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神技

    香波地海军支部,广场上站着几个人,此时太阳已近西落,温度合适,正是一天中不冷不的时候。

    “不要泄气,握的在稳一点...”蓝夏轻轻提示了面前的女孩一句,手中通体漆黑如一的太刀夜澜,如泼墨般挥洒而出,如黑sè魔龙般,直击13岁的古伊娜而去。

    是,古伊娜已经13岁了,蓝夏也已经20岁了,鱼人岛王后乙姬随天龙人出航事件,到今rì已经两年了,当然变化的很多,不变的很少,其中变化的,蓝夏比较关心那种,比如萝莉变乙女,乙女变御姐之类的事,在不断发生,但不变的,往往是某人最关心的,像是正太少年变青年猛男啦,好吧,至今还没发生...这就是还没认命的表现了。

    蓝夏刚刚沉稳如山的一句话,便让已经久攻不下、心生烦躁的古伊娜稳定了心神,冷静的看着,突如其来的猛烈攻击,更加坚定、坚毅的握紧手上的太刀银雾。

    面对这动如狂暴风雨侵袭的漆黑太刀,古伊娜微微一侧,太刀平举到前,当风雨迎面而来时,银雾随着她细嫩却有力的手腕环转划过,在自己上要害部位,不断闪现,刀光灿烂,然后,古伊娜以一种只能挥刀防御的姿势,急速突出了蓝夏的攻击圈,出现在蓝夏后。

    “呵呵,不错哟,娜娜,今年的测试到此为止...今年不错,但明年起码要伤到我的衣角才算合格...知道吗?”

    蓝夏欣慰的轻笑中,夜澜瞬间回鞘,转头看着女孩害羞的,遮挡上满是刀口的海军军装,chūn光丝丝而泄的古伊娜...

    “哼,师匠,讨厌,非要破坏我的衣服吗,前两年也是...”小脸羞红难掩的古伊娜,已经收起手上的太刀。

    “切,没有爆衣效果...哦,是没有这么真实的感受,那算什么测试?不过是个小孩子,有番茄大吗?竟然那么在意。”

    蓝夏撇撇嘴,虽然一副为你好的语气,但经过刚才的略微(细心)观察,区区13岁的小女孩,竟然发育的这么好的说。

    “番、番茄?可、可恶,八嘎,师匠这个八嘎!将来肯定比那个女人好、好的多!”古伊娜脸红的都快冒出蒸汽了,但仍然非常愤慨和嘴硬的,斜了一眼场边站着的那个女人,不过在心里偷偷对比过之后,搞的自己都不信自己刚才说的了,更别说蓝夏了,遂即急忙遮掩着,刀口多到快要奔的军装,飞奔着逃离广场。

    “这个丫头,这几年倒是进步不少...”蓝夏笑眯眯的看着古伊娜跑掉的背影,女孩上的军装被刀切开的刀口虽多,但事实上已经避免了大部分要害的位置,即使那些轻薄的刀痕划在上,也仍有一战之力,而且蓝夏修炼到至今,除了仍然不间断的基础刀术,再就是已经完全掌控了节奏和速度的刀势,切斩刺,这也是为了配合他的能力,所以,任谁都知道,以蓝夏现在的掌控和cāo纵能力来说,女孩那稀烂的军装,完全不过是某人的恶趣味罢了。

    “夏夏,好H,小孩子这样可不好哦,跟妾...就...”古伊娜所羡慕嫉妒恨的女人,也就是女帝大人,走到蓝夏边,一脸温柔的,把手里的海军大衣披在蓝夏上,看的一旁艾维,简直痛不yù生,愤恨不已,虽然这种事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

    “说什么呢,夏夏中将才不是H什么的,那不过是嬉闹,玩耍而已...”好吧,咬牙切齿的艾维,可不会让汉库克,如此自然的像是贤妻良母一样站在蓝夏边,不破坏气氛才怪。

    不过这家伙所说的话,让蓝夏和汉库克都一脸怪异的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玩耍,这种词用起来更加邪恶不是吗?

    ......

    办公室里,坐在自己的椅子上,蓝夏恶狠狠的瞪着面前一脸享受,赖在自己办公室,特制柔软沙发上的这个家伙,不过面对那双张死鱼眼,半死不活的表,一副要杀要刮随你便的熊样,蓝夏完全不想做任何评价,这简直在挑战他的极限啊!

    “汉库克,嗯,我决定了,去你的国家游玩一下,最近没什么事啊,闲啊...”心里不爽到极点的蓝夏,突然转头对正在削苹果的汉库克道。

    正在把手里苹果jīng细的切成小块的女帝,抬起头来,水润的大眼睛奇怪的看着他,甚至不明其意的眨了眨秋波盈盈的勾人媚眼,蓝夏说的这么突然,汉库克完全没准备好,以前叫蓝夏去她那里的时候,蓝夏总是推三阻四,要不是太远不想动,要不是害怕海王类之类的雷人理由...这次怎么了?

    好吧,汉库克还没开口问,不过某个死鱼眼倒是看出况不对来了,这小子想跑,他要跑了,自己完全没法交代。

    “喂喂喂,阿夏,你不是吧,你这么做我很为难呢,不要闹了,元帅都说绝对没问题了,你还这样,帮帮忙吗,算大叔我求你了。”低声下气,这个低声下气的人,这个死鱼眼的家伙,就是得到某个在蓝夏眼里的坑爹元帅指令,来劝服蓝夏参加这次世界会议的守卫工作。

    蓝夏根本不想听,根本不想听这个死鱼眼,额,好吧,大将黄猿所说的话,那绝对是坑爹啊,这倒好,战国让自己在香波地蹲了这么多年,现在竟然还想让他跑到玛丽乔亚去?这是人干的出来的事吗?出卖自己人,背后捅刀子?您老做的毫无压力是吧?

