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否决者,立死

    面对这些人,蓝夏嘴角弯起一抹冷笑,依然,瞳孔中已然没有笑意出现,却有另一种感觉,那如杀意般的锋利...

    飞扬的海军大衣,蓝夏迈步走到海贼们长长的会议桌前,大衣背后如刀锋刻画的字体,映入七武海们的眼帘,传闻,那个与白胡子一战的男人,为海军,披着的海军大衣上,所写的却并非正义,乃是与之相反的邪恶二字,就如...

    对,就如面前的小孩一样,虽然这个小鬼给他们的感觉,极为奇怪和诡异,但事实上,很难让他们相信,就是这么一个,长相可...但看起来好像都没成年的小鬼,能与最强的白胡子一战,甚至胜负未分...

    “那么各位,让我们开始吧,现在宽容的海军,要给你们一道选择题,一是答应海军的规定,确定自己的立场,随时响应召集,成为海军的走狗,哦,对不起,有些直接了,不过呢,这样说更加简洁明了不是吗?如果不愿意,当然,有第二条,但是那就没得说了,简简单单,不答应。”

    蓝夏口中的海军规定极为简单,亦是极为困难,确定立场?还随时响应召集?还走狗?就让脸sè有些差异、难以置信的海贼们来说,你还不如干脆直接让我们加入海军算了。

    这种条件也太狂妄了,就仿佛海军已经胜券在握一般,完全不把我们当回事啊?气愤但并没有失去冷静的海贼们,不明白对方的自信来自何方...

    “呵哦,选不答应又怎么样?”

    可以说傲气到极点,不要说别人,就是面对白胡子,都不愿意居于他之下的克罗克达尔,漫不经心的问出来,因为在他眼力,这个小鬼不过是在过家家,玩闹的家伙...当走狗,笑死人了...

    “嗯,很严重啊,海军本部的军事机密太多,凡是想要刺探报的人...我们将依法将他就地处决...”好吧,蓝夏说的很轻巧。

    这个答案别说七武海们,连三大将和战国、卡普等人,都有些惊讶,当然,七武海是惊讶,海军竟然胃口这么大,战国等人是惊讶,喜欢直来直往的蓝夏,怎么突然说出这么正式的话来?

    “呋呋呋呋...如果我们所有人都不答应,就把我们全部杀掉吗?真是冷酷、可怕呢!不过你真的可以代表所有海军吗?”

    海流氓说话时,看起来仍然有些吊儿郎当的,不过墨镜下,眼神已经变的有些严谨、谨慎了。

    此时不管是为了鱼人岛和鱼人地位的甚平,还是为了亚马逊的女帝,甚至是好像一直处于发呆状态的熊,虽然前两人,一开始时,属于不由己,并没有说话,但现在问题好像有些严重起来了...在场除了继续发呆的熊,其他七武海都心底都暗暗戒备和谨慎起来。

    虽然这小鬼所说的话,从一开始出现,就好像在自说自话一样,但从他后演讲台上,战国和卡普毫无变化的表,也没有站出来,制止和反对就能看出,其中的问题。

    “当然,不会有任何反对的海军,如果有人想浪费纳税人的缴纳的税收,那还不如把他们撕碎喂鲨鱼来的好,你们说是吧?”蓝夏笑嘻嘻的用理所当然的语气接着道:“而且海贼也多的很,不是吗?像你们这种家伙,这种时候不管杀多少,都会有大批的替代品,合法的海贼哟,这种肮脏的政治利用,所带来的巨大利益,他们又怎么可能会拒绝?”

    蓝夏仍是那副从进入会议室,就没变过的笑容,用他仿佛天使般秀美的正太脸,说出这么可怕的话,实在很难让人接受...

    的确是冷酷,甚至称为残暴都不为过,面对这种家伙,即使不知道对方的实力如何,但此时七武海们,都已经有些不寒而栗了,这个貌如天使,心如恶魔的小鬼到底是什么人?

    “看来除了答应,没有其他选择了吗...”从刚刚开始一直沉默的甚平突然开口对蓝夏道。

    如果别人这么问,蓝夏会立即向他显示一下自己的烦躁和不耐,但问这个问题的人,是代表了一个种族,上背负着整个鱼人族压力的男人...虽然他这么做,将来也会显示出,鱼人的地位并没有改变多少...

    “唉,真是烦人的家伙,我就直说好了,当然有,只不过剩下的选择,都是最简单的,死啊!”

    有些耐不住的简洁回答,蓝夏习惯直爽的说话方式,公事公办的语气,太让他难受了,而且这些家伙还问那么多问题。

    “我现在突然最想知道,就是,你到底是什么人?”鹰眼眼神锐利的看着蓝夏,手上跃跃yù试的摩擦着,已经被他从背后抽出,拿到手中的大黑刀‘夜’。

    “唉,我还以为你会直接出手呢,这么问的话,我不认为回答之后,你们还有出手的勇气,切...真想杀了你们哟...”

