    看着蓝夏走开的背影,卡普对边的鹤轻声道,而听到卡普突然这么严肃的话,鹤有些惊奇的转头看向他。

    ......

    “啊啊,心真差呢,听说有人在挑衅海军呢,站出来让我看看...”

    蓝夏清冷的声音,出现在人群中,刚才还大喊大叫的天龙人,打的闹的海军和zhèng fǔ特务机关,像是被按下静音键一样,鸦雀无声,就因为随之出现的,蓝夏这张脸,他们太熟悉了。

    蓝夏冷冷的扫视了一圈,此时不管是天龙人,还是特务机关立马低下头,不敢对上,哪有敢惹这个煞星的?除非一辈子呆在玛丽乔亚,否则以传闻中蓝夏yīn狠的xìng子,直着走出去,绝对横着回来,不,当场杀掉他们也不是不可能...

    海军们则是崇拜的看着这个正太少年样,有的人还是第一次见,不过,那可不妨碍他们听说这个男人近乎无敌,甚至可以写成传记的传说。

    这种时候,倒是有三个人极为异样,那便是媞娜复杂的眼神和特务机关少年兴奋的表,虽然对前者极为思念,可蓝夏不知为何,在经过鹤话之后,心里竟然不愿意上去搭话,悲剧。后者的表...无视、无视...即可怕又熟悉,艾维站在蓝夏海军宿舍外,时常是这副样子,蓝夏撞见过好几次呢。

    而第三人...这个不是斯摩格吗?在顺着对方视线直至某人的时候,蓝夏虽然心不好,但发现这况,也真是有些不寒而栗了,艾维,你给我玩真的?

    ......

重要声明:小说《被惊醒的沉睡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