    “阿夏,元帅可是保证过没问题,再说空元帅不是...”

    “没问题、没问题!闭嘴吧,该死的没问题,就是因为,空老头在那里才更加有问题!你以为,我现在蹲在香波地和狗一样,帮世界zhèng fǔ、天龙人看门是战国指派的吗?我敢指天发誓,这里面要不是有空接的线,我就、我就...”喊了半天,刚要说句狠话,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无奈,蓝夏只能四处转头寻找发狠的目标,可办公室里,除了刚切完苹果的汉库克,和面前这个臭大叔黄猿,没其他人,艾维肯定见气氛不对,不知道跑什么地方去了,古伊娜因为蓝夏的介绍认识了雷利,刚被蓝夏打击过后,立即跑到雷利那里去,问雷利一些刀术的问题去了,蓝夏看过雷利的战斗方式,知道他也属于这方面的专家。

    “好,我就跟汉库克去亚马逊·百合,做上门女婿,永远不回来了!那起码还算得上皇后之类的,总比整天被你们坑来坑去,来的舒坦。”蓝夏看着把一碟切的jīng细的苹果块,端到他面前的温柔绝美女帝,完全口不择言和不知羞耻的,发出了要做小白脸这种宣言。

    “唔,这、这、真的吗?夏夏...你真的愿意,跟、跟妾...”玉白的粉脸上,满是红艳的欣喜之sè,这样子,看来汉库克心里简直激动、欢快、幸福到无以复加的地步,要不是黄猿还在这,汉库克说不定,已经抱起某个口耐的正太就往家跑了。

    看女帝这欣喜若狂的样子,蓝夏直接就囧了,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连黄猿都惊的不知道怎么说好了,好家伙,这人家宁可去当上门女婿,也不愿意去玛丽乔亚,苦大仇深嘛,这是?不过这小子的确本事不小,女帝这种传闻中高傲至极的人物,就因为他一句话,就高兴成这样...不对啊!媞娜,媞娜呢,你再不来,以后就没机会了!你家青梅竹马要跟别人跑了!

    “咳咳咳...好了,真是的,对不起,口误口误啊,是我错了,让你失望了,汉库克,唉,大不了,以后找机会在和你一起去亚马逊逛逛还不行吗?”说出这种话,蓝夏咬咬牙根本都不忍心看,汉库克那由大喜到希望落空,肯定哀怨到极点的小脸了,混X蛋,失去冷静口不择言这种事,自己都看不起自己了。

    “真的吗?以后一定去?”女帝一脸幽怨的拉着蓝夏的小手。

    颤抖柔弱的声音,令蓝夏根本已经无法推脱了,只能老实的点头表示确定,不过女人的表演天赋,比男人强这是事实,瞬间,汉库克脸上幽怨神sè散去,笑嘻嘻、乐呵呵的把放在桌子一侧的苹果,推到蓝夏面前,哪有什么伤心之说?汉库克根本就知道,蓝夏刚才不过是气头上,瞎说的,她又怎么可能当真...捂着脸的蓝夏,不敢相信啊,自己原来是如此好骗的人吗?

    看他们无视掉自己,开始打骂俏(在他看来)的黄猿,知道,不拿出点杀手锏来,那自己在这坐一辈子也没用,虽然沙发比元帅办公室的要好...不对...搞什么,该想想的是,战国元帅在自己来这里时交代的那个。

    “阿夏,元帅说,这次世界zhèng fǔ的重要会议,的确很重要,怕到时候会发生什么意外和危险,所以守卫工作要多加小心,而且元帅已经下令,把一些本部指派在外驻守的多余人员调了回来。”

    顺着战国交代的话,黄猿说的听起来很委婉,但蓝夏又怎么可能听不懂?威胁啊!又是威胁,又是...蓝夏已经气的发不出声了,颤抖中,用自己闪亮的小白牙,狠狠咬着下唇,强忍着怒气,心里默念冰心决那仅记住的前几句,生怕就这么抽刀把面前这个,明显是炮灰、盾的黄猴给剁了。

    “你们赢了,啊,赢了!干得漂亮,太漂亮了!好吧,最后一次!就算是为了媞娜,这也是最后一次!把这些话,这些,回去完完整整的告诉战国元帅和卡普师傅...滚,快滚啊!不怕我杀了你呀!滚啊!!!”蓝夏一开始语速极快,说的很稳定,至于后半段,根本不出所料,该称之为怒吼。

    蓝夏怒气爆发的一瞬间,在黄猿形矫捷的使用闪光果实能力,化为光束,出现在蓝夏办公室门外后,就在他要从窗户,直接冲出大楼时,听到后尖锐的风声,立马解除元素化,直接就是一个,已经流传千古的保命技‘懒驴打滚’使出,翻滚、翻滚、再翻滚,好家伙,不愧是历史长河中保留下来的jīng华,比被蓝夏克制的元素化靠谱多了,最后,黄猿满脸庆幸的,成功走出香波地海军支部大楼,擦了擦嘴角的鲜血,整理一下有些破烂的衣服,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壮士模样,向港口走去,立功了,大功一件!

    ......

    PS:喜欢本书的同学和朋友们,请收藏和推荐,咱感激不尽...

重要声明:小说《被惊醒的沉睡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