    蓝夏想笑的更加狰狞一些,可惜他始终是一副正太脸,怎么笑都像是可和卖萌,与狰狞无关...

    “杀了我们?为什么?妾和这些家伙之所以在这里,不是被你们邀请来的吗?不就是为了你们海军的正义吗?”好吧,美女终于开口说话了。

    蓝夏‘狞’笑着,看了她一眼,发现女帝美的惊人的小脸和深蓝sè的眼眸,竟然极为认真、仔细的看着他,这怎么可能?传闻中,女帝十分讨厌一般的男xìng,除了某些特殊况,甚至不愿意正眼看,任何不以为意的男人...她该不会和某个站在门外,撕咬手绢的家伙一样...控正太吧...好吧,虽然不知道到底为什么,但肯定不可能...退散、退散...

    “正义?哈哈哈,开玩笑,你们相信这种东西吗?那好吧,既然如此,不答应的家伙,等你们死后,我会把跟你们有关的人,逐一杀光,让他们去陪你们,那样他们就不会痛苦了...啊,我真是正义!切,白X痴,听好了,所以说,强者本才有资格被憧憬、被称为正义!弱者不过是被正义所迷惑、驾驭之人,嘿嘿...虽然现实,不过啊,这就是正义!”

    蓝夏简直快要笑死了,海贼竟然谈什么正义,不过,看在对方是美女的份上,就当她无知好了,无知并没有错,蓝夏这话主要也是恐吓,想要冒头的其他人。

    海贼方面的惊秫先不说,海军这里,不管是三大将对蓝夏所说正义的震惊,还是战国皱着眉头看着蓝夏的背影...

    臭小子,就算的确要这么做,你也不用说的这么直接吧?这小鬼到底在想些什么?被卡普教成木头了吗?该死的卡普...

    一旁呼呼大睡的海军英雄,突然打了个哆嗦,就这么惊醒过来,jǐng惕的朝四周看了看,好像在找什么,却没找到,有些迷糊...就摇摇头,继续睡了...

    “呋呋呋呋...那么...好吧...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看来我们这些人,只能勉为其难...”

    海流氓好像有些无所谓,只是说着,从座椅上站起来,顺着桌子向蓝夏走过来...低垂的左手,五指诡异的轻跳了几下...脸上一副懒散且高兴的表...

    “呵呵,有趣、真是有趣...唐吉诃德·杜夫拉明高吗?真是没想到,第一个忍不住的竟然是你啊...这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蓝夏看着走过来的家伙,笑眯眯的极为开心。

    灵魂心力在蓝夏的体表波动起来,一瞬间,对方体所发出的波动,也同时一并显现在蓝夏面前,这种将一切掌握在手中的感觉,蓝夏可是十分享受...

    “这怎么可能,在下不过是想近距离看看,被海军推出来,为我们这些海贼制定规则的人...并没有...”到此,即使之前被蓝夏那么说,都面sè不改的唐吉诃德·杜夫拉明高,说不下去了,满脸呆滞,表好像看到世界末rì般震惊...

    演讲台上,战国冷笑中,本来还在装睡的卡普,微微睁开一只眼偷看,甚至三大将都极为悠闲的看戏中...都对某人的不知死活感兴趣...

    “过来啊...”蓝夏眯着眼,向本来说着话走过来,却突然人停话止,满脸呆滞的唐吉诃德·杜夫拉明高,勾了勾手指,对方好像接到不可抗拒的命令一般,僵硬如机器人般走到蓝夏面前,蓝夏看着这个家伙冷笑起来:“嘿嘿嘿...知道枪打出头鸟是怎么个意思吗?”

    “这...这是...怎么会...”并没有听蓝夏的话,此时海流氓惊讶的口齿都有些支吾了。

    “怎么会?”

    蓝夏在全场都难以置信的表中,有些顽童搞怪似的垫着脚,伸出白嫩的小手,就这么捏住了海流氓惊讶的脸...

    “砰...”猛然,重重的一个下按,海流氓整个头部都被按入,蓝夏面前,会议室那个,海贼们分坐两旁的,巨大的实木长桌中去了,满天纷飞的木屑,和他手中毫不挣扎的‘海流氓’唐吉诃德·杜夫拉明高,让蓝夏不屑且诡笑着的脸庞更添几分神秘感...

    ......

    PS:向喜欢本书的同学求收藏、推荐...谢谢了...

    PS:再次感谢【神之裁判】同学的评价票...呜呜呜...说来,这是咱这辈子第一和第二次收到这东西...

重要声明:小说《被惊醒的沉睡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